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负时光不负己 > 章节目录 第148章 得知婚讯
    话一说完王彩月捡起地上的包扭头就走出病房。

    望着她消失的背影,王彩霞气的浑身发抖,她用手指了指王彩月刚才站过的位置,咬牙切齿道:语嫣你看看你小姨这人,她还算是人吗?就算跟我道歉下跪也是猫哭耗子假慈悲,这些全是装的!她和刘国富这两个畜生说不定巴不得我早死呢……

    林语嫣望着母亲认真道:妈,既然你这样认为,那你就更不该让这两个不要脸的人过的称心如意!你以后要吃好喝好睡好,过的比谁都开心才是最明智的生活方式!

    王彩霞虽笑的勉强但底气十足:不错!你说的对,绝对不能让这两个没良心的东西好过……语嫣你一定答应妈,你以后要好好拍戏争取早点出人头地!让你那个亲爹林翔看看,看我如何培养你的!还要让王彩月看看,我女儿是多么的优秀!她的女儿才比不上!

    母亲的话带着强烈的主观情绪,但林语嫣明白她的心,她道:妈,只要你和光明在老家好好的,我在任何城市拍戏都会很安心!

    王彩霞点点头有悔悟:妈知道了!这次是妈不好让你担心了,以后这种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妈向你保证!

    真的?林语嫣就怕王彩霞只是突然的想开,万一之后又钻牛角尖怎么办?

    唉,真的,妈这次死里逃生才发现,其实好死不如赖活着,你妈我平时活的这么积极向上,还不至于让一个出轨的男人给打垮了!不值得……在妈心中,你和光明才是妈最重要的存在,才是妈唯一好好活着的理由。王彩霞说着眼眶又红了。

    林语嫣从包里拿出餐巾纸给王彩霞擦眼泪,她语重心长道:妈,你为我和光明操劳了大半辈子,你真的不用这么辛苦了!小超市你想开就开,不想开就盘给别人做吧,我把网店的生意给关了以后专心拍戏,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王彩霞欣慰的点点头,她满眼希冀的望着女儿,这个女儿从小到大没有让她操过心,这是她和林翔离婚后最值得她高兴的事情。

    林语嫣从钱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她把网店转手赚来的三十万交给了王彩霞:妈,这里是三十万,你一定要收下!我知道小超市的生意也不错,生活上你不缺钱……我的钱留着给光明以后上大学用,刘国富在我小时候供我上学,这个人情我是必须要还的,不然我心不安。

    王彩霞望着她,虽然不想收这钱,但女儿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她就收下了银行卡:这钱妈就给你存着不花,光明上大学的钱不需要你操心,这是我们为人当父母该管的事情。以后我就算不和刘国富过日子了,光明也是他的亲儿子,该有的责任他逃不掉的。

    林语嫣点头道:感情上的事情我作为你的女儿我不想劝说什么,我就想说如果你和刘国富不想过了,别委屈自己。

    行啦,这些妈都知道。你就不用操心了,赶紧回去拍戏,妈已经没事了!

    为了使母亲宽心,她撒谎道:妈,这两天剧组放假我不着急回去。

    真的?放假啊?王彩霞突然高兴起来,女儿能够多陪她两天自然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林语嫣点头道:真的,没骗你!

    那太好了!那我们现在就回去!快给你弟弟打电话,让他别买早饭了!王彩霞说着就要下床,好像突然要把所有的注意力刻意集中到姐弟俩身上。

    林语嫣又怎么会不懂王彩霞的用意,她把王彩霞的肩膀轻轻按回去:妈,你就别折腾了,你好好住院两天,我哪里也不去就陪着你,我就一直坐着陪你聊天。

    语嫣妈太耽误你时间了……

    王彩霞的这种愧疚让林语嫣心酸,她抱着母亲一言不发,眼睛里酸涩无比但就是硬生生把眼泪给逼了回去。

    没多久刘光明就回来了。

    王彩霞就开始吃早饭了,就算吃不下,但为了这姐弟俩放心就老实的一口一口吃下去。

    林语嫣趁着空档去病房外的走廊尽头打电话了,她要向导演请假,至少两天不能拍戏了。

    虽然现在时间还早,但要是给导演发个短信请假太随便了,她还是硬着头皮打了电话,显得更正式点。

    导演在知道她的情况后很体谅,让她不要担心先陪家人要紧,会把她捉妖师的戏份挪到后期拍摄。

    林语嫣很感激的挂了电话,之后她想到要给白景瑞也打个电话,但一看时间估计白景瑞还睡着,她就给他发了个短信。

    拿着手机脑子里想着冷爵枭爷爷的事情,这边母亲已经没事了,状态也比她想象中要好,心基本上放下了。

    可冷爵枭爷爷的病情让她压抑的不敢问,就怕一问是什么不好的消息。

    但林语嫣想到了冷思辰,总觉得在身份上,她更容易问冷思辰关于他们爷爷的事情。

    于是她就给冷思辰发了个短信:你爷爷的病情有所好转吗?

    没想到冷思辰很快就回了:谢谢关心,他已经渡过了危险期,爷爷已经醒了。

    这个消息让林语嫣高兴的松了一口气,好像是自己的爷爷没事一样。

    她一时激动就给冷爵枭打了电话,可手机居然还是穆天接的。

    你好林小姐。

    穆天的声音听不出情绪,林语嫣心里咯噔一下,她想不到冷爵枭还是不接她的电话,心里有点隐隐的失落感,但她还是有耐心的对穆天道:你好穆特助,爵枭的爷爷是不是已经渡过了危险期?

    穆天有丝诧异:林小姐怎么会知道?

    我……问了冷思辰。林语嫣说的坦白,为了避免穆天误会,她解释道:其实我有点怕问爵枭,就怕听到的是不好的消息……

    恩,林小姐的意思我明白。

    这话说完,林语嫣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她隐约感觉此刻的穆天有些心不在焉又或者是欲言又止。

    她停了几秒还是问出口:穆特助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要告诉我?

    手机那头直接沉默了。

    林语嫣这边突然就紧张起来,她不知道穆天要说什么,或者什么也不说,这些都让她感觉有些惴惴不安。

    为什么冷爵枭不接她的电话?

    难道他连一点私人的时间都没有吗?

    穆特助你还在听吗?林语嫣强撑着语气上的平静。

    穆天终还是无法隐瞒,他道:老太爷在重症监护室醒来没多久就单独找冷总谈话,老太爷希望在有生之年看着冷总结婚生子,所以下个月9月9日不会是订婚宴而是结婚日期。

    晴天霹雳莫过于此,林语嫣微颤着手握着手机甚至不敢再问一次。

    她没有听错,穆天特地说的很慢很清楚,她是真真切切的听到了心里。

    这个消息对于林语嫣来说就像立刻掉进一个无底的大黑洞,再也看不到一丝丝的曙光。

    她一手紧紧捂着胸口,心脏处蔓延开来的迟钝感和窒息感让她咬紧了牙关,那种无法言喻的痛楚让她双腿发软。

    林语嫣本能的伸手扶住走廊窗户处的边缘,不至于让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瘫坐在地上。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冷爵枭不接她的电话,他是无法当面将这个消息告诉她吧……

    林小姐?穆天问的小心翼翼,好像林语嫣是只随时会被惊走的小鸟。

    等他问到第三遍的时候,林语嫣终于感觉魂归肉体,她平静道:穆特助谢谢你告诉这个消息,我知道了。

    更多的话她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她说不出毫不在意的话,她也说不出违心的祝福。

    她只能紧紧抓住自己最后的自尊和骄傲,不想在穆天面前哭出来。

    林小姐,我希望你能够理解冷总的处境。老太爷这次虽然渡过了危险期,但主治医生已经说过,老太爷的寿命不长了。老太爷从小最疼冷总,冷总对老太爷也是尊敬厚爱有佳,面对一个病危老人提出的希望,冷总真的不忍心去……

    林语嫣忽然打断道:穆特助你不用再说了……这些我都明白!我真的理解他。我知道他的难处……我……我还有点事情就先这样吧。说到最后还是没忍住,眼泪低落,再不挂电话她怕自己真的会哭出声。

    林小姐,如果你生活上有什么需要帮忙,随时给我打电话……

    这恐怕也是冷爵枭的意思了。

    谢谢。再见。林语嫣颤抖的将手机放进手包里,两手捂着紧闭的眼眶想将眼泪逼回去。

    可眼泪肆意的从手指缝里不断的流出来。

    此刻的她感觉仿佛站在廖无人烟的雪山顶峰,浑身的冷风吹的她隐隐发抖,胸口的那团冷气感觉怎么样都捂不热,嗓子眼里压抑的像是被人掐着脖子。

    在崩溃大哭之前,林语嫣蹭蹭跑下楼去了……

    她一口气跑到住院部一楼的后花园,花园里有座凉亭,凉亭前面有条人工小河,河里一群粗壮的红色鲤鱼游来游去,与凉亭里崩溃哭泣的年轻女孩格格不入。

    她压抑着内心哭了好久,久到刘光明打电话来问她去哪了。

    林语嫣还要做出一副完全没事的样子,说她去外面办点事情。

    刘光明说道:姐姐,办完事情就早点回医院吧,姐夫……不,毅然哥哥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