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负时光不负己 > 章节目录 第771章 雇佣合同
    时间过得很快,给风信子和邓天叶的一周期限已到。孔麒麟站在邓天叶的公寓楼下,掐着时间点走进了大楼。五分钟后,他站在邓天叶的家门口抠响了房门。不出十秒,门开了。邓天叶在看到孔麒麟出现的那一刻,一点也不觉得是意外。他只是死气沉沉的扫了孔麒麟一眼后,便转身走进了屋内。客厅里,风信子一身黑色服装坐在沙发上,一脸面无表情。“银手,我们猜到你会来找我们,我们已经等候你多时。”邓天叶走向沙发处挨着风信子坐下。孔麒麟眸色平静,随手将门关上后说道:“你们俩居然没有逃走,让我有点意外。”风信子的眼底划过一丝复杂,再次看到这个令她欣赏的男人时,却是因为这个男人上门来取她和邓天叶的性命。也许自从选择做杀手的那一刻起,她就注定了这样的结局。她甚至想象不到一个杀人会有生老病死的那一天。“银手,等你动手以后,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风信子颇为冷静道。“你说说看。”“我死了以后,麻烦你把我的银行卡交给我哥哥和姐姐,我手上有一份DNA鉴定报告单,他们会相信你说的话。”风信子拿起茶几上的一个文件袋,示意了下后再次放下。邓天叶眸色纠结道:“银手,一周之约是我提出来的,应该由我接受惩罚!你能不能放过风信子?”他的自我牺牲让孔麒麟反问了一句:“你们就没有想过联合试图干掉我?这样就不需要坐以待毙了。”“呵,你以为我没有想过吗?风信子不愿意走,这个蠢女人太看重名声!她说宁可骄傲有尊严的去死,也不愿意卑微的苟活。”邓天叶嘴角扬起的一丝笑意透着深深的无奈。他继续道:“更何况就算我们有幸逃走了,冷爵枭也不会放过我们的,与其下辈子过的躲躲藏藏像阴沟里的老鼠,还不如死的光彩点,就当我们是技不如人死有余辜。”邓天叶说完后眼神炙热的望着风信子,眼底的那抹深意,就连孔麒麟也看懂了。“当初杀林语嫣的单子是我盲目接手的,就算我现在后悔也晚了!邓天叶,你又何必陪着我送死!”风信子颇为无奈,之前该劝的话都劝过了,奈何这个死心眼的邓天叶也是个死脑筋。孔麒麟望着沙发上这对爱名声胜过爱性命的年轻男女,在如今这个到处充满着背信弃义的社会上看,他们俩的这种行为几乎是绝迹了。能够和他们一起排进杀手榜单里,孔麒麟在此刻觉得也是一种幸运。就在这时候,门口又响起了敲门声。邓天叶有些诧异的自语了句:“这么晚了,会谁呢……”“你去开门。”风信子说道。孔麒麟的眸色里泛起一丝警惕,但表面上依旧站在茶几前并未拔出手枪。在邓天叶看了下门眼后,他的表情有了丝放松,但眼底的那层疑虑更深了。门打开后,只见门口站着一位深灰色西装的男人,身材高大修长,足有一米八八。他额前的碎发全部疏于脑后,一张清俊的成熟男人脸上有着淡淡的疏离,给人一种无形的距离感。待他看清客厅的三人后主动笑了一声:“都在啊。”“你怎么会来?”邓天叶问道。穿深灰色西装的男人正是五杀团的老大狐狼。狐狼没有回答邓天叶的话,他看向孔麒麟说道:“银手,我来是想和你做一笔交易。”邓天叶眸色一闪将房门关上了。待狐狼走近孔麒麟后,他主动说道:“其实我一直在背地里调查你,因为想要更了解你。无意间的一次调查,让我找到了连你都不知道的亲妹妹,如果你愿意放过他们,我会把你妹妹的消息告诉你。”本以为这个消息会让孔麒麟意外,可没想到孔麒麟在听了后,表情丝毫没有什么激动变化,甚至有了些不屑。他失望道:“狐狼,我还以为你是你们五个人里面最强硬的一个,没想到你也会出面替他们求情。”狐狼微微失色笑出声:“反正我已经金盆洗手了,那点名声对我来说不重要,如果能用我和你的这点交情替他们求一次情,那又如何?”“狐狼,你何必蹚我们的浑水……”邓天叶内心感激的同时却有些不忍心。狐狼于他就像是大哥和弟弟,他什么时候见过狐狼求过人。哪怕这个人是银手。孔麒麟眸色深沉望着茶几上的那个文件,突然岔开了话题问风信子:“你既然知道你有哥哥和姐姐,你为什么不和他们相认?”风信子眼中有了丝讶异,她想不到孔麒麟会对她的事情还感兴趣。她坦白道:“我当年被人贩子掳走的时候才五岁,虽然记不清家人的长相了,但我长大后凭着家乡的那片紫竹林和石林找到了他们,我哥哥继承了祖上的药铺,姐姐现在有孕在身,那家人对她还不错,我一个杀手身份不宜再与他们相认。”紫竹林……药铺,孔麒麟在脑中闪过几个关键的词语,很快在心里出现了两个人名。他浅笑道:“莫非你说的这两个人就是卢晋和卢苇?”风信子的心跳加速,她没想到孔麒麟居然这么快就猜了出来。她的沉默让孔麒麟不禁嘲笑道:“风信子,我觉得你脑子是真有问题,你姐姐卢苇很可能会嫁给林语嫣的弟弟刘光明,你居然要暗杀林语嫣……”他的表情显得有些不能理解风信子的脑回路。“银手,你能不能别再揪着这个问题不放了?这件事,风信子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她现在已经后悔了,我们也已经在尝试弥补,可就是没找到那个臭娘们!我们还不至于昧着良心去随便杀个女人来冒充她,你别再废话挖苦风信子了,要杀就杀,我和风信子绝对不会反抗。”邓天叶一脸不耐烦。孔麒麟的脸色冷了几分,他讽刺道:“你们俩就别再做戏了,其实你们已经预测到我不会真的动手,才会这么有恃无恐的坐在这里等我找上门。我想你们也调查了林语嫣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不是在生死攸关的时刻,她绝对不会选择以杀人的方式来自保。我身为她的师兄,我自然也是了解她。”他的话令邓天叶的瞳孔微微一缩,心中有了丝忐忑。而风信子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白里透着层青色。孔麒麟忽视他们的表情继续说道:“虽然你们无法确定我到底会不会动手,但你们还是选择坐在这里放手一搏,赌徒的心态你们已经具备,敢作敢当的行为也让我有些欣赏。”“但风信子暗杀林语嫣的事情尽管没有成功都已经成为事实,光一点,就算我饶过你们,冷爵枭也不会放过你们。更别说在背后默默保护林语嫣的那些朋友,他们的背景和实力,无需我提醒你们,你们也应该有所了解。”“所以,你们的处境很恶劣。以后就算继续混在这个圈子里,也不会再有人找你们办事,即便你们选择金盆洗手,往后的日子也会过得战战兢兢,一旦得罪了谁,保不齐就此丢了命。”他的话已经让在坐的风信子和邓天叶几度变幻脸色,客厅里的气氛变得压抑而阴沉。狐狼站在原地,心中也多了丝忧愁,他刚才提出的交易条件,孔麒麟居然理都不理他,看样子是失策了……“银手,你既然有意放过他们,那你现在说的这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狐狼问道。孔麒麟扫了他一眼,面色如常的拿下他肩上的黑色电脑包,打开拉链后从里面拿出两份合同。他将合同放在茶几上,直言不讳道:“这里是两份为期五年的雇佣合约,我缺两个助手,年薪是一百万。考虑到风信子和邓天叶现在的处境是非常时期,我确实有意想放过你们,但不知你们是否想自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