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负时光不负己 > 章节目录 第230章 被逼无奈
    冷爵枭看着在冷家干了快半辈子的管家这样磕头,心间也颇为不忍。

    他扶起忠叔,压抑着情绪道:忠叔,先别说这些了,如果潘嫂和老杨早有预谋,就算不是今晚,他们也会在某一天下手的。

    忠叔欲言又止,感觉自己说什么都于事无补,不管怎么说,小少爷是在他的允许下才出门的,这个责任他难辞其咎。

    忠叔知道冷爵枭的脾气心性,有些话不要重复说,他懂得闭嘴。

    他早已经下定决心,如果找不到小少爷,他就以死谢罪。

    冷爵枭自然猜不到老管家的决绝心思,他望了眼欧阳说道:欧阳,你跟我去书房。

    欧阳立刻将询问其他佣人的事情都交给了警探们。

    ……

    等冷爵枭和欧阳走进书房后,冷爵枭问道:书房你都查过了吗?

    欧阳道:都查过了,没有窃听器。

    好,你说一下今晚的情况。

    冷爵枭从办公桌上抽出一支烟快速的点燃抽上了,眸色深沉可怕犹如阎王。

    欧阳正色道:今晚我照例像往常一样跟着老杨的车出去,但我开了十分钟不到,我的车就抛锚在了路上。当时我就打电话给老杨,老杨一直不接,后来再打就关机了。

    我打电话让别墅里的保镖来帮我拖车,回别墅后我就将情况跟忠叔说了。我自己去车库检修了我的车,发现之前已经被人动了手脚,我猜应该就是老杨。

    冷爵枭再次抽了一口烟问道:最近几天,你有发现老杨和潘嫂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欧阳立刻道:你回来之前我已经想过了,我将情况也反应给楼下的警探了。三天前,老杨在后花园接过一个电话,当时老杨看起来情绪很激动,因为离得远我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

    但他看到我时明显有些紧张,我一开始以为他可能在讲家事,以为他家里的人有什么麻烦,这种事情我也不好直接去问,只是等他接完电话后,我跟他说了一句,如果需要帮忙可以找我。

    欧阳的话说完没多久,陆三的手机就打来了。

    冷爵枭立刻开了免提。

    老杨和潘嫂这几天的通话记录和短信我全部排查过了,他们俩都同时接到过匿名电话,打匿名电话的人都同时威胁过他们俩,说是绑架了他们的孩子,让他们配合绑架亚撒。如果不配合,就将他们孩子的人头寄给他们!

    陆三的话让冷爵枭和欧阳的脸色都将至冰点,冷爵枭压抑着说道:你继续说。

    那个人很聪明,每次打电话时用了处理过的声音,完全听不出原声。

    陆三的语气透着丝无奈:这个人给潘嫂和老杨发短信里的照片确实是他们的孩子,潘嫂的是女儿,今年十五岁,老杨的是儿子,今年二十六岁,从查到的资料里看,他儿子的老婆一个月前刚生了一对龙凤胎。

    那人在电话里警告过他们,绝对不能报警,不然立刻撕票。为了起到震慑的作用,那人还砍了一大一小两根手指头,从照片上看我无法确实是不是潘嫂和老杨的子女,这照片也只有当时的潘嫂和老杨知道真假了……

    冷爵枭单手捂住发酸的眼睛,另一手将烟蒂直接丢在地毯上踩灭,他捂住眼睛的那只手隐隐有些发抖,他无法想象亚撒要是在那个人手里后果会怎么样……

    整个书房死寂沉沉,欧阳大气不敢出,手脚也早已冰凉,别说冷爵枭这个做父亲的,就连他这个做保镖的也是看着亚撒长大的,欧阳的心也像是被深深挖了一个血坑。

    良久,冷爵枭才低沉暗哑的说出一句话:那被切的手指肯定是他们子女的,不然他们不会被逼的绑架亚撒。

    父母爱子女之心,他这个做父亲的怎么会不理解,做父母的都有同理心。

    如果不是真被逼到绝境了,潘嫂和老杨也不会失去理性做出这种犯罪的事!

    说到底,对方是冲着亚撒来的,又或者说是冲着他冷爵枭来的,潘嫂和老杨只是被无辜牵连罢了。

    想到这里,冷爵枭实在无法恨起潘嫂和老杨这两个人。

    谁敢拿自己亲生孩子的性命去冒险。

    冷爵枭不禁想,如果换做是他,也许逼急了也能干出那种事。

    陆三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显然潘嫂和老杨这两个人也不会轻易出现了,说不定也被那高智商的罪犯给控制起来了。

    说不定已经死了……

    此刻,面对陆三的询问,欧阳焦急的眼神,冷爵枭冰封似的脸上是死寂般的表情,他撑了撑眼皮,那双带着血丝的黑眸深不可测,他沉重的说出三个字:只有等。

    等有再一步的线索出现。

    冷爵枭相信亚撒一个六岁多的孩子哪有什么敌人,对方就是冲着他来的。

    既然是冲着他,那救出亚撒就还有机会!

    亚撒此刻一定还活着!!

    ……

    冷爵枭的别墅一直到了凌晨三点还是灯火通明,警探们还在查案,录口供的录口供,查资料的查资料。

    忠叔已经派厨师们给警探们做了宵夜。

    他也让欧阳将宵夜端去了冷爵枭的书房。

    当欧阳走进书房时,冷爵枭正在接电话。

    电话是穆天打来的。

    穆天此刻正在GT大楼的秘书会议室,他率领着十人组的秘书团查了冷爵枭过往所有女人的信息。

    一共十七个女人。

    七个去了国外已经嫁人,都过的很不错,而且孩子都有了。

    三个至今单身,在各自的专业领域已经成为佼佼者。

    两个已离婚,都带着孩子单过。

    两个成了女同性恋者。

    一个死于意外,蹦极时绳索断裂摔死。

    一个被当年夏天所逼迫自杀。

    因为六年多以前,有过夏天的事情后,冷爵枭一直派人跟进着这些女人的动向,就怕出现第二个夏天。

    当初的夏天还不算他的女人,不过就是个被他在上医学院期间拒绝过的女人,可那些被他夺走初夜的十七个女人,冷爵枭想想不寒而栗,但凡有一个心思不正开始贪得无厌对他有了妄念,保不齐不会人性扭曲。

    夏天这个女人,对林语嫣是梦魇,对冷爵枭又何尝不是。

    冷爵枭一直听着穆天的汇报,没听到最后一个的近况,他蹙眉问道:还有一个呢?

    穆天声线有些发沉:一个月前,最后一个在一家酒店跳楼死了,那家酒店正是当年你和她开房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