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负时光不负己 > 章节目录 第326章 自我厌弃
    弟弟刘光明的案子还没查清楚,她自己还让王佳倩指着鼻子骂蛇蝎心肠,现在冷思辰又告诉她父亲林翔杀人的事情有可能又是有人设局!

    林语嫣整个人有种快要崩溃窒息的感觉……

    这到底是怎么了?!

    为什么从她回S市后接二连三就发生这些事?

    为什么总是她和家里人出事,到底是谁要搞垮他们一家人……

    思辰,你说对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在来的路上我也告诉你了,王佳倩姐妹的事情显然也是有人刻意栽赃给我。

    林语嫣深沉的表情压抑的不行,她继续道:我爸妈在生活中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的敌人,我爸其实是个胆小怕事的人,平时为了生意根本连一个客户都不敢得罪,他一向讲究的是和气生财。我想来想去,对方很可能是冲着我来的,对方在不断朝我身边的人下手……

    她抬眸望向他说出她的猜测:如果照你的意思推断,那我爸失控杀人的事情很可能也是同一个人背后安排的。现在陆小桃已经死了无从查证,我们只能去医院看看我爸的二儿子林小童了……但之前我开车去接你的路上,我已经打电话给林小童的妈妈,他妈妈说现在的林小童拒绝见任何人。

    见林小童的事情我来安排,也许以我律师的身份去见他更合适。冷思辰满眼担忧,林语嫣家里这样接二连三的出事情,明眼人都能看出确实太不寻常了!

    林语嫣很是感激:思辰,那这件事就拜托你了。

    跟我客气啥,你身体还难受吗?不难受的话我们该走了……

    她立刻将未抽完的烟丢在地方踩灭道:走吧。

    ……

    林翔杀人的事情很快让周围的人都知道了,佟瑶、刘光明是王彩霞亲自打电话通知的。

    当初林翔家里的新保姆还是王彩霞在老家介绍过来的,所以当时林翔一出事,保姆第一个通知了王彩霞。

    目前陆小桃那不到七岁的儿子在老家待着,陆小桃的表哥已经请了律师要为表妹打官司,尸体还在法医那里做司法鉴定,最快第二天才能让家属认领运回去办理丧事。

    萧毅然在得知陆小桃被自己的前岳父杀了的消息时,也是好半天回不过神。

    想起这个在他两段婚姻中都有过关系的女人,萧毅然一时间也很感叹物是人非。

    没想到,那个女人就这么死了……

    他在自己的办公室抽了一个多小时的烟,心情有着挥不散的情绪,唯一能够想到的女人就是林语嫣。

    萧毅然很想在此刻见见她。

    ……

    而林语嫣在回到别墅后,晚上没有吃,冷爵枭在回到家里后,他和她谈了两个小时,为的就是开解她心中的诸多烦恼。

    可毕竟这些让人头疼不已的事情都是林语嫣家里的,冷爵枭无法感同身后,她开始有一种深深的孤立感。

    好像深陷在一处有很多陷阱的岛屿,不知道对方是谁,但一次次在害她。

    林语嫣越来越感觉恐慌,她真的怕这个家慢慢的就散了。

    下一个要对付的人会是谁?

    佟瑶还是她?

    冷爵枭本来在房间里陪着她,但他因为林翔和王佳倩的事情开始紧锣密鼓的查案,包括他自己的都亲自上阵了。

    林语嫣让他不用陪了,他也就没有再勉强,在冷爵枭看来要赶紧揪出幕后黑手才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这样他心爱的女人才能在脸上重获笑容。

    亚撒最近很乖,知道父母面临很多问题,他每天好好学习按时吃饭睡觉,出奇的听话,这让冷爵枭和林语嫣心里都欣慰不少,觉得儿子学会体贴人了。

    ……

    晚上十点,林语嫣站在卧室外的大阳台上,望着没有星星的夜空,心里是不能言说的沉重。

    她觉得自己太没用了,家里出了事情就需要仰仗冷爵枭去处理。

    可最近出事这么频繁,她都开始担心冷爵枭会不会厌烦了她和她的家庭。

    她不可自控的连续抽了半包烟,她不敢在他面前抽,趁着冷爵枭在书房忙的不可开交,她却感觉什么忙也帮不上,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法律她不懂,冷思辰已经在处理这方面的事情。

    军政商三座大山,她又没有路子可以靠,都得靠着冷爵枭,她开始渐渐意识到她和他之间的鸿沟。

    她和他,门不当户不对的问题开始逐渐暴露……

    如果她自己有人脉,也许她可以不需要全部靠冷爵枭。

    当初她刻意表现出来的经济独立,现在看起来是如此的可笑,再过十年,她和冷爵枭会不会渐行渐远?

    换做是谁,如果一直处理她家的烂摊子,最终也会厌烦吧?

    林语嫣望着漆黑的夜空,她身后的卧室里没有开灯,阳台上的光线很暗,只有远处花园里的路灯有亮光。

    她好想念好闺蜜悠悠……

    可能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乐悠悠就在这时候突然给她打了电话。

    林语嫣将烟无所谓的弹飞丢进了楼下的草丛,此刻的心情早顾不上这种细节的小问题了。

    她大步走进卧室,在梳妆台上拿起闪着光的手机。

    一划开按了接听键,乐悠悠的声音就传来了:语嫣,你在哪呢?要不要出来喝一杯?

    好,在哪见?林语嫣想都不想脱口而出,她太压抑了,太需要发泄了。

    东宫见?乐悠悠提议道。

    林语嫣微微蹙眉:东宫还开着呢?

    乐悠悠笑了一声:开着呢,不过已经换主人了。那我们在那里见吧,我有贵宾卡,我在东宫存了两瓶好酒,你直接上686包间找我。

    那待会见。

    ……

    林语嫣就穿着一身运动服,顺手拿了件毛呢大衣就出门了,一张素颜,头发也只是随意的扎了个马尾。

    她带着一个包,开着一辆法拉利出门了。

    出门前她去了冷爵枭的书房,没有刻意的讨好和委屈自己,就是很平静的说要和乐悠悠在东宫喝酒,冷爵枭出奇的温柔,对她说让她玩的开心点,什么都别想,所有的事情都由他来处理。

    林语嫣点了下头就走出了书房,在转身的一瞬间,冷爵枭没有看到她脸上留下的两行眼泪。

    有感动,也有无奈和心酸,说不清楚她此刻的心情。

    她只知道她需要很多酒精来麻痹自己的神经,才能停止不去想那么多糟心的事情。

    ……

    林语嫣开的很快,才四十五分钟就到了东宫。

    等她到了包间,乐悠悠已经点了一桌吃的东西,上面是各种酒和饮料。

    语嫣,我知道你心里很压抑,今晚我们不醉不归,我陪你!乐悠悠已经走向前抱住了她,给了林语嫣一个尽在不言中的拥抱。

    她的举动,林语嫣顿时就明白了,最近她家里的事情,乐悠悠都知道了。

    乐悠悠昨天才回国,那些事情应该都是冷思辰说的。

    悠悠,我好累……我真的好累。你让我好好的抱一会儿……林语嫣一脸绝望的闭着眼靠在乐悠悠的肩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