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负时光不负己 > 章节目录 第574章 同意复婚
    爵枭,你误会妈了……林语嫣哽咽道。

    王彩霞抬头望着这个霸气十足护妻心切的男人,她忽然想起冷爵枭在过去所有的好来,对他在心中积下的怨恨好像是少了一些。

    她即使感觉再怎么对佟瑶有亏欠,但心里仅剩的良知也不至于完全被血缘关系冲的一干二净。

    女儿佟瑶的所作所为确实是骂声一片。

    其实她在私底下还去佟瑶生前的公司里了解过情况,不少当时旗下的艺人都忍不住对佟瑶破口大骂,哪怕王彩霞是佟瑶的母亲。

    还有佟瑶死后,穆天出示的种种铁证。

    王彩霞在理智冷静的情况下,自己又单独看了一遍。

    她才真的开始愿意去相信大女儿林语嫣是真的受了太多委屈。

    而这些,林语嫣却从未在她面前提起,还在维护佟瑶在母亲心中的形象。

    等王彩霞悔悟时,冷爵枭当时被皇甫少华给抓走了……

    此时此刻,望着过去被她一直认可的前女婿,王彩霞郑重其事的问道:冷爵枭,如果我不答应你和语嫣的复婚,你会怎么办?

    林语嫣有些眼神紧张地盯着冷爵枭,她希望他不要言辞激烈惹怒母亲。

    冷爵枭将林语嫣的情绪全部收进眼底,心里泛起阵阵苦涩,绷着一张脸紧抿着唇没有说话。

    即使心中有很多强势的话,在心爱女人的面前,也忍着不说了。

    反倒是王彩霞点点头道:谢谢你因为语嫣的关系,还将我这老太婆放在眼里。冷爵枭,我女儿瑶瑶的死,我这辈子都不会忘了!因为我是她母亲,做母亲的绝对不会不爱自己的孩子,哪怕她并不是一个好人。但如果你是真的爱语嫣,想保护她和孩子,就不必在乎我这老太婆的看法,我没有绑住你们的手脚,复不复婚是你们的自由,我管不着。

    说完,她径直往儿子刘光明的方向走去。

    冷爵枭神色复杂地望着王彩霞的背影,林语嫣的眼眶又红了,感慨道:老公,妈同意我们复婚了。

    恩,我知道。但她在心里还是没有接受我。

    他声音中的遗憾让林语嫣泛起心疼,她伸手摸摸他的耳垂:没关系,我接受你就行了,不能对妈要求太多了,佟瑶的死是妈心中抹不去的伤疤。

    语嫣,明天我们就去复婚。他斩钉截铁道。

    林语嫣微微一笑:好,听你的。

    ……

    十分钟后,卢晋协助妹妹卢苇准备开坛做法。

    在场的人都站到了卢苇要求的位置。

    为了防止吸入不健康的浓烟,冷爵枭让在场的人都戴了防毒气的口罩。

    其实在场的人除了王彩霞和卢苇,没有人真的相信迷信那一套。

    卢晋就是因为不再相信了,才选择不再做天师。

    还好祖宗传下来的这门特殊工种,还是有人传承,总算没有辱没了祖先。

    卢苇穿着一身藏青色的道服,嘴里念念有词,完全不像是装腔作势。

    冷爵枭望着兄妹俩的架势面无表情,就算只是为了完成这种表面仪式,但他倒也不至于去嘲笑这种古时候的封建迷信。

    某种程度上说,古时候流传下来的一些迷信做法,其实也是一种文化的传承。

    相信的人已经不多了,但还是有人会这么做。

    哪怕只是为了寻求心理安慰。

    卢苇带来的两名助手联系了职业开棺师,他们并不是一般的苦力。

    这些开棺师都有他们圈内的职业认证书,对这个行业也有着严肃严谨的一面。

    开棺师们着装统一,在卢苇初步做法事结束后,开始谨慎庄严的开棺……

    半小时后,棺木被打开了。

    王彩霞不敢看,怕心里受不了,刘光明扶着她去稍微远一点的大石块处休息了。

    走过去的时候,王彩霞一直在哭。

    她的母亲白小河算不上高寿,生前的那半年活的是郁郁寡欢,一直念叨林语嫣的外公王玄,王玄当年失踪后,连尸体也没有找到。

    王玄成了白小河的心病。

    心病难医,唯有源头才是解药。

    这时候,一名四十岁左右的开棺师,脸上戴着口罩,当他看到棺木里的情况后,眸色沉重不堪。

    冷爵枭使了个眼色给穆天。

    穆天走向前去了解情况,白小河棺木里的是尸骨,林语嫣虽然不像母亲王彩霞那样承受不住,但她也不敢往前看。

    等穆天看到棺木中的场景后,脸色顿时白了三分。

    他凑近那名开棺师低问了几句,在得到开棺师的答复后,穆天又重新返回了。

    什么情况?冷爵枭直接问道。

    穆天蹙着眉心,语气沉重道:据开棺师目测,白老太太的尸骨被人给敲碎了,事情应该就发生在三天前。而且里面没有任何遗物。

    林语嫣惊得失语,她呆滞了好几秒,眼神里的不可置信让身边的冷爵枭立刻抱住了她。

    语嫣,你冷静点,妈现在还不知道,我们最好是瞒着她。他在她耳边低语。

    她红着眼眶点点头,难受的说不出话来。

    这挨千刀的盗墓贼!!

    偷了东西还不够!还要做出这种丧失人性的事情!!

    不知道对方是对白小河有很强的恨意,还只是一时兴趣敲碎人骨……

    语嫣,让他们继续吧。

    她抬头看了眼冷爵枭,说好。

    回过神,她哽咽道:穆天,麻烦你去跟他们都通知一声,不要将棺木里的事情告诉我妈。

    好的,太太。

    等卢晋和卢苇将整套法事做完后,开棺师们又将棺木合上了。

    二十几分钟后,开棺师们整齐的并排站在一边。

    墓地恢复原样了,还将当时盗墓贼破坏的一些地方也给修复好了。

    至于白小河的尸骨就碎在了棺木中,要是拿出来修复,肯定不行。

    而这件事,王彩霞也并未知道。

    她得到的消息是,她母亲白小河的棺木里没有任何遗物。

    王彩霞当场提出了质疑:语嫣,你小姨虽然没来,但昨晚我给她打电话时听的清清楚楚,她说当年棺木里的遗物是她亲手准备的,你小姨十分肯定,她说确实放了一本你外婆生前珍藏的古籍,我也清楚的记得你外婆说过一次,那本古籍是你外公在生前唯一留给她的东西了。

    还有,你外公当年在世时留给了你外婆一套金首饰,算是给你外婆的结婚礼物。在你外公失踪五年后,你外婆为了养家迫不得已卖给了同村人。后来我和你爸结婚的那一年,我攒下了些钱,本来想从对方手里赎回你外婆卖掉的那套首饰。可惜对方说,他早已经给转手卖掉了,已经找不到转手人了……

    她脸上的满眼遗憾让林语嫣心里难受不已:妈,你别担心,不管是这本古籍还是外婆的那套金首饰,我都会想办法查清楚的。这件事就交给我吧。

    恩,光明,你也帮你姐姐一起查。

    刘光明就站在王彩霞身边,他点头答应:我肯定会帮姐姐一起查的,妈,你别担心了。

    还不等林语嫣再说什么,欧阳在这时候带着四名保镖将两个男人带了过来。

    两个男人一老一少,老的看起来六十多岁了,年轻的那个,穿着身不上档次的西装,脖子上挂着根金项链,说他是暴发富都是高看了。

    欧阳对着冷爵枭他们大声道:冷总,这两个人鬼鬼祟祟的,我觉得可疑就给抓过来了。

    当那个中年人在看清王彩霞的脸时,他诧异道:你是不是王彩霞?

    王彩霞蹙眉望着这个看起来似乎陌生的男人,脑子里在搜寻对这人的印象。

    大概过了十几秒,她有些惊讶道:你是不是村里的张瘸子?哦不是,张大哥?

    张山尴尬地笑了笑:我也听习惯了,你就叫我张瘸子吧……王彩霞,我这次带了我的逆子来跟你们当面道歉!

    他这话让在场的人都有些不明所以。

    张山从皱巴巴的棉服里拿出一把大众的车钥匙,他递交给了身边的欧阳。

    欧阳看了一眼没有接。

    他的冷漠让张山急了:王彩霞,我这混账儿子为了买车,他跟一帮兔崽子受人指使干起了盗墓的事情!我儿子整天游手好闲,他都要靠他在粉笔厂打工的老婆养着,哪里有钱买车!我一开始以为是他偷来的,被我打了一顿后才知道真相……我真是惭愧啊!!刚才你们在做法事,我都不敢靠近,就怕你妈的阴魂跑来向我们索命……

    林语嫣眸色渐渐发沉,她寒声问道:盗墓的事情,你儿子受谁指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