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23章 一睡倾心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好漂亮。”安小兔忍不住赞叹,马的体型饱满优美,头细颈四肢修长,体形纤细优美,再衬以弯曲高昂的颈部,勾勒出它完美的身形曲线。

    又问,“对了,这马是什么品种?”

    “汗血宝马。”唐聿城边说着,带着她朝草坪走去。

    安小兔惊得目瞪口呆’,汗血宝马:因其奔跑时脖颈部位流出的汗中有红色物质,鲜红似血,故被称之为‘汗血宝马。

    而以唐家的名望财势,要养肯定是养纯种的,纯种的汗血宝马极为稀少昂贵,几百万到几千万,甚至过亿不等。

    “我能摸一下它吗?”她有些期待问。

    “可以。”

    唐聿城站在她身后,大掌握住她的小手往马的颈子上轻柔摸了摸。

    安小兔感觉到身后男人滚烫宽厚的胸膛轻轻贴着自己的背部,霸道炙热的男性气息将自己重重包围,呼出的温热气息拂过脸颊,全身顿时燥热了起来。

    于是转移注意力问,“对了,它有名字吗?”

    “叫唐美人。”唐聿城顿了一下,又寡淡而优雅解释,“这马是三弟的。我的马是顿河马,体形太高大,不适合初学者。”

    顿河马原产于苏联的顿河草原,体形健壮高大,耐力持久,吃苦耐劳,在内战及二战期间用来当做战马,功勋卓越。

    在唐聿城的帮助下,安小兔还算轻易就坐上了马背。

    下一刻,唐聿城也一把跃上了马,坐在她身后,将她禁锢在怀里。

    “你、你怎么上来了?”安小兔低呼一声,因为他身体的贴紧而僵硬着身体。

    “我不能上来吗?”他反问。

    “我不是这个意思。”她连忙摆手否认。

    “我带你到附近走走”

    他说完,用马鞭往马臀轻轻一抽,马儿轻声嘶叫了下,扬起马蹄往前跑去。

    “啊……”

    安小兔惊叫了一声,紧张地屏住呼吸不敢乱动,随即想到身后的男人,莫名的安全感让心脏顿时打了一针强心剂。

    紧张害怕褪去,心情又有些激动。

    唐家庄园坐落在山顶,唐聿城骑马带着她离开庄园,到附近的森林去。

    “我没想到北斯城还有这么好看的景色。”安小兔坐在马上,看着两边掠过的景致,忍不住赞叹道。

    唐斯修开口解释,“这座山连绵附近的几座山峰都是唐家的产业,有请人管理。”

    “你们家产业太可怕了。”安小兔得出结论。

    在寸土寸金的北斯城,这处地方的位置又及其巧妙,可以称得上是金山了,而这几座山头居然是唐家的……

    “谁家?”唐聿城咬了一下她的肩膀。

    &n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bsp;安小兔感觉他似乎有些不悦,愣了一下,连忙改口,“我们家,我们家。”

    “你是我的老婆,希望你要时刻谨记这一点。”他顿了一下,话题一转,“等办婚礼之后,我会把名下的财产交由你掌管。”

    “啊?”安小兔震惊住了,哼道,“你对我就这么放心,不怕我偷偷转移完你的财产,让你变穷光蛋?”

    “如果你有本事的话。”他在她耳边低笑道。

    性感悦耳的低笑声萦绕耳边,炙热的呼吸喷洒在耳朵,安小兔小脸浮起一朵红晕,咬了咬唇。

    心说:这男人能不能不要这么撩人,随便一个举动都能扰乱人的心湖。

    突然,感觉一震腾空,她赶忙回过神,看到他竟然策马跳过崩塌的山道,马儿正疾速地往下俯冲——

    她吓得紧紧闭上了双眼,绷紧身体不敢动,大叫,“啊……唐聿城你是不是疯了?”

    “胆子怎么这么小?”他低沉的语气透着一丝连自己都没察觉的宠溺。

    安小兔感觉好像停下来了,才惊魂未定地睁开双眼,看到马儿竟稳稳地停在一块突出的巨大崖石平台上。

    “这儿看夕阳视野很不错,你应该会喜欢。”他边说,跳下马,然后朝她伸出手,准备牵她下马。

    安小兔小脸苍白,有些颤抖握上他的大掌,安全落地后。

    她捶了一下他的胸膛,撅着唇控诉道,“你刚刚差点儿把我吓死了。”

    他一把将她的有些颤抖的娇躯搂入怀里,揉了揉她细软馨香的秀发,安抚道,“放心。我就是摔得粉身碎骨,也不会让你伤着半分半毫的。”

    “那你也应该跟我说一声,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吓得她以为要坠崖了。

    他挑起她的下巴,薄唇印上她的唇瓣,不同于以往的霸道强势,他吻得格外轻柔,如珍宝般,用吻抚平她心底的恐惧。

    安小兔只是挣扎了下,便安静地依偎在他怀里,直至害怕渐渐褪去,不再脚软才退出他的怀里。

    不敢看他,她一双眼眸四周看了看,发现此处观光视野极好,对面的绵绵不断的翠绿山河,山底是一条蜿蜒的清澈河流,沿着山脚向东流去,河面倒映着山影,在夕阳下,映出山观艳红,显得格外缤纷唯美。

    他则安静地,以指尖轻轻理顺微风吹乱的她的秀发。

    安小兔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你之前说,你和我结婚只是为了负责?是真的?”

    “你真信了?”他无奈摇了下头。

    “那是为什么?”她追问。

    “你自己好好想想。”他将问题抛了回去。

    “咳咳……”安小兔想了下,小脸染上一丝羞窘的红,“你该不会对我一见倾心?然后才威逼利诱拐我去领证。”

    “一见倾心?”他沉吟了下,“我觉得说一睡倾心比较贴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