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负时光不负己 > 章节目录 第302章 抛夫弃子
    两天后的晚上,冷爵枭和林语嫣坐在书房正在挑选林语嫣说的那套别墅户型。

    茶几上放了一堆关于别墅周边设施的宣传画册。

    只要林语嫣选定后,冷爵枭就立刻让穆天去全款买下,到时候他们只负责签字就行。

    冷爵枭怀抱着她的腰肢,她的背靠在他的胸膛上,他将脸埋在她的颈窝处暗哑道:老婆,我们回房吧……

    他的手已经开始有些不老实,林语嫣知道他话中的意思了,她的脸颊微红正打算拒绝他,毕竟现在时间还早才不到八点。

    笃笃笃,书房门口传来敲门声。

    林语嫣立刻挣扎着站起身,不管是亚撒还是管家忠叔,看到他们此刻这么亲昵还是不雅观。

    冷爵枭坐直了上半身,她从他的怀里起身选择坐到了他的身边。

    他微微咽了下嗓子正色道:请进。

    没多久,书房门被推开了,冷爵枭和林语嫣同时站起身,他诧异道:爸,你怎么来了?

    冷祁山手臂上搭着件西装外套,身上穿着衬衫和背心,他的表情不像以往那般轻松,笑的也有点勉强:不好意思,这么晚来打扰你们。

    爸,现在不到八点,哪里晚了?您请坐,我去给您泡茶。林语嫣准备离开书房。

    语嫣,别忙了,我不喝茶,今晚我来是有件事情要告诉你们。语嫣,你也坐。冷祁山已经率先坐到了他们的沙发对面。

    冷爵枭望向林语嫣眼神示意她也留下。

    林语嫣一转身又重新回到了坐位,等他们都坐下好后,冷祁山抬眸看向儿子说道:爵枭,你妈妈明天就要来S市了。

    他的话让冷爵枭的眸色一沉,心情颇为复杂,他没说话选择继续听。

    林语嫣自然的伸手将左手放进冷爵枭的掌心,希望给他一点温度表示站在他这边。

    她知道他从未见过自己的亲生母亲陈小英。

    冷祁山垂眸一脸无奈道:爵枭,我知道当年因为语嫣失踪的事情后,你就再也没有主动去找过你妈妈。这次你妈妈回来是来分GT的股份,她还带了她的一双儿女回了国。你妈妈在美国西雅图的现任丈夫上个月刚刚去世,是心脏病,去世的很突然什么话都没有留下。

    他沉沉呼一口气:但她的丈夫却留下了巨额的债务,具体多少我目前还不知道。看来你妈妈是被逼的没办法了才会想来投靠我们……

    冷爵枭听到这里忽然冷笑了一声:她倒是很会钻空子,知道我们GT这两天股票大涨就也想来分一杯羹!爸,GT是你年轻时一手创办的,你把GT交到我手里时我说过不会让你失望,这些年GT取得了什么样的成就你都很清楚。现在你想让当年只生了我却从未抚养我的女人来空手套白狼,不好意思,这种要求我不会同意。

    儿子的心声又何尝不是冷祁山的真实感受,可惜他愧对陈小英,面对儿子的不理解,他只好说出实情:爵枭,语嫣,爸已经老了,即使有再多的钱也带不进坟墓,我现在所有的一切将来都是你们和亚撒的。

    爵枭,但我想对你坦白一件事,我在创办GT时用的手腕一直很强硬,在当年GT发展最强的阶段,我收购了不少公司,其中有一家就是你外公的,那是家老牌的电器公司,你外公接受不了他公司面临倒闭的局面,有一天晚上他独自来找我……

    冷祁山的语气变的充满悔意:那天晚上正在下暴雨,而我喝了酒刚从饭局里出来,车开出没多久,你外公当时就不小心撞上了我的车……唉,你外公当场死亡……

    事后,我派人去调查才知道当时有人在暗地里推了你外公,对方也是GT当年的竞争对手之一,后来对方虽然被警察抓走判了刑,但你外公却因我而死。

    你妈妈当时远在美国求学,你外婆为了不耽误你妈妈的学业,一直隐瞒你外公去世的消息整整半年,直到你妈妈发觉长期联络不到你外公后,她才意识到家里可能出了事,她回国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就找上了我……我和你妈妈就是一段孽缘,我爱上你了妈妈,你妈妈却在生下你之后选择了离开……

    说到此时,冷祁山的眼眶红了,神情萧瑟而又悲凉,仿佛一下子老了好几岁。

    他满心荒凉的说道:你妈妈不爱你完全是我的错!因为当年是我耍了很多手段强行留你妈妈在我身边,我以为等她有了我的孩子总会爱上我……可最终我没有如愿。当年我在口头上承诺过你妈妈,如果将来她有任何需要可以回来找我,我还说过GT一半的股权都会给她,那是因为她是你妈妈。

    他直视冷爵枭的眼睛问的很是愧疚:爵枭,我当年自作主张将GT的股权分出去一半,现在你妈妈回来想拿走属于她的股权要变现去偿还她亡夫留下的债务,你会不会怪我分了你的财产?

    如今的冷祁山早不是当年那个一意孤行自私强势的老头了,他早已经退出董事会过他的老年生活去了,没事旅旅游或者把亚撒接去老宅好好陪孙子几天,就像天下间所有的老年人一样与世无争安享着晚年生活。

    所以此刻听到自己的父亲如此卑微的询问让冷爵枭内心一酸,他无奈道:爸,你别这么说,其实我懂你的心思,当年因为外公的事情你觉得始终欠着陈小英,所以这次她主动提出来分股权,你是想还了当年欠下的那份债。

    冷爵枭的话让冷祁山顿时老泪纵横,他有些无措的拿出手帕擦了擦眼泪道:自古人情债最难还,而我欠了陈家一条人命,你外公的命!你妈妈这次回来拿股权的事情,等到时候我们大家见了面再商量,我现在说就是为了提前给你们打一剂预防针,我不希望你和你妈妈到时候有所争执。

    冷祁山当初欠下的债,作为儿子的冷爵枭他也没法置之不理,但他也不想将经营多年的GT突然就这么割出去一半。

    母亲陈小英可以仗着她父亲的死来讨债,那么作为儿子的他也可以讨债!

    爸,这件事你就交给我处理吧,以后陈小英要是再提出额外的要求,你让她直接来找我这个GT现任总裁。

    ……

    冷祁山走后,冷爵枭寒着脸回到了卧室。

    一直陪着她的林语嫣见他沉默不语坐在床沿,她也不想打扰了他的思绪。

    在她去亚撒卧室跟儿子说晚安后又返回了卧室。

    半小时过去了,冷爵枭还是沉默不语坐着一边,她微微叹息一声走进浴室先去洗澡了。

    林语嫣心里明白,关于陈小英这次回来的目的,冷爵枭需要时间去调整心态。

    前几天,她清楚的记得冷爵枭说过,他说这辈子不会再去见那个女人了!

    冷爵枭说当年就是为了这个抛弃他的陈小英,才让他和林语嫣被分开了七年。

    每次想起来,他都后悔不已,为什么当年要这么执着想要去问一个答案。

    答案不是显而易见吗?

    陈小英就是不把冷爵枭当儿子,她就是明摆着对冷爵枭没有爱。

    一个不爱自己抛下他的母亲,他又何必去在乎。

    林语嫣脑中纷乱繁杂,很是心疼冷爵枭,连着这份心疼也讨厌起冷爵枭的母亲陈小英。

    她觉得陈小英实在太狠心了!

    世上竟然会有这么冷酷无情的妈妈!

    既然不爱当初又为什么要生下来……

    公公冷祁山的三言两语,虽然没有解释清楚他和陈小英之间的爱恨情仇,但林语嫣还是可以想象到,肯定不是几句话就能够说明白的。

    尘世间,唯有爱情最复杂。

    林语嫣心想着以后一定要更好的爱冷爵枭……

    还不等想到更多,她感觉身后贴上了一具高大的身体。

    语嫣,我们一起洗……可以节约用水。

    ……

    林语嫣紧张的一回身就看到那张妖孽绝世的男人脸。

    他的黑眸暗了一层又一层,她下意识的要挡住胸前的大片雪白,他勾唇一笑,抓住她的两只手臂往身后压着。

    温热的水从花洒中喷洒出来,同时淋在了他们俩的身上,玻璃房内水雾缭绕好似自带一股仙气。

    冷爵枭欺身向前将她压在镶着金边的瓷砖墙面上,他黑眸如墨深不见底,性感的薄唇已经咬上了她的耳垂:我好想你……今晚我要让你再对我求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