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负时光不负己 > 章节目录 第390章 超乎想象
    听冷爵枭这么一分析,林语嫣也有些开窍了: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等手术结束后我一定要去看看她,她这次是为了我们才被抓的,我觉得太对不起她了,幸好她还活着,不然我这辈子都良心难安!

    你也别太自责了,当务之急就是抓住皇甫少华,不然他还会害更多的人!冷爵枭的眸色瞬间暗了下来。

    突然,病房门被人推开了,亚撒红着眼跑了进来,冷祁山和王彩霞都在亚撒身后,门外的保镖冲着冷爵枭点了下头后又将病房门给关上了。

    病房外的走廊一片安静,这一层楼都被冷爵枭被长期包了,等乐悠悠做完手术后也会安排住在这一层,以便保镖们集中一起保护。

    爸爸!妈妈!我好想你们……亚撒不敢放声大哭,之前外婆王彩霞提醒过,不要在医院里大哭,会让冷爵枭和林语嫣心里都难受的。

    而且在医院大哭不合适也不吉利,亚撒牢记,但看到冷爵枭头上包着厚厚的纱布还是难受地哭了。

    儿子,不哭!你是男子汉,爸爸没事,你妈妈她也没事。冷爵枭坐起身,怕亚撒触动了林语嫣的输液针,他一手揽住了亚撒的肩膀。

    林语嫣眼眶又红了,她突然觉得很对不起儿子,他们这三天两头的出事,让亚撒心惊肉跳的为他们担心,她觉得她和冷爵枭真不是合格的父母。

    妈妈,你怎么哭了?亚撒用小手想去擦她的眼泪,林语嫣自己抹了抹摇头道:妈妈没哭,妈妈是因为高兴,亚撒,妈妈也好想你……

    冷祁山和王彩霞两人站在床前看着一家人团聚,他们这二老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来之前,他们自然也是听说了发生的事情。

    爵枭,皇甫少华跟你的恩恩怨怨一定要查清楚,到底是因为什么……这个人太过卑鄙,以后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

    父亲冷祁山的话让冷爵枭也是心情沉重了不少,他自然知道皇甫少华是个祸害,这次是乐悠悠被抓,不知道下次又会是谁呢?

    皇甫少华现在找他们身边的家人和朋友下手,手段卑鄙无耻冷血,让人防不胜防。

    现在他们全家人都活在保镖的保护下,甚至还需要乔装打扮以便更好的躲在暗处,这种日子什么时候能够到头……

    ……

    半小时后,冷爵枭让二老将亚撒带走了,医院不是个好地方,不宜久留。

    冷祁山在临走前告诉了冷爵枭和林语嫣,说陈小英和她的一双儿女都搬离了老宅,目前去哪了也不知道,但美国那边的遣返文件一直批不下来,说五年前陈小英失手杀害的华裔保姆是他杀,说还有人主动去自首了。

    遣返陈小英的计划落空了,但好在他们从老宅已经搬走了,冷祁山没有派人去找过他们,现在也没有再联系。

    当父亲说完这些时,冷爵枭就觉得陈小英他们有了新的计划,绝对不可能就这么轻易放弃争夺财产的目标。

    冷爵枭说他会派人留意陈小英他们,让冷祁山别插手陈小英的事情了。

    冷祁山倒也乐意甩手这件事,对于陈小英,他心中始终还是有些纠结的,不面对不接触最好,还能保持些冷静的思维状态。

    王彩霞在走之前也说了,让林语嫣和冷爵枭放心去做事,亚撒由他们当外婆和爷爷的照顾着,身边也有一堆保镖不会有事的。

    他们不会知道,为了保护彻底,现在王彩霞和亚撒新住的别墅里,就连女佣、园丁、司机都是保镖身份,不过这一点,只有冷爵枭和穆天、欧阳知道,甚至连林语嫣都不知道。

    等他们离开十分钟后,林语嫣将皇甫少华之前在洞底对她说的原因告诉了冷爵枭。

    皇甫少华恨冷爵枭的理由,让他陷入了沉思。

    病房里顿时寂静异常,林语嫣疲惫不堪地暂时闭目休息了,她也不想打扰冷爵枭想事情。

    本来就想打个盹的她,一不小心睡着了。

    等林语嫣再次醒来时,发现病房外的天都黑了,她看到手背上的输液针已经拔了,最少过去了三小时!

    转眼一看最爱的男人依旧在她的身边,病床就挨着她的病床,林语嫣看到她的一只手被他包在掌心里,冷爵枭此刻闭着双眼,看来也睡着了。

    她想要下床去问乐悠悠的事情,这时候,她的手还未挣脱就被他紧紧握着,冷爵枭瞬间睁眼说道:别去了,穆天在半小时前来过,说乐悠悠还在睡,小腿手术很成功,她以后就算跳芭蕾舞都没问题,你就放心吧。

    林语嫣的整颗心安定下来,她的身体又躺了下来,她侧过身面对着冷爵枭轻声道:爵枭,你当时是怎么发现我去了灵鹫山的?

    他勾唇一笑:小样儿,偷了我的武器,我会不知道?

    她干笑了一声问道:你装跟踪器了?

    冷爵枭解释道:你那时握在手心里的电子炸弹本身就带有定位系统,这是E国最新研究出来的高科技武器,我还没来不及用,你倒试上了……不过语嫣,我要告诉你,这是款指纹识别的电子微型炸弹,如果没有我的指纹扫描核对,谁拿了也没用,就算砍了我的手去扫描也用不了,因为有心律感应器,一旦手指脱离我的身体,依然不好使……

    林语嫣顿时惊地坐起来:你是说,我当时就算引爆电子炸弹也没用,因为只有你才能引爆?

    虽然不想打击她,但他还是回答了:是。

    我去!那我当时真是在找死……万一皇甫少华他没听我的,我和乐悠悠很可能就完蛋了……

    他也坐起身,伸手弹了下她的脑门说道: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单独行动,真是不要命了!

    冷爵枭隐隐叹气满眼无奈,这个小女人总是做出他超乎想象的事情。

    不过想到她为了救自己的好朋友能够铤而走险,心里多少对她也是有些敬佩,他的女人还真不是个她贪生怕死的人。

    这一点早在之前死亡岛的事情和为他挡枪的事情已经很好的证明了。

    如今再一次验证,冷爵枭接受了她的软肋,以后连乐悠悠他都要负责全权保护了,反正现在的身家老小都是他的责任,再多保护一个人也没什么问题。

    爵枭,这次我确实很莽撞,但当时我也是没办法,我不知道我身边的人谁是皇甫少华的眼线,而且当时皇甫少华威胁我,说我不能告诉任何人,尤其是你,我是真的不敢拿悠悠的生命冒险……林语嫣满眼愧疚,幸好冷爵枭没事,只是额头受了点伤。

    我的傻老婆,你多的是机会告诉我,如果你怕身边有奸细,怕通讯设备遭人窃听,你哪怕偷偷给我传个纸条告诉我也行啊,用不着傻乎乎自己去吗?你要是也被抓了,你和乐悠悠就只有被任人宰割的份了,你还拿什么救人?他眼中的恨铁不成钢也是纠结万分,一面他希望她就这么单纯下去也好,一面又希望她尽快强大起来,这身边层出不穷的事情,他都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什么时候开始,他们活在了水深火热的危险中。

    可这问题不能去深究,不管是该来的和不该来的,都不会以个人的意志而转移。

    林语嫣丧气地猛拍自己的脑门怒道:妈的我还真是个蠢货!看样子我没有做间谍的料!我要是相信你,把事情偷偷告诉你,让你在背后和我里应外合,或许你就不会受伤了,或许连保镖们都没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