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乡村少年 > 《乡村少年》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凉茶报销吗?
    “我知道你爸妈为什么失踪赶紧滚蛋,别惹姑奶奶不高兴”甄诚渴望的香艳一吻没有发生,但莫言愁却在甄诚的耳边丢下了一枚重磅炸弹。

    “回去”莫言愁走过甄诚身边留下的淡淡香气还没有随风消散,甄诚就脸色苍白的冷声大喊一声,想也不想,转身向龙组的大门走去。

    原本期待甄诚处长能拉风的和龙组三老打一架的石傲根失望了,因为甄诚话音刚落,那晃荡着小辫子的背影就已经出现在了大门口,想想自己来到龙组连出手都没出手,石傲根心情格外的复杂而又郁闷。

    “没亲吻吧?”天赐面红耳赤的看着鬼眼问道,“我刚才没看清”

    “亲不亲关你鸟事,不要痴心妄想”鬼眼看了天赐一眼,冷声挖苦道,“组长不会搞姐弟恋的”

    “你——”天赐恼羞成怒的很想动手修理鬼眼,但看到莫言愁已经转身看向自己等人,握了握拳,转身愤然离开。在龙组里,天赐没有朋友,除了一起出去执行任务的几次,天赐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而莫言愁是天赐在龙组里接触最多的那一个。

    “莫组长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居然真的用一句话就把甄诚这个小兔崽子撵跑了,佩服啊”甄诚说离开就离开了,寒芒的人也跟着陆陆续续的离开了龙组,韩勇很是郁闷的站在龙组三老的边上,满脸微笑的看着莫言愁满脸笑容的赞叹。

    “愁儿,你跟那个甄诚说了什么?他怎么会那么听话呢?”尤乐山的脸上带着疑惑,但语气间却充满了得意。看着莫言愁,老怀甚慰的朗声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我们的一个小约定,甄处长欠我一份人情罢了什么让不让的,是甄处长给面子再说他即使想动手,也打不过师父师伯,我就是给他找了个台阶下而已,他不滚蛋,难道还等着挨揍吗?”莫言愁满脸笑容的耐心解释,好像刚才自己做的就是一件毫不起眼的事情。

    “韩队长是不是准备一起进屋坐一坐啊”边雨辰看了眼莫言愁,扭转头阴阳怪气的问韩勇,“你要不要挑战一下龙组啊”

    “哈哈看你说的莫组长这里我也常来,今天就不再打扰你们的聚会了,我那面一到晚上就忙,我先告辞了”

    “不送了”邱冷面无表情的冷冷说了一句,转身向屋子里走去。虽然当年一号的失踪和现在的一号没多大关联,但不知道为什么,邱冷对如今一号的人也很排斥。甄诚是甄勇的儿子,看到了本来应该是件开心的事情,但看到甄诚和韩勇一起进来,邱冷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咳咳”韩勇满脸的尴尬咳嗽两声,红着脸快速的离开。

    “韩队长应该是不想甄诚把事情闹大,应该没恶意的”莫言愁感觉很是尴尬,毕竟平时自己和韩勇接触还是很多的。看到韩勇这么尴尬的遭到了冷遇,很是难为情的解释道。

    “有恶意,没恶意,往往就是韩勇一句话的事情一号的消息来源全都有韩勇负责,我们三人今天到了太液池的事情,马上就会到了一号的耳中到底会不会对你造成影响,现在还不得而知榜天来你这里相聚,真是莽撞了”边雨辰看了莫言愁一眼,担忧的摇着头苦笑着说道。

    “管他娘的那么多干什么,我们来太液池见自己的晚辈和徒弟,他们即使知道了能怎么样?进屋,不要理会那么多,我们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呢”尤乐山打断边雨辰的分析,满脸喜意的说道,“这个甄诚身上藏着大秘密,寒芒成立的时候,我们三个老不死的也要去祝贺一下才成”

    “大秘密?什么大秘密?”边雨辰一边向房间里走,一边饶有兴趣的笑着问道,“你不会说,甄诚知道什么黄金矿脉之类的无稽之谈吧”

    “黄金、钻石算个屁”尤乐山豪迈的摆手大笑,看到左右无人,尤乐山低声说道,“甄诚拥有大量的修炼白玉,这算是大秘密不?”

    “真的?”边雨辰那原本波澜不惊的老脸瞬间被震惊和兴奋取代,看了看左右,急忙满脸严肃的低声说道,“我们进屋详谈”

    “哈哈,好,详谈”尤乐山看到莫言愁也一脸的疑惑和不解,很是得意的背着手,跺着方步进了屋。

    “得瑟得瑟现在好了,我的一张老脸也被你丢得干干净净的你可倒好,莫言愁亲了你一下,就腰酸腿软的逃跑了,留下我一个人被邱冷他们三人羞辱”出了龙组的大门,看到甄诚正在必经之路等着自己,韩勇快步向前,一边向保卫部的方向走,一边脸色难看的像个怨妇似的不断埋怨。

    “亲个屁啊没亲到好不好?”甄诚看到韩勇的生气不像是假装的,没敢再去刺激这个及其要脸面的韩勇,苦笑着解释道,“莫言愁告诉我,说她知道我父母的一些事情”

    韩勇愕然的看了看甄诚,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闷声不响的缓步慢行,没有去接甄诚的话题。

    “是愧疚了吧?”甄诚一边跟韩勇并肩向前走,一边暗自揣摩着莫言愁掌握的关于父母的消息到底是什么。看到韩勇闷声不响的,甄诚率先打破沉默调侃道,“去年你就答应我,要告诉我关于父母的事情,现在都一年了,你可是只字未提莫言愁都知道了,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

    “莫言愁知道的只是关于你父母为什么会失踪的一些信息,但你父母去了哪里,她还是不知道的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尤乐山跟她讲的,所以她知道一些关于你父母的事情,一点儿也不奇怪”韩勇的表情很是挣扎,也很犹豫,看了一眼甄诚,淡淡的说道,“我知道又如何?跟你讲了又怎样呢?只是徒增烦恼罢了”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甄诚脸上的笑意消失了,语气间透着一丝责备,瞥了韩勇一眼,激动的说道,“你应该知道,我现在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先别那么激动事情并不是像你想的那样简单,我没故意隐瞒你”听出甄诚的不满,韩勇苦笑着急忙解释道,“你成长的速度太快,寒芒也是没跟你讲关于你父母为什么会失踪的事情,主要是不想你太分心,也不希望你太急躁。即使你现在知道了你父母失踪的原因又能怎么样呢?以你现在的实力,还是不能救回他们,或者说,即使你现在见了你爸妈,他们高兴不高兴离开都是个问题”

    “难道我爸妈被软禁了?不对,是受到威胁了?”听到韩勇说父母可能不愿意离开,甄诚很是激动的大声说道,“谁要是阻拦我见父母,我一定捏死他们”从懂事起,甄诚就一直靠着想象和自己的父母相聚,这种被割裂的亲情一荡到了希望,就会变得异常的强烈和狰狞。

    “我就说你会激动的,现在果然这样了打打杀杀能解决的都是小问题,如果你父母是被某个人抓了那么简单,那我现在就可以跟着你去见你父母,但问题是,他们牵连进了一场政治斗争中,这就不是你我可以解决的,你明白吗?”

    “我父母不就是特种兵吗?怎么会牵连进政治斗争中呢?”看到韩勇快步的向太液池保安部的办公室走去,甄诚也急忙快步跟上焦急的问道。

    “那你是不是特种兵?我是不是特种兵?”韩勇打开办公室的门,也不招呼甄诚,走到沙发前如释重负的反问道,“用特种兵称呼你父母那就有点儿屈才了,确切的说,他们两人和我的性质一样”

    “太液池保卫部?”甄诚关好门,听韩勇说完,很是震惊的问道,“他们也是负责首长安全的?”

    “他们不但是,而且要比我有能力得多我现在都四十多岁了,还是太液池保安部的队长,而你父母却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就已经担任这个职务了如果不是他们两人失踪,那太液池保安部部长不是你父亲,就应该是你母亲”韩勇端起茶几上的一壶冷茶,倒了两杯,看了眼甄诚缓慢而又严肃的问道,“如果我哪天失踪了,你说可能会和谁有关系”

    甄诚端起茶杯,刚刚送到嘴边,听到韩勇的问题,甄诚的手臂瞬间停滞在了空中。

    韩勇失踪,会和谁有关?这还需要考虑吗?怪不得自己让于浩然帮忙查自己父母的消息如泥牛入海,原来都是这个原因。于浩然不是不知道向哪里查,而是没办法进行下去。如果自己的父母涉及到了一些政治机密,那就更不好说了

    “我现在应该怎么办?”韩勇低头默无声息的喝着冷茶,甄诚端着茶杯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先喝茶,其实你知道应该怎么办的”韩勇看也没看甄诚,继续倒茶,继续慢慢的品着,深有感触的说道,“有时候,作为一个政治人物也很悲哀的,人走茶凉,更何况我们还是负责沏茶倒茶的小人物,在某些时候,自己的命运往往掌握不了的你的父母既可以说是伟大的,也可以说是无奈的”

    “我姥爷是不是也知道我父母为什么会失踪?”甄诚很听话的喝了一口凉茶,那透骨的冷意伴着苦涩瞬间席卷全身,甄诚感觉那原本躁动难安的心情平复了一些,沉默了一会儿,苦笑着问道。

    “你姥爷只能做到组织部副部长,就和这件事有一定的关系不是他能力不够,而是因为你的母亲和父亲,他受到了影响”韩勇和叶鸣见面的次数不多,多年对叶鸣那清廉刚直的作风很是敬佩。听到甄诚询问,韩勇很不确定的猜测道,“具体你姥爷是知道,还是不知道,真的不重要”

    “我父母保护的那届首长是上届,还是上上届?”甄诚想想姥爷那沧桑的面容,想想自己一直以来对姥爷的误解,满脸羞愧的看着韩勇,神色慌张的急忙转移话题。

    “是江首长那一届,也就是落拓公子江洛的爷爷,其实对你父母最熟悉的人,不是莫言愁,也不是我,而应该是江洛。我们了解到的关于你父母的消息,道听途说的多,但江洛却亲身经历了这件事当年你父母没时间陪你,但却要抽大量的时间陪着首长和首长的家人。那时候江洛虽然也不到十岁,但应该能了解你父母的一些事情”

    “江洛怎么会是他呢”甄诚没想到,自己就见了一面的江洛,居然享受到自己父母的呵护,而自己这个亲生儿子却像一个野孩子一样的在深山老林里乱跑想着妈妈。想想江洛,甄诚内心中不由的涌起一丝异样的嫉妒。

    “江洛这么多年一直郁郁不得志,前一阶段却被苏高权等人推荐去了黑龙江接替了孙绍波那个副省长的位置本来我还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今天见到龙组三老出现的时候,我才算是豁然开朗”

    “江首长那届就是当年龙组三老掌控龙组那一届?”甄诚反应迅速的急忙问道,“那岂不是说,邱冷他们也认识我父母?”

    “岂止认识那么简单确切的说,他们是忘年交的典范今天邱冷看你的眼神,你没发现很怪异吗?如果我没猜错,他应该知道你是甄勇和叶紫嫣的孩子,但为什么不说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韩勇皱了皱眉头,看了眼甄诚,郑重的叮嘱道,“事情过了这么多年了,当年的恩怨纠葛,谁都很难说得清,道的明,所以你也不要太急迫,十多年你都等了,也不在乎再多等几天慢慢来,不要轻信任何人的话,包括我在内”

    “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甄诚将桌子上的一杯满满的冷茶喝下去,感激的向韩勇鞠了一躬,毅然的转身向门口走去。

    “回去泡壶凉茶在桌子上,有事情的时候喝一点儿,做事不要那么冲动,这对你有好处的”韩勇看到甄诚走到门口了,突然大声的提醒。

    “茶叶钱报销吗?”一只脚迈出房门的甄诚扭头问道,“如果报销的话,我就多泡几壶”

    “那要是不报销呢?”看到甄诚的情绪平复了很多,韩勇笑着问道。

    “不报销我就天天来你这里喝免费的”甄诚说完,急忙消失在门口。

    “狗改不了吃屎,不管怎么努力开导,还是个厨子”韩勇看到甄诚躲得快,丢掉手里的茶杯盖一个人喃喃低语,品味着凉茶那浓得化不开的苦涩。

    p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