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不负时光不负己 > 章节目录 第183章 夏天被捕
    冷爵枭的问题让佟瑶陷入深思,一时之间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事实上,她没有任何特殊的预感,她不知道姐姐林语嫣在世界上的哪个角落。

    又或者,林语嫣早已经死了……

    当然,这种假设佟瑶是万万不敢说出口的,会犯众怒的。

    即便她自己内心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但她不能打击别人心中的信念和期待。

    就在佟瑶一直思考着如何巧妙的回答冷爵枭的时候,他已经让坐驾驶位的穆天开车离开了。

    走的时候什么话也没有留下。

    佟瑶望着远去的迈巴赫豪车心里有些莫名的惆怅。

    对于林语嫣被绑架失踪的事情,对她来说真的不像其他人那么期待林语嫣的回归。

    当年她本该也在父母的身边承欢膝下,可运命不公,偏偏让她被卖给了人贩子!

    就算佟爷对她很好犹如对待亲生女儿,可依旧抹杀不了佟爷从人贩子手里将她买来的事实。

    而且这么多年让她过着与世隔绝的边境乡村生活,以至于她来到S市一个月后就彻底爱上了大城市的繁华。

    她最美好的年华,亲生父母都健在,嫁给自己最想嫁的男人,还有一笔遗产,佟瑶年纪轻轻过上了别人想要的生活。

    林翔和王彩霞因为对佟瑶有着无法弥补的愧疚感和罪恶感,让他们对佟瑶是加倍的好。

    可以说是宠溺。

    只要她想吃点母亲做的饭菜,王彩霞是随叫随到,犹如一个尽职尽责的钟点工。

    林翔见了佟瑶的第一次,就送她一套在S市的两居室新房作为见面礼。

    萧毅然就更别说了,因为她丰厚的嫁妆,对她更是比热恋期还要呵护备至,一句重话都没有,她因为初期怀孕想禁房事,萧毅然‘毫无怨言’,至少佟瑶在心里是这样认为的。

    就连姐姐林语嫣的好朋友乐悠悠还会时不时给她买个名牌包,佟瑶是心安理得的收下了。

    林语嫣不在的这段时间,她享尽原来属于姐姐身边家人的爱护,有时候佟瑶会发自内心的希望林语嫣永远不要回来了……

    她害怕林语嫣回来后,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宠爱都会随着林语嫣的出现而消失。

    佟瑶目视前方一步步往回家的路走去,她眼底那一闪而过的漠视很是无情:姐姐,你受爸妈的宠爱整整二十五年了,这回该换我了……

    最最重要的一点是,佟瑶知道姐姐林语嫣的前夫就是萧毅然!

    这个可怕的事实,曾经让她一度担心过,她会不会沦为林语嫣的影子成为萧毅然的备胎?

    可爱女心切的林翔和王彩霞为了让这个亏欠太多的女儿过的幸福,一致改了证词,他们都‘证明’萧毅然和林语嫣离婚的原因,是因为林语嫣出轨在先背叛了萧毅然。

    王彩霞甚至为了这个证词的可信度,让乐悠悠也改口这样说。

    王彩霞这种为弥补女儿佟瑶而中伤另外一个女儿的行为,让乐悠悠内心颇为不耻,但在王彩霞再三的恳求下,乐悠悠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但乐悠悠说如果佟瑶来问这件事,她不否认就是,主动承认就别想了。

    王彩霞还跟乐悠悠说,如果语嫣在的话一定也会希望妹妹幸福,撒个善意的谎言也没那么严重。

    可糊涂的王彩霞和林翔他们不会想到,这种一时图心安的谎言迟早会有被拆穿的一天……

    ……

    三天后,凌晨两点,冷爵枭在第一人民医院的重症监护室站了足足一小时。

    爷爷冷国宾再一次病危。

    这一次,恐怕熬不过去了。

    VIP病房外面站满了人,全是来跟冷国宾道别的。

    而另外一个孙子冷思辰之前一直在美国,即便他此刻已经在飞机上赶回来了,但爷爷的最后一面,恐怕是见不到了。

    冷国宾的老战友,欧阳兰兰的爷爷欧阳城在两周前突发脑溢血去世了,当时救护车都还没到人就去了。

    此刻欧阳兰兰一家人也站在病房外面等待安排见面。

    当初冷爵枭承诺王彩霞说他会和欧阳兰兰离婚的事情没有做到,因为固执己见的冷国宾以死相逼,冷爵枭最终隐忍放弃了。

    不过从那以后,他连让替身偶尔去敷衍下欧阳兰兰的机会都不给了,完全让欧阳兰兰守活寡。

    而在私底下,冷爵枭瞄准了一位十八线的小鲜肉,这个小鲜肉有个极其不良的嗜好:喜欢勾引有钱人家的有夫之妇。

    在冷爵枭的精心布局下,欧阳兰兰成功和这枚小鲜肉邂逅。

    一名独守空房的少妇又是真当需要男人滋润的年纪,她和小鲜肉梦幻般的邂逅个几次后,终于在一次酒醉后她没把持住和小鲜肉酒店秘密开房了。

    有了第一次偷腥,就会有第二次……

    而每一次她和小鲜肉开房的记录,都被冷爵枭派人全程拍下了照片。

    高清长焦镜头下的床照已经攒下满满一盒。

    冷爵枭就等着有一天将欧阳兰兰正大光明的扫地出门!

    ……

    此时此刻,冷国宾躺在病床上的弥留之际表示很遗憾,嘴里念叨着最终没有看到曾孙出世,人生一大遗憾啊……

    冷爵枭一脸冰霜的听着冷国宾喃喃自语,心里早已经搅成了翻天覆地!

    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对冷国宾失去原则性的隐忍,他已经尽到了一个做孙子的义务和孝道。

    冷爵枭在心中对自己是满满的嘲讽,因为他在冷国宾面前真活成了骂人时的‘孙子’!

    一个就连他自己都看不起的孙子!

    有时候,愚孝害人不浅。

    没过多久,伴随着一阵哭声,冷国宾去世了。

    冷爵枭的父亲冷祁山眼角带泪并未太过伤心,心里已经有所准备,年纪大了终有那么一天。

    生老病死,人生常态罢了。

    ……

    冷国宾的葬礼被安排在了第二天的上午十点。

    整整三个小时,葬礼顺利的结束了。

    在回去的路上,冷爵枭在车里接到了一个久违的重要电话!

    高警官!可以说,冷爵枭的声音很激动很紧张,高警官已经整整一个月没有联系他了。

    高警官的声线也有些高亢,显得很振奋:冷先生,就在五分钟前,德国警方打来电话!夏天被德国警方逮捕了!我们这边已经和对方协商好,他们会亲自派警员将夏天押送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