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负时光不负己 > 章节目录 第755章 爱的羁绊
    到了凌晨三点,冷爵枭嘴里带着浓浓的酒味回到卧室。在快速洗了澡以后就上了床。林语嫣之前翻来覆去一直睡不着,有心在等冷爵枭回卧室睡觉。都说床头吵架床尾和,即便不是在床头吵的架,她也想借着睡同一张床的近距离和他说说心里话。但一直不见冷爵枭回卧室,后来她渐渐有了睡意就睡着了。卧室里的窗帘没有拉严实,有一缕月光透过窗帘洒在了床头,林语嫣在这缕淡淡的月光下看起来恬静而又美好。冷爵枭的心律开始加速,哪怕林语嫣早已经身为他的妻子,天天睡在一张床上,对他来说还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林语嫣不会知道,今天的冷爵枭有多想念她。想的他现在主动倾身向前,大手已经滑进被子里……没过多久,林语嫣在睡梦中的表情有些微变。她的嘴里溢出一些令人心醉的声音,她还没有完全醒来,但已经被冷爵枭那只不老实的大手所骚扰。一分钟后,她完全醒了。睁开双眼就看到冷爵枭已经蓄势待发,她惊讶的同时被他直接占有了。"爵枭你……"她的声音有些暗哑和羞涩。冷爵枭的眼神深邃而又专注,表情有些冷,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他的动作不算温柔但也不粗暴,想来是怕伤到林语嫣肚子里的孩子。时间不长,他没有过度对她索取,半小时后就直接起身去了浴室。对她完全像是解决生理需求一样的态度,全程无任何情感交流,这还是第一次。林语嫣的心莫名感到酸涩发疼,眼角已经溢出了晶莹泪水,她哭的无声而又难受。等到冷爵枭再次洗完澡走出浴室时,他腰间围着浴巾就直接略过了她。林语嫣坐起身问道:"爵枭,你去哪?"他的身形一顿,停了两秒后冷冷的回了一句:"去公司。"她有些不敢相信:"可现在都这么晚了,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现在去做?""我公司里的事情,你又不懂。"话一说出来,冷爵枭自己都有些讶异。林语嫣是不懂他公司里的具体业务,但他也没有必要拿隔行如隔山的专业知识去故意羞辱她。见他说话还那么冲,她垂眸含着泪说道:"你还在怪我当时不相信你的事情,对吗?"冷爵枭始终没有回头,他寒着眼回道:"没有。"说完后,他便离开了卧室。冷爵枭在衣帽间很火速的穿好衣服后就关上了卧室的门。门一关上,林语嫣眼中压抑很久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了……如果你习惯了一个男人宠你爱你,始终如一的对你。但突然有一天,他对你冷言冷语还带着些恶意的羞辱,你自然会受不了这样的大反差。林语嫣当然也很不习惯。但冷爵枭对她的突然改变,她自知也有她一定的责任。可当时他说的那么隐晦还不肯把事情说清楚,再加上那陌生女人在媒体面前公开谈论,林语嫣心里完全不动摇本就不现实。她依然忘不了当年她被那两人渣关在监牢里,亲耳听到和看到冷爵枭背着她和别的女人结婚的事实。都说一朝被人蛇咬,十年怕井绳。在爱情上又何尝不是。爱的麻木了才会无所谓。不爱了,才会完全不在乎。如果还深爱,自然是怕失去。林语嫣再怎么内心强大也有软肋,在爱情和婚姻上还是怕被背叛。……等冷爵枭独自开车离开别墅后,林语嫣站在落地窗前望着远去的车影直到消失在暗夜中。她手中握着手机给穆天打了电话。手机那头响了三次就接了,穆天的声音有些沙哑,还带着未睡醒的语气:"太太,出了什么事?"林语嫣不好意思道:"对不起穆天,这么晚了还打扰你休息,爵枭刚才独自开车去公司了,说是有工作要处理,我在想你待会能不能也过去一趟……""啊?冷总大半夜去公司?好!我现在就起来,马上去公司!"其实忠心耿耿的穆天根本就没睡在床上,他早就有了预估,他只是合衣躺在沙发上,以方便冷爵枭有事突然找他。今天的冷爵枭如此失态,他心里其实一直很担心。听到林语嫣亲口说他大半夜去了公司,穆天眸色纠结道:"太太,我能问问你和冷总是吵架了吗?""没有,他只是和我冷战……"她语气有点淡,更多的是惆怅和隐藏的压抑,并未生气和责怪冷爵枭。"对了,太太,你今天离开医院后去哪了?当时和谁在一起?"他的好奇让林语嫣问道:"为什么这么问?"穆天叹气一声,就将冷爵枭突然在公司散会和砸掉手机的事情给说了。"那你知道爵枭看到了什么?"她蹙眉问道。"就是因为不知道,我才问太太……他闭口不谈的事情,我不敢干涉。"穆天显得有些无奈。林语嫣的眼底划过一丝深沉:"这件事我知道了,谢谢你告诉我。那你挂了电话后就去吧,我担心他一个人在公司,如果胃疼了,也好有个人帮他拿药。我知道他现在不想看到我,所以只能拜托你了……""太太,你不用跟我解释这么多,照顾冷总是我应该做的。太太,那你接着休息吧。"电话挂了后,林语嫣一直在沉思。她在想冷爵枭究竟看到了什么这么生气?想了大概有两分钟,她忽然想起东方擎的那个额头吻,会不会有人偷拍了照片拿这件事做文章?照片这种东西,呈现出来的是静止的状态,很容易让人有浮想联翩。更何况她当时还因为血糖低有晕倒的迹象,被东方擎抱在怀里,是不是又加重的冷爵枭心中对她的猜忌……越想越觉得这件事很可能就是冷爵枭砸手机的原因。林语嫣此刻困意全无,她很快给慕容景打了电话。将事情的始末清楚简单的讲了一遍。慕容景在手机听完后,语气肯定道:"你就算不说,我都相信冷爵枭不会有私生子,还有那女人,她和冷爵枭也不可能会有关系。""你为什么这么相信他?"林语嫣心中充满疑虑,难道身为妻子身份的她忽略了很重要的疑点?还以为慕容景能说出多么福尔摩斯高深的话语,他却只是说了这么一句:"拜托,你也不看看那女人什么长相,冷爵枭会喜欢这么艳俗的女人吗?""……"林语嫣顿时无语。她说道:"好了,你先查那张照片的事情吧,我现在从别墅出发去找你,这么晚找你帮忙,我请你吃夜宵。"慕容景打着哈欠道:"原来我是这么廉价的劳动力……""那你到底要不要吃夜宵?不要拉倒。"他立刻坐直道:"当然要了!我要一只烤乳鸽、半斤羊排……"陆陆续续说了七八个,林语嫣一脸诧异道:"你是两天没吃饭了吗?""还真是……我熬夜玩了两个游戏的通宵,这游戏还是你儿子安利给我的呢!靠,害我输给一个游戏疯子,我就不信了,他能一直赢下去!我就跟他玩熬鹰!"说到这里又连续打了好几个哈欠,他那黑眼圈早已经可以当眼罩了……熬鹰?林语嫣僵着表情挂了电话,这男人任性起来比孩子还幼稚。一小时后,林语嫣带着包出发了,她独自开车离开了别墅。为了安全起见,她将自己易容成了中年妇女的形象。……同一时刻,在市里的一处玫瑰园里,花海彬有些摇晃的站在墙头跳了下去。差点没站稳,他脚步踉跄醉的不轻,右手还拿着一个洋酒瓶,酒已经快见底了。在这处如梦如幻的玫瑰园里他走了整整有十分钟,终于在前方看到了一幢两层楼的小洋房,小洋房置身玫瑰花从中,有种童话世界里的香甜浪漫味道。花海彬透过洋房周围暖黄色的灯光下看清了一个人。果然在这。只见独孤九头戴黑色鸭舌帽,修长的双腿架在一条藤椅上,而他坐在一块年代久远的雕文石凳上。一阵凉风吹过,独孤九的长发随风飞扬,他举起手中的白瓷酒壶,当空望月咽下酒壶里的辛辣白酒……花海彬满眼痴迷望着他,嘴角荡开大大的笑意,带着醉意随口唱起:"我应在江湖悠悠,饮一壶浊酒,醉里看百花深处愁……"随着他悠扬醉人的低沉嗓音,独孤九的脑中划过一个名字:悠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