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负时光不负己 > 章节目录 第306章 登门赎罪
    下午三点,林语嫣带着刘光明去了S市郊区的红叶山庄。

    这从不对外开放的红叶山庄属于私人领地。

    她怎么也想不到这山庄的主人竟然是澳城赌神路易斯。

    更让她万万想不到是,弟弟刘光明酒驾开车撞两死一重伤的人,居然会是路易斯的那对龙凤胎儿女和保姆!!

    龙凤胎当场死亡!

    保姆被撞成重伤至今还在医院重症监护室未脱离危险。

    此时此刻,刘光明就跪在红叶山庄的客厅里。

    林语嫣本来也想陪着弟弟一起下跪,但冷爵枭之前对她说过,不允许她毫无底线的对路易斯求饶。

    何况弟弟刘光明也阻止她下跪,他说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能再连累自己的姐姐跟着他受罪。

    本来想一起来山庄的冷爵枭被林语嫣坚持回绝了,她知道冷爵枭从未对人有过低声下气,不想因为她弟弟的事情就让她所爱的男人去给别人当孙子。

    更何况这件事本来就是弟弟刘光明犯下的错!

    无论是什么样的理由,刘光明酒驾是真,撞死人也是真。

    可路易斯一直在书房没有下楼见林语嫣姐弟俩。

    林语嫣好说歹说让山庄里的女管家已经去通报两回了,可路易斯依旧无动于衷。

    路易斯没有派人直接干掉刘光明,恐怕还是顾忌到他和林语嫣的关系。

    如果不是因为还有冷爵枭这层额外的交情,刘光明很可能不会活着去坐牢。

    从车祸发生到现在,路易斯均未表态如何处理刘光明的事情。

    林语嫣却再也等不下去了,她身为路易斯的朋友,发生这种惨剧,她说什么都要来当面道歉!

    ……

    时间就在这极其压抑的气氛下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刘光明已经跪在地上整整两个小时了。

    龙花姐妹一直等在红叶山庄的外面,另外一辆吉普车里还坐着四名特种兵保镖,他们很有耐心的等待着,心里却隐隐的有点担忧,但冷爵枭事先提醒过他们,路易斯还不至于做出伤害林语嫣的事情。

    他们这帮人之前想进山庄,但路易斯的保镖不予通过,林语嫣就叫他们留在外面了。

    时间又不知不觉过去了一小时,刘光明跪在瓷砖地上的那双腿早已经麻木没感觉了。

    他龇牙咧嘴的强撑着,虽然从未受过这种苦和侮辱,但一想起被他无辜撞死的两个幼小生命,刘光明就愧疚万分。

    此时,他抬眸看了眼身边一直站着的林语嫣。

    姐,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发誓这辈子都不再喝酒了!!刘光明一脸决绝。

    林语嫣的脚底板其实站的也早麻木了,为了陪着弟弟,她没有选择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既然他们是来道歉的,心必须要诚要真。

    说的严肃点,哪怕让他们不吃不喝跪站在这里两天两夜都不过分,比起逝去的两个无辜小生命,这又算的了什么?

    望着弟弟很深的黑眼圈,脸色蜡黄,她知道弟弟从撞人到现在就没有睡好觉,即便是又累又困打了个盹也是噩梦连连。

    林语嫣叹息一声正想趁着现在对他教育一番,二楼的走廊处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

    五十岁出头的样子,男人是个独眼龙,长相颇为凶,皮肤晒的很黑,脖子上挂着纯金的观音吊坠。

    面对这个男人,林语嫣渐渐有了记忆,他不正是当年澳城金山俱乐部的道哥道长泰吗?

    当年因为赌债他抓了刘国富和母亲王彩霞,林语嫣还跟乐悠悠亲自去赎人了,最后还是冷爵枭出面摆平了这件事。

    道长泰面无表情的走下楼,等走到林语嫣面前后他说道:林语嫣,路易斯现在让你上楼去见他,至于你弟弟就让他继续跪在这里。

    刘光明一听内心有丝欣喜,似乎事情有了转机,只要肯见面谈判就有希望饶过他。

    林语嫣看了眼弟弟,刘光明立刻说道:姐,你放心的去吧,不用担心我!你好好跟赌神谈谈……不要激怒他啊!

    他的话让林语嫣颇感无奈,如今这副死局,她还有什么资格去激怒赌神?

    更何况她和路易斯本来就是朋友,又没什么过节。

    可现在局势一转,当年的八千万人情债还没机会还,弟弟这大祸一闯,恐怕他们这辈子是还不清路易斯的债了……

    道哥,你带路吧。林语嫣平静道。

    道长泰的一只眼瞅了瞅她说道: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说完这句话后他也没再多言,径直上楼了,林语嫣就跟在他的身后有距离的保持着。

    大概走了十分钟,道长泰将林语嫣带去了山庄顶层连着的檀香木阁楼里。

    阁楼很精致,每一处围栏雕花都显得手工之精湛,林语嫣走过看到也只是本能的赞叹几秒,很快脑中就被弟弟的事情给压抑的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等道长泰将林语嫣带进阁楼的书房后,他就关上门离开了。

    林语嫣望着面积不算大的阁楼有些愣神,她向四周扫了一圈,很快被一处屏风后面的男人给吸引了。

    除了路易斯还会有谁,此刻他就坐在靠窗户处的木制床榻上,说是床榻,不如说是喝茶看书的地方。

    因为内墙里镶嵌着大书架,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一整墙的书。

    路易斯安静的如同一尊雕像,他的侧脸透着沉重不堪的哀伤。

    正当林语嫣不知道该不该出声说话时,路易斯开口道:林语嫣,过来坐吧。

    他的话如同有魔力的让林语嫣立刻抬脚走向他,没多久她就坐在了路易斯的对面,两人相隔两米远。

    路易斯始终没有看她,他的眼神空洞而又凄凉,他盯着窗外的一棵参天大树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语嫣猜想他一定是在想念那对枉死的子女。

    她的心也跟着狠狠一揪,为人父母完全能够想象到那种锥心之痛生不如死。

    林语嫣不知道要去怎么安慰路易斯,她也不奢望弟弟刘光明能够得到路易斯的原谅。

    她能做的只有等待,而不是马上去跟路易斯提主动赔偿的问题。

    毕竟路易斯这样的人哪里还会缺钱。

    林语嫣这一坐又是半小时过去了,最终她还是主动说话了,带着十万分的真诚和歉意:路易斯,我知道我们说什么都无法弥补你内心的创伤,也无法让你的一双儿女回来,但凡我们能够有什么可以为你做的,还请你一定告诉我们!只要不是杀手放火违背良心道义的事情,我们一定会竭尽所能去为你做到!

    她的话让那双空洞冰冷的灰蓝色眸子微微一闪,他的反应让林语嫣内心为之振奋,她满怀期待的等着他的回复。

    大概又过了十分钟,路易斯终于将视线从窗边拉回,他直直的望向林语嫣,声音平静毫无感情色彩的问道:如果我让你代孕生下我的孩子呢?你会答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