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乡村少年 > 《乡村少年》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受惊了,要压精!
    如果可以选择,牛娃子和藏北狼宁可依附在十八层楼的外壁上不下来。但面对层层都有人拿着铁锤守在窗前,楼顶又有高压水枪向下招呼的情况下,牛娃子和藏北狼只能乖乖的从二楼的阳台上跳到了密密麻麻的城管包围圈里自投罗网。

    “打,大家一起打死这个小王八蛋,公安局来了,我顶着”燕京市城管执法局局长丁大壮指着被围的里三层外三层的牛娃子和藏北狼,愤怒的大声的吼道。

    “慢着”牛娃子的脸上不知道怎么弄上了灰尘,听到丁大壮要让手下动手了,小脸一沉,快速的上前一步气喘吁吁的说道,“老头,你知道我们俩什么背景吗?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会来砸你的办公室吗?”

    丁大壮,今年四十八岁,也许是经常在外面胡吃海喝的缘故,丁大壮的脑壳有些秃,眼睛有些鼓,肚子有些大。

    “去你妈的我管你什么背景呢”丁大壮站在人群的最前面,看着两个还没自己女儿大的小屁孩,理也不理牛娃子的大骂道,“这么多年了,我们只砸过别人,还从来没被别人砸过呢你算个**,居然来我们城管装b”

    “哈哈”牛娃子看到其他人没有立刻围上来,给了藏北狼一个见机行事的眼色,上前两小步,波澜不惊的严肃说道,“你觉得,你们局有几个人可以从十八楼攀爬下来而安然无事?你不觉得我们把动静闹这么大,而孙绍波局长却没派人来是什么原因吗?”

    “这个?”丁大壮看着牛娃子那淡定的表情,迅速的从震怒中回过神来,是啊,这两个人这么闹,东城区公安局怎么没派人来呢?难道这两人真是很有背景的公子哥?但燕厩的公子哥,自己都见过照片,眼前这两人怎么看上去这么陌生呢?

    “局长,还是先问清楚再动手,毕竟他们就是胡闹打破了些东西,万一我们把人给弄伤了,到时候可能会很麻烦”丁大壮的秘书张海是一位四十多岁的眼镜男,人长得很瘦小,但眼神中却透着精明,对于燕厩的掌故和人事关系,张海很熟稔,倒背如流。看着牛娃子那浑不在意的表情,张海急忙低声的提醒。

    “那你就tmd的说一说,如果不能让我满意,我现在就让兄弟们踩扁了你们”丁大壮向张海微微点了点头,瞪了牛娃子一眼,语气强硬而狠辣的大声命令道。

    “丁局长果然是人中龙凤,为人世故老辣,还好我出来的时候,家里老爷子交待过,只能闹着玩,绝对不能出人命。否则,我们兄弟今天要是打伤了丁局长的人,我相信以丁局长这重情重义的性格,一定会打死我们两兄弟为你手下报仇的就冲你这份胸怀,我牛娃子给你鞠躬了”牛娃子拱着小手,弯了弯腰,满脸严肃的崇拜的恭维道。

    “真不要脸这种恶心的话也说得出口”藏北狼感觉胸口憋闷,差点儿一口吐了出来。

    “哼,算你识相”丁大壮虽然脸上依然布满着怒气,但听到牛娃子的恭维,心里却异常的妥帖。看了眼牛娃子,压抑着内心的愤怒和得意满脸轻蔑的问道,“你老爷子是哪位高人啊?”

    “我老爷子高不高,这让我怎么说呢?如果我说高,你一定不信既然丁局长手眼通天,相信燕厩的各大重要部门都一清二楚。这样吧,你现在可以打电话给燕厩的各个要害部门,问一问他们那里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样你就知道,刚才没对我们两人动手,你们有多幸运了”牛娃子脸上的笑意渐渐的收敛,傲慢和不屑挂在了脸上,原本还有些平视的小脑袋如今渐渐的高昂起来,连看丁大壮的眼神都有些蔑视了。

    “你打电话问一下”丁大壮心里有些忐忑了,难不成其他的部门也跟自己的情况一样?扭头吩咐了张海一声,丁大壮思考着接下来应该怎么应对。

    如果是两个毛孩子忽悠自己,那自己没什么好客气,敲断两条腿,直接丢在大街上以儆效尤;但万一是真的,那自己的人把两个孩子都b到跳楼的程度了,那到时候应该怎么圆场呢?

    “手里拿家伙的都滚蛋”丁大壮看到张海去人群后面打电话求证了,环视一周,看到自己的手下都手里拿着家伙,虎视眈眈的看着牛娃子两人,等着自己命令。丁大壮皱了皱眉头,大声吼道,“就两个孩子,用不了这么多人,留下二十人,其他人都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这成百上千的围着,丢人不丢人?”

    “散了散了”

    “回去”

    “马上回去”

    “不需要我们了,撤”

    “你牛”听到丁大壮的吩咐,看着渐渐松散的人群,藏北狼一颗紧张的心松弛下来了,看到没人注意自己,悄悄的在牛娃子耳边提醒道,“我们现在跑吧”

    “跑?”牛娃子好像装b上瘾了似的扭转头,鄙视的看了藏北狼一眼说道,“要跑你自己跑,这太阳都落山了,他们要是不请我们吃饭,我才不走呢”

    “——”藏北狼看着牛娃子,满脸的无语。把人家的办公室敲得稀巴烂,不但不想着逃命,现在居然还有脸等着吃饭,有这么脸皮厚的人吗?“靠,你干脆等下叫那个什么丁局长安排妹子算了”

    “废话这个必须有”牛娃子看到张海神色慌张的拉着丁大壮在耳语,神色笃定的说道。“不是人间绝色,我都不答应”

    “局长,情况很糟糕啊”张海一边用眼角瞄着牛娃子,一边低声的对丁大壮说道,“我问了燕厩的几个友好部门,他们的情况虽然没我们糟糕,但也在今天午后先后遭到了陌生年轻人的挑战。有些单位抵抗了一下,但都被修理的够呛。”

    “我靠不会吧?还有很多陌生的年轻人?难道不是燕厩的公子哥们?”

    “不是啊都不认识,脸都很生这些人到了各个局,都是直接去局长办公室,先是嚣张的挑战,一对一的那一种,稀里哗啦挑战完了,这些人丢下请柬就离开了”

    “请柬?这些人是送请柬的?”丁大壮眼睛瞪得大大,看着张海浑身燥热的问道,“这什么部门?怎么送请柬,还先打架呢?”

    “因为他们是寒芒的人”张海看到左右无人,小声的说道。

    “我靠寒芒的人”丁大壮惊呼出声,额头上的汗水一下子全下来了。虽然是一个局长,但在燕厩的地界上,自己也只有在拆迁的时候才像个局长。在所有的局长中,自己算是最低等的那一个了。但越是这样,丁大壮越是要包装自己。关于燕厩每天发生的新鲜事,丁大壮都强迫自己去熟悉,有些人即使从来没见过面,也一定要记住。听到张海说眼前的两人是寒芒的人,丁大壮马上就想到了甄诚,想到了太液池保卫部。

    “张秘书,国安局被寒芒的人打败了”

    “张秘书,公安部的人被寒芒打败了”

    “张秘书,你的脸色难看啊,武警总队的人被寒芒打败了”

    ……

    张海打的电话都是一些平时联系比较多的部门,像城建局,规划局,卫生局之类的,因为丁大壮急着想知道消息,所以张海就让其他的几个负责人帮着打电话询问。本来已经够震惊了,没想到一条又一条震惊的消息,不断的锤打着张海和丁大壮那脆弱的神经。

    “惹不起啊”丁大壮很快回过神来了,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急忙转身,近乎暴怒的对围着牛娃子和藏北狼的手下大吼道,“都tmd的滚犊子,马上立刻否则开除”

    “轰——”原本剩下的二十几个魁梧的大汉看到丁大壮像是吃了老鼠药一样的跳着脚骂人,惊呼一声,作鸟兽散。

    “那个,那个,小兄弟受惊了啊”满脸的笑容,那没有几根头发的脑壳也在夕阳下微微闪着亮光,看着牛娃子,丁大壮谄媚的道歉。

    “受精了,那是要怀孕的你说是不是啊?”牛娃子背着小手,满嘴荡的说道,“要不我俩现在就回去吧被我们砸坏的东西,我会让老爷子来赔钱的”

    “赔钱?开什么玩笑?那些都是劣质的假冒产品,我早就看着不顺眼了”丁大壮看到牛娃子准备要走了,急忙给张海使了个眼色,然后指着张海大骂道,“我就出去这么一会儿,你看看你都办了什么事情赶紧来给小兄弟赔罪”

    “我该死,我该死啊”张海急忙上前一步,拦住牛娃子的去路,满脸哀求的拉住牛娃子的手臂说道,“小兄弟,你看在我年纪一大把的份上,给个面子,留下吃顿饭吧”

    “——”藏北狼满眼的星星,脑袋有点儿晕。

    “都受精了哪有心情吃饭啊”牛娃子瞪了张海一眼,很是气愤,很是委屈的说道,“我们家老爷子就是想请丁局长去参加一下我们寒芒的成立大典,我们几个小的想试一试被请的人度量,如果有容人的度量,我们就送份请柬,如果没有,那就抱歉了”牛娃子从口袋里摸出那张皱皱巴巴的大红请柬,很是惋惜的说道,“城管就是城管啊,很难登堂入室啊算了,我还是撕毁了吧”

    看到牛娃子手中的大红请柬,丁大壮的两眼泛着绿光。当了十多年领导了,丁大壮还从来没出席过什么重要的场合。平时连个部长都见不上,如今大好的机会就摆在自己的面前。看到牛娃子那小黑手已经准备去撕扯请柬了,丁大壮上前一个箭步,紧紧的握住牛娃子的手焦急的说道,“我的亲兄弟啊,不能撕啊你要是撕了,老哥我就好自杀了”

    丁大壮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在自己的有生之年,把城管建设成一个令人敬仰的部门。牛蛙子的一句话,直接击中了丁大壮的要害,面对自己那不算宏伟的梦想,握紧牛娃子的手,就像当初第一次亲吻女孩一样,丁大壮的嘴唇都有些颤抖。

    “这样不好吧?”藏北狼看到牛娃子那装b的样子,很是羡慕嫉妒的帮腔道,“我们家老爷子是这样吩咐的,如果我们不照章办事,万一被老爷子知道了,我们会受责罚的”

    “要不这样咱先不说这个,刚才让两位小兄弟受了惊,我们先去压惊,然后我们洗个澡唱个歌,慢慢聊你们看,我们局长这么急公好义的,如果你们两个小兄弟还不给面子,那我明天就要失业了现在竞争这么激烈,我上有老,下有小的,你们就可怜可怜我这个失业的下岗工人可好?”张海看到牛娃子和藏北狼一唱一和的,满脸笑容的帮腔劝说道。

    “对,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这样好吗?”牛娃子很是郑重的问道,“作为国家公务人员,我们这样方便吗?”

    “吃顿便饭,没事,没事”看到牛娃子不是那么坚持了,丁大壮缓缓的松开手,很是豪放的说道,“其他地方我不敢说,燕厩吃个饭我老丁还是可以说了算的”

    “我们去吗?”牛娃子扭头看着藏北狼那猴急的模样,似笑非笑的眨着眼睛征询道。

    “如果就吃个便饭就算了,我们寒芒的餐厅什么好吃的没有,还是不要去了吧”藏北狼听到丁大壮只说吃饭的事情,只字不提玩妹子,很是严肃很是厚颜无耻的看着牛娃子说道,“还是按老爷子的吩咐做吧”

    “别啊别啊”丁大壮原本离开了牛娃子小手的一双大手,再次紧紧的握住了请柬,大声的说道,“我们要边吃边玩妹子呢”

    “别理他”牛娃子瞪了藏北狼一样,扭头看着丁大壮说道,“即使不吃不玩女人,我也会把请柬给你的你这人够豪气,够男人,能软能硬,还够坚挺,我看好你”牛娃子松开小手,把请柬放到了丁大壮的手里,想了想说道,“你可不要小瞧了这张请柬,只要你去参加了,你就知道什么叫高官云集了”

    “那是那是”丁大壮拿到请柬,心里笃定了很多,一边轻轻的抚平着请柬,一边扭头得意的吩咐张海道,“张秘书,打电话给三里屯滚石娱乐城,留天字号包厢招待贵宾”

    p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