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负时光不负己 > 章节目录 第624章 有分寸感
    三天后,林语嫣带着龙花先去了趟林凡设计公司,就是林语嫣和顾不凡合开的那家。

    顾不凡休息好后已经回去工作了。

    自从顾不凡出事后,林语嫣他们选择报警处理。

    公司里的所有员工都被轮番配合调查,终于有位女设计师在巨大压力下精神崩溃了。

    就在昨天那名女设计师涉嫌给上司顾不凡下毒,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被警方带走了。

    林语嫣让龙花拎着特质的咖啡机,两人一起走进了顾不凡的办公室。

    顾不凡一看到她们,立刻从座位上站起身,一脸笑意:救命恩人,怎么还劳烦您亲自来跑一趟,理应我去拜访您才是……

    不凡,我们之间还需要这样客套吗?林语嫣的眼神有些怪异。

    他勾唇一笑:呵,跟你开玩笑而已,随便坐!

    林语嫣坐在沙发上,她抬眸对龙花道:你也坐吧。

    不了,太太,我还是站着吧。

    顾不凡看了龙花一眼后,他坐到了林语嫣的对面:你身边的这两个女保镖还真是一点没变,不苟言笑,一本正经的很。

    龙花依旧没什么表情,林语嫣回道:恩,我都习惯了……对了,我给你带了个特别的咖啡机,是你这次出事后,爵枭特地派一家国外的公司给你特别定制的,顺便把我们家还有他办公室的咖啡机都给换了。

    哦,哪里特别?顾不凡从龙花手里接过了咖啡机,接着就打开了。

    林语嫣解释道:这款咖啡机可以现磨咖啡,也可以当饮水机用,凡是有问题的咖啡和水都能鉴别出问题,以后你就自己泡咖啡吧。

    顾不凡一听眼神微僵,想起这次中毒事件,心里还有些心有余悸,更多的是心寒。

    前妻楼静因爱生恨,派人给他下毒想让他死。

    新来的女设计师在前段时间一次晚上加班时,借机勾引顾不凡,被顾不凡口头警告了一次。

    之后女设计师在工作上出现过两次大错误,顾不凡就事论事批评了她,女设计师就此记恨上了他,以为顾不凡这是给她穿小鞋,故意刁难羞辱她。

    女设计师的表哥是名药剂师,她谎称家里有一些害虫,让她表哥给她配点闻起来无味无色的药粉想消灭害虫,她表哥哪里知道她是为了害人。

    林语嫣见顾不凡陷入了短暂的沉思,她提醒了一句:不凡,以后公司里招人要更谨慎点,宁可设计能力没那么好,能力不行还可以培养,可人品有问题就没办法了。

    顾不凡回神,看了她一眼,笑的有些尴尬:恩,我会让招聘部门的人更加注意……

    我听说……楼静被抓住了?还是她哥哥楼清寒亲自送她去警察局的?

    他点头默认了:楼清寒昨天晚上来我家找过我,给我买了一些保健品,还当面跟我道歉了。

    林语嫣想到楼静这个可悲又可恨的女人有些遗憾:楼静这次真是自作孽。

    我和她从在一起的那刻起就是个错误!我当年不该在生活最糟糕的阶段和她结婚,对我和对她都不公平……最终我还是伤害了她,我以为她曾经喜欢过我表哥,跟我在一起后也许只是因为有感情了,我没想到她对我的爱会这么深。

    呵,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这种感受我终于明白了……老实说,楼静给我下毒这件事,让我心里有了阴影,我现在对什么爱情和婚姻是一点念头都没有了,一个人过也挺好。

    望着气质不凡如玉般的男人,如今看起来越发的清冷,林语嫣心里也有些说不出来的揪心。

    一种对朋友遭遇不幸后的怜惜。

    如果每个人在感情中遭遇过伤害后,还能够一如既往的相信爱情和勇敢爱,那过去受过的伤害也算不了什么。

    顾不凡和林语嫣在公司各自聊了些最近发生的事情。

    半小时后,林语嫣离开了设计公司。

    她走的时候,顾不凡告诉她,让她在家好好养胎,公司里的事情都不用她担心,让她每个季度等着领公司的分红就行。

    这种当老板的感觉挺不错,再也不用像她刚毕业时坐班领工资了。

    在车里,当林语嫣对着龙花说出这种感受时,龙花心里五味陈杂。

    她一脸纠结的表情让林语嫣好奇问道:龙花,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太太,我没什么要说的。

    林语嫣轻笑道:你跟我还玩这套猜谜游戏吗?你明明是有话要说。

    龙花沉了沉心说道:好吧,我承认心里确实有点想法,但我觉得说出来,太太你肯定不爱听。

    说说看,要是说了我不高兴,我就当没听到。

    见林语嫣如此轻松的表情,龙花仗着胆子直言道:太太,有时候我真觉得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在我们看来,冷总是什么都舍得为太太付出,太太你每次出事,冷总可以不顾危险去救太太!冷总的财富十辈子都花不完,太太为什么还要这么努力赚钱?还总是要区分他的钱和你的钱呢?夫妻财产难道不是共同的吗?

    她的语气尽管已经很克制了,可林语嫣还是听出龙花为冷爵枭鸣不平的意思。

    林语嫣倒也没生气。

    像冷爵枭这种万人迷的优秀男人,到底有多少女人在暗地里诅咒她和他的这段婚姻,林语嫣不得而知,她也不想知道。

    她只知道打从脱离父母的帮助后,她就是一个独立完整的人,而独立的基础就包括思想独立和经济独立。

    冷爵枭即便是有再多的钱,那也是他的钱,是他通过自身努力和原有家族资源的一个长期累积。

    她不可能因为成了他的老婆,成了孩子的母亲,就可以心安理得毫无分寸感的坐享这些财富。

    也许别的女人可以,她却做不到。

    龙花见林语嫣的眼眸忽明忽暗,神情有些感慨,但一言不发。

    担心林语嫣是生气了,龙月主动道歉道:对不起太太!我不该对你说这些。

    林语嫣说道:没事,龙花,我没有生气。你的这种观点,我想很多女人都是这样想的,这其实很正常。你们都不是我,即使跟我换位思考站在我的角度看问题,我们各自的三观、性格、个人作风还是会有很大的差异,在一些人生抉择上会有不同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