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负时光不负己 > 章节目录 第752章 友谊尽头
    乐悠悠抬起红肿的眼睛继续冷笑:我当然知道,这就是我心里的话。语嫣,冷思辰对我一直提不起性趣,这些年你是不是在背后笑话我?你对他的特别,是不是也让你觉得沾沾自喜?我好不容易想通了,想放过冷思辰也放过我自己,偏偏却遇上了独孤九又摔了一跤,我是真没想到他曾经会为了冷爵枭去变性,可惜他对自己不够狠,居然只是半个男人……哈哈哈,现在他又想做回男人了,真是狗血的人生……

    悠悠,我怎么会去笑话你!你想错了!而且冷思辰的隐疾,我怎么会觉得沾沾自喜?我在你眼中真是这种小人吗?林语嫣耐着性子解释。

    尽管乐悠悠的话很伤人,但她的情绪还算冷静,不能因为乐悠悠的几句气话就当真。

    林语嫣又问道:关于独孤九曾经为冷爵枭变性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显然当事人独孤九和冷爵枭都不会说。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就算你和冷爵枭都不说,独孤九背后的花海彬可没义务帮你们隐瞒。

    乐悠悠的嘴角泛起一丝凉薄的笑意:我什么都不用付出,不过就是给花海彬打了个电话,他就告诉了我,好像他对我和冷爵枭都有敌意,巴不得我会因此恨上冷爵枭,或者让我对独孤九失去兴趣。

    这个男人情商可真低,我都愿意生下独孤九的孩子了,会在乎他曾经是为谁变性吗?独孤九能够变性成为女人,他当然不可能喜欢女人了……可那一晚上的事情,我又觉得他并非拥有女人心,他骨髓里还是个不折不扣的男人。

    望着林语嫣的眼睛,乐悠悠一脸寒霜说的认真:语嫣,你家庭幸福美满,有个爱你宠你的完美老公,现在还怀了龙凤胎,后半生有儿有女,嫁给冷爵枭有花不完的钱!今生你算是过上了每个女人做梦都想要的生活……

    她惨淡的笑了声继续道:而相比我,我让一个我爱的男人整整七年提不起任何性趣,两次在一起都是以分手收场!如今我都不追求爱情了,只想有个可以陪伴我的孩子,可连这点小小的要求,命运都要剥夺我做母亲的权利。语嫣,你告诉我!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我今生的种种不顺?

    乐悠悠的问题,林语嫣无法回答。

    人生中的每一次选择都会成为蝴蝶效应,有因为选择而获得幸福的,也因为选择而获得财富的,还因为选择而遭遇不幸的……

    人这一生,无时不刻都在做抉择不是吗?

    大到生死,小到今天中午吃什么,就连网上买个垃圾袋,你都需要根据价格、质量、颜色、风格来选择。

    人活一身,本就是满身负累。

    获得终生幸福谈何容易,人生充满了变数和天灾人祸。

    生活中懂得感恩知足和苦中作乐的人更容易得到幸福和快乐。

    每天保持满满正能量的人只在少数,但关键还看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贪婪的人永远不会幸福,因为人的欲望是个无底洞。

    多少名利之人追求到最后,连自己都不知道要的是什么,早已经背离初心。

    乐悠悠能当着她的面说出这番真实而又现实的话,林语嫣不知道要怎么去分解她心中的困扰和怨念。

    难道要去说乐悠悠活该吗?

    活该她不顾劝告硬要两次选择冷思辰这个偏执自私的男人。

    又或者说她活该不顾一切要选择做单身母亲却又遭遇意外流产。

    也许严厉嘴毒的朋友,会这么评判自己的朋友。

    但她不会,林语嫣也自认为她没有评判别人感情的资格。

    即便心中有她的个人观点和行为准则。

    可感情上的事情本就不能用对错来评判。

    毕竟每一个人在面对感情时,做出的反应和抉择都会不同。

    用每个人不同的性格、情商、阅历去判断同一件事做出的不同选择,本就没有可比性。

    而且这样去对比也不公平。

    乐悠悠见林语嫣迟迟不语,她脸上绷紧的情绪顿时就散了,她颓丧地爬上了床躺下了。

    语气是从未有过的失落和冷漠:语嫣,你走吧,也许离你远一点,我会感觉到更幸福……都说很多幸福来源于对比,我待在你的身边,我永远是狼狈的那个人。你过去的不幸无人替你去承受,同样,属于你的幸福也只有你自己能感受到。

    我知道我今天的话多少伤了你的心,让你对我失望了……但这些都是我的心里话,我不是什么无私高尚的道德圣女,我也不想再装作无所谓的样子,每次在面对你的时候还要真心的祝福你为你高兴,你不知道这样的面具戴久了,我也会累。

    她绝望无奈的叹出一口气:也许是我的思想境界还不够高,作为俗人,我还根除不了嫉妒心和人性的一些丑恶嘴脸。往后,各自安好,便是晴天。

    说完这些令人惆怅伤感压抑的话语,乐悠悠身心乏力的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始终站在原地的林语嫣整整站了五分钟,太阳穴的筋脉一跳一跳的疼痛。

    心中百般滋味缠绕交织在一起,令她的呼吸几顿不畅。

    她甚至需要一手扶着墙面勉强站住脚,站到她真的意识到,她和乐悠悠的友谊可能走到了尽头。

    林语嫣望向那张略显苍白的小巧面孔,此刻的乐悠悠哪里还有当年那妖娆火爆的性感一面。这些年,她变了很多,乐悠悠也一样。

    时间让两个曾经的好闺蜜渐渐有了距离。

    而形成距离的最重要原因是因为男人。

    原来,有一些幸福,不是你过得好,你身边的人就会为你高兴。

    恐怕,能始终如一为你感到高兴的也只有家人了……

    林语嫣默默转身,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出了病房。

    全程都看在眼里的龙花也感觉沉闷和压抑。

    她虽然不能理解林语嫣此刻的全部感受,但有一点她肯定,今天的林语嫣是真的受伤了。

    伤的不轻。

    先有冷爵枭的漠然离开,再有乐悠悠的无情拒绝。

    一天内,林语嫣同时被两个最在乎的人伤害,龙花心里很不是滋味,而她却无能为力,她阻止不了这一切的发生。

    当乐悠悠说出那些伤害林语嫣话的时候,龙花两次气得握拳想打乐悠悠几巴掌,可碍于林语嫣在场,她也不敢动手。

    而且乐悠悠毕竟刚流产不久身体还很虚弱,对她动手也是胜之不武。

    更何况她是练家子,而乐悠悠毫无身手。

    龙花,你把车钥匙给我,我想自己独处一会,你打车回别墅吧,家里如果有什么事你再给我打电话。走进电梯的林语嫣伸手对龙花说道。

    龙花有些犹豫,她担心道:太太,还是我来开车吧,你想去哪里我都陪着你,我可以一直不说话不来打扰你。

    可你的存在已经在打扰我。林语嫣面色深沉,让人看不出她此刻在想什么。

    她一直伸在半空中的手让龙花颇有压力,最终还是从兜里掏出车钥匙交给了林语嫣。

    龙花跟着林语嫣到了停车场,亲眼看着林语嫣坐上驾驶位以后,她还是不愿意离去。

    林语嫣面色平静的望着车前的龙花说道:走吧。

    她的声音龙花听不到,但从林语嫣的口型里看明白了意思。

    龙花带着纠结的心离开了。

    走出去还不到二十米,她就接打林语嫣的电话。

    别试图跟着我,龙花,给我一点私人空间。我是一位母亲,我自己会小心,就算出了事,我能对自己负责。林语嫣在手机里说完后就挂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