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乡村少年 > 《乡村少年》正文 第九百三十八章 谁是草莽?
    夜深人静,太液池,杜海涛的书房里依然亮着灯。

    “专案组那面你跟紧一点儿,这个案子一定要破,连公安局长都敢绑架,真是胆大包天了”明天就是国庆,杜海涛忙碌了一天刚刚坐下点燃雪茄没多久,自己多年的老手下,如今华夏国的公安部长屠国强就前来汇报东城区公安局长孙绍波失踪的事情。

    “其实案子并不难破专案组过去没多久就已经锁定了犯罪嫌疑人,就是——”

    “就是什么?不管是谁,敢动我们的干警就不能姑息”杜海涛恼怒的吸了一口雪茄烟很是气愤的说道,“他就是太子,如果犯了法也一样要给我抓了”

    “是龙家的人做的”屠国强满脸通红的说道,“好像和前几天发射火箭弹的事情有关联”

    “你们确定?”杜海涛脸上的表情变得很复杂,但语气上明显慎重了很多,看了看屠国强说道,“这件事可大可小,你可不能草率”

    “于家已经知道了,昨天于二狗首长已经过问这件事了”屠国强看着杜海涛苦笑道,“否则我也不会在你老这么忙的时候,晚上还来影响你的休息”

    “说的详细一点儿”杜海涛听到于二狗也过问案情的时候,手中的雪茄烟不由的一抖。神色中透着郑重,吩咐屠国强把刚才讲过的案情在复述一遍。

    “其实也简单的,龙家的那三个人在公安局的停车场抓走的孙绍波,监控录像显示的一清二楚。令人奇怪的是,是三个上了年纪的中老年人,手法很干净,但好像挺业余的,因为他们连摄像头监控都忽略了所以即使专案组不去,普通的刑侦人员应该也能找得出线索。”

    “你们确定那三个人和龙家有关系吗?”杜海涛慎重的看了看屠国强问道,“这件事不能草率,在没定论之前,不能散播消息”

    “嗯我已经吩咐下去了,这个案子由专案组接管知道视频监控的干警也被放到了专案组里了保证不会泄密现在可能麻烦的是,于二狗首长他们可能也知道是谁绑架了孙绍波”

    “那现在是比较麻烦了”杜海涛分管政法这一块,以前也和军部的打过交道,但每次都是受气而归。听到于二狗过问案件,不由的愁眉紧锁。

    屠国强不说话了,因为杜海涛每次这个表情的时候,都说明事情很难办。自己如果贸然插嘴,很容易引得杜海涛发火。

    杜海涛的雪茄烟放在烟灰缸上,偶尔冒出几丝青烟,好像再提醒踱着步思考问题的杜海涛不要忘记自己。

    “那三个人什么背景清楚吗?”杜海涛来来回回想了很久,停着步沉声问道。

    “从今天调查出来的情况看,是三个古武修炼者,一个是武当的道士,叫玄清真人;一个叫上官晓,出身上官世家;还有一个是大名鼎鼎的暗器高手千手如来沈奕”郭国强在杜海涛走来走去的时候,就已经悄悄的站在一边了,听到杜海涛开口,轻声的说道。

    “他们为龙家的人办事,证据明显吗?”杜海涛最烦和这些古武的人打交道,很希望这是几个普通人,这样在抓捕的时候直接击毙就可以了,但可惜的是,偏偏和自己料想的不一样。

    “确定他们三人来燕京不是第一次了。经常出入龙家大宅不说,还和龙七、龙仙儿姐妹在黑龙江卧虎离山那么面呆了很久龙家的很多手下,都是听命这三人的。而且他们前些时候还居住在龙七名下的别墅里”屠国强耐心的详细的解答道。

    “他们三人没跑?”杜海涛的眼神一亮,但眉毛皱的更紧。

    “这也是我们迟迟没动手的原因他们三人不但没跑,反而坐了龙家的大宅”

    “没找到孙绍波?也没她的任何消息?”杜海涛感觉这件事并不像普通的绑架案件那样简单,看了眼屠国强问道,“你没感觉到这个案子蹊跷吗?”

    “感觉到了按照道理,玄清真人几人即使当初忽略了公安局门口的摄像头,事后他们也不可能不清楚如果孙绍波确实在他们手上,按道理他们没有回来的理由,同样,龙家他们也不能去现在奇怪的是,明明是他们三人抓了孙绍波,他们不但没跑,反而坐了龙金银的别墅我也确定不了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两种可能第一种,孙绍波已经遇害了,我们就凭那个视频也很难给他们定罪;第二种,孙绍波已经被救走了,但依然不露面就是想借助我们的手惩罚这三个人或者龙家”杜海涛感觉自己抓住了什么,但好像还欠缺一个环节,看了看屠国强问道,“孙绍波的情况你仔细调查过吗?”

    “摆在台面上的个人履历没任何问题,做东城区的公安局局长也符合要求。唯一有所差别的就是这个公安局长是森野答应给甄诚的,因为于二狗的介入现在变成了孙绍波”

    “甄诚和孙绍波交往密切不?”杜海涛好像抓到了什么,原本愁容满面的表情也有了淡淡的笑意。

    “两人关系暧昧据孙绍波下榻的酒店服务员讲,甄诚曾经不止一次在孙绍波那里过夜”屠国强笑了笑说道,“没想到甄诚这么能搞女人”

    “那这件事就好理解了孙绍波肯定被甄诚藏起来了”杜海涛松了一口气,缓步走到自己的座位上,拿起雪茄悠闲的吸了一口,吞吐着烟圈自信的说道。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屠国强不需要追问为什么,因为杜海涛这么多年就没错过。

    “狗咬狗的局面,我们怎么做都是错那就什么都不做,让他们耗着好了”杜海涛眼中带着笑意,看了屠国强一眼说道,“玄清真人他们几个不离开,那就是说明他们不怕我们知道,因为他们可能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自己无辜;孙绍波不出来,而甄诚却回来了,这本身就是个漏洞。既然两人关系这么暧昧,试问,在孙绍波生死不明的情况下,你会做什么呢?甄诚最大的破绽就是一动不动,而且还正常的招聘,你说这可能吗?”

    “首长的话真是让国强茅塞顿开,佩服”屠国强满脸笑容的奉承道。

    “这也是甄诚的花边新闻提醒了我”杜海涛把九月三十号的燕京早报、晚报丢到桌子上笑着说道,“这小子的做法,我是越来越看不懂了,搞的轰轰烈烈的招聘,最后一共录用了九个人”

    “呵呵这个甄诚,我们现在也经常聊到。他这么一个招聘基本把圈子里的人得罪光了我看了他录取的九个人,基本都是白丁或乡下人出身,基本都是苦哈哈原来大家认为最可能进寒芒的谷肥肥在最后时刻都落了马,实在是出人意料啊”屠国强顺着杜海涛的意思继续分析道。

    “乡下人少年人这个寒芒简直年轻的一塌糊涂”杜海涛放下剩了大半的雪茄,拍了拍手说道,“你回去下个通告,如果孙绍波在一周之内还没消息,那为了不影响正常工作,就由第一副局长顶替局长的位置好了绑架案吗,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好的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首长要是没其他的吩咐,那我就回去了”屠国强看到杜海涛脸上已经有了不耐之色,笑着说道。

    “回去吧不管是甄诚,还是龙家和于家都不是我们能贸然动手的不积极,不消极的办事就可以了”杜海涛疲惫的挥了挥手了,很是随意的说道。

    “是首长”屠国强如醍醐灌顶般的答应一声,转身轻轻推开门离开。

    “甄诚?呵呵,年轻人啊”杜海涛关了书房的灯,自言自语中透着笑意,步伐轻快,脚步声响亮的向自己的卧室走去。

    “幼稚你们以为这是在过家家吗?”于二狗听着孙绍波的详细解释,严肃的教训道,“你们把龙家当成什么了?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给那几个高手确定罪名了?糊涂啊”

    “那他们确实绑架我了也有视频监控的证据啊”孙绍波满脸通红的狡辩道,“只要我不露面,他们就是绑匪”

    “绑匪?就那视频证据就能确定了?如果我是公安部长,我说为了保证人质安全不贸然采取行动呢?那你要躲藏到什么时候才出来?”于二狗看着孙绍波那年轻稚嫩的脸语重心长的说道,“甄诚胡闹,你怎么也不明白官场呢”

    “你是说,我现在不出来,可能会丢了官?”孙绍波被于二狗这么一提醒,好像也明白了什么,但对于丢掉官职,反而有歇心,并没有于二狗那样的担心。

    “丢官是小,丢人是大”于二狗苦笑着说道,“我要是早一点儿知道事情是你们搞出来的,我就不出面过问了现在好了,骑虎难下了”

    “对不起,我俩也没考虑到”孙绍波是在深夜被于二狗的护卫狼眼请回来的。于家为什么知道自己的位置,孙绍波不清楚,但事情变成这样,这却是孙绍波所未曾预料得到的。“那现在我应该怎么办?”

    “先呆在我家里给我泡茶,等等看再说吧”于二狗看到孙绍波那认错的模样,仿佛想起了于悠然小时候犯错的表情,冲到嘴边的埋怨咽了回去,神色缓解了很多解释道,“现在你贸然出去,记者那一关你就不好应付如果你说是玄清真人他们几个人做的,那为什么人家住在龙家,而你从其他的地方回来呢?如果你说不是他们做的,那绑匪又是谁呢?最要命的是,你现在是单身,万一他们利用媒体编排故事,你的政治生涯估计就到头了”

    “啊这么严重啊”孙绍波脸色苍白,没想到对方会有这么阴毒的算计。政治前途自己可以不在乎,但是名节这东西孙绍波可是看得很重要。虽然甄诚知道事情经过,但孙绍波却不想让自己成为花边新闻的女主角。

    “那你以为呢?”于二狗苦笑着说道,“甄诚的想法真是太幼稚了我现在真有些不放心他执掌寒芒了”

    “他很少搞阴谋诡计,估计时间长了,吃几次亏就懂了”孙绍波听到于二狗埋怨责怪甄诚,急忙帮腔解释。

    “但愿吧这样的暗亏吃了几次,慢慢就能明白其他人也不是草莽了”于二狗看着夜色渐深,扭头说道,“去休息吧在事情没有定论之前,你不要出来”

    “是我听于爷爷的”孙绍波答应一声,转身乖巧的带上书房的门离开。

    看着孙绍波离开,于二狗站起身走到窗前,打开窗户,一股冷意伴着秋的肃杀席卷而来。

    在燕厩这个地方,不知道有多少英雄般的人物,因为一个错误的决定从此石沉大海。甄诚走的太顺了,或者说在同辈人中罕逢敌手,以致于用这么稚嫩的方式对待龙金银。差点儿死在龙金银的圈套之下姑且不说,如今又给自己挖了一个个深深的陷阱。

    “怎么办呢?”于二狗深锁着眉头,想着应该如何布局,如何把这件事处理的妥当。

    “怎么办?你说现在还能怎么办?肥肥没进去朱雀,我们的人一个也没有这一点,我们居然还不如那个蓝梦死呢,人家至少有个蓝珊进去了我现在真搞不明白,为什么甄诚不让肥肥进朱雀”古学锋很是气愤,倒不是特别在乎寒芒这个职位,而是因为报纸沸沸扬扬的大肆报道折了面子。看到儿子谷晓东乖乖的陪着笑脸,古学锋更加气愤的骂道,“肯定还是因为肥肥那个英国籍的男朋友”

    “要不我抽时间跟肥肥再谈一谈吧”谷晓东看到父亲很生气,急忙劝说道,“你老也别太生气,寒芒这不还没成立吗?进不了朱雀,那不还有玄武吗?以肥肥的身手,进玄武战斗部总可以了吧?”

    “笨蛋你连甄诚这个小把戏都没看明白吗?你舍得让自己的女儿去打打杀杀,浴血奋战吗?森木、杜海涛让他们孩子努力进的都是朱雀这是指挥中心,这是大脑进了这里才有用,打打杀杀那就落了下乘了,搞不好将来就是个炮灰这么多年了,你想问题怎么还不如个孩子”古学锋脸色很难看,声音很大很严厉的教训的儿子。

    “这个我还真没想到要是依依在,估计能好一点儿”想想自己和父亲辛苦导演的苦肉计最终落了空,谷晓东很是遗憾的低声说道。

    “没用甄诚这小鬼就是臭石头即使依依在,估计结果一样现在我算是明白一号为什么要用甄诚,而不用这些世家子弟了”古学锋瞪了一眼儿子,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神色好了很多。

    “为什么不用世家子弟?”谷晓东不是很明白的问道,“那个周玉冰不也算是世家子弟吗?”

    “甄诚是从山里出来的苦娃子,从他这次录取的人来看,他在考虑问题的时候根本就不按套路出牌。这从他面试的稀奇古怪就看出来了。他就是个白丁,一点儿背景都没有。虽然一号让他做事情,但并不是让他乱来,这从昨天有专案组去调查监督寒芒就看得出。但这样一来也形成了甄诚最大的优势,那就是他不需要结交和亲近任何人,他不需要给任何人面子,所以他做事虽然令人气愤,我们却毫无办法责怪他什么”古学锋一边喝茶,一边详细的给儿子解释。

    “那就不让肥肥进玄武了?”谷晓东点了点头,明白了父亲的意思,但对于女儿能不能进寒芒还是很在意。

    “不要进了明天你去见一见她,把她给我弄回来就这么疯疯癫癫的住在甄诚那面像什么样子”古学锋想想军部那次形成的决议,觉得还是让自己的孙女退出为好,否则将来有了麻烦,都可能给谷家带来灾难。

    “那个鹰怎么办?”谷晓东头疼的问道,“万一她执拗的不回来呢?”

    “如果她坚持不回来,你就把那个鹰秘密的带回来我想瞧一瞧,到底是个多么优秀的男人可以把肥肥吸引成这个样子”

    “那好吧”谷晓东苦笑着答应一声,然后顺少拿起茶几上的报纸就想出去。惹恼父亲的就是这些八卦新闻,谷晓东可不希望再看见父亲发火。

    “明天你去处理一下这些新闻,看着就闹心”看到儿子好意的要收走报纸,古学锋冷着脸皱着眉头吩咐道,“你以后多留心一点,要把这种负面舆论扼杀在萌芽里真不知道将来谷家落在你头上会变成什么样子”

    “是我以后一定注意”谷晓东讪讪的红着脸答应一声,赶紧拉开书房的门快步离开。

    p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