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负时光不负己 > 章节目录 第65章 分手原因
    林语嫣还来不及向冷爵枭解释,谢斌的目光就投射到她身上,刚才他顾着躲避冷爵枭一时忽略了她,毕竟演唱会在即,他脸上绝对不能有伤!

    这是他身为艺人对大众的责任!

    此刻谢斌看到心爱的女人就瘫坐在地上,他胸口心疼的阵阵发闷。

    谢斌立刻走上前单腿跪地紧张的问道:语嫣姐姐,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

    林语嫣此刻的心感觉有点凉,冷爵枭刚才推她的那一把虽没用全力,但也足够伤到她。

    她被谢斌搀扶起来时,才发现自己的膝盖有点擦伤了。

    还说没事,你膝盖都受伤了!我马上送你去医院……谢斌说着就要拦腰抱起她。

    还不等他将人抱起,冷爵枭已经冲上去使劲拽开他的手,怒声道:拿开你的脏手!你要关心的人应该是瑶瑶而不是她!

    谢斌被拽的往后退了一步,冷爵枭一手揽过林语嫣的腰轻而易举的抱起了她。

    她由我负责送去医院。他冷冰冰的看了林语嫣一眼。

    林语嫣没有反抗他,她被抱在怀里选择沉默,她不想对谢斌说她是冷爵枭的情人。

    此刻她只希望冷爵枭也不要解释……

    谢斌冷笑一声:冷爵枭,江瑶瑶和我已经分手了!她割腕也好跳楼也罢跟我无关,她别想用生命要挟我!

    听到他如此冷漠至极的话,冷爵枭的黑眸微眯泛起丝丝危险,他说道:谢斌,如果你还是个男人就承担起该负的责任!

    没想到这话引得谢斌大笑,可笑到最后是冷到骨子里。

    谢斌感受到林语嫣眼中的疑惑和寒意,他知道她一定是误会他了。

    他深深呼出一口气,饱含深意的看了林语嫣一眼,他冷声道:感情上的事情本来我不需要向外人解释,可我不希望语嫣姐姐误解我是个冷酷无情的人。

    冷爵枭盯着他没有说话,此刻他倒也想听听谢斌是如何为自己开脱的。

    谢斌继续道:江瑶瑶本质上并不坏,可恋爱使她变了质!她和我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我亲眼看着她从一个单纯的女孩如何变成一个满是心机的绿茶婊!

    他的话算的上难听,冷爵枭显然已经动怒可还没等他开口,谢斌阻止道:冷爵枭,你不用急着为江瑶瑶打抱不平!听我把话说完!

    江瑶瑶爱争风吃醋,她曾经误会我和我乐队的女吉他手有一腿,还在美国时她暗地里派人将女吉他手打伤致残,导致我朋友一辈子再也弹不了吉他!这件事情如果不是由她爸出面摆平了,她恐怕已经在美国坐牢了!

    谢斌脸上依旧愤愤不平,琥珀色的眼眸里满是无奈:她爸去我父亲那当说客,希望我不要再追究此事!就连我朋友她自己都不想追究了,我又能怎么样?我念在江瑶瑶是一时冲动也就原谅了她。

    可她后来变本加厉,偷看我手机还派人跟踪我,经常怀疑我和女粉丝有染!我太累了,我就提出了分手,她却以死要挟我!如果我受她胁迫我岂不是要被她随意摆布?我给她爸打电话,让他带江瑶瑶去看心理医生,她爸同意了,而且她爸也支持我们分手。

    谢斌的情绪又激动起来:现在我来S市开演唱会,她提出想跟我复合,我没同意就又玩自杀那一套,真当我是没种的傀儡吗?冷爵枭,别用你的主观意识就对我妄下判断!

    他的这一番话解释下来,不可否认,林语嫣是被他完全说服了。

    虽然她听不到江瑶瑶的说辞,但直觉上让她相信了谢斌所说的都是事实。

    冷爵枭站在原地,深不可测的黑眸里此刻也是暗涛汹涌,没人能看透他在想什么。

    谢斌微蹙着眉犹豫了下,最终还是说道:冷爵枭,我和你无冤无仇,也毫无利益冲突,有件事我不妨告诉你,江瑶瑶曾经跟我说话,她知道你喜欢她,但她说你只能成为她的备胎,因为她觉得你太老了。

    他的话令冷爵枭轻笑出声,他什么话也没有留下,抱着林语嫣就大步离开了。

    谢斌见他们就这样的走了,正想要上前阻止,被躲在暗处的经纪人急忙拦下来。

    经纪人周庆满头冷汗道:哎呦我的祖宗,算我求你了!你现在千万不要走出去!也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现在工体外站满了记者,他们等着报道你的绯闻呢!你刚才和那女孩的事情都已经被传上网了……

    周庆将手机里的照片点开给谢斌看,照片里是谢斌抱着吉他唱歌,林语嫣则流着眼泪笑着,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阅读量已经达到了三百万次。

    谢斌心惊道:是谁传上去的?

    不知道,刚才一定是谁暗地里偷拍的!我已经派助理去查了……

    谢斌一联想到演唱会和粉丝,林语嫣的事情他打算暂时先放下,等着抽时间再去找她。

    反正林语嫣的表妹是他的粉丝,他不愁找不到林语嫣。

    想到冷爵枭认识林语嫣还关系匪浅的事实,谢斌的整颗心渐渐往下沉……

    ……

    冷爵枭带着林语嫣走了工体高层VIP的特殊通道,完全避开了记者,顺利坐上车离开了。

    穆天在驾驶位开车,此刻他看不到后座的情况,冷爵枭将前座和后座隔离了。

    后座车厢内,阴寒着脸的冷爵枭怀里抱着林语嫣,她一动他就死死掐着她的腰肢。

    试了几次,林语嫣索性不反抗了,就让这大冰块抱着她吧。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二十分钟后,冷爵枭终于开口道:林语嫣,你和谢斌是怎么认识的?这件事难道你不想对我汇报?

    林语嫣本来就不想瞒着他,免的他又按个‘勾引男人’的罪名在她头上。

    她将陈梅要买演唱会门票和她与谢斌相识的渊源都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说完后,冷爵枭一直寒着脸没说话。

    但林语嫣明显感觉到抱着她的男人有了丝放松,大腿上的肌肉绷的也没那么紧了。

    她也跟着放松下来,精神一放松,困意就袭来,要不是膝盖处传来阵阵热辣的疼痛感,恐怕她早睡着了。

    困了就睡,擦伤不严重,差不多一星期就能好。

    见他说话,林语嫣嘴角有了丝笑意,她能感觉到他已经不生气了。

    林语嫣凑近他的脸问道:你相信我说的话了?

    冷爵枭扫了她一眼:谅你也不敢对我撒谎。

    第一次觉得他算是个讲道理的主,被人信任的感觉真的很好,尤其是被冷爵枭信任。

    林语嫣一时情不自禁吻了下他的脸颊,刚想离开,被他一手托住她的后颈来了个深吻。

    难得她主动一次,他怎么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直到她开始呼吸困难挣扎着要离开,他才放开她。

    他见她脸颊羞红,好看的让他心颤,轻声道:靠我身上睡吧……

    冷爵枭将她的脑袋按在他的胸膛上,林语嫣也不反抗就闭眼睡觉了。

    他那张冰块脸上裂开了一道隐隐的笑意。

    可他一想起江瑶瑶,黑眸中闪烁着冰峰,谢斌说的话他记忆犹新,看来有必要调查一番江瑶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