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负时光不负己 > 章节目录 第428章 我嫉妒他
    林语嫣望着这个已经得了绝症的男人,面对他的心情其实并不好,她也不知道萧毅然这一次是不是真的有所悔悟。

    她的一言不发让他心里发沉,苦笑道:你不说话,看来你在心底还是恨我的……也是,如果我是你,我也会恨我自己。

    萧毅然一脸颓丧的双手捂着脸,从未有过的消极。

    如果我说一点也不恨你,那我就是撒谎,我相信你也不愿意听到谎言……

    他猛地抬头低声道:可我愿意听到谎言!我宁可你骗骗我……语嫣,医生说我的脑瘤随时都有可能破裂,现在我脑袋里等于是装了个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爆炸……我随时都会死……

    那双黑眸里透着无尽的恐惧,此刻的萧毅然再也没有伪装,他完全袒露了自己最真实的一面。

    林语嫣甚至看出他的身体在微微发抖,她心里一惊身体忍不住向他靠近,单腿跪在地毯上,双手握住了他的手想给予他温暖和力量。

    当她的双手碰到他的皮肤时,感受到他的手心冰凉,林语嫣认真地望着他:不要害怕!我现在就在这里陪着你。

    如果他真的随时都会离开,她能做的也只能是陪伴了。

    生死面前,他和她的那些恩怨可以暂时放一放了。

    萧毅然此刻的眼睛湿润了,他说道:语嫣,我一直以为我已经不在乎生死了,当医生告诉我噩耗的一瞬间,我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你……如果我说从始至终爱过的女人只有你,你可能会不相信。就算你相信我,我知道你也不会在乎了……是我的愚蠢最终失去了你!

    过去的事情就别说了,你何必拿过去的回忆折磨你自己。我们今生有缘无份。尽管对他早已无半点情爱,但面对认识这么多年当初在一个学校毕业的大学同学,林语嫣能说的也只有这些了。

    语嫣你能原谅我过去对你做过的一切错事吗?他的眸色很不安,生怕她不会原谅他。

    林语嫣垂下眼眸没有看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内心的原谅谈何容易。

    如果不是因为得知他绝了绝症,也许她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跟他说话。

    萧毅然急的从她的双手中抽出手,改为捧起她的脸颊问道:我命不久已,语嫣你真的要让我死不瞑目吗?

    她平淡地问道:我的原谅对你来说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他坚持道:重要!很重要!你不会理解像我这种已经不知道明天和死亡哪个会先来的人,时刻在面对的是什么……你知道吗?我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活在等死的恐惧中……

    毅然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为什么要派杀手杀爵枭和他父亲?难道跟我有关?这一点,她始终想不通。

    她这一问,萧毅然的眼眸中划过一丝复杂之色,有憎恨,也有一丝愧疚。

    他顿时往椅背靠去不再看她。

    这时候,林语嫣也从地毯上站起身,她改为坐在了他的身边。

    就这样静静的陪着他,她相信他会说的,只是需要给他时间。

    五分钟后,萧毅然忽然问道:你饿了吧?我让空姐给你拿点吃的。

    好,谢谢。

    半小时后,林语嫣吃了点西餐,空姐已经将餐盘收走了,现在又只剩下了她和他两个人。

    她依然是静静的陪着他,也许是因为她没有给他施压,让萧毅然终于愿意说了。

    听他讲了二十分钟后,林语嫣终于明白了萧毅然父亲的死因。

    对不起,听到这样的消息我感到很遗憾。她不禁想起当年萧毅然父亲死的时候,她也陪着他去医院看过他父亲。

    没想到他父亲是被毒药加速了死亡的速度。

    对于一个本身就已经得了癌症的中年人来说,被人下毒害死真的很冤也很惨。

    萧毅然的父亲为了保护他们母子俩,还瞒着不说出真相,真是一个隐忍大气的好父亲。

    他父亲被人毒死,萧毅然用自己的方式报了仇。

    但这件事波及到了冷祁山和冷爵枭,还是令林语嫣有些不能理解,毕竟这样的恨意来的太过绵长,做坏事的明明就是那个业务经理,为什么连冷祁山都被恨上了?

    你查到我公公是幕后的主谋?林语嫣将最想知道的问出了口。

    没想到萧毅然却沉默了。

    不是?她又问了一次。

    最终是抵不过良心上的谴责,萧毅然自己心里的那一关过不去了,他摇头道:我没查到,但那个业务经理临死说,我父亲的死和冷祁山没有关系,一切都是他自己派人做的。

    这一刻,林语嫣不免在心底有点感激这个业务经理,没想到这个人在临死前总算有点良知,没有乱说话栽赃嫁祸,不然冷祁山真是死无对证说不清楚了。

    心里虽然觉得庆幸,但她不动声色地问道:那你相信他说的话吗?你觉得他会包庇我公公的罪行,做替罪羊?

    呵,一开始我也这么想……可他死前受尽折磨,我想他应该没有撒谎,我父亲的死可能真的和冷祁山无关。

    萧毅然的话让林语嫣讶异,既然连他都相信冷祁山是无辜的,为什么他还要派人去暗杀?

    她欲言又止的眼神被他收进眼底,他冷笑一声: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在相信冷祁山是无辜的情况下还要去暗杀他?

    你会说吗?

    萧毅然向前倾靠在桌子上,拿过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喝完后,沉声道:谁让他是冷爵枭的父亲,谁让是GT的董事长!

    她眼神微微一愣,将他的话在脑中过了一遍,但不是很能够理解他的意思。

    反正我快死了,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了。我坦白告诉你吧,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深深的嫉妒冷爵枭!我嫉妒他能够完整的拥有你!我嫉妒你们之间还有一个共同的儿子,我嫉妒他所拥有的一切!我也嫉妒他有一个有钱的父亲,冷祁山和冷爵枭这对父子能一直好好的活着,凭什么我父亲就要被人下毒害死?凭什么我要承受我父亲当年一样的不幸?我才三十三岁!!这个年纪正是男人大好年华的开始……我凭什么就这么倒霉?!

    一连几个凭什么问的林语嫣哑口无言,这种事情,她又怎么能给出准确的答案。

    萧毅然的眼神逐渐冷却冰封,他极其不甘心的低吼:我不想认命!我想好好的活着!可老天爷对我哪里有一点点的怜悯之情?既然我不能主宰我自己的命!那我就主宰别人的命!我想要冷爵枭和冷祁山死!拉着他们一起下地狱……

    嫉妒使人变成魔鬼,林语嫣才知道萧毅然的恨意主要来自嫉妒。

    她清冷地问道:所以你抓来我就是为了对付他们?

    他的黑眸中闪过一丝不确定:之前是这么想的……

    那现在呢?林语嫣眼中升腾起的期待,让萧毅然内心像是瞬间被春风轻柔地拂过。

    他有些忐忑地问道:语嫣,你会陪着我一起去治病吗?

    她实话实说道: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你已经选择站到了我的对立面。如果我还陪着你去治病,你觉得我在我家人面前会是个什么样的形象?我老公和我公公会怎么看我?

    萧毅然的黑眸顿时黯淡无光,是啊,他绑架了她,怎么还能妄想她会陪着他去治病……

    为了将丑化说在前面,林语嫣继续道:而且如果你执意要拿我做人质威胁爵枭和我公公,我绝对不会配合。我不是第一次被人抓了,爵枭也不是第一次被人威胁,你能不能杀了他们还是未知数。还有你脑中随时可能会破裂的肿瘤,这是你最大的难题。

    萧毅然望着她淡定从容的分析着结果,他不禁称赞道:你和当年真的是不一样了,里里外外你都蜕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毅然,我的建议是,等下飞机后你放我离开,你呢就去治病,你抓我来的这件事我们就当做从没有发生过。我不会报警的,希望你也不会再派杀手去暗杀我公公和爵枭,还有,S市你就不要再回来了。如果你真的死了,我以后会代替你去看望你妈妈。

    她的这番话说的没有多少感情,但让萧毅然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

    他扭过头偷偷擦了下眼角的湿意,清了清嗓音道:你好像从一开始就知道我不会真的伤害你……你凭什么会认为我会听你说的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