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负时光不负己 > 章节目录 第257章 一起回忆
    林语嫣握着手机被冷爵枭问的语塞了,她其实很想问一句话,问他是不是发错短信了,但一想如果真这样问就好像是在侮辱他的智商。

    她听到手机那头的男人默不作声,像是在等她的回答,林语嫣垂眸想了下最终说了真话:你的那条短信,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手机那头静悄悄的,林语嫣的心里有些紧张,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句‘我也想你’为什么就是说不出口。

    过了几秒,手机突然断线了。

    林语嫣望着黑了的手机屏幕微微叹息,她将手机收起放进了自己的包里。

    再次看向电脑屏幕时对那位土豪读者的打赏拧起眉心,她有点想把这钱还给那位小撒爸爸的冲动,这实在是太多了,她觉得有点受之有愧。

    对她来说,漫画迷们能够选择正版阅读已经让她很欣慰了。

    大概五分钟后,亚撒卧室的房门被推开了,林语嫣一脸喜悦抬起头,还以为亚撒回来了,没想到看到的却是冷爵枭。

    冷爵枭此刻满眼复杂的站在门口,他的双腿已经可以慢慢的走路,但还是不能剧烈的运动。

    他望着这个朝思暮想了整整七年的女人,他和她之间,隔了七年美好的时光。

    可这美好的时光,他和她都过的不美好,可以说极其糟糕。

    晴老师,佳倩打来电话说,她和亚撒会晚点回来,亚撒想在游乐场多玩一会,平时我很少带他去公共场合。

    林语嫣站起来身,眼底有丝失落,可惜现在陪在儿子身边的人不是她。

    她勉强勾起一丝笑意:那今晚的绘画课就算了,等亚撒回来后让他早点睡觉,绘画课就下回补上吧。

    冷爵枭深邃的目光柔和的望着她的黑眸,他淡淡道:那我先送你回去。

    虽然那段只有五分钟的路程,现在对于他来说都是那么渴望。

    林语嫣有些犹豫的望了眼他的双腿,语气里带着丝被压制后的关心:你的腿……

    没事,要恢复的快,就需要开始多走路。他已经转身走出了门口。

    她立刻关了笔记本电脑,拿起自己的包也走出了亚撒的卧室。

    冷爵枭一直走在前面,林语嫣刻意慢慢的走在后面。

    望着前面高大的背影,她总感觉这个男人被一股巨大的悲伤所笼罩着。

    感受到他心底的伤,她的心也跟着难受。

    林语嫣不禁开始想,难道是因为她没有回复他的短信,他难过了?

    ……

    当他们走出别墅时,冷爵枭望着右手边的那片百合花说道:晴老师,这片百合花当年就是为语嫣种下的,腿受伤的那天晚上我从二楼跳进了那片花海……

    林语嫣此刻就站在他的身边,听到他受伤的原因让她心惊不已。

    她蹙眉忍不住的问道:为什么要从二楼跳下来?

    冷爵枭饱含深意的低头望着她:因为那天晚上我想去找她。

    林语嫣的黑眸里划过一丝紧张和不解,她的心跳迅速加快,她一时有些不理解冷爵枭话中的意思。

    晴老师,在你回去之前,你能不能陪我去个地方?他眼带真诚和期待。

    她问:去哪?

    他勾起一丝自嘲般的笑意:去一个我曾经不敢去的地方。

    冷爵枭说着已经将双腿迈了出去,她望着他往那片百合花地走去,心里犹豫了下最终带着好奇心跟上了他的脚步。

    他们一路走过花园遇到不少站在四周的保镖。

    每一位保镖都向他们颔首表示尊重和问候。

    林语嫣还一时有些不习惯,冷爵枭回头看了她一眼道:亚撒身边有五十位便衣特种兵保镖,你放心吧。

    听到他派了这么多保镖在游乐场陪着儿子,她心里确实安心了不少。

    他和她走了十分钟才走到了冷爵枭那个不敢去的地方。

    林语嫣望着前方一间极具现代风格的建筑微微有些吃惊,冷爵枭平静的说道:这间房子是两年前建起来的,用来存放我和语嫣的回忆。

    他已经继续往前走,林语嫣心情复杂的跟在他的身后。

    等他们都到了白色的自动木质大门时,冷爵枭在门上的电子锁上输入了自己的指纹,系统一扫描,大门就很快的打开了。

    屋内的场景很快就展现在了林语嫣的面前。

    当年冷爵枭卧室里的所有东西,还有办公室的所有东西都在这里……

    她一时间震惊了。

    她还以为他早就将那些东西都处理掉了。

    冷爵枭越过她,慢慢走了过去,他在当年办公室的那张黑色真皮沙发上坐下了。

    他的大手摸着沙发上的真皮材质,冷爵枭垂眸低低笑出了声:当年我和语嫣就在这里……

    他没有说下去,但眼神已经移动了林语嫣的身上。

    她站在原地随着他的话想起了当年的事情。

    没多久,林语嫣的脸颊微红有些燥热。

    有些记忆就算细节已经记不清了,但那些令人心猿意马的感觉还是那么的强烈。

    更何况那个和她缠绵激情的男人此刻就在眼前。

    她的眼神忽然有些变的尴尬,她扫了一下这里的东西问的随意:亚撒爸爸,也许这些东西都该丢了,留在这里落灰也只是占地方。

    冷爵枭站起身向她走来,离的她很近,林语嫣有些紧张的往身后退去,她以为他懂得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而他一直不断的在往前,林语嫣有些心慌意乱,她的眼睛不知道往哪里看,从走进这间屋子后,冷爵枭的眼神炙热无比,好像会将她烫伤。

    你、你不要再往前走了……她的声音很弱,轻的只有他才会听见。

    冷爵枭的脚步带着强势的侵略性,他镇定自若,而她有点落荒而逃。

    直到退无可退,她才发现她像个傻子一样被这个男人逼到了墙角。

    林语嫣有些微怒:你要做什么?

    她的故作镇定让冷爵枭很想撕毁她的若无其事,他将她困在他和墙壁之间,他问的很直接:你想好了吗?你什么时候搬进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