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乡村少年 > 《乡村少年》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龙组辉煌的过往
    龙组诞生于数百年前,是由当时华夏国修炼古武的九大门派商议推选而成的,组成九位人员的长老会。每隔五年或十年,九大门派再分别从众多门派中挑选资质极佳的弟子进入龙组,负责处理一些棘手的事情,每一个弟子在龙组不过短短数年时间,每过一段时间就轮换一批。

    随着时间的推移,华夏国古武修炼渐渐没落了,原来的九大门派中修炼古武的弟子也越来越少。再加上近代华夏国战祸连连,所以现在的龙组和以前的龙组只是结构相似而已,在人员上遴选上要求一降再降,但即使这样,龙组的实力还是日趋没落。

    华夏国建国之后,龙组成了一个始终笼罩在层层谜雾中的神秘机构民间传说,它的每一个成员都拥有惊世骇俗的本领和奇诡非常的异能。他们战斗在华夏国最为险恶、最不为人知的领域,用他们的热血和青春默默地守护着古老的华夏民族

    然而,事实上,民间的普通百姓却连龙组究竟是否存在都不能肯定。

    这是一群隐秘在黑暗中的无名英雄这是一个有着辉煌过往的神秘组织,这是一个你不去招惹,会发现它很平淡无奇,但一去招惹又会相当后悔的怪物集合。

    一切行动由国家领导指挥,只听一号首长的命令,这就是龙组的最突出特点。从这个意义上讲,龙组很像明朝的锦衣卫。也正是因为它的特权性,所以才令很多身怀异能的人以进入龙组为傲

    龙组最风光的时候,是在二十一世纪初期的时候,那个时候龙组和华夏国的另外一个神秘组织“虎堂”争宠,相互牵制,相互激励,共同成长。在执行任务的时候,龙组独来独往的多,偶尔和民间的秘密组织“影组”合作,解决了很多华夏国不好正面去完成的事情。

    在二十一世纪初期的时候,龙组基地位于非洲刚果的基伍湖附近并占有一座钻石矿。据传言,龙组的成员全部是华夏国的退伍军人,而且还有一部分童子军分散在世界各地。其主要任务是保护华人在各地的合法权益。

    在龙组的历史,有很多可歌可泣的名字,他们是……

    “真没想到,龙组原来有这么风光的历史”浏览完韩勇手机里的关于龙组的简介,甄诚满脸尊敬的说道,“这些无名的英雄真值得敬佩”

    寒芒的车子还进不了太液池,所以甄诚的车子只能停在太液池外面,两人一起下车,步行向太液池里走。途中听到甄诚对龙组一无所知,韩勇让手下传来一些解密的资料过来。让这个连龙组都仅仅知道个名字,就敢嚣张去挑衅的乡下人长长见识。

    “一个组织和机构,不是一个人,两个人就能让它牛x并受人景仰的。你今天让手下这么做,除了到处树敌之外,就是给燕厩的人留下一个嚣张的恶名龙组经历了多少战斗,死了多少人,我想你刚才也了解了。这次因为事情紧急,你为了寒芒成立大会采用了这种饮鸩止渴的方法,还勉强说得通,但以后不要再这么做了在华夏国的成名又怎样?你的目光应该放眼全世界”

    “嗯我知道了”甄诚点了点头,抬眼环视着笼罩在夕阳中的太液池信誓旦旦的说道,“龙组已经成为历史了,我相信,将来的寒芒成就一定可以超越龙组”

    “可惜啊二十年前的那次大选毁了龙组如果没有那次的失败,我想你这句话注定要被钉在耻辱柱上”韩勇一边并肩和甄诚向龙组的驻地走,一边满脸痛惜的说道,“如果不是那次大选,也许虎堂也不会覆亡,那么龙组也不会走向没落如今的龙组真是连当初龙组实力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那现在的龙组还是九长老制度吗?我上次来龙组,发现龙组也没什么特殊的地方,好像也不仅仅九个人啊”

    “九长老制度那已经是百年前的事情了,后来没落了,变成七长老,然后是三长老二十多年前的那场大选之后,龙组现在已经混编成三组人马,看着现在的龙组,就让人心痛”

    韩勇满脸痛惜的看着那渐渐西斜的太阳,皱着眉头说道,“现在成立寒芒,其实就是希望寒芒能起到当年虎堂的作用,能够在与龙组的竞争中,互相激励,相互扶持,共同成长龙组没落之后,我们华夏国的秘密部门已经在世界其他国家的眼中消失了以前屡战屡胜让敌国闻风丧胆的龙组,如今已经沦为了一个介于二三流之间的一般性组织了,我每次追随一号去其他国家访问,与外国的护卫人员交流的时候,他们谈论的都是以往的龙组,而对现在的龙组却充满了嘲讽和轻视。”

    夕阳的余辉笼罩在韩勇的脸上,甄诚能明显的感受到那种透骨的落寞和遗憾。

    “那虎堂为什么会没落?”甄诚对于二十年前的那场大选一无所知,因为这方面的资料,自己一点儿也接触不到。即使现在自己问关于那场大选的事情,韩勇就是知道也不会说,但如果问关于虎堂的信息,相信韩勇不会遮遮掩掩的。

    “那场大选到现在都是一个迷,因为当初上台的领导人把当时的所有秘密都尘封了,我们都不清楚。现在的华夏国里,除了一号,没人知道那届大选的前一夜到底发生了什么。”韩勇看了甄诚一眼,叹了口气说道,“虎堂的覆灭就是因为政客间的相互倾轧和勾心斗角造成的。不管到了什么时候,我们这些人就是刀和枪,有时候,做有些事情,往往会身不由己”

    “那届上台的一号就是现在的一号吗?”

    “那到不是因为虎堂的覆灭和龙组非洲基地被偷袭和血洗,那届上台的几位领导人只在台上任期了五年就无奈的下台了。如今这届领导人中,只有欧阳川是三朝元老”韩勇眉头紧锁,看了眼甄诚说道,“其实燕王、燕后就是当初虎堂中唯一幸存的两人你如果有兴趣知道虎堂覆灭的原因,可以去问问他们,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甄诚听到燕王燕后居然是当年虎堂的成员,满脸的震惊,看了眼韩勇,点了点头说道,“那我有时间去让燕王给我讲讲他们丢人的故事”

    “丢人?”韩勇看了眼甄诚,冷笑着说道,“流血和悲壮是肯定的,丢人不可能燕王燕后都是值得尊敬的国之功臣,你最好还是恭敬一点儿好”

    “我知道,别搞的那么严肃好不好?对了,现在龙组有几个领导人?上届有龙组三老,这届我怎么只见到一个莫言愁呢?难道龙组现在就一个负责人了吗?”甄诚看到龙组的大门敞开着,加快了脚步,沉声问道。

    “现在龙组的管理很是混乱,从领导机构到下面的人员选拔都是一团糟莫言愁虽然能力不错,可惜资质太浅。再加上莫言愁是尤乐山的徒弟,所以莫言愁这些年即使想做什么事情,也是举步维艰龙组三老的制度还延续着,但三组人之间相互间又勾心斗角。本来龙组是贵精不贵多,但现在已经变成了大杂烩”韩勇一边叙述,一边摇头苦笑着说道,“如果说寒芒是个婴儿,那龙组如今就是一位行将就木的老人”

    “莫言愁也是龙组的三老之一?”甄诚脸上的表情很怪异,似笑非笑的问道。

    “确切的说,是这样的龙组现在有三组人马,莫言愁是三个组长里年纪最轻的一个,因为有尤乐山等人的老部下大力支持她,莫言愁在前年才当上了龙组三组的组长,主要是驻扎在太液池里,负责保护各位首长的安全并处理一校规的突发事件。龙组的另外两组,一组分布在世界各地,另外一组依然在非洲奋斗,寻找机会,时刻等着衍夺回钻石基地从这个意义上讲,莫言愁这组算是外围力量,并不是龙组的核心和精锐”

    “非洲的钻石矿丢了,确实可惜啊,应该值很多钱吧?”甄诚想想的那璀璨晶莹的钻石矿,不由的吞了吞口水,对于韩勇的介绍和分析反而不是很关心。

    “没出息”韩勇看着甄诚那恶心贪婪的模样,气愤的骂了一句大声刺激道,“你要是有本事,就带着寒芒的人去把那地方夺回来,那样的话,那里的钻石矿就都归你了”

    “很是诱人的想法但我可不想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风吹日晒我还是呆在华夏国卖卖菜,开个饭店赚点儿钱好了”

    “目光短浅,就是个厨子的命”韩勇骂了一句,快步的向龙组那大敞四开的神秘院落走去,隐约间,韩勇已经听见院子里的打斗声了。

    甄诚也没再继续开玩笑,影影绰绰的,甄诚已经看见了自己的人了。看到韩勇不说话了,甄诚急忙快步跟上,迅速的进了龙组的院子。

    能在太液池里有一席之地,那就已经是莫大的荣耀了。如果想要在自己的院子里再有个训练场,那就有姓人说梦了。龙组虽然特殊,但在场地上也没什么例外。所以韩勇和甄诚一踏进院子,就看见了站在院子最里面,泾渭分明怒目相视的两拨人。在两拨人中间,两个年轻人正你来我往的相互缠斗着。

    “好再来”狗娃子和天赐刚一分开,大吼一声,又再一次上前,和天赐纠缠打斗到了一起。令甄诚不解的是,天赐居然态度倨傲的从容躲闪,而狗娃子却满头大汗的时而进,时而退的不断狼狈的躲闪腾挪。

    “我去莫言愁那里打个招呼,你去招呼一下你的人”韩勇看到双方虽然都充满了敌意,但并无人员受伤,安心了很多,低声说了一句,抬步向莫言愁的方向走去。

    “有异性,没人性重女轻男,老色狼”甄诚像个小孩子一样,嘟嘟囔囔的自言自语。

    韩勇和甄诚一前一后走进院子的时候,莫言愁就已经看见了。当和甄诚四目相对的时候,莫言愁给了甄诚一个鄙夷的大大的白眼。

    “姥姥的,居然瞪我那我就看你的大胸”甄诚一边得瑟的晃荡着向江世恒等人的身边走,一边目不转睛的盯着莫言愁那翘挺饱满的大胸意和非礼,那满脸得意的坏笑,只要是个正常的女人,都能猜到甄诚是在想那床第间的龌蹉事情。

    “你们没事吧?”看到潘明星、周怀臣、郭成强、于凤和四人脸色有些苍白,甄诚快步上前,很是关切的打量一番,严肃的教训道,“打不过不要硬撑,千万不能受伤”

    “我们没事,就是有些脱力”听到甄诚询问,周怀臣等四人微微脸红,看到其他三人不讲话,周怀臣不好意思的回答道,“龙组没有黄阶实力的高手,他们组长说,龙组实力最弱的就是现在这个天赐。可惜的是,我们四个连番上阵,还是输了,给你丢人了”

    “你输了”甄诚还没来得及安慰周怀臣四人的时候,天赐那冰冷的可以杀人的声音突然响起。“你给我倒下”天赐大吼一声,那刺耳的声音就像古荡着杀意的匕首,侵袭着每一个围观人的神经。

    “噗通”天赐话音刚落,原本还进攻的很有章法的狗娃子,突然莫名其妙的跌倒在周怀臣等人的面前。

    “郁闷怎么又是这样呢”周怀臣看到江世恒已经抢先一步扶起了狗娃子,很是郁闷的看向甄诚解释道,“我们和天赐交手的时候,感觉接近不了他的身前三米,每次接近了,就好像冲进了刀山一般,浑身的难受。不管我们怎么试,但最终都会被他的眼神和身上的杀气b退。一直到现在,我们也搞不懂,我们到底失败在了哪里。”

    “那是刀意”甄诚看到天赐的脸色更加的苍白了,但那倔强眸子里还再挑衅着江世恒等人。

    “寒芒的小朋友,还有没有要挑战的了?你们八个人,现在输了五个人了,就是剩下三场我们都输了,你们的挑战是不是也失败了呢?”莫言愁看了甄诚等九个人,冷冰冰的看着甄诚说道,“你说对不对啊,甄诚大处长”

    “我们不在乎结果,关键是过程你们虽然赢了,也胜之不武,因为你们出老千”甄诚打量着天赐,冷声说道,“一个可以抵抗玄阶后期的高手来和我们寒芒的一个黄阶后期高手打,这根本就不对等,也不公平”

    “呵呵甄处长真是好眼力”莫言愁就像早就料到一样,看着甄诚波澜不惊的说道,“那刚才的五场都不算,我们重新来过如何”

    “这还差不多”甄诚连谦让都不谦让,干脆爽快的大声回答。环视了一下莫言愁身后的八个人,甄诚笑了笑说道,“要不这样,我挑战你们九人吧,我的手有些痒了”

    p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