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负时光不负己 > 章节目录 第384章 不会自杀
    这封恐吓信让林语嫣惊出一身冷汗,她下意识看向冷爵枭所在的方向,但又想起信封里的话……

    如果周围就有那个绑匪的眼线,她就不能掉以轻心!

    首先不能确定这封信里的内容是真是假,虽然乐悠悠确实处在失踪找不到的情况,但也不一定真的就被绑架了。

    也许对方是在骗她?

    可能吗?

    只能说是百分之五十的几率,不管是真是假,她是万万不能告诉冷爵枭的,因为不知道眼线安插在哪里!

    这时候,冷爵枭好像已经谈完了,朝她的方向走来了。

    林语嫣快速收起信封放进了随身携带的黑色手抓包里。

    待冷爵枭走到她面前时,他见她面色有些发白,额间还有丝虚汗,担心道:语嫣,你怎么了?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吗?

    殡仪馆进进出出太多人了,空气难免不太新鲜,气氛又很压抑丧气,林语嫣一时不适应也很正常。

    没事,你和他们谈的怎么样?林语嫣轻声问道。

    他黑眸一顿神情颇为严肃:我们回去再说。

    ……

    回去的路上,冷爵枭和林语嫣坐在后座,欧阳在前面开车,穆天坐在副驾驶,前后各五辆保镖车保驾护航,阵势颇为壮观。

    车厢里的气氛一直挺压抑的,穆天捧着笔记本正在查看邮件,他打开内容看了后转头说道:冷总,陆三刚才发来一段S市机场的视频,乐悠悠本来走进候机室时是一个人,等她出来时她被一个戴帽子的陌生男人扶着走出来了……

    那男人的身份查到了吗?冷爵枭冷声问道。

    穆天遗憾道:目前还没查到,不是本地人。

    这个消息让林语嫣心中一紧,她开始真的相信乐悠悠被人在机场带走了!

    因为这次是乐悠悠失踪,穆天很积极熬夜各种查找,尽情使用人脉资源。

    虽然他和乐悠悠的感情八字都还没一撇,但心中对她已经超出了普通朋友的界限,在冷爵枭他们面前,穆天依旧表现的很专业,可在内心早已经夹杂了私人感情有些急迫了。

    你让陆三继续查吧,这么个大活人被带走一定会留下线索!冷爵枭脑中还在想王佳敏母亲张玉芬的事情。

    经他在殡仪馆更多和王佳敏的沟通后得知,张玉芬在嘉怡大酒店顶楼跳下楼时,楼顶处还留了一个望眼镜,也不知当时她在看什么。

    从调取的通话记录里看到,张玉芬的手机里有个陌生公用亭的电话号码。

    在那个时刻,路边的监控摄像头刚好只能拍到电话亭的背面,至于在电话亭里打电话的人根本看不清,对方戴着了大口罩和黑墨镜,穿着连帽衫,完全看不到对方的容貌。

    但能够肯定的是对方的性别,是个男人。

    爵枭,你之前说王佳敏找不到她爸爸,她爸爸当时在哪里?

    林语嫣一问就问到了点子上,冷爵枭颇为欣赏地望着她:不错,你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在殡仪馆我问王宣德了,他说去见一个老朋友了,我问那个老朋友是谁,他又说不出名字,神情很不自然。不过倒是能够看出他对他老婆的死感到很痛心,我看他站在殡仪馆都快站不稳了……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林语嫣突然就想到了女人这个词,她蹙眉推测道:你说王宣德当时是不是在见一个女人?或许还在幽会,有人打电话将张玉芬引到嘉怡大酒店,然后现场留下望眼镜,张玉芬看了后想不开就跳楼自杀了?

    王佳敏一直强调说是被人推下楼的,但目前来看也不能排斥她跳楼自杀的可能性。

    冷爵枭沉思了一会儿,对林语嫣及时提出的推理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听起来狗血,但想到王宣德当时那种躲闪、羞愧、后悔的表情,是有点那种意思……

    但张玉芬跳楼就不可能了,这个推理不成立。

    他抬眸望着林语嫣分析道:你的推测我觉得有可能,王宣德在外面有女人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早在王佳敏和王佳倩小时候,王宣德在美国就有女人,那时我也还小,在我爸跟人聊天时我听到过,记得当时我爸还不敢相信说不可能,说相信自己的老朋友。

    冷爵枭嘲讽道:也就我爸这个痴情种在外面没有乱玩女人,现在做生意的人哪个不是在外吃喝嫖赌,有些做的隐蔽些不被人发现罢了。

    说到此刻,林语嫣下意识看了他一眼,那种眼神像是质问和探究。

    你干嘛这么看我?你不会是怀疑我也是这种人吧?冷爵枭的面色顿时冷下八度,被自己深爱的女人怀疑那滋味简直委屈愤怒极了。

    林语嫣忙解释:你别激动嘛,我什么也没说啊……

    她胸腔里一冲动想问的勇气顿时浇灭了,看到他杀人似的眼神,她就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

    看来她连心底有丝调侃怀疑的念头都不该有,不然都是侮辱了这个绝世好男人。

    不过林语嫣也觉得奇怪,冷爵枭这种自律和洁身自好的态度让她挺钦佩的!

    但转眼又想起他很多年前那些清一色的一次性女伴们,心里就有点吃味堵得慌。

    她内心的小心思一下子被冷爵枭看穿了,他拉过她的手臂,一手捏住她的下巴说道:又想起过去的事了?你傻不傻?偏要折磨自己……

    林语嫣瘪嘴没否定,他冷哼一声低头就咬了她一口,她疼的眉头紧皱喊道:你还真是狗啊!说咬就咬!

    坐在前面的欧阳和穆天都面色尴尬专心看着前方,一点视线都不敢往后看。

    冷爵枭倒也无所谓,穆天和欧阳早已经是自己人见怪不怪了,他伸出长指弹了下她的脑门:谁让你这么笨,咬你一口让你记住,不该想的事情不要再想!

    不想就不想,谁理你过去那些破事!林语嫣捂嘴轻轻揉着,丝丝血腥气被渗进嘴里,她在心中暗骂冷爵枭这个大野狼真粗暴,她都被咬出血了!

    碍于欧阳和穆天在场,她也不想和他继续斗嘴下去,现在乐悠悠失踪了,王佳敏母亲的事情又请求冷爵枭帮忙,他们现在实在是没精力贫嘴唠家常了。

    好了,别生气了,你要是不甘心,你再咬回去不就行了,我保证不还口。他一手箍住她的腰肢将她紧紧靠在他的胸膛上。

    林语嫣象征性地挣扎下,见他抱住她不放,她也懒的再搞别扭,她换了副表情问道:那你说张玉芬跳楼自杀有可能吗?

    他坚定地说道:不可能!就算张玉芬亲眼看到王宣德出轨的事实,她也不可能什么话也没有就跳楼了,她除了爱王宣德,她最爱的其实是她的两个女儿,尤其现在王佳倩还在服刑期,居王佳敏说她妈妈每隔三天就要去看王佳倩,如果不是我的势力压制着,我想张玉芬早就想办法把王佳倩弄出监狱了。

    如果她不可能自杀,那就真的是被人谋杀了……林语嫣满眼疑云,到底是谁杀了张玉芬呢?

    张玉芬的存在又影响了谁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