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负时光不负己 > 章节目录 第187章 彼此坦诚
    冷爵枭这发自肺腑的一声喊,冷祁山的身形微微一僵,他抬眸望向门口,他微微颤动的嘴唇显示着他的情绪有些激动。

    父子俩相视对望了十几秒,无言。

    卧室里的气氛顿时有些安静的过头,久违的温馨家庭氛围让冷祁山觉得太过矫情,他假意清了清嗓子说道:已经很多年没听到你喊我爸了。

    他的话并未过多的苛责,更多的是惆怅和无奈。

    冷爵枭已经走到他的面前,他看了眼儿子安详宁静的睡颜,感觉这个世界都是柔和美好的……

    林语嫣有下落了吗?冷祁山转身向前两步将亚撒轻轻放回婴儿床。

    冷爵枭的眸色突然冷了下来,他平静道:我们去书房谈吧。

    冷祁山看了他一眼率先走出去了。

    ……

    五分钟后,书房里冷祁山和冷爵枭面对面坐到了单人真皮沙发上。

    冷爵枭给他自己和冷祁山都倒了半杯威士忌。

    夏天咬死不肯说,阿杰死了。但从线索中分析出,语嫣还可能活着……冷爵枭一口就将半杯威士忌给干了。

    他这种喝法让冷祁山微微拧眉,他说道:这段时间你都快成一个酒鬼了……我真后悔当初阻止你和林语嫣交往,早知道你也是个情种,我再怎么阻止有什么用。

    冷爵枭望着父亲的眼睛有些出神,他感慨道:爸,你真的变了,后悔这种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我都有些不敢相信。

    有什么好不信的,我可从来没说过我不会做错事。你爷爷固执一辈子,我又对你施压,这段时间真是难为你了……你爷爷死后,我想通了很多事,人生在世不如意十有八九,我又何必处处按着自己的意愿去强迫你?冷祁山拿起玻璃茶几上的威士忌喝了一大口。

    等他把玻璃酒杯放下后继续说道:时间过的真的很快,再过几年我是真的老了,谁知道我什么时候会死,过去那些死守着的旧思想我想统统都放下。我这辈子得不到你妈妈的爱,是我没想通……我不希望你像我一样孤独一辈子,这段时间我也看的够久了,我明白你是真的爱林语嫣。

    如果能够找回她,她就是我们冷家的儿媳妇,我不会再反对你们了……我知道现在说这些话有些晚,但都是我的心里话。

    冷祁山的这番话瞬间解开了冷爵枭的一个心结,尽管林语嫣现在生死未卜,但父亲能够这样对他敞开心扉,冷爵枭还是很感激的:谢谢您对我说这番话。

    谢什么,我们都是一家人,有什么矛盾是不能摊开来讲的?人活着,别太较劲,真的没什么意思。我只是不想在将来死之前有遗憾罢了,如果我死的时候像你爷爷一样,你带着怨恨送我走,那我这父亲当的也实在是太失败了!

    冷爵枭望着向来和他没有什么深厚感情的父亲,忽然在这一刻重新认识了自己的父亲。

    今晚这样的谈话是父子俩多年来第一次掏心窝。

    爸,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冷爵枭想到了冷思辰,这个同父异母的亲弟弟,对外公布的身份却是他的堂弟。

    冷祁山抬眸淡淡道:你问吧。

    如果我猜的没错,这么多年来其实你从来没有爱过何春兰,而且对何春兰出轨的事情根本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既然你不爱她,为什么还要娶她?冷爵枭隐隐觉得冷思辰这个弟弟有些可怜。

    亲生父亲不疼爱,亲生母亲又甘愿当大伯母,这样诡异的家庭身份让冷爵枭每次想起来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冷爵枭的话让冷祁山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他忽然摸摸了口袋想掏烟盒。

    摸了一遍口袋没找到,才想起在两天前他刚刚将所有的雪茄和香烟都扔了,为的就是抱亚撒时不想让宝贝孙子闻到他身上的烟味。

    可以说,冷祁山真的是发自身心的宠爱这个平安归来的孙子。

    爸。冷爵枭已经将自己的烟递给了冷祁山。

    冷祁山看了一眼就接了过来,冷爵枭用打火机为他点燃了。

    在冷祁山抽了两口以后,他说出真相:有些话我从未在你面前提起过,今晚索性说开了……你妈妈当年抛下你之后,有很多年我一直恨你妈妈,连带着这份恨,我对你从小的教育方式太过苛刻,有时甚至很不近人情,老实说现在每次想起来,我都觉得羞愧……

    是我自己没有处理好和你妈妈的关系,将很多负面情绪转移到了你的身上……想想当时你才多大,我对你……

    冷祁山自责的有些说不下去,一个劲的猛抽烟,让一个中年人在自己的亲儿子面前承认过去他犯过的错已属不易。

    有多少人心中藏着一句‘对不起’到死都没有说出口。

    爸,这些事情都过去了,我已经放下,你也不必再介怀。冷爵枭主动说出他的心声。

    在经历了林语嫣失踪,爷爷去世,儿子的降临后,很多事在冷爵枭的心中已经不值得一提了。

    冷祁山抽完最后一口烟说道:那时的我心理有问题,一直在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我怕我有一天真的做出伤害你的事情,那我一定会后悔。所以当年在你爷爷的安排下我娶了何春兰,她也是你爷爷老战友的女儿。

    思辰被生下来后,我想将注意力转移到他的身上,一开始确实有效……但随着时间的改变,我发现我对思辰的爱还不及对你的十分之一,我才明白你妈妈对我的影响有多大,后来在思辰长到半岁后,我就把思辰过继给了你的二叔。

    当时你爷爷也同意了,何春兰本来就没爱过我,她年轻时对孩子没什么好感,所以也没太大意见就同意了,只是称呼上改变了而已但还是一家人。冷祁山在提到思辰时,眼底有些隐隐的愧疚感仅此而已。

    冷爵枭的心情很复杂,想知道的事情如今知道了,发现知道以后和过去也没什么大的改变。

    因为冷思辰还是他的堂弟,不会出现什么当面认亲的场景。

    有些真相,如果能一直隐瞒下去,也许更使人容易感到幸福。

    这时,冷祁山突然站起身说道: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我已经承诺了我的乖孙,就算他现在什么也不懂,我不想失信于他,以后我会全力配合你找到林语嫣。如果有幸找到了她,我欠她一个道歉。

    今晚说了太多他曾经想说又不敢说出来的话,发现说出来后像是卸下了沉重的枷锁,冷祁山离开时的脚步都显得比过去轻松了不少。

    望着离开的背影,冷爵枭忽然觉得冷祁山的父亲形象高大了许多,虽然他的年纪已经不再年轻,但在他这个做儿子的心中像是年轻了二十岁。

    爸,谢谢您对我的坦诚!还请您原谅我这些年对您的不敬!对不起!冷爵枭冲着冷祁山的背影深深鞠了一躬。

    冷祁山眼底泛起一丝期待已久的笑意,他转身说了一句:欧阳兰兰出轨的事情是你一手策划的吧?让欧阳一家子狼狈的全身而退,这一计打的漂亮!有时候我还挺愁,你真的太像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