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负时光不负己 > 章节目录 第218章 先发制人
    听完林语嫣的话,冷爵枭微微蹙眉他站在原地想了一会,之后他迈着大长腿往沙发的方向走去。

    他还侧眼对林语嫣说了一句:晴老师,我们不妨坐下谈。

    林语嫣呼出一口气:好。

    她也走向沙发,没多久,两人都坐下了。

    冷爵枭背靠着真皮沙发,双手十指交叉放松的放在腹肌上,两条逆天长腿翘着帅气的二郎腿。

    他黑眸一闪平静的问道:你为什么就断定我会听取佟瑶的话将你辞退?

    林语嫣四两拨千斤,将佟瑶的话直接转速:佟瑶说我有暴力倾向,留在亚撒身边就是颗定时炸弹。

    那你认为你自己有暴力倾向吗?冷爵枭依旧问的平静。

    林语嫣认真的想了想,回顾了她的过去,大概过了两分钟她肯定的说道:我自己认为我没有暴力倾向,若非佟瑶真的惹怒了我,我根本不会动手。

    冷爵枭听完淡定道: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辞退你?

    他这一反问倒是让林语嫣有点想不通了,她忍不住的问道:冷先生,佟瑶是你的小姨子,亚撒又很依赖她,难道你不想听听她说什么?毕竟我是个外人,只是亚撒的绘画老师。

    晴老师,你不必故意套我话,我可以直接告诉你为什么。我不辞退你的理由有三点:1.佟瑶的私事跟我和亚撒无关。2.亚撒他很喜欢你。3.你确实教的不错。冷爵枭那双深邃的眸子紧紧的盯着林语嫣,语气淡然却很有压迫感。

    不过,我把丑话说在前头,只要亚撒不喜欢你,我会立刻让你走人。所以,如果佟瑶去亚撒那里告你的状,我不会为你说好话,你需要自己想办法跟亚撒解释。

    恩,我明白,谢谢冷先生能够不这么武断,还能给我一次机会。

    他说的话全部让林语嫣入了心,她的脸色有些僵,虽然她确实有点担心她敌不过佟瑶在亚撒心中的地位,但冷爵枭既然已经把话说明白了,她只能硬着头皮想办法了。

    以林语嫣对佟瑶今天的这番了解,她相信佟瑶一定会在亚撒面前说她的坏话。

    她只能希望到时候亚撒能够给她这个亲妈一个解释的机会了。

    晴老师,我有个私人问题想问你,不知道你方便不方便回答?冷爵枭问的有些随意。

    林语嫣这会儿对冷爵枭尚存有一丝感激之意,她立刻道:你问吧。

    上周六早上那个出现在白景瑞别墅的男人是谁?他是明知故问,就想听听林语嫣是否会如实回答。

    林语嫣脱口而出:哦,他是我的堂哥,他叫东方擎,他来S市谈生意顺便来看看我。

    冷爵枭一张完美的俊脸上染上了一分笑意,他薄唇轻启: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堂哥吧?

    林语嫣心下有丝紧张,他不知道冷爵枭的用意是什么,但她还是老实道:恩,我和他没有血缘关系。

    难怪……冷爵枭的黑眸中闪过明了的坦然。

    怎么,冷先生也看出我和堂哥没有血缘关系?

    冷爵枭的眼神有丝调侃的意味,语气中透着股几不可闻的酸意:如果我有堂妹,我不会去亲吻她的额头,除非我的堂妹才两三岁……

    他抛下这句话后就站起身往他的办公桌方向走去。

    林语嫣看不到冷爵枭脸上的表情,她也只能从他的话中去推断他的情绪了,不是她敏感多心,可怎么听怎么都像是在讽刺她和东方擎……

    冷先生,你误会我们的关系了,其实我堂哥有时候爱开玩笑……解释完,林语嫣自己都吓一跳,她干嘛要向冷爵枭解释?

    她和东方擎反正又没血缘关系,又不是乱伦,她和东方擎暧昧也好谈恋爱也罢,这不都是她的自由吗?

    冷爵枭和王佳倩都有孩子了,她难道还要死守着单身狗的身份吗?

    何况她现在至少也是个整容后的大美女了,她就不信她还得不到幸福!

    越想越生气,越想越觉得不公平!

    林语嫣直接站起身说道:冷先生,我要说的话都说完了,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我先走了……

    她拿起包刚走到办公室的门口,坐在转椅上的冷爵枭忽然抬眸说了一句:其实你没必要跟我解释你和东方擎的关系,你不是我的什么人,你只不过就是亚撒的绘画老师。

    他的话让林语嫣听着有种想打他的冲动,但林语嫣在心里暗骂自己犯贱,她确实多此一举!

    她干嘛要和冷爵枭解释?

    打脸了吧?活该!

    林语嫣尴尬的没有转身也不回话,她拉开门就离开了。

    望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冷爵枭懊丧的将手中的钢笔往前一丢,等她一走,他有点冷静下来了。

    现在才意识到他刚才真是说了不该说的话。

    他能感受到林语嫣跟他解释时,也许无非就是希望他不要误会她是个轻浮随便的女老师,可他却硬生生说了让她听了会不高兴的话。

    林语嫣从始至终不管在言语上还是神态上,对他都从未有过像其他女人一样明示暗勾的行为,他刚才这么说,确实有点自恋过头了……

    其实林语嫣不会知道,冷爵枭刚才只是一时情绪失控,想起那天东方擎亲吻林语嫣的额头,他当时拉着亚撒的手竟然有种想握拳的冲动……

    事后他不过就是假装不在意。

    毕竟就像他自己所说的,林语嫣不过就是他儿子的绘画老师,他有什么资格去管一个绘画老师的私生活。

    更何况,当冷爵枭发现自己开始对一个陌生女人开始有种异样的感觉时,他的内心是恐惧和内疚的。

    他害怕这种奇妙的感觉会持续……

    他也因为这样的自然流露觉得对不起至今生死未仆的林语嫣。

    他一直在等林语嫣回来。

    他不会在林语嫣回来之前就对别的女人有好感。

    他不允许!

    他也不敢。

    可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血气方刚有着七情六欲的男人,冷爵枭在等待和找寻林语嫣的七年里,何尝不是苦不堪言。

    多少个孤枕难眠的夜晚,他的身边没有一具软香温玉的女人身体陪着他,偶尔,他也会觉得孤寂和难耐。

    在亚撒还小的时候,他抱着亚撒睡在一张大床上,还能抵挡度日如年的时间。

    可如今亚撒都六岁多了,已经开始在自己的房间单独睡觉了,当夜晚降临,夜夜思念林语嫣的欲望越来越深……

    此刻这个叫东方晴的女人忽然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冷爵枭已经开始担心,这到底是好还是坏……

    至少目前亚撒是很喜欢这个绘画老师。

    他这个做爸爸的也只是走一步算一步。

    冷爵枭很希望陆三真能够查到点什么,白景瑞、东方晴、东方擎、小撒妈妈这四个人,渐渐让他感觉像一团散不开的迷雾。

    他的直觉告诉他,总感觉这四个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冷爵枭带着满脑子的疑问走向落地窗前,手指间已经夹了一根点燃的香烟,他随意的抽了一口沉沉的呼出烟雾。

    这时候,办公室的大门忽然被人大力的推开,一道带着哭腔的女人声音传来:呜呜呜……姐夫,你可要为我做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