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负时光不负己 > 章节目录 第211章 喜欢姐夫
    花姐听到佟瑶的解释后,她笑了:瑶瑶,你这是在担心你姐夫喜欢上那个女人吗?

    佟瑶冷哼了一声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在花姐面前,佟瑶一直做着真实的自己,甚至在母亲王彩霞面前她都还戴着面具。

    都三年了,既然你喜欢你姐夫,我劝你赶快和你老公萧毅然离婚,萧毅然虽然身价过亿,但那也比不上冷爵枭的家产,他的商业帝国遍布全世界,冷爵枭和萧毅然的富裕程度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花姐一脸艳羡,如果不是因为她已经不年轻了,不然她倒也想找机会接近冷爵枭这号人物。

    说到离婚,佟瑶睁开眼睛对化妆师说道:米歇尔,妆待会再化,我现在肚子里一团火,必须和你们唠唠!

    米歇尔收起粉底和化妆刷,她一张三十五岁的脸看起来也就三十岁不到,她说道:瑶瑶,你说吧,我们听着。

    佟瑶顿时怒骂道:萧毅然这个狗东西,我今天给他打电话聊了半天,他也没同意跟我离婚!他不愿意无非就是不肯跟我分家产!

    花姐蹙眉道:他不同意,离婚确实会比较棘手,但你要是不离婚,你又没法正大光明的去追冷爵枭,这小姨子的身份尴尬啊……

    佟瑶无奈的拧着眉心有些气的说不出话来,米歇尔有些不明真相,她诧异道:瑶瑶,那个王佳倩你确定她和冷爵枭没有关系吗?他们真的只是好朋友?

    这个我确定!冷爵枭和王佳倩当年只是办了场假婚礼,这件事我和我父母都知道……而且王佳倩虽然住在别墅,但她和冷爵枭一直都是分房睡的,冷爵枭在私底下跟我和妈也说过几次,他和王佳倩一直都是朋友关系。不过这件事涉及到王佳倩的全家,你们可别往外说,不要让我难做人。佟瑶提醒道。

    花姐和米歇尔都笑了,花姐道:我们这张嘴,你还不相信吗?你放心吧,王佳倩这个女人我们又不认识,她和冷爵枭怎么样我们不管,就算她和冷爵枭背地里有什么关系,那也不妨碍你追冷爵枭啊!

    对,完全没影响,我跟你说像冷爵枭这种男人早就见多了美女,普通女人入不了他的眼,不然你姐姐失踪这么多年他也不会一直不娶,好不容易找了一个还是场假婚姻,瑶瑶,我们都看好你!至少你的脸就是先天的优势!米歇尔望着佟瑶的脸就觉得满意,这些年一直给佟瑶化妆,她早已经挖掘出千变万化的妆容点缀佟瑶的美。

    花姐拍拍佟瑶的手臂:你就别紧张了,一个美术老师而已,冷爵枭要是喜欢美女早已经有别的女人了,也不至于会等到现在。你还是赶紧想办法先和萧毅然离婚吧,他背地里不是有很多女人吗?你就找人搜集出轨的证据,他要是不愿意离婚你就找律师去法院提交离婚诉讼!

    花姐和米歇尔的话让佟瑶陷入沉思,她想了几分钟后说道:米歇尔,你接着化妆吧,你们的意见我听进去了,萧毅然这个人我最好还是不要给他下套,不然我也惹一身腥,我还是尽量跟他和平离婚吧,我再找时间跟他谈判。

    ……

    此时此刻,冷爵枭的别墅里,林语嫣正在亚撒的卧室里耐心的教学。

    亚撒比林语嫣想象中要乖巧很多,她带来的绘画作品让亚撒满心佩服,之前林语嫣做过调查,她画了一种百分之八十的孩子都会喜欢的漫画风格。

    测试很成功,亚撒刚好是那百分之八十,他在看到林语嫣拿出来的连环画时简直惊呆了。

    一张笑脸全是崇拜,从起初对林语嫣的陌生规矩感,此刻的亚撒已经可以和林语嫣开玩笑了。

    这母子俩相识相熟的惊人程度,让在书房盯着电脑看着监控画面的冷爵枭颇为惊诧。

    他想不到儿子对绘画的兴趣那么大,看到亚撒亲手画出来的小人画,冷爵枭也是再次吃惊的不敢相信。

    似乎儿子亚撒有绘画天赋,冷爵枭已经想到这种天生的艺术细胞来自遗传基因,来自亚撒的亲生母亲林语嫣。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他的整颗心百感交集,如果林语嫣能够亲眼看到儿子已经会画画了,那该多好……

    监控画面的女人脸真的很美很美,令冷爵枭始终无法移开双眼,林语嫣的新面孔并不是完全吸引他注意力的原因,而是林语嫣发自内心的母爱光辉……

    她温柔至极看待亚撒犹如最亲爱的宝贝,她的宠溺眼神,让冷爵枭都以为他是敏感多心了。

    可他看了半天,林语嫣的眼神和语气怎么样都是那种感觉,这让冷爵枭一度很好奇。

    他也只能暂且理解为林语嫣是很喜欢小孩子的那种人。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不觉教学时间很快就到了一小时。

    林语嫣似乎已经忘了时间,她和亚撒边画边聊天的方式让整个卧室都充满了欢声笑语……

    晴老师,你小时候是不是像我一样喜欢画画?亚撒眨着大大的眼睛一脸天真的问道

    小脸上的精致五官像极了冷爵枭小时候的照片,亚撒眉宇间的神态倒是非常像林语嫣,笑起来也和她很像,会让人一时忘了世界上所有的烦恼。

    曾经在无数个失眠的夜晚,林语嫣想象着和儿子亚撒在一起的画面,如今已经成为现实,真实的让她都不敢去相信,害怕这不过就是一场残酷而又虚幻的梦。

    晴老师?你在想什么?亚撒望着林语嫣问道,她的表情很复杂,眼眶有些红,眼神却很游离仿佛此刻不在卧室里。

    林语嫣被儿子这么一喊,真真切切的哽咽道:你叫我什么?

    亚撒歪着小脑袋,手里拿着一支蓝色的彩色画笔,他呵呵笑了:我叫你晴老师啊!晴老师你是不是困了?如果太累的话你就睡我的床吧。

    他毫无心机善良的话一说出口,林语嫣再也控制不住的跪倒在地上,身子往前一探将亚撒用力的抱进怀里哭了……

    隐忍压抑的哭声已然控制不住,但她怕吓到亚撒还是不敢放声大哭,也怕哭声引来其他的人。

    林语嫣这反常的一幕顿时让坐在书房的冷爵枭站起身,他立刻离开书房前往亚撒的房间了……

    不出两分钟,冷爵枭就到了亚撒的卧室门口,他本想推门而进,但他细心的听到林语嫣对亚撒说了一句话:亚撒,晴老师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

    在卧室的亚撒此刻已经拿着纸巾递给了林语嫣,他的小脸有些担忧:晴老师,你为什么哭了?你有什么特别难过的事吗?爸爸说,如果你真的很难过,那你就哭吧,我会陪着你的。

    亚撒想起了林语嫣刚才的话,他接着说道:你有什么问题?你问吧,只要我知道一定会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