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负时光不负己 > 章节目录 第776章 特殊手环
    拉美对天翼说的话,林语嫣他们在另外一处包间都听到了。

    权银龙喝了一口咖啡,面色发寒道:“这女人可真是够歹毒的!”

    “不管怎么说,天翼给她下药导致她被别的男人欺辱了,这一点如果换做是我也不可能善罢甘休!但拉美和金沙这两姐妹做的事情又是那么的下作,也算不上无辜。”林语嫣眸色无常,随手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

    看到冷爵枭给她发了条微信。

    她划开后看到了内容:老婆,儿子今天想吃熏鱼,我亲自给他做,我们正准备去海鲜市场,你和我们一起去吗?

    林语嫣立刻回复了两个字:好啊。

    不出五秒,她的手机响了。

    “老婆,我们很快就会到咖啡店,五分钟后你出来吧。”冷爵枭脸上泛着笑意,他扫了眼坐副驾驶的亚撒。

    亚撒伸手去按了免提:“妈妈,爸爸有个惊喜……”

    嘟嘟嘟,电话断了。

    林语嫣浅笑一声:“这个傻儿子,惊喜怎么可以说出来。”

    而此时的车厢内,冷爵枭拿着手机训斥道:“你个小兔崽子!你是存心的吗?怎么可以提前告诉你妈妈!”

    “哈哈哈……爸爸,sorry哦,一时激动说漏了嘴!”亚撒假装无辜道。

    “我信你才怪!”

    正在林语嫣收起手机放进包里时,天翼推开门走进了包间。

    权银龙一看到他就调侃道:“天翼,往后你可要小心了!拉美这女人是有仇必报啊……”

    “老板,我怎么看你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也不知道我当初是为了谁才当了个骗子!”天翼有些不满,心情不佳的找位子坐下,看到桌上有杯没喝过的咖啡端起来就喝。

    喝完一口后差点喷出来,他一脸嫌弃道:“靠!这么难喝的咖啡,这也太苦了!”

    孔麒麟扫了他一眼:“这是咖啡不是甜汤,这猫屎咖啡也不是人人都能喝的惯。”

    “林语嫣,刚才是不是你老公找你?”权银龙没再理会天翼,转眸看向林语嫣。

    林语嫣眼中带着丝笑意:“是啊,我不陪你们聊天了,我要陪老公和儿子去买鱼了,爵枭一定是在海鲜市场定了野生的黑鱼,今晚冷总要亲自下厨喽!”

    “是吗?那我也去!晚饭我没着落,我委屈点去你家吃得了……”权银龙站起身主动要为林语嫣拎包。

    她鄙夷道:“去我家吃饭让你感觉委屈了?”

    “嗨,不委屈!一点也不委屈!我这不跟你开玩笑嘛……怎么样?他们快到了是不是?我们出去等他们吧。”权银龙已经拿着包率先

    往外走去。

    林语嫣无奈的看了眼孔麒麟:“待会冷总的脸色应该不会好看……”

    孔麒麟也站起身准备送林语嫣:“师妹,在你离开前,你随我去我办公室一趟,我有样东西要给你。”

    “哦,是礼物?”她来了丝兴趣。

    他浅浅一笑:“算是吧。”

    “那就谢谢师兄了!”

    一下子包间又空了只剩下天翼,他一想起拉美临走前说的话就有些心里犯嘀咕,得罪女人还是麻烦啊!

    他有些不悦的端起咖啡一口气喝完了,嘴巴里顿时苦不堪言:“靠!这猫屎咖啡是真他妈的难喝……”

    两分钟后,孔麒麟的办公室里,林语嫣环视一圈看了下说道:“师兄,你这办公室好像有过微小的整修。”

    他背对着她正在开保险箱,随口回了一句:“眼力不错,我在办公室里装了几处暗器。”

    林语嫣有些不解道:“你咖啡店后门的小院子里连机枪都有,办公室还装了暗器,你有这么多仇家吗?”

    “小师妹,你忘了你师兄以前是做什么的了?”孔麒麟已经从保险箱里拿出了一个黑色雕花的木盒。

    “我没忘,你是杀手界的排行第一,看来你这第一的位子招人眼红。”林语嫣颇为感慨。

    她的话令孔麒麟自嘲的笑了下,算是默认了她的说法。

    他走到她的面前说道:“这是给你的,以后就连洗澡的时候都不要拿下来。”

    林语嫣望着这木盒问道:“这是什么?是首饰吗?”

    “恩,外表是首饰,但其实是养身的。”孔麒麟已经为她打开了。

    手环看起来不算很精致,也评估不出它的具体价值,只是给人一种年代久远的历史感。

    待她拿到手里仔细查看时,孔麒麟再次说道:“这手环是我师父的母亲留给他的,距离现在已经有一百五十年没人用过了。我师父一生未娶无儿无女,他在去世前又将手环给了我。现在我把它交给你,据我师父说这手环是需要用人血每年滋养一次,佩戴的时间越久,你的寿命也会越长久……”

    他的解释让林语嫣诧异万分:“这么玄乎?”

    “传闻这副手环是六百多年前一位神医为他的妻子而打造,这手环的材质被两百多种稀世草药泡制了整整十年,是那位神医为了救久病不愈的妻子……虽然听起来很迷信很假,但那位神医的妻子确实活到了一百岁的高龄,这在那时候绝对算得上是稀奇的事了。”

    林语嫣半信半疑的笑了笑:“不管是真是假,师兄,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手环还是你自己留着吧,如果能够延延益寿,那你戴着吧,说不定真的有效果……”

    “语嫣,

    你是不是觉得我跟你说这些话很可笑?”孔麒麟的眉宇之间袭上一丝冷峻。

    她表情一顿赶紧挥手解释:“没有没有!我绝对没有觉得可笑,这古时候发生的很多事,至今都有科学无法解释的,我们人类才了解这个世界多少?对于浩瀚的宇宙更是知道的微乎其微,我对我不知道的事情我充满敬畏,我不会用我已知的浅薄学识来评判那些没有答案的事情……”

    “那好!既然你没有觉得可笑,那就收下这个手环!师父对我恩重如山,他老人家一生的绝技武学在我心里一直都是神一样的存在!像他活的那么通透大智慧的人能够把珍藏的传家宝交给我,我绝对相信这枚手环不是一般的东西,虽然我没有戴过,但我相信传下来的传闻并非无可取之处。”

    孔麒麟的表情始终很认真,眼神里带着敬畏的虔诚和尊敬。

    他的一言一语让林语嫣开始审视自己的狭隘视野,她正色道:“师兄,你说的我都明白,但这是你师父留给你的东西,你现在把它交给我不合适啊!”

    “收下吧!其实我选择这么早交给你是有原因的,我十几年来的老仇家快要找上门了,他这个人心里扭曲阴暗,一生痴迷武学,一直想着要打败我师父,可还没来得及打败我师父,我师父就已经去世了。他现在把目标又对准了我,我已经八年没有见过他了,不知道他现在的身手精进到了什么程度……为了以防万一,我把这手环交给你,省得落入他的手中,我不想对不起师父对我的临终所托。”

    林语嫣有些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师兄,那你过去怎么没有杀了这个人?”

    他摇了摇头无奈道:“你以为我没有想过吗?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师父对我的唯一要求就是不能杀了他。我已经答应师父,所以即便师父已经不在了,我也不会违背当初对师父的承诺。”

    “啊?你师父和这个人有什么关系……”林语嫣满眼不解。

    既然他师父明知道这个人对师兄有威胁性,为什么干脆不除掉呢?

    她摸着下巴苦思冥想,忽然间脑中有个了猜测,林语嫣当即问道:“你的老仇家年纪和你差不多?”

    孔麒麟心下一顿想了想:“他好像比我小三岁。”

    “师兄,你说你的老仇家会不会是你师父的私生子?”

    林语嫣的大胆预测让他眉峰拧起:“怎么可能!师父无儿无女……”

    还未说下去,孔麒麟的眼底划过一丝疑虑,他忽然道:“不过,这也不是不可能。要不然师父也不会一直跟我强调这件事。师父生前就只有我这么一个徒弟,那个人每次出现时,他都恨不得杀了我师父……看来,他和我师父之间的渊源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