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负时光不负己 > 章节目录 第549章 各取所需
    当柳中庭将真话说出来的时候,林语嫣有那么一瞬间脑子出于空白的状况,她只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快的要跳出喉咙!

    右手掌心里捏着的一支红色唇膏不断收紧,随时准备着对他突袭。

    虽然毫无把握,不知道柳中庭的身手如何,但如果门外的铁鹰冲进来,她不会乖乖束手就擒!

    空气中弥漫着柳中庭身上的玫瑰香味,还有林语嫣身上故意喷洒的男人香水味。

    两种味道交织在一起时,隐隐感觉到一种紧张刺激的危险气息围绕在林语嫣身边。

    终于在沉长的无言中,林语嫣找回了自己的理智,她往沙发椅背一靠,轻笑出声:柳大少,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是吗?柳中庭眸色暗沉,眼神始终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对于林语嫣的沉着冷静在心底升起一丝欣赏。

    明明知道她老公在他手里,可她还能稳于泰山坐在沙发上,冷爵枭的女人果然也不一般!

    他垂下眼眸扫了眼自己白皙病态的手,笑的有丝神秘:林语嫣,我们做一场交易如何?

    当自己的名字被这样直白的念出来后,林语嫣顿时明白了,她的身份是真的暴露了。

    暴露后,她反倒有了一股平静。

    之前,她一直都是战战兢兢,生怕被发现。

    果然还是没有逃过这一劫。

    林语嫣看了他一眼: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呵,你真的以为你的男人装打扮很成功吗?柳中庭反问道。

    她自嘲地勾唇一笑,没说话。

    柳中庭站起身慢步走到酒柜前,他回眸说道:更何况网上还有你海量的照片,我还不至于那么蠢。

    打开威士忌的酒瓶,他从柜子里拿出两个透明的玻璃方杯,倒上了两杯酒。

    等他把酒拿过来时,林语嫣的情绪已经更加的平稳。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柳中庭刚才提到做交易,证明她此刻也有谈判的资格,并不是毫无胜算。

    喝一杯?他走到了林语嫣的面前。

    她拒绝道:酒就不必喝了,说说你的交易条件吧。

    柳中庭扫了眼她的腹部,眼中闪过一丝疑虑,他举起酒杯随意喝了一口后说道:我忘了,你说你酒精过敏。

    不过,我不相信。我更相信你是怀孕了才不喝酒。

    林语嫣的眼神里明显有了丝恐惧,虽转瞬即逝,但还是被他察觉到了。

    他重新落座,将酒杯放在了白玉石面的矮桌上,他认真道:你放心,我不会对一个孕妇下手。我没那么残暴。

    你怎么就能肯定我怀孕了?林语嫣不甘心,不想直接承认了。

    林语嫣,我们在此争辩你有没有怀孕的事情实在没有意义,想知道你是否怀孕,我有很多种方法,比如最不暴力的一种,我找人抽点你的血就能验出来。如果你是好奇我是怎么知道的,我可以告诉你。在晚上用餐时,你不吃的那些食物,我公司里的秘书最近也不吃,她已经怀孕2个多月了。

    他的话让林语嫣的眼底更加有了丝不安和警惕。

    柳中庭的声调微微升高:我说了,我不会害你!你大可不必这么提防着我,我不是出尔反尔的小人。

    柳中庭,你到底想要什么?我和我老公跟你其实并无过节!当初是皇甫少华绑架了我老公和他的下属去死亡岛,我带朋友救出自己的老公那是天经地义!我们没什么对不起你的!真要说对不起,那就是让你损失了很多钱!但钱这件事完全可以商量,我们可以赔偿你的损失!但你现在又将我老公抓走,你是想公然和我们为敌吗?

    林语嫣脸上的寒意和怒气让柳中庭隐隐叹了一口气。

    他拿起酒杯将威士忌一饮而尽,将空了的玻璃杯重重往桌面一放!

    他十指交叉两手臂架在膝盖上,身子向前倾,语气也冷下八度:好!现在让我们来算算过去的这笔账!我承认在死亡岛的事情,你们都是无辜受害者。皇甫少华跟你们有私人恩怨,他当时通过死亡社里的一名成员引荐了三名罪犯,这件事我并不知晓。等事后查起来,我才知道当时他派人送进岛的男人,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冷爵枭!

    我与冷爵枭本来就没什么交集,更谈不上仇恨了!但上次你们因为救他的事情让我整个死亡岛陪葬!这件事我哪怕是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很生气!我花了不少人力和金钱才让国际刑警转移了目标,不会再查到我头上!我柳中庭向来公私分明,谁让我损失惨重,我就要加倍的讨回来!

    他突然直起背往沙发椅背靠去,阴柔俊美的五官上扬起一丝冷笑:你们一定觉得我很不讲理,按理说人是皇甫少华带来的,我应该找他算账。可造成我损失的人却是冷爵枭!我自然是不会放过他了。

    其实当时你们有机会向我坦白,如果我知道抓了冷爵枭,我会立刻放了你们而且还会送你们出岛。可惜,你们没有……你们听信了权银龙这小子的话,你们采取了最激进的方式,为了逃脱就不惜搭上我的整个死亡岛!你们知不知道,我建立这个死亡社团已经很多年了,我花费了多少心血?

    当他把死亡社团上升到价值时,林语嫣忍不下去了:抱歉,柳先生,这种把人命当游戏玩的态度我实在无法苟同!你也不必跟我谈什么价值和意义了,你就直接告诉我,你愿意接受多少赔偿才肯将这件事一笔勾销?

    柳中庭大笑出声,好像听到了荒唐的笑话。

    冷太太,你看问题的眼光实在是太简单了。我们之间的恩怨早已经不是用钱可以解决了……

    他转眸正色道:这一次,抓走冷爵枭、慕容景、慕白的人是皇甫少华。我在S市派出的人并未想过要绑架他们,这不是我的风格。但皇甫少华又不是我的人,我没法控制他的行为模式。当他主动联系我说抓了他们的时候,说实话,我挺惊讶的。皇甫少华还真是狂妄啊……

    说到这里,他的眼中又划过一丝不解:不过有一点,我不明白,如果皇甫少华真的这么痛恨冷爵枭,为什么他不直接把冷爵枭给杀了?还要把他们拿来献给我出气?我不明白他的用意。

    林语嫣无奈道:皇甫少华是爵枭的高中同学,他和爵枭之间的恩怨其实是间接的,皇甫少华曾经救过爵枭而受了很严重的伤,为此他心中积怨多年,他又不来索要赔偿,什么话都不说就在暗地里开始报复。他把他自己从受害人变成了罪犯,我和爵枭也很无奈很被动。

    听了她的话,柳中庭才恍然大悟道:原来还有这样的原因。皇甫少华一直没有告诉我。

    柳先生,既然你当初的想法并非是想对我们赶尽杀绝,我们现在能不能心平气和的谈一下你所谓的交易?林语嫣抓住这一点不准备放手了。

    尤其现在,她明显感觉到柳中庭并非她想象中那样杀人如麻。

    好!那我也不再兜圈子了。林语嫣,你当时在我手背上测试后,我又让我三妹当场测试了,可惜还是过敏。

    柳中庭一脸虔诚继续道:事实证明,你的皮肤对我来说是特别的。我想带你去见罗博士,他是治疗我过敏症的主治医师,我想让他看看你的皮肤组织,说不定他能够找出原因。很可能还可以在你身上炼制出抵抗过敏源的血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