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28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小兔老师,你之所以拒绝我,该不会以为我对你还有什么邪念吧?”唐斯修绽出一抹灿烂无辜的笑容。

    安小兔有些困惑眨了眨眼,难道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咳……我没这么想。”她当然不会附和,承认她心底是认为唐斯修另有目的。

    “那小兔老师为了什么而拒绝我的提议?”他笑笑地问。

    “那个……因为……”安小兔吞吞吐吐了会儿,索性直白拒绝,“反正我周末不能做你的德语家教就是了。”

    对于她的回答,唐斯修像是意料之中,唇边的笑意深了几分,妖孽得令人移不开眼。

    一道娇柔的嗓音抢在他之前响起,,“斯修,你跟安老师在聊什么?”

    “没什么。之前不是跟你说过我们大学毕业之后要去德国进修吗?所以想请小兔老师做我们的德语家教。”唐斯修揽住她的肩膀,转过头对安小兔一脸灿烂笑容说道,“对了小兔老师,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黎可娇。”

    黎可娇闻言,惊愕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会意。

    安小兔怔然一下,然后欣慰笑道,“黎同学是个很优秀的女孩子,老师祝福你们。”

    黎可娇是商学院系花,人长得漂亮,成绩优秀,家世背景好,和唐斯修站在一起,看着格外登对。

    心忖:看来她上周五跟唐斯修的谈话,效果还是很显著的。

    唐斯修搭在黎可娇肩上的手掌紧了紧,温润如玉的眸子闪过一抹愤怒和无力感。

    “小兔老师,家教的事……”

    安小兔打断他的话,“唐同学,老师觉得你还是……”

    “小兔老师先别急着拒绝。我是这样想的,虽然你目前只是实习老师,可是不可否认你的独特教学方式让人能很容易吸收知识;而且你目前是我们班的德语老师,比较清楚我们的课程内容,也知根知底……我是经过慎重考虑才会提出请你做我们的德语家教,我给你几天时间考虑,薪资方面绝对让老师满意,小兔老师真想清楚了再给我答复。”

    唐斯修慢斯条理说完,微微一鞠,不等安小兔说话便带着黎可娇转身离开。

    安小兔轻轻一叹,往办公室走去。

    “安老师,你星期五晚上有空吧?”安娉婷走到安小兔办公桌旁,笑意盈盈轻问道。

    “暂时没安排,娉婷老师有什么事吗?”安小兔笑笑回答道。

    或许同为实习老师,又都姓安,安小兔对这个总是笑脸迎人、态度温婉友好的女子有几分好感。

    “是这样的,我刚来r大上班什么都不懂,还多亏了有你们照顾指点,所以想这周星期五请我们办公室的老师吃个饭。”安娉婷顿了一下,又带着点儿撒娇的意味笑道,“其他老师可都答应了,就差你,你可不能拒绝缺席哦。”

    安小兔想了想,“那先谢谢娉婷老师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

    安娉婷温雅笑了笑,转身,一抹冰寒狠戾染上眼眸……

    --------

    晚上九点半。

    安小兔准时接到唐聿城的电话。

    >

    “在干嘛?”标准的直男开场白。

    想到唐斯修让她考虑做他家教的事,安小兔叹了一下,“在想些事。”

    “说给我听听。”他寡淡的语气有点儿霸道。

    “班上有个学生想请我周末给他做德语家教。”

    “周末就在家休息,钱不够用跟我说。”

    唐聿城眉头微蹙,在他的认知里,只有缺钱才会去做兼职,但他并不想她那么辛苦,他可以让她衣食无忧。

    “不是钱的问题。”安小兔犹豫了一下,揉了头眉心,“那个学生上周向我表白过,然后今天他找我说想请我给他和他女朋友做德语家教,我本来拒绝了,但是他让我不要急着拒绝……慎重考虑再给他答复。”

    她将唐斯修说服她那段话给唐聿城说了一遍。

    如果只是单纯想请家教,她又时间的话肯定会答应,哪个老师不希望自己教的学生能成为优秀的人;但唐斯修给她表白过,因此她多了一层顾虑。

    “当初跟你表白,你没跟他表明你已婚吗?”一听对方向自己的小妻子告白过,唐聿城语气有些冰沉,有些不悦。

    安小兔听着他的质问,可不依了,不满叫嚷道,“我有说我已经结婚了啊,但是他说结婚了可以离婚,然后上星期五我还找他谈话了……不过效果还挺显著,他这周就有女朋友了。”

    “家教的事不用再考虑,明天就去拒绝掉。”唐聿城冷冷命令道。

    前一刻还诅咒他离婚,结果一场谈话后,转眼间就有了女朋友……只能说那个学生心机够深沉,给他的小妻子挖了个大坑,借女朋友这个幌子让他的小妻子放下戒心……

    如果她今晚没跟他说的话,这个小笨蛋肯定会被忽悠,傻傻跳进坑里去了。

    “哦,好。”他强势的命令让安小兔无法拒绝。

    “告诉我,那个学生叫什么名字?”他要把那个敢觊觎他小妻子的乳臭未干臭小子给弄走。

    “啊?你要干嘛?”安小兔想到他的滔天权势,小心翼翼问道,“你该不会想滥用私权,弄死那个学生吧?”

    唐聿城听得满头黑线,扶额。

    “你在说我知法犯法,草菅人命?”

    滥用私权……嗯,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不过他并不是要弄死那个学生,只是为了那学生的前途着想,想用权替他另择‘名校’而已。

    “没有没有。”安小兔干笑几下,“这事就先这样吧,我明天就去把家教拒绝掉;这事我就是跟你说说,但是你别插手。”

    他很忙,她也不是金丝雀或者菟丝花,遇到事情她可以向他倾诉,但她坚持自己的事自己解决,除非无法拒绝;而不是一遇到事情就向他求助,徒增他的负担。

    唐聿城沉思了半晌,才点头,“嗯。如果自己解决不了就记得跟我说”

    “我知道了。”她乖顺应道。

    说完这事,两人又聊了会儿,才挂电话。

    第二天。

    安小兔一到学校,就找唐斯修把家教的事给拒绝了,而他只是笑笑,没再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