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负时光不负己 > 章节目录 第484章 手机密码
    第二天一早,冷爵枭将卧室窗户上的窗帘给打开了。

    当自动窗帘缓缓打开时,室外的阳光照射到了床上,昨晚的雪已经化了,天气很好,是个大太阳的日子。

    他光裸着上半身走回到床边,一身小麦色的肌肤泛着健康性感的光泽,长期保持健身的他看起来比同年龄年轻了十岁。

    一张完美的俊脸上扬着一丝愉悦,他伸出手指轻轻滑过林语嫣的脸颊,这张女人脸虽然和过去完全不同,可她还是当年的她,当年的林语嫣就是因为他的原因才被夏天和阿杰抓走的。

    那些关于她痛苦的经历,其实他每一次想起来,心都会疼的窒息,为此也一直有亏欠感。

    只是他从未在她面前表现出他的痛楚,他想让她彻底忘掉过去这段痛苦的经历,所以他从未主动去提起。

    林语嫣在他们婚后不久的那几天里,她告诉过他,说她还被夏天和阿杰关在牢房时,林语嫣当时每天都会祈祷,祈祷神明能够让她活着离开,那是她已经怀孕七个多月了。

    只有她还活着,她肚子里的孩子才有机会生下来,才有机会健康成长。

    林语嫣告诉他,当时的她向不同宗教的神明祈祷,说只要让她和孩子都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她发誓今后的余生里都不会害人!

    她会始终如一的做一个好人,会尽量做到宽恕别人的所有过错,做一个心中没有仇恨的人。

    因此,他也渐渐明白了林语嫣在回S市后的一些改变。

    他和她整整七年未见,思想和性格都在时间的洪流中潜移默化发生了改变。

    每一个人现在的样子,就是时间、经历、阅历的总和,这是自然而然会改变的结果。

    冷爵枭明白林语嫣在这七年里遭遇到的痛苦挫折,使她在性格上改变了很多,甚至在三观上也和过去有很大的出入。

    他深沉地望着这个从始至终都爱着的女人,心底一声叹息,这个傻女人就是怕自己做事太绝太狠,怕遭到报应,怕引起那些‘神明’的不悦,才对身边那些不怀好意的人一次次的去原谅和宽容。

    说到底,还是为了儿子亚撒,怕儿子会有什么事。

    她这种看起来甚至有些胆小懦弱的性格,是因为那次身心上受到的重大创伤所带来的,不可逆转的命运,谁也无法改变过去,能做的只能是靠时间去沉淀。

    冷爵枭扯了扯嘴角,笑的有些无奈和苦涩,他轻语道:我的傻老婆,一味的做个好人就能阻止厄运降临吗?人生哪有那么多的因果循环,好人未必有好报,你永远不会知道人性有多丑恶……

    他的碰触让林语嫣渐渐转醒,这是她这段时间以来睡得最好的一次,自从冷爵枭失忆后,她的睡眠质量一直不好,有时候还会做恶梦。

    现在冷爵枭好好的就在她的身边,记忆也恢复了,他可以和她一起面对生活中的困境,夫妻间有商有量,这让林语嫣的心里感觉到不再是孤军奋战了。

    醒了?睡得好吗?他的拇指轻轻扫过她的秀眉,刚睡醒的林语嫣看起来就像个懵懂无知的少女,毫无戒备心。

    她伸手抱住他精壮的腰,嘟囔道:还没睡够……

    冷爵枭弯下腰亲了下她的额头后说道:看你这天使般的睡脸,我几次都想狠狠地欺负你……可惜,我还做不到这么禽兽。

    林语嫣表情一愣,她想到昨晚回到家后,冷爵枭一把抱起她直奔卧室大床,那副长久没开荤的狠劲让她着实下了一跳,他当时裤子都脱了,她才想起她‘大姨妈’还没走。

    运气不好的冷爵枭昨晚洗了两次冷水澡才憋着欲火睡着了。

    他的眼神直勾勾的,嘴角还扬着一丝坏笑,林语嫣躲闪着眼神不敢看他。

    她昨晚不过就是轻柔安抚了他一句,说让他再等几天,可冷爵枭就说她在勾引他。

    说她的语气太过撩人。

    这会儿她可不敢再用任何温柔的语气说话了,为了让他好受点,林语嫣蹭的鲤鱼打挺坐起身下床了,她挺直着腰杆说的格外霸气:都老夫老妻了,至于那么激情嘛……

    他靠坐在床头,望着这女人走进浴室的身影,心里有些闷气突起,他想着林语嫣说的话,越想越觉得不爽。

    他们这才多大的年纪?就老夫老妻了?

    不出两分钟,冷爵枭幽深的眸子盯着浴室的门,他眸光一闪下床赤着脚走向浴室。

    林语嫣刚好在刷牙,她因为来例假的原因心里已经对他有点亏欠,何况冷爵枭恢复记忆了,其实她心里也有点期待和他的亲密接触,但现在没办法,只好装不感兴趣来排解内心的那股骚动。

    她也不想故意撩骚他,免得他憋得更难受。

    这大冷天的,虽然屋子里都有暖气,但让冷爵枭靠洗冷水澡压抑自己的欲望,她心里挺心疼的,还觉得有些内疚。

    等她再次抬头看向镜子时,她从镜子里看到站在身后的冷爵枭,林语嫣含着牙膏沫抱怨道:你怎么走路没声音的,吓了我一跳……

    冷爵枭沉着脸没有说话,但目光深邃而又灼热,他向前一步贴向了她的身体,强壮有力的手臂很自然地环抱住了她。

    林语嫣感觉到腰间那炙热的滚烫,她心跳猛地加速,耳根子上顿时充血热辣辣的,她又不敢看他了。

    她知道他想要她,可现在这情况,她也很无奈……

    冷爵枭将头埋进她的颈项间,声音暗哑极其富有磁性:老婆,我答应你,即使有一天我们真的变成老夫老妻了,我一定会向你定期交‘公粮’,女人需要男人的经常滋润才会变得皮肤好……

    她一头雾水,红着脸都结巴了:我、我没提这种要求啊……你没必要这样做……

    他轻咬了口她的耳垂,林语嫣的整颗心砰砰乱跳,她顿时闭上眼一脸纠结道:爵枭,你能不能别这样折磨我……我其实也在忍好吗?

    我知道……当他看到林语嫣不敢直视他的眼神时,他就知道了,她其实也想要。

    更何况,他知道女人在例假的时候,因为体内荷尔蒙变化的关系会更想要……

    但林语嫣明明想要却假正经的样子让他不悦,他就要折磨下这个口是心非的小女人!

    温暖的大手滑进她的睡衣内,瞬间将她的饱满掌控在手中,他的亲吻让林语嫣的腿脚发软……

    等林语嫣和冷爵枭前后脚走出浴室时,已经是一小时后了。

    洗完澡吹着口哨离开的他去衣帽间穿衣服了,林语嫣捏了捏自己发酸的腮帮子红着脸走到了卧室,她现在都不敢去衣帽间了,就怕冷爵枭又突然对她一番‘折磨’。

    林语嫣故意拖着时间不跟他一起用早餐,她知道他今天在公司有个重要会议,而她今天也要去顾不凡的公司一趟,她需要签份合同,她已经答应和顾不凡一起合开公司了。

    这件事,她也已经告诉冷爵枭了,他没意见,说她的职业自由可以选择在家或者出去工作都可以。

    其实是冷爵枭心里明白,她在家里闲不住,还不如让她出去做她喜欢的事情让她心情更好。

    等林语嫣吃完早饭走出别墅时,她看到冷爵枭的车就停在前面。

    欧阳站在车前为她打开了车门,他恭敬道:太太,请上车,冷总说要送你去公司。

    她点了下头说声谢谢后就上车了。

    他要送她,她正好有事要说。

    林语嫣坐进了副驾驶,而欧阳去开另外一辆车了,今天冷爵枭自己开车。

    当车开出去五分钟后,林语嫣转眼看向冷爵枭问的有些严肃:你是不是查看我手机了?

    他目视前方,面无表情道:嗯,看了。

    她有些不满道:你不觉得这种行为是侵犯我的隐私吗?

    冷爵枭勾唇笑道:你要是心里不平衡,你也看我手机好了。

    他拿出手机就递给了她,林语嫣犹豫了下接了过来,她有些赌气道:看就看!密码是多少?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酒店开房的时间吗?冷爵枭的眉宇间有一丝邪气和得意。

    林语嫣顿时失语了,她用儿子的生日做手机里的密码,还以为冷爵枭会用他们的结婚纪念日或者她的生日,哪怕他自己的生日也行啊,可怎么偏偏是酒店开房的第一次?

    她硬着头皮输入了日期,果然打开了。

    林语嫣满眼不屑道:你还真够‘浪漫’的,那日子有什么可值得纪念的?

    他侧眼抛给她一个邪魅的勾魂眼神,笑得有些蔫坏:老婆,那天我让你从女孩变成女人,难道不值得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