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乡村少年 > 《乡村少年》正文 第九百九十三章 夕阳下的愤怒
    一抹夕阳的余辉浓墨重彩的挥洒在欧阳家的别墅外墙上,长长的两条人影像两条平行线一样伫立在繁花落尽的花坛边上。

    一袭黑色皮衣,寸头,目光中泛着怒意。

    一身敢与夕阳争辉的红色套装棉裙,敢于花儿比俏比美的矮小女孩。

    “我不去我不是你的保镖,更不可能为了你们欧阳家上台比武”天赐扭转头,清冷的拒绝,拒绝今晚再次去一千零一号。

    “我爷爷让你保护我,你就一定要去”欧阳萱儿没想到天赐这么不识时务,有多少燕厩的公子哥争着要跟自己搭讪,而眼前的这个少年居然敢于拒绝。自从懂事以来,这还是第一次有男人敢这么不给自己面子。欧阳萱儿侧身一步,面对面的盯着天赐的眼睛满脸执拗的恼怒道,“这是命令”

    “命令?这是狗屁命令我接到龙组的命令是保护欧阳首长,你这算是什么命令?我天赐不是你欧阳家的奴才,更不可能为了你的脸面去那狗屁的一千零一号”天赐怒了,一种被人轻视的怒气冲天而起,看着欧阳萱儿,嘴角带着轻蔑的冷笑,大声的顶撞道,“你的命令在我眼里就是狗屎”

    “你——”欧阳萱儿感觉到眼前发黑,愤怒的用尽全身的力气甩出了右边的手掌,狠狠的抽向了天赐那因为恼怒而涨红的脸。

    “哼”天赐眼睛下意识的快速的看了欧阳萱儿的手掌一眼。

    冰冷,满含着杀意的一眼,欧阳萱儿突然感觉自己的胳膊就好像被两道光束擎住一样,想进而不能,想收回更是不可以,看着那停滞在天赐脸前的手掌,欧阳萱儿就像见到了恶鬼一样的惊恐莫名。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欧阳萱儿感觉手掌好像不听自己使唤一样,知觉全无,却又痛苦异常。

    “这次是警告下次再挥手,我让你变成独臂的尼姑滚”天赐转身离开,轻声的一声低吼。

    “啊——”欧阳萱儿感觉自己好像被一股气浪掀翻,惊呼出声,跌跌撞撞的摔倒在了花坛里,压得残枝败花咯作响。

    “你——呜——畜生”欧阳萱儿感觉臀部被硬物垫了一下,眼泪在眼圈中打转,指着天赐离开的傲然背影满脸通红的说不出话来。

    天赐走得决绝而又坚定,在夕阳的余晖下,天赐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舒爽。

    离家出走的日子,天赐明白了什么叫世态炎凉;深山苦练的打拼,让天赐明白了,只有实力才是男人最好的脸面。

    进了龙组,天赐拼命的苦练,但没想到自己接到的都是这样跟踪或者保护人的恶心任务。

    昨晚在一千零一号里见到了吴欣和甄诚,天赐感觉很是羞愧,本欲打个招呼,却觉得自己很是不配。从昨晚护送欧阳萱儿回到太液池开始,天赐就向天发誓,自己一定不会再做这种奴才般的事情。

    天赐想大吼,想杀人,脚步越走越快,但却不知道自己的归宿在哪里。

    “死乡巴佬,我不会放过你的”欧阳萱儿看着天赐的背影消失在大门前的转角,眼泪混合着愤怒大声的跺着脚嘶吼。

    耻辱,一种被奴才玩弄的耻辱

    羞愧,一种说不出的莫名的羞愧

    欧阳萱儿从来没这么丢人过,从懂事开始,自己除了学习走路的时候摔过跤,这么多年了,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屈辱。

    看着那沾染在红色棉裙上的黑色泥巴,欧阳萱儿像是一条被惹怒了的休眠的毒蛇,脑海中计划着一个又一个噬人饮血的计划。

    “我一定让你变得一无所有,我一定让你跪下来求我”欧阳萱儿握紧粉拳,转身向别墅里一瘸一拐的走去。

    手臂虽然恢复了知觉,但却像被针扎火烤般难受;两只脚虽然能行走,但每一步都步履维艰。

    “弄死你,弄死你啊”欧阳萱儿对着夕阳怒吼

    “弄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说,你到底离开不离开肥肥”谷晓东很久没摸过枪了,虽然这东西每天自己都见过很多遍,但在华夏国的土地上,这东西之于自己就是土块瓦砾,毫无价值。

    “不要啊,不要啊,爷爷”谷肥肥被爷爷的护卫控制住,摁压在冰冷的墙壁上。听到爷爷怒吼,谷肥肥怕了,因为只要爷爷想杀人,鹰的命还真不如一只蚂蚁。

    “我爱肥肥”鹰看着谷晓东的,虽然全身不听使唤,嘴巴连说句话都很难受,但该坚持的,鹰一定会坚持。对着冰冷而又熟悉的枪口,嗅闻着熟悉的枪油的问道,鹰大声的吼道,“你尽管杀了我,我弟弟会给我报仇的”

    “你弟弟?就那个乡巴佬甄诚吗?”谷晓东冷冰冰的嘲讽道,“他在我眼里跟你差不多”

    “爷爷,爷爷,你不要杀鹰啊我离开他,只要你放他走,我离开他我保证永远也不见他了好不好”听着爷爷那冰冷的声音,谷肥肥大声的喊叫,“我求你了,爷爷”

    “闭嘴,你个死老娘们你不是要和我一起死的吗”鹰大声的对着门外吼道,“放心好了,他杀了我,弟弟一定会扭断他的脖子”

    “哈哈,好有骨气那我就成全你”谷晓东想也不想,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鹰扣动了扳机。

    “啪嗒”一声清脆的撞击声,鹰的眼睛都未曾眨一下。

    “放开他们”谷晓东示意自己的四个护卫松手,大声说道,“解开他们的穴道”

    “哗啦”谷晓东话音刚落,谷肥肥就冲门而入。看到鹰正看着自己,不顾一切的冲进了鹰的怀里,大声的呜咽

    “呜呜呜——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呜呜——你怎么这么傻呢——”

    “没事没事”鹰的嘴角因为反抗被踹了一脚,有些淤青,说话却不碍事。高大的身躯搂抱着谷肥肥,在夕阳的余晖下显得是那样的和谐。

    “你们出去,没我吩咐,谁都不要进来”谷晓东严肃的挥了挥手,大声的吩咐。

    “是”谷晓东的护卫长答应一声,想也没想的带着兄弟出去。

    “坐下聊一聊”刚才那须发皆张,随时可能抬手饮血的谷晓东消失了,一个谷肥肥熟悉的爷爷又一次出现在了面前。抹了一把眼泪,谷肥肥好像对眼前这个老人很陌生。

    “你不杀我俩了?”谷肥肥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赶紧拦在了鹰的身前紧张的脸色苍白的问道。

    “我是你爷爷”谷晓东想笑一笑,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入戏太深的缘故,脸部的表情变得很是怪异。

    “那你是同意我们的关系了?”谷肥肥压抑着兴奋,声音颤抖的问道。

    “五五之数,我们还需要谈谈条件”谷晓东看着自己这个唯一的孙女,很是无奈的说道,“我都不知道你现在到底姓不姓谷了,你刚才不还说要和我断绝关系的吗?”

    “我——我那是说错话了,我是想和这个男人断绝关系”谷肥肥满脸通红的狡辩道。

    “真的?”谷晓东看了眼鹰调侃着谷肥肥,“恐怕你舍不得吧”

    “爷爷——”谷肥肥像小时候撒娇要糖一样,赶紧跑到爷爷的身边坐下,低眉颔首的低声哀求道,“你也看到了,他对我是真心的”

    “真心的?你以为就这把没装子弹的破枪就能测试出来了?”谷晓东看着鹰,冷声的问道,“你对枪很熟悉”

    “我知道你的枪里没子弹”鹰毫不犹豫的坦诚的说道,“我能通过气味嗅闻出里面有没有子弹我知道你在演戏,你在试探我”

    “啊——”谷肥肥看了看自己的男人,再看了看爷爷,感觉自己的脑袋里是一团浆糊。

    “很好能说出这样光明磊落的话,也算肥肥有眼光”谷晓东点头示意鹰坐下说话。

    “谢谢”鹰看到谷肥肥不断的使眼色,乖顺的坐下冷声的说道。

    “我的身份特殊,你知道吗?我们谷家特殊,你知道吗?”打量着鹰,谷晓东连着追问。

    “你是一个老人,肥肥是个女人”鹰回答得很快,很干脆。

    谷肥肥感觉浑身的舒爽,比都舒爽,眼中的泪水打转,但还是感觉有些难以控制内心涌动的幸福。

    “想要和肥肥在一起,你要受朽”谷晓东面无表情的看着鹰。

    “请说”鹰回答的很是干脆,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你要改成华夏国的国籍”谷晓东不在乎一个人外表是白是黄,但有些人却很在乎自己子女儿孙的婚姻。

    “我无所谓,悉听尊便”鹰有些蹩脚的盗用了谷肥肥经常用的四字成语朗声的回答。

    “这只是一个前提条件还有一件事,需要你俩一起去完成,只有这样,我才能给你们的将来一个可能”谷晓东看着孙女和鹰突然冷声说道,“你们有可能会死掉”

    “我不在乎”谷肥肥毫不犹豫的斩钉截铁的回答道,“只要能和鹰在一起”

    “请说”鹰的目光中透着坚定,因为只要不是让自己去伤害谷肥肥,还真没有什么事情不可以答应。

    “你们要去一趟云南”谷晓东满意的点头,郑重的说道。

    “云南?”谷肥肥看着爷爷,很是不解,就如同一个三岁的孩童难以明白每天为什么会有黑白之别一样。

    夜色,像块宽大无比的幕布,悄悄地拉开了,罩住了山川、原野,罩住了谷晓东的书房。

    夜静悄悄的神秘,在最不该来的时候来了,又在最不该离开的时候离开。

    谷晓东的书房里,除了若有若无的低语声,好像一切都由清晰变模糊了。

    黑夜,无情的笼罩着整个燕厩,一个又一个密谋和计划逐渐蔓延一切,蚕食鲸吞着这个到处充满诱惑的世界。

    ps:昨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一天之内,“江世恒”和“shogen”香粉先后晋升盟主,“周怀臣”香粉晋升掌门感谢和祝贺之余,夫子幸福的快哭了,二十一章加更啊这几天监考,先基础更新啊,夫子二十八号之后还账今天先祝贺“周怀臣”晋升香粉,加一更剧情需要,夫子在粉丝榜里征用了几位香粉的名字,如有冒犯,望谅

    p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