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负时光不负己 > 章节目录 第660章 无私母爱
    上午十点,关押柳中庭的看守所内出现了一名老年妇女。

    当他看到来探视的女人时,眼神微微有些讶异,但很快冷静下来。

    柳中庭眸色沉静的问道:你是林语嫣的母亲吧?

    王彩霞已经拉开椅子坐下了,她将一只医用冰镇箱放到了桌上。

    她眸色中带着一丝忐忑和紧张,但一想女儿林语嫣,她鼓足勇气说道:不错!我是语嫣的妈妈,我来这里见你是为了一件事!我希望用我的血可以打消你再害我女儿的念头!

    两句话让柳中庭微微蹙眉,他问道:你的意思是,你的血可以治好我的过敏症?

    难道林语嫣触碰他不过敏的原因是,因为遗传了她妈的基因?

    就在他疑惑的时候,王彩霞继续道:我的血已经检测过,也带有抗体,你可以拿着我的血去做你的实验!我知道你有的是钱,你一定可以请很多专家帮你!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害我女儿了……

    她的眼眶瞬间就红了,脸上甚至带着一丝恳求,这无非就是一个母亲深爱自己女儿的表情。

    柳中庭垂下眼眸冷静的想了几秒,心里已经开始相信王彩霞的话。

    他低着头问了一句:是冷爵枭让你来找我的?

    不是!是我自己要来的!我找了他的秘书……柳中庭,你到底答不答应我的要求?如果你同意,我现在就把我的血交给你!

    王彩霞眼中的急迫和担忧尽数落尽柳中庭的眼中,他一个身在看守所还没出去的人,还值得林语嫣她妈刻意来找他,他又有什么理由不答应。

    他的嘴边泛起一丝浅浅的笑意:好!阿姨,这件事我同意了,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你的血真对我的过敏症有效,我不会再来找林语嫣的麻烦。

    行!我的血现在就给你!王彩霞站起身将冰镇箱拎过去,放到了柳中庭的桌前。

    柳中庭一时好奇亲手打开了箱子,看到里面放着医用冰块,血液被很好的存放在箱子里,看到那三包新鲜血液,他心中升腾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期待和兴奋。

    如果她的血有用,他当然不会计较是不是林语嫣的血。

    他要的不过就是想治好他该死的过敏症!

    可脑中忽然闪现了一幕在隧道车上的画面,湿热的凉风刮在耳边,幽暗的隧道里有疾驰而过的灯光,怀里的女人娇小无骨,双唇有一点点干却是那么柔软香甜……

    那我走了。

    王彩霞的话唤回失神的柳中庭,他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尴尬,像是怕被人察觉了自己现在脑中的心事。

    他低声道:好。

    等王彩霞快走到门口时,他忽然又开口:阿姨,谢谢你……还有,对不起。

    柳中庭这一声听起来没什么感情的对不起,却让王彩霞心里有了丝安慰。

    让她瞬间觉得其实柳中庭没坏透,难怪女婿冷爵枭会选择送他进看守所,而不是赶尽杀绝。

    王彩霞僵着身子张了张嘴没说话,沉着脸色走了。

    就像林语嫣说的,他们本就没义务帮助这个男人,如果不是为了女儿和未出生的龙凤胎,王彩霞也不会选择这么做。

    她走后,很快走进来两名狱警。

    其中一名走向前俯身对着柳中庭说了一句:柳先生,一切都安排好了。不出意外的话,明天晚上十点行动。

    说完后,狱警也不作停留,带着另外一名狱警走出了房间,还顺便把门关上了。

    而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柳中庭,望着眼底的三包血陷入了沉思。

    王彩霞都这把年纪了,六百毫升的血说抽就抽,看来她是真的很爱她的女儿。

    他心里有丝莫名的感动,为王彩霞这无私的母爱。

    柳中庭若有所思的将箱子重新盖上了,他有种淡淡的迷茫感,当初在这市里提前安排很多人马打点好一切,为的就是明天的行动。

    他早设想到了有这么一天,想动冷爵枭的女人,他自然没有完全赢的胜算。

    此刻深陷看守所的遭遇,就证明了他当初的卓越远见。

    幸好他是算准了冷爵枭不是个爱杀人灭口的商人,也幸好是算准了林语嫣这个女人的善良。

    他才有机会逃离这里!

    只是如今知道明天就可以离开这里了,手里也拿到了带有抗体的血,心里为什么会有种说不出来的惆怅感……

    难道他已经舍不得离开这里了?

    当柳中庭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林语嫣的双唇再次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他恼火的一拳砸在桌上,恨自己当初为什么要那么鬼迷心窍!

    这辈子,他就只吻了林语嫣这一个女人。

    难道这就成了他的困扰?

    不会的!

    等他成功治好了他的过敏症,想要什么女人会没有?!

    当柳中庭再次睁开眼睛时,他忽然扯掉了另外一只眼睛的黑色眼罩。

    一黑一红的眼睛就这样不对称的出现在一张阴柔白皙的俊美面孔上。

    原来,柳中庭并不是因为一只是瞎眼才戴了眼罩。

    而是因为天生异瞳!

    那只像是戴了红色美瞳的恶魔眼睛,要是让一般人看见会有不舒服的感觉,还会有些隐隐的害怕。

    此刻的柳中庭一手拎着冰镇箱,直挺着背走出了房间。

    走在看守所的走廊内犹如自家的地盘,他的嘴角勾起一丝邪魅的弧度,心中默念了一句:林语嫣,你妈的血要是没用,我还会回来找你的……

    ……

    离开看守所的王彩霞很快上了一辆黑色的宾利车,坐在副驾驶位置的穆天回头道:王阿姨,怎么样?一切都顺利吗?

    王彩霞面色苍白的点点头:他答应了!穆特助,我们走吧。

    王阿姨,你现在脸色很不好,我已经安排了疗养院。这段时间你就好好调养身体吧,不要去找太太了,不然她会发现你偷偷给柳中庭鲜血的事情,回头一定会怪罪冷总。穆天轻声道。

    他的话让王彩霞笑了笑,她摆摆手说道:这是我自愿这么做的,和你们家冷总没关系。我是真的老了!其实我要是再年轻20岁,六百毫升的血不算什么……行吧,我这老太婆也不逞能了,我得尽快调理好身体,以后还要帮语嫣带那对双胞胎呢!穆特助,那就麻烦你送我去疗养院了……

    ……

    同一时间在地球的另一端,在新西兰雪山下的一处私人城堡内,一个穿着睡袍坐在卧室落地窗前的女人手握一杯红酒,一头长发慵懒的随意散落着。

    望着窗外远处的震撼雪景,眼底却是一片死寂般的宁静。

    她有些麻木地喝着红酒,脑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生无可恋这种形容词最适合表达她此刻的状态。

    就在这时候,卧室的门口响起一阵平稳的敲门声。

    进……她波澜不惊的说道。

    不出五秒,门外走进来一位面部有烧伤疤痕的年轻男人,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又喝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