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乡村少年 > 《乡村少年》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酒很烈,情很浓!
    “寒芒在一天之内,挑战燕厩重要机关和部门,到底意欲何为?”

    “嚣张的寒芒,所向披靡”

    “寒芒检验燕厩所有重要机关和部门的反应能力”

    “寒芒给人惊喜,机关部门令人失望”

    “神秘龙组美女现身,寒芒落荒而逃”

    “甄诚天黑了才回寒芒总部,太液池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

    “祸胎祸胎啊”吴欣浏览着晚间增刊的报纸,林梦薇浏览着燕厩地方台的节目,几乎异口同声的倒在沙发上哀叹。

    “漆黑的夜啊,璀璨的星星小妹啊,发出一道闪亮,打花甄诚这个臭石头的脸吧”吴欣换了个姿势,倒伏在林梦薇的美腿上对着天花板哀叹。

    “不要打花脸啊,那样多难看啊”林梦薇急忙伸出刚刚剥过橘子的小手去捂住吴欣的那胡乱言语的粉嘟嘟的小嘴。

    “打花了算了,石头,这也太能惹祸了怎么一从家里放出去就惹事情呢,甄诚现在都快成新闻媒体的宠儿了,你看看那报纸上都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呢?难听死了”

    “好像也没说什么吧”林梦薇抓过身边的一堆报纸,摊在吴欣的身上浏览着。微蹙着眉毛说道,“好像骂甄诚乡巴佬的比较多我就搞不明白了,燕厩的人为什么这么在乎一个人的出身呢?”

    “乡巴佬是燕厩的人们对很多外地人的统称,这里是皇城根,是天子脚下,像我们这些人到了燕厩也是乡巴佬只不过我们很安分而已,而甄诚就属于没事儿得瑟类型的不挨骂才真是奇怪了”吴欣一边用小嘴吹着盖在脸上的报纸,一边无可奈何的说道,“在没被燕厩的上层社会接受之前,我们永远都是乡下人”

    “真是的在寒千市的时候,我还是城里人呢,到了燕厩就变成乡下人了”林梦薇丢掉报纸,学着吴欣骂人的口气说道,“去tmd的,小娘我不在乎”

    “咯——”吴欣笑得花枝招展,躺在林梦薇腿上的脑袋不断的乱颤。

    “你傻笑什么呢?难道我学得不像吗?”林梦薇有些害羞的伸手扶住吴欣的脑袋疑惑的问道。

    “像挺像,挺可爱的但我平时说的都是老娘,你怎么改成小娘了啊”吴欣掀开盖在脸上的报纸,一边用手擦着眼角的泪水,一边看着林梦薇笑着说道,“薇薇,你可真是可爱死了”

    “我才不高兴叫老娘呢本来我们都是十几岁的小姑娘,眨眼间就都二十多了,现在要是经常叫什么老娘,那等到四十岁的时候就要叫老奶奶了,我可不干,我想青春永驻呢,万一我不漂亮了,甄诚哥哥不喜欢我怎么办?”林梦薇很是严肃的看着吴欣叮嘱道,“你以后也叫小娘吧”

    “呵呵好小娘我知道了”吴欣一边笑着,一边伸手捏了捏林梦薇的鼻子感叹道,“怪不得石头每次不开心了都去你那里,原来你还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开心果我们说好了,下辈子我做男人,你做女人,我们俩结婚好不好?”

    “不好我还要嫁给甄诚哥哥的,我才不嫁给你呢”林梦薇急忙摆手笑着拒绝。

    “你个没良心的,我现在就弄死你”吴欣像只发疯的小老虎,直接扑向了微笑着准备逃跑的林梦薇。

    开心的时候,时间可以忽略不计,但对于不开心的人来讲,每一份每一秒都是那样的难捱。夜,因为天空的一片黑云变得更加浓重,一个黑影在甄诚四合院的门口徘徊。

    甄诚从太液池里出来之后,又去寒芒总部走了一圈,虽然遭受了霍青鸾等人的白眼,但却能明显的感觉到寒芒的年轻人们都在谈论着今天拉风的挑战。当甄诚乘着夜色回到四合院的时候,刚刚锁好车门,一个黑影就冲向了甄诚。

    “熊戈?你怎么来了?有事情吗?”黑影到了面前的时候,甄诚才辨认出冲向自己的是熊戈。松开握紧的双拳,甄诚气愤的骂道,“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了?”

    一身半棉的夹克套在身上,浑身的褶皱;头发凌乱的像是刚刚生完蛋的鸡窝,一双原本透着戏谑的眼睛中布满了血丝,那坚硬的胡须狂野的向四面八方生长,如果此时的熊戈手里再拿个木棒,那就是一个活脱脱的丐帮弟子。

    “告诉我姜丽琪在哪里,快告诉我”因为激动,熊戈的第一句话有些失声,上前一步,激动紧紧的抓住甄诚的双肩哀求道,“快告诉我,姜丽琪有没有出事,告诉啊,我求你了”

    “冷静一点儿好不好?”甄诚看着熊戈,心里很是难过,看了看左右,甄诚拨开熊戈那有力的双臂说道,“我们进屋谈吧”从答应帮助姜丽琪的那一刻开始,甄诚就知道自己要面对这一天,要面对兄弟的哀求。但当看见熊戈那被情爱折磨的不成人形的时候,甄诚心中充满了不忍,充满了气愤。

    “那就是说,你知道琪琪的下落对不对?是不是,甄诚”熊戈那原本焦躁不安的眼神好像一下子明亮了很多,原本那失声的嗓门也一下子大了起来。

    甄诚没说话,加快脚步向自己的书房走去。

    因为天孤、天魁等人也去了寒芒总部,一进四合院里除了虎氏三兄弟的房间亮着灯,其他的房间都显得空荡荡的。看到自己书房里的灯亮着,甄诚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谁在里面。走到门口,南宫婉儿那淡淡的体香就猛烈的冲击着甄诚那灵敏的嗅觉神经。

    “回来了”甄诚刚刚推开书房的门,南宫婉儿那冷冰冰的温柔的声音就清脆的响了起来,像是等待着深夜归来的妻子一样,言语间充满了欣喜。当看到熊戈跟在甄诚身后走进来的时候,南宫婉儿收敛住冲向甄诚的脚步,眼睛瞪得大大的,关切的问道,“熊戈,你是不是去乞讨了?怎么弄得这么邋遢”

    “没事就是几天没洗澡”熊戈伸出大手抓了抓凌乱的头发说道,“你去帮我弄点儿吃的,我饿了”

    “饿了自己不买?饿死你算了”甄诚扭转身瞪了熊戈一眼气愤的骂道,“你糊涂到什么程度了,怎么可以糟蹋自己?”

    “没事,我看书也看累了,出去买一下好了”南宫婉儿看到熊戈那满脸焦急的神色,看了看甄诚,懂事的出去给两人买吃的。

    “弄瓶酒,我想喝酒”熊戈对着南宫婉儿的背影大喊道,“最好是六十度的白酒”

    “知道了”南宫婉儿答应一声,背影消失在四合院的大门口。

    “姜丽琪没死”甄诚一边泡茶,一边郑重的说道,“她不想见你”

    “没死就好,没事就好”熊戈看着天花板长长的送了一口气,轻叹一声问道,“她是不是觉得见我感觉到羞愧?”

    “如果这样想,你心里能舒服一些的话,那你猜对了”甄诚示意熊戈坐在沙发上,倒了杯茶放到熊戈的面前,靠在沙发那柔软的靠背上缓缓的说道。

    “我心里舒服?我心里舒服?”熊戈看着茶水那氤氲蒸腾的水汽指着自己的鼻子问甄诚,“你看我这样子像是心里舒服吗?我并不是想让琪琪跪在我面前谢罪,我就是关心她的安全,关心她快乐不快乐”

    “何必呢”甄诚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导熊戈,姜丽琪出了这么多事情,但熊戈依然这样痴情的不肯放弃。但这种不放弃会不会隐含着一个男人的屈辱和不服,甄诚说不准。如果自己的女人像姜丽琪那样,甄诚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取舍。虽然姜丽琪有着自己做事的原则和目的,但事实却是,在这件事上熊戈受到的伤害不比姜丽琪少,更何况是在熊戈不知情的情况下。

    “怎么不说话了?你是不是知道琪琪在哪里?我可以去见她一面吗?”熊戈端起茶水,一饮而尽,看着甄诚试探的问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最清楚我对琪琪是什么样的情感,你也明白帮帮我,让我去见她一面”

    “你怎么这么肯定,我一定会知道她的下落?”甄诚没有忙着回答,而是继续给熊戈倒茶。

    “在经管系的所有同学心目中,你就是一个港湾。如果有家可以依靠,那么你或许没什么作用;但对于一个家已经不在的孩子来说,琪琪不来找我,那么唯一能帮助她的就是你我是在顾武出了事情的时候,才想到联系琪琪的家人的。可惜的是,我知道的太迟了,不出我所料,琪琪果然是为了另外的目的才跟着杜如龙的,对吧?至于顾武为什么会死在琪琪的别墅里,这对我而言一点儿也不重要,我只在乎,我的爱人在哪里?她安全不安全,快乐不快乐,需要不需要我,这才是最重要的”熊戈像是一个推理专家,条理清晰的梳理事情的经过,又像是一个深情的诗人,痛快淋漓的宣泄自己那压抑许久的情感。

    “琪琪不想见你她跟我讲,如果我把你带到她面前,她就选择自杀”甄诚很是佩服的看了熊戈一眼,苦笑着劝慰道,“即使你能原谅琪琪,琪琪也愿意再回到你身边,但你想过你的家人吗?你的家人可能接受琪琪吗?”

    “我——”熊戈满脸通红的站起身,想说什么,又突然像是被鱼刺卡住了咽喉一样,再也讲不出一句话。

    “放弃吧你这样挽救回来的感情固然能体现你的伟大和宽容,但你想过琪琪的感受吗?难道你让她一辈子像一个虔诚的信徒一样,每天卑躬屈膝,胆战心惊的生活在你的面前吗?与其那样长痛,还不如干脆放弃,留住你们以往的美好回忆算了”

    “可是我做不到啊我满脑子都是琪琪的音容笑貌,要我忘记,就跟杀了我一般我不管,我一定要挽回这段感情我亏欠琪琪的,我对她关心不够,连她父亲出了事情,我这个当男朋友的都不知道,我该死啊”

    “你还是再冷静理性一些吧你和琪琪都是我的同桌,说实在的,我希望你们两人都快乐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琪琪的要求我也不能不考虑更何况现在琪琪也不方便见你,你还是收收心思,做好自己眼前的事情为好”甄诚听见南宫婉儿的脚步声响起,一边回答熊戈,一边起身去开门拿酒菜。

    “四荤两素,两瓶白酒我先回去休息了,你们慢慢聊”看见甄诚打开门迎接自己,南宫婉儿微微一笑,将两方便袋的酒菜递到甄诚的手里,然后严肃的叮嘱道,“熊戈晚上和你睡好了,天也晚了,又喝酒,路上可能不安全的”

    “嗯我知道了”甄诚感激的笑了笑,想抱抱南宫婉儿,但又不能在熊戈面前秀恩爱,答应一声,转身拎着酒菜重新回到茶几的前面摆好,坐好。

    “你真幸福”一直呆呆的端坐不声不响的熊戈,看着甄诚把可口而又精美的饭菜放在自己的面前,熊戈很是羡慕的看着甄诚说道,“如果琪琪当初也像婉儿一样跟了你,也许结果就不会这样了”

    “滚蛋胡说什么呢”甄诚拿了两个玻璃杯,一边倒酒,一边大声的斥骂道,“琪琪出事的时候,我也不在燕京,后来我回来了,她也没来找我。就她父亲犯的事情而言,你我都无能无力,这一点儿,你我清楚,琪琪也不可能不明白琪琪为了报答养父的恩情,选择了这样的做法也无可厚非,如果是你我,估计也会这么做”

    “杜如龙该死”熊戈端起刚刚倒满的一杯白酒,冷冷的,恶狠狠的骂了一句,一饮而尽。

    “该死,还是不该死,我们决定不了他们这些人做事情,都是在你情我愿的情况下完成的。算了,还是不要探讨这件事了”甄诚看到喝了一杯酒的熊戈,精神好像一下子振奋了很多,不再继续这一话题,想了想又说道,“要想别人尊敬你,最正确的道路就是自己变得强大。你如果想报复杜如龙,那你就要拿出点儿本事来做事情,就像我当初在寒千市那样对于一个弱这,没有人会怜悯你”

    “放心吧我熊戈也不是泥捏的”熊戈好像一下子豁然开朗了,拿起筷子,一边大口的吃着饭菜,一边信誓旦旦的保证道,“我一定要达到一个别人难以企及的高度,只有那样,我才能保护自己的家人和女人,我才能让琪琪安心的回到我身边”

    “无可救药”甄诚苦笑着摇头,情难自禁的一声长叹。

    p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