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负时光不负己 > 章节目录 第264章 闺蜜重逢
    咖啡厅的包厢里,林语嫣已经将这七年的遭遇原原本本告诉了乐悠悠。

    乐悠悠已经用掉了三包纸巾。

    她的眼睛已经肿的跟核桃似的,眼泪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林语嫣劝说了好几次也不管用。

    语嫣,你就让我痛快的哭吧,知道我为什么要了一间包间吗?我早猜到了我会哭成狗的……其实昨晚上我看到你的短信时我就哭了,本想昨晚上就见到你,可你手机关机了……

    林语嫣又递出一张纸巾,满眼歉意道:昨晚我自己一个人喝多了,将短信发出后,我知道会有一些人比较受刺激,我一时没想好怎么面对你们,索性就关机了。

    乐悠悠一直握着她的一只手,两人的手心早已经握出汗了,但乐悠悠始终不愿意放开。

    语嫣,昨晚上看到你那条短信时,我一度很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够资格成为你的好朋友,不然你怎么会不告诉我呢?我一时想不开就打电话给冷思辰了,我一说你的事情,他气的不轻,说他没有收到你的短信……呵呵,我突然又觉得我是你的好朋友了,至少我还收到了短信。

    林语嫣听着乐悠悠调侃自己的话有些难受,她叹息道:悠悠,你该懂我的……

    懂!不懂的话我怎么会来见你?后来还是冷思辰开导了我,他的几句话让我想通了。乐悠悠拿起林语嫣手中的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泪痕。

    林语嫣有些迟疑的问出口:你和冷思辰之间……现在就是朋友关系?

    乐悠悠勉强笑了声:是啊,不然呢?我不后悔追过他,至少我已经试过了,我和他有缘无份,爱情这种东西果然是强扭的瓜不甜……

    随缘吧,我现在和冷爵枭也是,能走到一起我就珍惜,如果不行我也不勉强。林语嫣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

    乐悠悠倒是立刻劝道:你别这样被动行吗?冷爵枭他对你的痴情,我们这些年都是有目共睹!你要求别太高了,能有这样的男人守着你们的爱情至今不变心,已经是可遇不可求了……

    林语嫣淡定的笑了笑没说话。

    乐悠悠黑眸微微一眯摇摇头:语嫣,你真和过去不同了……

    呵,脸都换了,你说能一样吗?林语嫣自嘲的笑道。

    你我认识这么久了,对我来说,你的脸变了真没什么,你的心还是过去的林语嫣。只不过,现在的你美的令人仰视,我不是说你的外貌……当然你的美貌毋容置疑,我的意思是你现在的心态真是我现在所不能及的,你把爱情能够看的如此透彻,还有什么男人可以伤到了你?

    乐悠悠眼底闪过一片黯淡,她语带讽刺道:不像我,和冷思辰分手后,我至今不敢再谈恋爱……虽然追我的人也有不少,可惜我对谁都没有感觉了,已经不知道什么叫心动……

    林语嫣望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道:相信我,总有一天你会遇到那个真正对的人。

    乐悠悠的眼眶红了,她闪着泪光说道:希望吧,到时候你一定要参加我的婚礼!

    当然,只要我没死那么早……

    呸呸呸!你瞎说什么!明天你必须跟我去灵隐寺还愿,去年我在灵隐寺供了十万元的香火钱,为你买了一盏灯,愿望已经实现!我对灵隐寺的主持说过,只要愿望实现,我会将那盏灯供奉到我死了为止……乐悠悠一脸笑意。

    林语嫣扶额无语中。

    良久,她无奈道:你的钱就这样白白的烧了……以后的香火钱我供吧。

    虽然花这种钱听的好冤枉,但好友毕竟是一番好意为了她才这么做的,她也只能是支持了。

    乐悠悠大手一挥:别,老娘有钱!这灵隐寺这么灵,往后我就需要求姻缘了,那香火钱还得我自己供,心诚则灵嘛……

    好吧,你说了算。

    林语嫣一想到晚上回去就住别墅里了,想到冷爵枭对她动手动脚的事情就有点心慌慌,她还没有心理准备跟他这么快就发生关系……

    她忽然问道:悠悠,今晚我就住你那吧,反正明天我们要去灵隐寺!

    乐悠悠自然是求之不得,姐俩好的一起结了账就去逛街了。

    这样的闲暇时刻整整七年没有过了。

    ……

    守在别墅里的冷爵枭将卧室的床褥被罩全部焕然一新,都是自己拿去洗衣房用全自动洗衣机清洗的。

    他心中将今晚的重逢如同看成了洞房花烛夜那么神圣。

    他甚至将床褥被罩都熨烫了……

    这样的举动让冷爵枭别墅里的上下所有人都震惊了。

    亚撒还被冷爵枭勒令今晚八点必须准时睡觉。

    晚饭过后,冷爵枭在书房里开始度小时如年,他每隔五分钟就要看自己的手机。

    他给林语嫣已经发了一个短信:语嫣,你什么时候回来?多晚我都会等你。

    他理解她和乐悠悠重逢一定会有很多话要聊,但他的底线是林语嫣今晚必须回家住。

    只不过这样的要求他没敢在短信里说,他现在就像个小媳妇一样等着她回来。

    亚撒的房间里有座机,他在睡觉前已经接到了林语嫣的电话,说今晚要住在乐阿姨家里,母子俩愉快交谈了十分钟就挂了。

    亚撒还让林语嫣玩的开心点。

    林语嫣是真的满心欢喜的挂了电话,这种被儿子理解已经与儿子无障碍交流的现状,常常让林语嫣一想起来就傻笑好几分钟。

    幸福的笑啊。

    可怜的冷爵枭等啊等,当时间到了晚上十二点,他的耐心彻底耗尽。

    他立刻拿出手机将电话拨了过去,林语嫣没有接,他连续打了六次,她一次也没有接。

    冷爵枭不会知道,此刻的林语嫣和乐悠悠正在一间豪华KTV嗨歌呢。

    两姐妹整整七年才相认重逢,有太多的话要聊,有太多的老歌要一起唱了。

    唱到情深处,林语嫣哭了,乐悠悠也哭了。

    林语嫣为自己蹉跎的七年青春而哭泣,乐悠悠为她和冷思辰已逝的爱情而哭泣。

    匆匆七年,物是人非,林语嫣已为人母,乐悠悠至今单身。

    唯一不变的是她们俩的友情。

    通过岁月的洗礼,洗去了铅华,只留下了金色的回忆。

    就在林语嫣和乐悠悠两人肩并肩,站在大屏幕前唱陈奕迅的十年时,包厢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

    乐悠悠醉眼微眯望着走进包厢的男人,她诧异道:思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