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39章 接吻,教她换气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一晚上,萧雅白一直在找机会,想触碰一下唐聿城,结果均被他避开了。

    不死心地又一次伸出白皙玉爪时——

    “萧雅白小姐,听小兔说你最近接了新戏要去京都拍摄。”唐聿城突然不温不热开口道。

    “对,怎么了?”萧雅白不懂他为什么突然说这事。

    “你的手再伸到我方圆一尺之内,我怕一个控制不住会反射性给折断了,这耽误你拍摄新戏。”

    他话刚落,吓得萧雅白赶紧把手抽回来,绝对相信他说到做到。

    看着唐聿城正动作优雅从容给安小兔弄螃蟹,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宠爱,绝非是刻意做出来的。

    萧雅白真心替好友感到高兴的同时,还想说:冷冷的狗粮在她脸上胡乱的拍。

    虐狗!

    太虐狗了!

    一点儿都不考虑一下她孤家寡人的感受。

    期间,唐聿城出去接了通电话。

    萧雅白赶紧坐到安小兔旁边。“兔子,他真的碰不得除你之外别的女人?”

    “呃?我也不知道,反正唐家又规定,女佣都必须和他保持两米距离。”

    “哈哈哈要真是那样的话,以后你根本不用防外面那些女人,他都会对她们避如蛇蝎,退避三舍了。”

    安小兔脑子一抽,吐了句,“得防男人。”

    萧雅白被她一针见血的话震呆了。

    仔细一想:确实,像唐聿城这种高大英俊、优雅霸气的尊贵男人,对于gay来说简直攻气十足,很招gay喜欢的。

    “咳咳,我随口说说而已,你可千万别让他知道哈。”安小兔赶忙补救说道。

    “不能让谁知道什么?”唐聿城接完电话,迈着优雅的步伐走进来,随口问了句。

    “吓……”安小兔被突然出现的他吓了一跳,低下头心虚说道。“没什么,我跟雅白之间的xiao mi密。”

    唐聿城听她这么说,没再追问。

    ……

    吃过晚餐,唐聿城便开车绕路和安小兔一起送萧雅白回到住处。

    “多谢唐二爷今晚的款待。”萧雅白站在车外,对车内的男人浅笑说道,“小兔是个很好的女孩子,虽然头脑有点儿简单,不过我相信唐二爷就是喜欢像小兔这种蠢萌又漂亮的女孩子,祝你和小兔美满幸福,然后生一窝兔子,携手与老……”

    虽然只是短短两三个小时,不过她感觉得出唐聿城是真心对待安小兔的,这让她感到无比高兴。

    “谁头脑简单了,萧雅白你你别乱说,以前读书的时候,以前每回考试成绩我都比你考得好。”安小兔有些不服气反驳道。

    “是是,书呆子。”萧雅白耸耸肩笑道,挥了下手,“走啦,晚安!”

    唐聿城眼眸扫过她粉色的脸颊,边打方向盘调头,淡淡说道,“其实呆萌又漂亮的女子比较讨喜。”

    没那么多心机,简单乖巧、温顺听话。

    安小兔脸颊‘轰’地一下,爆红,心跳如擂鼓,偷偷瞄了眼那个脸庞英俊深刻,神色清冷自若,深邃目光正注视前方路况,熟练而优雅操控方向盘的男人。

    &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nbsp;他他他什么意思?

    这是在向自己委婉表白吗?

    不不不,她不能太自作多情;他只是泛指那类女孩子,并没有指名道姓说谁。

    “小兔。”不知过了多久,耳畔响起男人醇厚性感的嗓音。

    “嗯?”安小兔猛地回过神,转过头,一双清澈柔亮的眸瞳带着一抹迷茫,看向他。

    那神情、那眼神。像极了迷路时茫然无助的孩子,柔弱却又迷人,让人有种想将她拥入怀里狠狠疼爱的冲动。

    “到了。”唐聿城嗓音透着一丝异样的低哑,眸光紧紧锁住她的干净漂亮小脸。

    “哦哦,好。”安小兔边解开安全带,移开视线看向窗外,才发现到小区门外了。

    又说道,“那我先回去……唔?”

    如受惊的小鹿般睁大双眼,唇瓣被微凉薄唇吻住,手腕被猛地一拉,一下子撞进男人宽厚结实的怀里,清冽好闻又富有安全感的男性气息将她重重包围。

    “闭上眼睛。”

    低沉魅惑的声线,带着强势命令,像魔咒般让人臣服。

    安小兔乖乖地闭上眼睛,小手无助地攥紧他胸前的衬衫,全身因他的吻而轻颤,一阵阵如电流的酥酥麻麻感觉从四肢百骸蔓延至每一根神经末梢,每一个细胞。

    整个人如处云端,飘飘然的,舒服得有些虚幻,不真实。

    “换气,用鼻子呼吸。”唐聿城强势的命令,沾染了几分情欲气息。

    他还不想结束这个吻,但又不想她不知道呼吸而被自己吻得窒息昏迷。

    安小兔沉沦其中无法思考,他怎么说她便呆呆地服从命令。

    这个吻,持续了十几分钟。

    唐聿城才呼吸有些粗重紊乱放开了她,英俊清贵的脸庞浮起一抹淡淡的红潮。

    安小兔城池失守‘惨重’,上衣针织衫纽扣解开一半,身下的裙子被撩起,头发有些凌乱,小脸红扑扑的,贪婪大口地呼吸。

    见唐聿城又突然倾身靠近自己,她惊叫道,“这这这里是车上,你不能……不能再继续乱……乱乱乱来了。”

    他该不会兽性大发,想在车上……那啥震吧?

    “帮你把纽扣扣上。”他呼吸沉了沉,才解释道。

    安小兔听到自己误了会他,小脸瞬间几乎红得滴血,暗骂自己思想太污。

    她又羞涩又不好意思说,“不不用,我……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我解开的,理应由我扣上。”他态度强势。

    安小兔耸拉着小脑袋,视线角度极好地看着他修剪得干净好看、修长而骨节分明的十指,动作优雅得仿佛在做无比神圣的事情般,将扣子一颗颗扣上。

    抚平衣服褶皱,将凌乱的裙摆整理好,然后用手指梳理她有些凌乱的秀发。

    动作不熟练却很轻柔。

    “小兔,我们已经结婚了,就是要走一辈子的夫妻。我不希望你对我,或者对这桩婚姻有任何不好的猜疑;你必须信任我;所以,你以后不用防任何女人,或者任何男人。”唐聿城神情和语气无比严肃,一顿:

    “不论男女,没有任何人能插足我们的婚姻,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