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负时光不负己 > 章节目录 第278章 彼此道歉
    白景瑞看到冷爵枭都跪下了,这样的场合他不再适合待下去,还是把空间让给他们。

    语嫣,我先走了,你们好好聊……

    他走后,冷爵枭依旧跪在地上,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冷爵枭这一跪,彻底让林语嫣心中的怒火没了。

    相反,她反而自责起来,她感觉是她把冷爵枭逼成了这样。

    林语嫣看了一圈四周的环境,这里刚好是一处后花园,灯光昏暗也没其他人,她说了句:你快起来!

    他满眼纠结道:语嫣,以后不要再轻易说离婚好吗?

    她望着这个一米九的男人跪在地上依旧有股很强的气势,林语嫣点点头答应了。

    他总算站起来了,一站起来,林语嫣顷刻间又变成了小女人,他搂过她的肩膀温柔的将她扶进副驾驶位。

    没多久冷爵枭也上车了,很快开着车离开了这座城堡。

    ……

    在回去的路上,林语嫣一直没有说话,冷爵枭也面无表情的沉默着。

    仿佛之前的争吵因为那一跪停止了硝烟,但也将两人的气氛将至了冰点。

    林语嫣想起之前她自己说的那些气话,她以为她已经将那股怨气给消解了,没想到在她的心里还是怨他的。

    而冷爵枭在林语嫣最痛苦的那几年他缺失了没有陪在她左右,这是他心中的一个坎儿,是个低于任何人的不足。

    当亲耳听到她埋怨他的时候,他的心无奈痛苦极了,却偏偏没有任何反驳的资格。

    他是因为深爱着她,怕她离开,才有了那一跪。

    在跪下的那一刻,他已经管不了什么自尊心了,他只知道爱比他的自尊心更重要。

    如果是十年前,有人告诉他爱超越了自尊心,他应该会骂那个人是傻逼吧。

    可如今他做了傻逼,且心甘情愿。

    她真是他的劫数,此生无解。

    ……

    整整一个多小时,林语嫣和冷爵枭都不曾交流,两人都陷入了各自的思绪,或悲或喜,或怨或憎,最后因为一个爱字而再次让内心平静。

    就在冷爵枭将车开进自家别墅车库时,在下车前,林语嫣忽然说道:爵枭,对不起。

    他的手刚刚离开方向盘,他没有看向她轻问道:为什么事道歉?

    景瑞的事情就是个意外,但凡我当时可以阻止我也不会让他碰我,我知道我已经结婚了,我也知道从始至终我只爱你。她同样没有看他,爱意却是围满了整个车厢。

    冷爵枭终于有了反应,他的心被砸了一下,这一砸将他黑眸里的那点期待都砸了出来,他那张俊如神砥的男人脸也开始有了温润的气息。

    语嫣,我也有错,对不起!我不该去怀疑你……那是因为我不够自信,我怕即使一纸婚书将你拴在了我身边,我还是输给了白景瑞和东方擎。

    他的声音很平静听着却让人心疼,她心里堵得慌转身就去捧起他的脸:傻瓜,他们俩只是我的好朋友,如果我真能和他们擦出火花,还轮的到你娶我吗?

    她的这个提醒简直让冷爵枭醍醐灌顶!

    他伸手握住她的手,将它们拿下来包在掌心,他极其英俊的脸上总算有了发自内心的笑意:是啊,我怎么没有想到!

    林语嫣勾唇一笑,笑他是个缺心眼的呆瓜:冷总你的智商最近不在线呢……

    他佯装生气:你现在是在笑话我吗?

    恩!

    冷爵枭一脸无奈的搂过她的肩膀吻住了她,将她嘴上的那点玫瑰香唇膏都给吃没了。

    完事,他舔舔嘴唇道:这次算白景瑞走运,如果他下次还这么混账我一定打掉他的门牙!

    她微微一笑没说话,这男人吃起醋来也很幼稚。

    望着她的笑柔而美,瞬间化开了他的心,冷爵枭一手勾起她的下巴说的很认真:语嫣,为我生个女儿吧,像过去的你一样……

    听到他的期待,林语嫣倒也不玻璃心,她只是很随性的问道:过去的我和现在我,哪一个更让你喜欢?

    他轻笑出声:你是不是在担心我更喜欢过去的你?你错了,佟瑶和你长的一模一样,你说我迷恋过去的你吗?

    冷爵枭的话中隐喻,她不是不懂,亲耳听到他这么说,她的心对过去的长相更加变的释怀了。

    她的唇边晕染开一丝暖暖的笑意,林语嫣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她想到了一件事主动提起:之前你在手机里看到了什么?

    他眼神一顿说道:是皇甫少华给我发了段视频,之前你和白景瑞在房间……被夜视监控摄像头给拍下来了,这孙子还是像当年一样没安好心,我以为人总会长大,没想到他还是这么幼稚。

    冷爵枭望着她说道:你放心吧,这种人我以后不会来往了,他曾经是我的高中同学,所以我才给了他一个面子去参加宴会……果然宴会都是这般无聊,以后还是跟你在家干什么都好,推掉所有应酬。

    以你的身份可以做到推掉所有应酬吗?林语嫣不免有些好奇,做生意的人多少还是需要点逢场作戏。

    他的黑眸里扬起一丝得意:你老公目前的地位已经可以对所有人说‘不’,除了有一个人我还做不到。

    林语嫣本能的问道:谁啊?

    他一瞬不瞬的望着她没有说话。

    大概过了十秒,她才明白,原来这个人就是她。

    下车吧。林语嫣的脸颊有些红了,被人盯着看哪怕是自己的老公也会有些不好意思。

    冷爵枭刚要下车,他的手机响了。

    他转头望向后座,林语嫣笑了一声没理他直接下车了。

    他倒是很想去追自家媳妇,无奈手机响个不停。

    冷爵枭长臂一捞拿起自己的手机,一划开就是穆天的声音:冷总,高警告刚才打电话来说老金牙被人杀死在了牢房。

    这么突然?老金牙说出他干儿子的下落了吗?

    穆天一脸深沉道:没有,但之前已经松口了……看来杀死老金牙的人可能就是他干儿子安排的人。

    冷爵枭沉思了会说道:你让高警官去查杀死老金牙的罪犯,这些人身上总有弱点可以突破。

    好的,冷总。

    挂了电话后,冷爵枭将手机收起,他心里隐隐有种不安感,总感觉这个老金牙的干儿子还会再一次出手。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心里有阴影害怕亚撒再次被绑架。

    现在他的身边有了一个最重要的人,冷爵枭想了想给龙花姐妹打了电话。

    龙花直接问道:冷总,有何吩咐?

    你们平时还是跟着太太出行,不要被她发现,你们可以经常乔装,我把姜老头的电话给你们,他从美国好莱坞特效剧组回来后一直无所事事,以后正好让他有点事做。

    龙花姐妹很愉快的答应了,要知道领着高新却不干活,她们心好虚啊,保护太太这种事最合适不过了。

    ……

    凌晨三点,S市郊区的一处山顶富人别墅里,佟瑶正在跟助理花姐发脾气。

    她刚砸了一个大牌眼影盒,花姐的额头被砸到了,但花姐还不敢生气,一个劲的说好话:瑶瑶,你别生气!伊甸园的祛疤面膜或者也没传说中的好,我们再试试别家的产品吧?

    佟瑶阴寒着眼怒气森森的骂道:这他妈都多久了?我的疤痕还没消下去!都怪该死的林语嫣!她为什么要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