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负时光不负己 > 章节目录 第56章 前夫纠缠
    林语嫣反驳道:我什么时候逼你道歉了?

    那时都是萧毅然自己死皮赖脸的缠着她道歉。

    萧毅然两手握住她的一只小手,语气有些讨好道:好好好,是我主动跟你道歉行了吧?

    他的突然亲近令林语嫣反感的抽回手,她的眼眸中有了丝惆怅:过去的事情不要再提了……

    望着那只抽回去的手,萧毅然心间划过一丝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真的放走了她。

    他认真对她道:一小时前陆小桃刚走。

    听到陆小桃这个名字林语嫣就气的站起身,萧毅然一手大力拉住她的手臂,他有些生气道:你能不能先听我把话说完?

    林语嫣用力拽了拽手甩不开他,她侧身怒着眼说道:我和你已经离婚了!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你快放手!

    看着她这副倔强的样子,萧毅然内心涌起一丝欣喜,他把林语嫣的行为视为吃醋的表现。

    他将她的手臂往沙发上一拽,林语嫣重心不稳就要往后倒,萧毅然让她坐在了他的大腿上,猜到她要挣扎就手臂环抱着她坚决不让她逃走。

    萧毅然你快放开我!林语嫣气的都想咬人了。

    萧毅然说道:林语嫣,你给我五分钟的解释机会,五分钟一到我就放你走。

    林语嫣又挣扎了下完全挣脱不开,男女之间的力量悬殊真是天生的差别。

    她努力平复了情绪冷声道:你想解释什么?快说!

    萧毅然依旧抱着她死死的不敢松开,他呼出一口气说道:今晚我跟陆小桃分手了。

    林语嫣身形一僵,黑眸中有了丝复杂的情绪,但她冷笑道:你和她分手也好结婚也罢都与我无关!

    她的冷漠让他有丝失望,萧毅然一个侧身就将林语嫣放倒在了沙发上,迅速欺身而上压她在身下,他专注的望着她说道:我是为了你才和她分手的!

    望着萧毅然这副向她兴师问罪的表情,林语嫣笑的更为嘲讽了:萧毅然,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当初我们是因为她而离婚的!你现在反过来是在我责怪我吗?

    见他眼神愣住,她继续道:我说过了你和她的事情跟我没关系,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快放我离开!

    萧毅然正想要说什么,这时林语嫣包里的手机响了,他看到她眼中明显有了一丝紧张和恐惧。

    他黑眸微垂想了下果断放开了林语嫣,立刻从地上捡起林语嫣的包从里面拿到了她的手机。

    林语嫣急的要去抢夺,可萧毅然比她高出很多,萧毅然举起了手,林语嫣就是窜跳着去抢也是够不到。

    她气的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她不想管了。

    萧毅然站在她的不远处,将手机放下来一看来电显示,上面的名字很特别,林语嫣把对方设定为‘神经病’。

    他看了林语嫣一眼,她没有看他,可林语嫣不自然的手却让萧毅然看出了紧张。

    萧毅然冷笑道:我倒要看看,你的奸夫到底是何方神圣!

    他按下了接听键率先说道:喂,你是谁?

    此刻正在老宅别墅刚走出大门的冷爵枭脚步一顿,黑眸顿时变幻莫测,他的声音极其好听但却很冷:你又是谁?

    萧毅然直接回道:我是林语嫣的老公。

    坐在沙发上的林语嫣立刻冲他嚷:你胡说什么!我们已经离婚了!

    在手机那头的冷爵枭眸色一暗,他听到了林语嫣的声音,他道:据我所知你们已经离婚了,林语嫣现在是我的女人。

    离婚是事实,萧毅然也没再揪着不放,他笑的坦然:不错,我是和她离婚了但也能复婚!我和她还有事情要谈就不和你多说了!

    说完萧毅然就率先挂断了。

    别墅那头的冷爵枭收起手机寒着脸离开了。

    此刻的林语嫣莫名开始心慌慌,她都能想象到冷爵枭现在是副什么表情,她立刻站起身走向前,对萧毅然说道:把手机还给我!

    他也没再坚持把手机递给了她,萧毅然的脸上虽带着笑意,但眼中却早已经是冰封的雪山,他一字一句道:你真是他的女人?他到底是谁?

    林语嫣没好气道:是,我是他的女人!至于他……你得罪不起。

    见她要走,萧毅然一手拽住她:语嫣,我和陆小桃分手了!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林语嫣没有问他只是冷声道:放手。

    离婚这件事,我后悔了。还有,我很想你。

    他一放开她,林语嫣就打开包间的门离开了。

    在门自动关上的那一霎那,她听到了他说的话。

    林语嫣脚步一顿感觉到心中沉闷的痛楚,她迈着虚无的步子离开了。

    等她刚走出夜店的大门,冷爵枭的短信就来了:限你一小时回别墅。

    他根本不需要提到任何威胁足够令林语嫣畏惧他,一想到母亲,他的命令她不敢不从。

    林语嫣坐上了停在夜店周围的出租车离开了。

    当她快到冷爵枭的别墅时,乐悠悠打来了电话:我说语嫣啊,你到底坐什么车来的?就算坐牛车都到了好吗?你现在在哪呢?

    悠悠,我现在有事先回去了,我改天再去找你吧。

    乐悠悠一听林语嫣的声音有点不对劲,她问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好好和你朋友玩吧。

    行,那你自己多小心,有什么事随时给我打电话。

    恩。

    林语嫣麻木的将手机放进包里,脑子里想着在临走前萧毅然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离婚这件事,我后悔了。还有,我很想你……

    她的眼中渐渐染上了薄雾,不争气的掉下了眼泪。

    萧毅然的话就像一根又细又长的针,刺穿了她的心脏却让她不敢一口气狠狠的拔出。

    就这样慢慢折磨着的她……让她痛的窒息。

    当林语嫣走进别墅像行尸走肉般回到她的房间时,一打开门她就僵住了。

    黑暗的房间中坐着一个人,他就坐在窗边的沙发椅上,背着月光犹如暗夜中的鬼魅悄无深吸的散着阴寒之气。

    她本以来冷爵枭会在他自己的卧室,却没想到他在守株待兔。

    关上门。

    冷爵枭平淡无波的话却让她的身子微微抖了抖,她那只胆怯的手慢慢将门关上了。

    他冲她勾了勾手指:过来。

    林语嫣的脚步顿时像是灌了铅,她害怕的不敢走过去。

    别让我说第二遍。

    最终她还是走到了他的面前,但胸口的心脏跳动的厉害,整个大脑都能感受到心跳的剧烈。

    冷爵枭忽然站起身离她很近的站着,才过了几秒他一把将她推到了床上,他怒气横生的问道:你身上的味道是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