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负时光不负己 > 章节目录 第327章 脆弱一面
    不出几秒,泪水就沾湿了乐悠悠的衣服。

    乐悠悠无声的抱着她,一手轻抚着林语嫣的后背,她不知道能为林语嫣做点什么,只能一直陪伴她。

    不是所有事情都能让爱人承受,乐悠悠知道,林语嫣好强不想将崩溃的一面完全呈现在冷爵枭的面前。

    而面对她,林语嫣做回了当初的自己,想哭就哭,想释放脆弱就显示脆弱的一面。

    说白了,林语嫣感觉在乐悠悠的面前,她和她才是平等的。

    在冷爵枭面前,在她的内心深处始终还是觉得高攀了他。

    现在家里的事情一多,林语嫣才知道原来她的能力是这么的有限,因为有了冷爵枭,她才不需要四处去求人。

    等林语嫣哭了半个小时后,乐悠悠拉着她的手走到沙发上坐下。

    语嫣,其实你不用活的那么累,既然爵枭和你结了婚,你们是夫妻就是一家人,你家里人现在出事,他作为你的丈夫帮你是应该的,你不要老觉得对不起他……乐悠悠还是了解自己闺蜜想法的。

    悠悠,你说我该怎么办?人生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操蛋的事情?我欠的人情越来越多……我的心里负担就越来越大,我真怕我到死的那一天都还不清!林语嫣一脸颓丧,她端起桌上半杯加冰块的伏特加一口气喝光。

    望着空酒杯里的冰块,她呆滞的掏出酒杯里的冰块一口塞进嘴里咀嚼,那冰冷坚硬的刺激感觉,她好像都感觉不到,神经都有些麻痹了。

    想想父亲林翔要坐牢了,她的整颗心就万分沉重,林语嫣开始不断想起小时候与父亲每一次见面时的点点滴滴。

    那些美好的记忆开始变得越来越深刻,也就变得越来越痛苦。

    她的心里袭来一股窒息的感觉,难受的拿过桌上的酒瓶就对瓶喝起来。

    乐悠悠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阻止她。

    看着闺蜜那沉痛的表情,她能做的只能是陪着她喝,自己的父亲杀了人要坐牢了,这种事情换做是谁都不会有好心情。

    这时候,包间门忽然被推开了,乐悠悠刚想发火,她都提前对这里的服务员说过了不要再进来打扰她们。

    可话到嘴边看到来人就愣住了,还是林语嫣最先反应过来,她对着来人一脸嫌弃道:你怎么来了?

    萧毅然一脸面无表情的走进包间,在离她们最远的位子上坐下了。

    他脸上有点微红显然已经是喝了一轮了。

    你进包间时,我刚从洗手间回来,看到你的背影就知道是你……本来今晚我想找你见面,但又怕你拒绝我,我就没有给你打电话……没想到这么巧,我们在东宫碰面了……萧毅然的心情显然也是说不出来的惆怅和复杂。

    他从自己的牛仔裤兜里掏出烟盒,从里面抽出一支烟,也没有问她们介不介意,他直接点燃抽上了。

    林语嫣扫了眼说了一句:我出来急,忘了拿烟,你也给我一支。

    萧毅然蹙眉看了她一眼,但没说话,将烟盒直接丢了过去。

    等林语嫣把烟点上时,坐在林语嫣身边的乐悠悠忽然笑了一声:我其实已经戒烟了,今晚我陪你们。

    就这样,三个人坐在沙发上安静抽着烟都沉默着,气氛很压抑,像是谁死了。

    是啊,死的人虽然是她们一直讨厌和反感的,但陆小桃的死还是挺让她们意外和震惊。

    心里是说不出来的沉闷和压抑。

    而林语嫣是心情最复杂的人,她不禁想起当年,在她得知萧毅然和陆小桃偷情后,她在最痛恨的时候恨不得这对狗男女都遭报应!

    现在陆小桃被她的亲爹给直接捅死了,亲爹还要为此去坐牢,林语嫣感觉造化弄人,太他妈的操蛋了……

    有种被命运玩弄了的感觉。

    语嫣,你说当年该死的我怎么会这么糊涂呢?放着好好的老婆不爱,偏偏要去找野外的女人,亲手掐死了一段爱情,再亲手毁掉婚姻,有时候我想起来真恨不得回到过去杀了我自己。萧毅然慵懒的瘫坐在沙发上,两眼无神有些涣散,似乎情陷在过去的时光里。

    林语嫣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她笑的苍白:萧毅然,别他妈说这些废话了,过去犯过的错都没法弥补,这就是人生。每个人要为自己做出的选择承受相应的代价。

    哈哈哈……语嫣,你说的对!就像我一样,爱上了冷思辰就活该遭受这相思之苦,只要他一天不结婚,我就单身一天!乐悠悠忽然想起自己的感情来。

    冷思辰成了她多年来的死结。

    林语嫣边喝酒边开始随性的说道:如果你狠的下手,我建议你直接给他下药,让他做回男人……也圆了你想上他的心愿。

    她的话让萧毅然蹙眉道:林语嫣,你出的这是什么馊主意?你是不是喝酒喝多了?

    你就当我喝多了,你听不惯就滚,谁让你待在这里了?林语嫣的情绪有些开始失控,但也解放了她压抑的精神状态。

    林语嫣的情绪化让萧毅然最终闭嘴了,他知道她心情不好,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能够理解她。

    ……

    大概十分钟后,萧毅然站起身准备离开,他站起身说道:陆小桃的葬礼你参加吗?如果你愿意到时候我来接你。

    林语嫣的黑眸微闪,她的大脑在去和不去之间来回切换,想起林翔杀了陆小桃的事情,她最终说道:我去。我代表我爸去参加。时间你打电话通知我,但不用你送。

    萧毅然没说话就离开了包间。

    他刚走出包间关上门,就看到匆匆赶来的冷爵枭,萧毅然不禁轻笑出声:冷爵枭,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你都不放心你老婆,你可真够‘男人’的……

    冷爵枭随意扫了他一眼说道:既然我在这里碰到了你,我正式警告你,你不要再接近林语嫣,我不管你对林语嫣出于什么目的,都全部打消你的念头。她现在是我的妻子,别让我对你失去耐心。

    他的话让萧毅然心头微微一惊,他还以为他安排林语嫣小姨被车撞的事情被冷爵枭查到了,可转念一想,如果真被冷爵枭知道了,恐怕冷爵枭绝不是口头警告这么简单了。

    冷爵枭,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语嫣不仅仅是我的前妻,她也是我的朋友,你要是相信她就该给她交朋友的权利。以我对语嫣的了解,她最讨厌别人不信任她怀疑她,别说我没提醒你……萧毅然眼底带笑着离开了。

    他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让冷爵枭黑着脸走进了包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