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负时光不负己 > 章节目录 第710章墓地烧经
    独孤九最后一句话的信息量太大,乐悠悠有恍惚的错楞。

    迟疑了几秒后,她问道:阿九,你说你曾经是男人,这是什么意思?

    一时间,她还没法往变性那边去想。

    而此时的独孤九却不想再回答了,他想问乐悠悠中午吃点什么掠过这个话题。

    还没等问出口,病房里推门走进一个男人,正是冷思辰。

    乐悠悠望向他的时候明显有丝惊愕。

    察觉到她眼中的不悦和排斥时,独孤九开口道:是我通知他来的,你这次出事其实跟他也有一定的关系,这次派人抓走你的幕后主使者是徐浪。花海彬在警局听到了徐浪的供词,徐浪是为了报复冷思辰才间接报复你。

    可我不想看到他。乐悠悠心里在赌气,她现在这幅狼狈的样子不想让冷思辰看到。

    然而独孤九却说道:别骗自己了,冷思辰现在就在这,有什么话你就和他说,你若是想彻底从这段感情里走出来,心里那些还没说出来的话需要有个交代。让冷思辰照顾你几天吧。

    不等乐悠悠拒绝,冷思辰接着说道:悠悠,给我个机会照顾你,只要你不排斥我,我们依然是朋友。

    冷思辰的话让她扭过了头,给他一个背影不再说话。

    在独孤九离开病房前,冷思辰给了独孤九一个感谢的眼神。

    悠悠是我的好朋友,我希望她过得好。虽然两个人的感情一旦破裂总有一方要受伤,但我希望你可以更妥善的处理好你和悠悠的关系。

    不要让自己在多年以后去后悔,被爱是一种奢侈的幸福,对于一个曾经甚至到现在还深爱你的女人,无情冷漠的分手方式并不能让对方减低被伤害的程度。

    此刻的独孤九哪里还是当时挑唆乐悠悠和林语嫣关系的人。

    独孤九面色如常,语气平淡却铿锵有力。

    她浑身透出来的气场甚至让冷思辰有些刮目相看,明明是个女人,行事却有种强势和深沉的大男人作风。

    冷思辰本不喜欢被人说教灌鸡汤,但想到乐悠悠差点被徐浪这人渣给害了,他忍下了心中那种憋屈和自傲。

    我会处理好我和悠悠的关系。这次谢谢你和花海彬救了悠悠,是我没有把徐浪的问题处理好,徐浪这件事我会彻底解决。冷思辰眼神肯定且真诚。

    独孤九注视着他的眼睛足足十秒钟,直到冷思辰都感觉有些发毛后,独孤九才回眸离开了病房。

    五分钟后,乐悠悠依然没有主动说话,内心愧疚的冷思辰站在原地也没有说话。

    病房里的气氛越来越僵,心情压抑且复杂的乐悠悠说了句:你走吧,我不需要你照顾,徐浪的事情我也没有怪过你,我不会把罪责推到你身上,我反正也没事,阿九及时救了我,你也无需自责了……

    冷斯辰忽然打断道:到了现在你还要为我着想?悠悠,你明明有正当的理由可以骂我!你这次出事确实跟我有关系,我也感到内疚和抱歉,我想不到徐浪会变成这个样子……

    乐悠悠转过身看着他:我说了我不怪你,徐浪这次被抓,他肯定更加对你怀恨在心,你真要想办法让他在监狱里待个十年八年,如果可能的话,最好一辈子都别放出来!如果你再给他翻身的机会,他一定还会来报复你,他就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一番话说的冷思辰忽然红了眼眶,他微微侧身回避她的眼神。

    这个让他重伤了两次的可怜女人,即使分手了还在担心他的安危,让他更加心生愧疚。

    他垂眸说道:我知道,我会处理好他的事情……

    nbsp;   sp; 这……独孤九是什么来历?听她在电话里说是我大哥过去的故友?

    是,语嫣也认识她。

    乐悠悠又补充了一句:我出事的事情不要告诉语嫣了,她现在有孕在身,我不想她的情绪老是有很大的波动。这段时间,我们俩的事情都影响到了别人,是我情绪无法自控,我有错。我希望以后我们能够和平相处,没事的话就不要再见面了……

    她的语气平静而又稳定,冷思辰都有点不敢相信她的快速转变。

    乐悠悠说这番话的时候,甚至一丝哽咽都不再有,好像真的也将感情放下了。

    冷思辰轻声问道:这真的是你的心里话?

    还是故作潇洒呢?

    这是我的心里话,人总要自己学会成长,总要面对现实,哪怕不想面对。过去的事情我也不想再提了,以后我们各自安好就是晴天。乐悠悠说的依旧波澜不惊。

    冷思辰都开始佩服起她的坚强了,刚刚出事不久,心态却如此沉稳,好像如今的乐悠悠有了质的改变。

    乐悠悠望着沉默的他继续道:你真的不用照顾我,我知道忘掉你和走出我们曾经的那段感情我还需要点时间,所以希望你对我也有点耐心,我一定会忘掉你。

    不知为何,当她如此果断平淡的说出要忘掉他的时候,冷思辰心里也有一瞬间的心痛。

    虽然过去的他是真的希望她能够忘掉他,尽快走出伤痛。

    可当亲耳听到后,没想到在内心也是复杂矛盾的。

    但冷思辰没有说出这种感受,他颔首道:好,让我帮助你一起忘掉我。还有什么需要能让我为你做的?

    乐悠悠沉默了,她陷入了沉思。

    半响后,她说了句:等我出院后,我们找个时间去我们第一次过夜的酒店住一晚上,算是正式的分手吧。

    冷思辰望着她认真而又飘忽的眼神,过了几秒,他道:好。

    就算只是个仪式,他愿意成全她。

    ……

    两天后,林语嫣和弟弟刘光明一起去墓地看望了佟瑶。

    姐弟俩给佟瑶烧了些往生咒的经文,希望佟瑶能够投个好胎。

    刘光明边烧边问:姐,这往生咒有用吗?

    林语嫣站在一边,看着燃烧中的经文叹息道:谁知道呢,自从上次我看到像佟瑶的身影后,连续两个晚上梦到她,我让龙花去问了寺庙里的主持后才知道当初为佟瑶下葬时,我们忘了烧往生咒,主持说佟瑶等不及了,没有这往生咒她没法投胎做人,才会给我来托梦……

    有这么玄乎吗?会不会是那主持骗人呢?我偶尔也会梦到佟瑶,我觉得也算正常吧。

    林语嫣的理由让刘光明不太确信,不过行动上还是在虔诚的烧着往生咒。

    龙花龙月都等在墓地的不远处。

    林语嫣蹲下已经不太方便,就让弟弟刘光明代劳烧经文了。

    半小时后,林语嫣和刘光明离开了墓地。

    他们走后不久,墓地远处的那片灌木丛里走出两个女人。

    全部戴着帽子和墨镜,脸上的口罩更是让她们俩看起来像两个在化疗的病人。

    这两个人就是佟瑶和森小莫。

    望着佟瑶的墓地,森小莫问了一句:看到自己的墓地有什么感觉?

    躺在里面的人不该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