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负时光不负己 > 章节目录 第689章 苦中作乐
    一小时后,一家高级的寿司店里,林语嫣坐在包间,望着乔楚喝着清酒已经整整十分钟了。

    这十分钟里,乔楚一句话也没说。

    从他的脸上也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

    龙花龙月就坐在包间里最远处的榻榻米坐位上,两人默默吃着寿司,时不时看林语嫣和乔楚的方向一眼。

    乔楚没有请她们出去,相反为了让她们对林语嫣宽心,主动为龙花龙月她们加了一张小木桌。

    林语嫣自然是没有吃寿司,她只是吃了一碗日式拉面。

    吃饱后的她手里端着杯大麦茶,已经有些百无聊赖了。

    她都准备好做乔楚的倾听者了,没想到来了后她就这样像个木偶人坐着,连句话也不敢说。

    这失恋了还可以随意劝对方两句。

    可这亲人离世了,她还真不敢乱说话。

    就怕哪里说的不对,让对方听了更难受。

    这顿饭吃的是特别压抑。

    眼见乔楚将最后一杯清酒满上后,林语嫣好不容易找个机会说道:需要再来一瓶清酒吗?

    乔楚没有看她,只是点了下头。

    林语嫣一回眸,龙花已经走出去叫服务员了。

    时念告诉我,老爷子在走的时候一直不肯闭眼,因为没有见到我……时念说,她实在不忍心,就替我将老爷子的眼睛合上了。时念还说,她给我打了两百五十九次的电话,没有一次打通。她说她不想再做我朋友了,说我对老爷子太无情。

    乔楚终于肯将心里话说出来了。

    林语嫣就这样静静的听着,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

    其实她是想问的,想问乔楚当时在哪,为什么就一直不肯开机?

    但乔楚已经因为没有见到父亲最后一面而悔恨,她不忍心再施压去责备他。

    说到底,她又有什么立场去责备呢?

    反倒是时念更有立场去谴责乔楚,因为时念和乔楚的父亲是有感情的,在时念心中,乔楚父亲对于她而言不仅是一位长辈,也是她过去的老领导。

    林语嫣的一言不发,乔楚也没有什么反应,他继续说着他心里的话:老爷子生前对不起我妈,死后却让我亏欠了他,让我带着对他的内疚一直活着,也许他该高兴了,至少在过去,我总是不愿意理他……如今想理他也没机会了。

    他的语气中没有过多的伤感,有的只是淡淡的遗憾和惆怅。

    谈论的更像是一位故去的朋友,而不是他的父亲。

    林语嫣依旧安静的听着,还是一言不发,当个合格的倾听者。

    等到清酒上来后,乔楚又给自己满上了,一口气喝下一杯。

    这时候,他抬眸好好看了林语嫣一眼,望着她这张老妇女的脸,难道出现了一丝嫌弃表情:你干嘛易容成这样?

    这话题一转,林语嫣顺势接话:因为我老是遭人迫害,需要时不时的易容保护自己。

    说实话的同时还带着一丝调侃,乔楚笑的有些没温度:又有谁要杀你了?

    她耸了耸肩:那可不,你玩失踪的这段时间,我依然过着上跳下窜的生活。

    你是窜天猴吗?

    林语嫣摇摇头:我哪有猴子的那种好福气,我连猪狗的生活都不如那……

    龙花拿筷子的手僵住了,心想着太太为了劝慰人还真舍得拿自己开刀。

    龙月捡起夹掉的寿司,假装继续淡定的吃。

    乔楚似笑非笑的看着林语嫣说道:用不着这么贬低自己,谁不知道你活的很幸福,冷爵枭也宠你,我相信是个女人应该都很羡慕你的生活。

    林语嫣不以为然道:一般人看不见真相也就算了,你也这么说,会不会太讽刺我了?

    我这动不动被人绑架遭人暗杀的,能够还活着,一定是祖上积德,或者上辈子是个好人,你怎么能凭光鲜亮丽的外表现象就对我的生活一概而论,谁生活中的苦只有自己知道。林语嫣喝了口大麦茶,语气算不上多感慨,但能让人听出一丝无奈。

    乔楚也收起了调侃她的表情,他认真道:我知道,大家还不都是苦中作乐。人生八苦,财富再多,该有的烦恼一样也不会少。

    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清酒,再喝之前,林语嫣提起勇气问道:慕容景的事情,你该说说是怎么回事了吧?

    乔楚拿酒杯的手一顿,停了三秒后将酒杯放下了,他再次看向她:在你面前,我承认了,当时我一时发失心疯。老爷子的死,让我心里有怨气无处发泄。我恨自己的同时我也怪慕容景,他身为我认识这么多年的哥们,居然在这种节骨眼上没有尽全力的来找我,让我错过了与老爷子最后相见的机会。

    他的话让林语嫣心底泛起一丝对慕容景的打抱不平。

    她试问道:你这样想,真的让你有好过一点吗?

    没有。乔楚倒也回的直接。

    也许慕容景心里也在自责,但还来不及向你道歉,你就给了他一枪,虽然没打中,但却是让他气的不轻。林语嫣说出了事实。

    乔楚拿起酒杯一口喝完,将酒杯重重一放道:我故意的!这一枪是他该得的!如果换做是我,在明知道他父亲很可能会离世的情况下,我一定会挖地三尺将他找出来!

    虽然乔楚的话说的在理,但林语嫣总觉得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出在乔楚自己身上。

    但她又不忍心戳他的心窝。

    林语嫣欲言又止的表情让乔楚直言道:你心里是不是在为慕容景抱不平?有什么不满就直说。

    她看了他一眼,见乔楚似乎算冷静的状态,她犹豫了下还是说了:如果你平时和你爸一直保持联系,让所有人能够找到你,其实你……

    其实你有机会在医院送走你父亲。

    这句话,林语嫣没有说出来,她知道乔楚一定懂。

    乔楚陷入了沉默,眼神都不敢和林语嫣直接接触。

    气氛陷入了尴尬和紧张,林语嫣开始有点后悔,为什么要说的这么直白。

    乔楚在心底肯定知道真正的原因,她又何必说出来?

    她不过就是想让乔楚和慕容景这两个人解开心结。

    但至于有没有效果,也不是她能够左右得了。

    她毕竟不是幼儿园的老师,两个小朋友打架了,她让他们互相握手拥抱和好。

    两个成年男人心里的隔阂,需要他们自己打开心扉去解决。

    乔楚再次抬眸时已经换了话题,他面无表情道:林语嫣,今天我找你来,其实还有另外一件事要单独告诉你,这件事跟冷爵枭有关。

    林语嫣心里有些紧张起来,她问道: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