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乡村少年 > 《乡村少年》正文 第九百二十四章 多情公子vs屌丝男
    “来,我敬你一个,感谢你这么多年来的支持明年这个时候我就到岸了,到时候我再请你喝酒”一号喝了三杯茅台酒,脸色有些红晕,端起面前倒满的一杯茅台郑重的对于二狗说道。

    “这个我哪里敢当,折煞我了”于二狗慌乱的想站起身,但自己的左臂却被一号紧紧的按住。

    “现在也算是下班时间了我们没有上下级,只有交情,只谈老人们喜欢谈论的事情,不谈公事”一号执拗的按住于二狗笑着说道,“你也不要那么拘谨了,在我们这个圈子里,你算是我的知己”

    “好,那我们这次慢慢喝,多聊天”于二狗可不敢放开度量喝酒,军人出身,即使现在70多岁了,但酒量却不见下降。看着一号关切的说道,“万一你明天上不了早朝,那我的罪过就大了哈哈”

    “老于头儿,你这老小子太聪明了当领导的要都你这样的,我估计都能做到九十岁退休当累了,你就想办法休息;想出来了,就有人给你让地方我真是羡慕啊”一号好像变得很感伤,喝了一杯酒的三分之一抱怨道,“我这一天天都是为这个国家在忙,为百姓在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没有一个休息日。一年是这样的,五年是这样的,这辈子都是如此你说,我们这样值得吗?”

    “值得能为了华夏国的崛起和复兴尽心尽力,即使死在这个岗位上也值得留下千秋的功业,成就万世的美名,这是多少人梦想而不来的事情”于二狗悚然动容,心有戚戚焉,但却异常坚决的说道,“走上这条官路,就无怨无悔穿上这身军装,就甘愿马革裹尸还”

    “啪”一号拉扯开衬衫的领口,拍了一下桌子站起身大声说道,“知我者,莫若你于二狗,就为这,我们一起干一个”

    “好干了”喝酒就在于尽兴。前几年淡出军界和政界,就是不想过这种勾心斗角的生活,看到一号敞开胸怀,于二狗也满脸豪爽的不再劝诫。

    一号喝光了剩余的茅台酒,坐下闷头吃菜。脸上的红晕增多,凝重之色也越聚越多“有事就说吧,我于二狗为了国家,什么事情都肯做”喝茶、吃饭都是个借口,这之后的只言片语才是一号邀请自己来的目的,看到一号不讲话,于二狗严肃的开口请求道。

    “你是去年增补进入军部的按照五年一届的任期,你还有三年的时间,而我只剩下一年”一号看着于二狗,话没说全,但一号却相信眼前的老于头肯定明白。

    “放心好了那件事不单纯是一个人的事情,还关系到我们华夏国的长治久安,我一定会办好的不管谁是一号,我都全力协助和支持”于二龙郑重的点头,严肃的表态。

    “这件事现在有你孙子于浩然盯着我放心,急不得,也不能急三五十年内,也翻不起什么大浪”一号笑了笑说道,“倒是你,今天处罚甄诚的建议我感觉还有下文,想听你说一说”

    “下文?什么下文?我就是说让甄诚的寒芒以后负责销毁华夏国的武器弹药,能有什么下文?你想多了”于二狗满脸郑重的说道,“总装那面在这个环节上容易出问题,而寒芒刚成立又没什么事情可做如果搞谍报或者刺杀,那就和龙组、国安的性质重复了,所以今天谈到弹药销毁的事情,我就一时兴起提了这个带点儿处罚性的建议”

    “于二狗,你是不是连我也忽悠啊圈子里的人都说你聪明,以前我们都正儿八经的谈事情,我就知道你挺讲原则的;今天和你这么一聊天,才发现你这老东西确实不简单”一号感觉酒喝得差不多了,拿起湿巾擦了擦手,笑骂道。

    “你知道,我知道,就可以了今天开会的那些人心里可能也清楚只要利国利民我们就去做,不拘泥于什么成法,不怕被骂,这就够了”于二狗也不知道是被一号冷嘲热讽训斥的,还是因为不胜酒力确实有些脸红,看着一号,说话的声音有些含混,舌头有些大。

    “我们国家从建国到现在,零星的就打过几次局部战争五十多年的和平年代啊,多不容易啊现在我们要崛起了,要做老大了,那些有狼子野心的国家坐不住了围追堵截不说,还总玩阴的我们泱泱大国现在是在受这些小老鼠们的窝囊气,何其郁闷啊如果这个国家真是我一个人的,我早就指挥华夏的儿郎们扫平那些乱七八糟的小国了可惜啊,我不能,你也不能从年轻到衰老,我们一直未能扬眉吐气,何其郁闷”一号看着于二狗笑了笑,很是感伤,很是遗憾的说道。

    “老虎睡了五十多年,爪子都钝了;蛟龙在水底呆久了,别人都以为它是爬虫了我也不知道这个计划最终会怎么样,但我却觉得时机成熟了如果寒芒够犀利,甄诚也够上路,也许你我在有生之年能见到这一盛况”于二狗看到一号站起身,也急忙站起身轻声的安慰道。

    “但愿甄诚不是一个只知道沉醉在温柔乡里的蠢货”一号没有和于二狗客气,因为喝了酒,踉跄了一下,直接向书房外走去。

    多少年了,一号在家里吃饭,书房就是餐厅,那简单的四菜一汤连一般的小康之家都不如。

    “华夏国幸甚”于二狗那张紧绷的老脸上闪过一丝激动,但转瞬即逝,拿起自己的军帽认真仔细的戴好,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沉重,抬起头,挺起那笔直的青松般的腰杆跟在一号的身后快速的离开。

    “你为什么要让我恢复记忆?为什么啊”孙绍波满脸的泪水挂在苍白的脸上,扑到甄诚的怀里,像是一个疲惫的孩子终于找到了休憩的港湾,用力的捶打着甄诚,又不舍的搂抱着这个自己唯一的牵挂。

    “傻姐姐我怕你忘记我”甄诚没想到自己窥视思想的能力还有帮助别人恢复记忆的功效。来到医院之后,仅仅对视了一会,甄诚就从孙绍波那混乱狂暴的眼眸中找到了思维的混乱点。轻声点拨几次,孙绍波就一下子想起了自己,想起了昨晚那伤痛的一夜。

    “我对不起弟弟和舅舅,我关心他们不够啊否则弟弟不会铤而走险去绑架龙家的孩子的。”孙绍波想到昨夜舅舅和弟弟为了保护自己殒命,心里就像被刀子戳一般的难受。想想罗玉成在临死前还被自己埋怨和呵斥,孙绍波很想狠狠的扇自己的耳光,“我不是个称职的姐姐,你打我好吗?打我好吗?”

    “我打你,弟弟能复活吗?舅舅能复活吗?他们拼死保护你,不就是为了你好好的活吗?你现在这样作践自己,你对得起他们吗?”甄诚抓罪绍波的双手,盯着孙绍波的眼睛大声的呵斥着,“他们为你做了那么多,你是不是应该坚强的活下去呢?”看到孙绍波无助的看着自己,甄诚又急忙温柔的安慰。

    “可我没亲人了我一个亲人都没有了我是蛊王,我不能连累你啊”孙绍波扭转头,用力的挣脱着手臂想离开,但甄诚的双手就像铁钳一样的禁锢着。“放我走吧,我不想给你带去伤害”

    “孙绍波你是不是疯了我是你的亲人你忘记了吗?我是你的男人,你是我的女人蛊王怎么了?你可曾害过一个善良的人?你放心,没我的允许,没人敢动你谁敢再次伤害你,我一定杀了他”甄诚一把将孙绍波拉进怀里,肩膀的伤口因为用力拉扯而崩裂,甄诚疼得龇牙咧嘴,但却依然紧紧抱罪绍波不松手。

    “呜呜呜————甄诚,我就剩下你这一个希望了,你不能骗我啊,不能啊呜呜呜————”孙绍波那一直紧绷的身体终于瘫软了,抱住甄诚大声的哭嚎着。

    “好了应该没事了”病房外,燕十二看着银狼轻声的说道,“怪不得,这么多女人喜欢他”

    “我也直到今天才明白,原来男人和多情公子是不一样的”银狼的脸上、脖子上都有被孙绍波抓扯过的痕迹,有的伤痕血迹还未干涸,有的伤痕还依然红肿,听到燕十二说孙绍波没事了,这个将近五十岁的老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坐在了病房门旁冰冷的地上喃喃自语。

    “那甄诚是男人,还是多情公子?”虎威一生不知道爱情是和滋味,就一个吴妈就把虎家三兄弟折磨的够呛,看到甄诚换了一个又一个女人却很是享受,虎威很是不解的问道,“难道像甄诚这样的人不是男人?不是种马吗?”

    “说你不懂,你就是不懂男人、种马男人那是一种肉欲,是一种对女性的亵渎和玩弄;多情公子则是对女性的尊重,是一种知己似的男欢女爱。两者之间的境界差的实在太远了”燕十二一副很懂很装b的模样,像个爱情专家一样的教训道。

    当三个男人,两个处男,一个偶尔会发泄一下的老男人,坐在医院走廊冰冷的地上讨论的热火朝天的时候,甄诚正搂抱着哭累了的孙绍波躺在床上嘴角带着笑意的进入梦乡。

    燕十二只说对了一部分,甄诚确实是多情的公子;但这仅限于对女人;从对男人的角度讲,甄诚就是一个**丝男,一个长得不帅还经常装蛋的有钱大**丝

    p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