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负时光不负己 > 章节目录 第426章 我快死了
    半小时后,林语嫣出门了,她还带着龙花龙月一起去医院了。

    出门前,她没有跟冷爵枭说去见谁,她怕冷爵枭误会她什么,毕竟她去见的人是萧毅然的妈,是她的前婆婆。

    虽然是萧毅然的妈,可将死之人在临死前的愿意,她作为晚辈还是不想让老太太带着遗憾离开。

    四十五分钟后,林语嫣她们到了第一人民医院。

    等她们一进入医院,萧毅然暗中安插的眼线就汇报给他消息了。

    坐在病房里的萧毅然手中握着手机说了一句话:干掉她们。

    十分钟后,林语嫣不会知道当她走进病房后才一分钟,在病房门口的龙花龙月就被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发疯’男人在暗中扎了毒针。

    站在门口的萧毅然保镖正是帮凶。

    林语嫣刚和躺病床上的张美凤说了不到几句话,她听到病房门外的吵闹声就想出去看,因为她听到了龙花龙月的声音。

    她刚转身要走,张美凤就痛苦说道:语嫣!我的好儿媳,你别走……

    林语嫣回身宽慰道:阿姨,我不走,我很快就回来,我去看看门口怎么回事……

    语嫣,你快过来,阿姨快不行了……你一走,阿姨怕再也见不到你了……

    这时候,病房门口的声音也渐渐小了,林语嫣左右为难,想想还是先在病房里待着吧,如果张美凤真突然离世了,她要是没送到就白来了。

    阿姨,我在,你放心吧,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我都听着。她重新走回到病床前。

    张美凤拍下了床边示意她坐下,林语嫣也没拒绝就坐下了。

    很快,张美凤拉起了她的手说道:语嫣,你说当年你和毅然要是没离婚那该多好,我就可以抱上你们俩的孩子了……

    说着说着,张美凤的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都过去这么多年了,阿姨,这些我们都不要再提了……她和萧毅然那都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

    突然,张美凤趁林语嫣不注意,她那只右手猛地袭上林语嫣的手背上,特殊针头一扎进皮肤,张美凤用力一按,将针管里的白色麻醉剂全部打进了林语嫣的血液中……

    林语嫣瞪着眼睛不敢置信,不过才两秒她就感觉一阵昏眩袭来,顿时眼前一黑,随着两个字‘阿姨……’刚说出来就滑倒在了地上。

    她甚至都来不及问出一句完整的话。

    毅然出来吧!张美凤此刻从病床上走下来,快速从抽屉里拿出一张事先准备好的高清相片贴在了病房门的玻璃上。

    给外面造成一种可以看到病房内的假象。

    而站在门口的四名保镖会拦着医护人员,万一他们要查房送药什么的。

    一直躲在洗手间的萧毅然走出来了,他走到林语嫣的身边后直接将她抱起放到了沙发上。

    张美凤寒着泪说道:儿子,你知道你这次一走,我们就是永别了!妈舍不得你……

    萧毅然从沙发底下拿出一个黑色的袋子,拉开拉链,从里面拿出一套病号服,还有毛线帽、口罩、墨镜……

    不出十分钟,他快速将林语嫣伪装成了一个化疗后期的癌症病人。

    她头上被戴着毛线帽,脸上戴着口罩墨镜,穿着一身病号服,脚上还穿着一双暖拖鞋。

    他将轮椅推了过来,将林语嫣抱上了轮椅。

    儿子,要不我们算了……放过冷祁山和冷爵枭他们父子吧……你爸反正都死了……张美凤实在不忍心看着自己的儿子走上绝路。

    萧毅然抬眸认真地望着张美凤,他平静道:妈,这件事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我该走了。您保重,儿子不孝不能为您养老送终了!等我见了爸以后,我有脸面对他了,因为儿子会为他报仇的!

    等我死了后,您不要伤心,我是去见我爸了。您该打麻将打麻将,想去旅游时就约上你的麻将朋友一起去,我留下的钱足够过好您的晚年了。

    张美凤抽泣起来,儿子对她说的话让她心痛不已,她抱着萧毅然不肯撒手。

    萧毅然强行拉下她的手:妈!我走了,再不走就麻烦了。

    事情已经做了就没有回头路。

    张美凤眼睁睁地望着萧毅然将昏迷的林语嫣推出病房了。

    就像事先说好的那样,张美凤拿出准备好的安眠药吞了下去,她重新躺在了病床上。

    为的就是当警察来询问时,首先撇清张美凤与儿子萧毅然的关系,警察查到的事情就是,萧毅然利用自己母亲得肿瘤的事情,骗取林语嫣的信任,最后将她绑架带走。

    张美凤其实根本没事,不过就是个良性肿瘤,两天后就做手术了,一个月就能出院。

    当发现林语嫣失踪时,已经是三小时后了。

    冷爵枭从别墅离开后就去公司开了个紧急会议,他一直以为林语嫣去找东方擎了,所以没有联系她,不想打扰她安慰东方擎。

    因为别墅里的保镖说过,看着太太带着龙花龙月一起离开的。

    这让冷爵枭比较放心。

    真正引起冷爵枭注意的是丹尼的电话,丹尼告诉他说林语嫣的手机一直没人接,包括龙花龙月的手机也没人接。

    接完丹尼的电话后,冷爵枭立刻将林语嫣的手机定位,发现她在第一人民医院。

    等他和穆天去医院时,萧毅然早已经带着林语嫣乘坐私人飞机离开了S市……

    ……

    五小时后,林语嫣苏醒,麻醉剂还没过,她晕乎乎地看了周围一眼。

    发现自己被绑在了飞机座椅上。

    她的对面正坐着萧毅然。

    他一身银白色的西装,里面穿着黑色的衬衫和黑色的领带,一看就知道是价格不菲,很让人意外的是,他化了个吸血鬼的妆容。

    两颗尖尖的牙齿露在面外有些阴森,萧毅然戴着柠檬黄的美瞳十分诡异,他的眼神就像一条淬了毒的蛇精。

    当林语嫣的神志越来越清醒时,她盯着萧毅然极其无奈道:萧毅然,我到底还是太蠢上了你的当,我没想到你妈也无耻到了这种地步,居然装病和你一起骗我……

    萧毅然抬手就将那两颗尖牙套拿了下来,他无趣道:好歹你也夸一下我的打扮,我这吸血鬼的扮相可是为你才这么做的,你还记得我们上大学那会儿,你看了一部吸血鬼的电影后要求我扮吸血鬼的事情吗?

    萧毅然,你别发神经了行吗?你抓我来做什么?是为了骗冷爵枭来救我吗?你知道你绑架我的后果是什么?林语嫣面对萧毅然,她就是恐惧不出来,他在她的眼中始终还有一点过去的影子。

    她是真的不相信,他会杀了她。

    我当然知道后果是什么,我成了罪犯,冷爵枭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叫警察来抓我了……林语嫣,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不需要你来提醒我。萧毅然拿起桌前的湿毛巾,花了两分钟将脸上的妆容擦掉了。

    林语嫣满眼不可思议:这到底是为什么?你为什么最终会走到这一步?上次在医院,是不是你派血红暗杀爵枭和我公公?

    他将湿毛巾随意丢在桌上,端起桌上的威士忌一饮而尽,他阴测测的冷笑一声:不错,是我。

    为什么?!

    她的质问让萧毅然轻笑一声,他也不做解释,只是继续给自己倒酒,一杯接一杯的喝。

    林语嫣见他不愿回答也就不再问,她换了话题:我们要去哪?

    去斐济,我们当年结婚时,你说过要去那度蜜月,后来因为我公司的事情取消了没去,这回我补偿你……萧毅然喝着酒,陶醉在自己的世界中。

    她垂眸不再看他,感慨了一句:萧毅然,你真的疯了……

    林语嫣的话让萧毅然的黑眸顿时暗了几层,他微僵的表情上渐渐出现笑意,他干笑了一声,这声笑自嘲而又悲凉:我不是疯了,我是快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