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负时光不负己 > 章节目录 第700章 相互演戏
    陈岚的话并没有让陈小英觉得尴尬和难堪,她带着歉意解释道:“姐姐,这是一场误会……”

    “误会?”陈岚笑的毫无温度。

    “对!就是一场误会!姐姐,当时在婚礼现场我没有第一时间认出你来。你也知道,我们很多年没有见面了,何况当时我还以为有人蓄意破坏我和宣德的婚礼呢……”

    陈小英顿了顿继续无奈道:“想必你也知道了,宣德事业做的很大,多少女人盯着总裁太太的位置呢,我也是感觉压力大。更何况宣德与第一位妻子生的两个女儿,她们对我们母子三人怀有很大的敌意!一心想把我们母子三人赶出王家,当时我是真把你当成是王佳敏派来破坏婚礼的人了……”

    听似合情合理的解释在陈岚的心中当然是鬼扯,可今天的目的不是为了来找陈小英算账。

    而是要以吵架目的假装拉近和陈小英的关系。

    顾影川扫了眼陈岚,违心道:“大姨,希望你能原谅我妈!我妈带着我和妹妹回国不容易,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亲生父亲了,我们是真的很珍惜这个家。我妈不是有意争对你的,还希望你见谅。我代妈向你道歉!”

    做戏十足的顾影川甚至对陈岚弯腰半鞠躬,看起来真诚又有礼貌。

    见哥哥都表态了,顾颖也替母亲说了句:“是啊大姨,我和哥哥都很希望你和我妈能够冰释前嫌!就算你和我妈没有血缘关系,但你也是在陈家长大的,而且去世的外公外婆对你也不薄吧?是他们当年把你从孤儿院接出来的,给了你一个完整的家。我想你对外公外婆也是有感情的,不然你今天也不会来祭拜外婆,不是吗?”

    陈岚听了后表情有些微变,瞬间沉默了。

    这时候,林语嫣的陪同也派上作用了,她不动声色的说了一句:“妈,王太太说的事情,倒也不假,王佳敏确实和他们母子三人有很多的过节。如今王佳敏和她爸都断绝父女关系了。”

    陈岚冷声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知道陈小英当年偷走了我的儿子!”

    陈小英一听大喊冤枉:“哎呦姐姐,这你就更加冤枉我了……当时我把你儿子也就是冷爵枭只是寄养在了冷家,如今冷爵枭可是商界的风云人物,当年要是你自己抚养冷爵枭,还真说不准能培养的这么好!姐姐,我当年也是觉得你一个人太辛苦,一个单身女人怎么能够承担得起这么大的责任呢?”

    “如果当年孩子让你带大,说不定会让孩子吃了很多不必要的苦!我知道你对孩子舍不得,我才一狠心替你做了决定……如今你不是也已经找回儿子与冷爵枭相认了吗?”

    她的话令陈岚怒从心底质问道:“陈小英!你究竟有什么资格替我做决定?!爵枭是我的儿子!不是你儿子!”

    虽然早知道免不了受到陈岚的一顿怒骂,陈小英心里还是有些气愤,但为了减少与陈岚的敌意,她一直压着心底的火气。

    陈小英当场道歉了:“是,我是没资格,可是姐姐,当年的我也还很年轻,做的一些事情难免也有些冲动。尽管我是出于好意,但还是伤了你的心,如今我也知道错了,还希望姐姐你能够原谅我。至少你现在一家团圆了不是吗?当年的事情你还想一直揪着不放吗?”

    陈岚笑的冷冽:“你当然希望我把什么都忘了!可我曾经失去的一切你该怎么弥补我?陈小英,别以为我现在一家团圆了,我就会轻易的原谅你!”

    “姐姐,我不求你马上原谅我,但至少也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我是真的很开心你回来了……”

    陈小英虚情假意的话顿时让陈岚大笑一声:“陈小英,这么假的话你也能说得出口?当时我在王宣德书房里的时候,你为什么要说我儿子在二十年前就死了?”

    早已经想好一番托词的陈小英,在面对陈岚的再次质问时,她也是不慌不忙的解释道:“姐姐,我真的很对不起你!我当时那么说也是为了我自己,当时冷爵枭和冷祁山父子都在,我要是把真相说出来,我真怕宣德不会和我结婚了……为了影川和颖颖的未来和前途,我只能做一回自私的母亲了!姐姐,如果当时你私下找我来说这件事,而不是在我的婚礼上,我想我不会这样对你……”

    “陈小英,你可真够狠的!”陈岚僵着脸色道。

    “姐姐,我知道我确实做了伤害你的事情,我也没想要逃避责任,你就给我一次弥补的机会吧……你看看我们现在都是做母亲的人了,年纪也都不小了,大半个人生都过去了。而你都是做奶奶的人了!难道我们真的还要活在仇恨中吗?我多么希望姐姐你能够和你的家人开心快乐的过好下半生,那么做妹妹的我也就放心了……”

    陈小英甚至说的眼泪都掉下来了。

    陈岚寒着脸说道:“语嫣,我们走!”

    林语嫣二话没说挽着陈岚的手臂离开了。

    今天的戏就演到这。

    过早的‘原谅’太假,她们还需要等陈小英时不时的来几次虚假的忏悔,才能顺其自然的‘原谅’。

    选择主动出击就是为了让陈小英知道她们的想法,这只是第一步。

    陈小英望着她们逐渐远去的背影,从顾颖手里接过了面巾纸擦了下眼泪,眸色阴沉沉的。

    此时的陈小英哪里还有半分忏悔感。

    顾影川笑的有些嘲讽:“妈,你之前说的没错,陈岚这人看样子是挺心软的……”

    “毕竟从小一起长大的,她当年来我们家之后,做什么都是让着我,她也知道她没身份没地位,能够被我父母收养,她也很知道感恩。尽管后来我和她之间发生了很多事情,哪怕我是夺走了她儿子,可陈岚终究是心善的人,她不会真的对我怎么样。她心里最感恩的人是我父亲,当年我父亲对她确实很不错……”

    陈小英扫了眼自己的儿子和女儿提醒道:“你们俩都给我记住了!陈岚这个女人,我们不要去激怒她,她是吃软不吃硬,等我们隔三差五的去向她道歉,她很快就会原谅我们了。她现在成了冷爵枭的妈,冷祁山对她也不错,后台硬了,我们犯不着去得罪她。最好的办法就是和她保持这种亲戚关系,有必要时还能利用她帮我们做事……”

    ……

    走出墓地园林的林语嫣和陈岚很快就一起上了车。

    等车开出去五分钟后,林语嫣对陈岚道:“妈,陈小英这人城府极深,行事作风能屈能伸,只要能达到目的,眼泪也是说来就来,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

    陈岚面色沉静道:“哼,她这是鳄鱼的眼泪。我们跟她走着瞧!陈小英一定以为我还是当年的那个傻帽,这次我要让她知道有些事情一旦做错了,就再也没有机会赎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