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乡村少年 > 《乡村少年》正文 第九百二十三章 洗白的土豆
    临近中午开始的军部委员会议,本来计划结束的时间一推再推。一直到下午三天,军部的领导人们才陆续的离开,出了红楼的众人就像被洗脑一样,默默的上车,没人议论,没人聚集聊天。

    看不出喜怒,猜不透这些领导人都研究了什么。看着一个个陆续离开的军队大员们,直觉上,韩勇觉得要有大的事情发生。但难道昨晚火箭弹的事情需要研究五个小时吗?韩勇虽然和甄诚一样,可以透视出一些秘密,但作为一个军人,作为一个华夏国的子民,韩勇却从来不敢在太液池里贸然的使用这种能力。

    在这个发布命令的躇里,知道的秘密越多,危险也就越大。

    从红楼里面最后出来的是于二狗和一号,一号在前,于二狗落后半步。

    “跟我一起到书房喝杯茶不?”一号看着西边露出了半边脸的夕阳笑着邀请道,“原本的接待任务现在也不用去了,我们也好久没一起吃饭了,一起吧”

    “好谢谢首长”于二狗立正了一下想敬礼,看到一号摆手,笑着说道,“这么多年了,都习惯了”

    “两位首长请”听到一号要回书房,然后请于二狗吃饭,韩勇急忙快步上前打开驾驶室的门。

    一号和于二狗先后上车,前后安保人员开路,车子缓缓的向一号的独立居所而去。

    太液池里面能见到的车子,都是几号首长的。本来并不是很远的路程,一定要坐车子,也是安保方面的考虑。这一优良的传统从一代领导人延续至今,如今已经成了保安部的一道必备的程序。

    一号的车子是华夏国科技和国防进步的脸面,建国这么多年来,华夏国的领导人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都不曾发生过意外,这其中太液池保安部的付出是最大的。

    “韩队长今年多大了?”上了车,一号闭目养神不说话,于二狗轻声的笑着问道。

    “过了今年就45岁了,首长”出身军旅,对于一辈子未脱下军装的于二狗,韩勇有着发自肺腑的尊敬。听到于二狗询问,恭敬而又不敢特别高声的回答道。

    “时间催人老啊”看着韩勇,于二狗不住的摇头苦笑着说道,“以前你可是经常来家里玩的啊”

    “是的我和于震是一个部队里出来的战友”韩勇脸有些红,表情不是很自然的说道。

    “还是单身吗?”于二狗目光如炬,看到韩勇脸色变了变,惊讶的问道,“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一个人?”

    “工作忙,没时间谈朋友”韩勇看了看一号小声的说道。

    “哦————”于二狗答应一声,不再说话了。看到车子已经缓缓的在一号的座前停下。于二狗想说点儿什么,又摇了摇头放弃。

    “今天应该庆祝一下,等下一起喝一杯吧”一号像是没听见于二狗和韩勇对话一样,看了看于二狗笑着说道。

    “好这么多年了,好久没喝到你家的酒了”于二狗率先下车,快步走到一号下车的地方恭敬的等候。看到一号心情很好,也放开拘束笑着回答道。

    “那走吧”一号龙行虎步,看了看那再次隐进乌云里的夕阳邀请着。

    “睡了一天了,应该醒了吧”看着躺在燕九儿大床上的甄诚,虎胆急得抓耳挠腮。银狼已经打过五个电话来催了,但甄诚依然酣睡未醒。

    “你小点儿声,让他再休息一会儿”虎威恼怒的看了弟弟一眼呵斥道,“你还是出去吧,现在是我负责你赶紧去睡觉,等下来换我”

    “换什么换,我睡不着我误会了甄诚,心里不安,我要亲口说声对不起,你还是回去吧”虎胆是个直肠子,瞪着虎眼看着二哥反驳道。

    “你还好意思说呢早晨要是让你再耽搁一会儿,燕大师兄估计就快被憋死了”

    “我哪里知道那人是刀枭?要是知道,我就让甄诚多碾压那畜生几次了那样我们身上就不会有这么多红点子了”虎胆像是想明白了什么似的,看着虎威哈哈大笑道,“我知道了,你肯定是关心自己的红点子能不能弄掉,才在这里等着甄诚的吧,哈哈?”

    “小点儿声啊”虎威看到甄诚的眼皮动了动,满脸焦急的阻止,伸出手想去堵住三弟大嘴巴。

    “水————”甄诚迷迷糊糊的,感觉身体像着了火。龙影的那把飞刀的毒药比甄诚想象的厉害,加上淋了一夜的秋雨,甄诚有孝热,脑袋昏沉沉的像是要炸裂开。听进虎胆的大笑声,甄诚想起了孙绍波,咬着嘴唇强迫自己清醒,努力的睁开眼,刚想张口说话,就感觉到口干舌燥。挣扎了一番,喊出了一个字。

    “给”虎胆快速的上前一步,端起床边的一个大杯子递给了挣扎着起身的甄诚。“甄诚,我早晨不该打你,要不,你打我一巴掌吧,否则我心里难受”

    “闭嘴你等下再说”甄诚咕咚咕咚的喝水,而弟弟却不识趣的道歉。虎威皱着眉头大声呵斥。

    “电话给我”甄诚喝了点儿水,浑身依然能难受,但喉咙却舒服了很多。脑袋还是有些烫,但走路应该没问题。强大精神,伸手向虎威要电话。

    “银狼打来了五个电话,但你一直没醒,所以没叫你”一边把电话递到甄诚的手里,虎威一边脸红的解释,“也不知道有没有耽搁事情”

    “没事”甄诚心里有些恼怒,但看着虎威那关切的目光,甄诚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埋怨。毕竟是为了自己好,即使自己现在埋怨,也解决不了问题。

    “你终于醒了你马上过来吧通县中医院402病房”甄诚的电话刚拨通,银狐那紧张惊喜的声音就传了过来,甄诚还想再问,电话那面就传来的孙绍波的吼叫声,“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把电话给绍波”甄诚听得出孙绍波声音的狂乱,急忙对着电话大声提醒银狼。

    “嘟嘟嘟————”电话那面突然传来了盲音,甄诚再拨过去的时候是不在服务区的提示音。

    “马上去通县”甄诚直接把电话丢还给虎威,看到床边放着一套干净的衣服,想也没想,迅速的向身上套。

    “好我去发动车子”虎威转身就向外面跑去。

    “我的黑殇呢?”甄诚穿戴好之后,没发现自己换洗下来的衣服和自己的黑殇,有些恼怒的大声问道。

    “在床下面”虎胆急忙蹲下身子,拿出判官笔递给甄诚,“这什么东西?怎么一拿出屋外就冰冷呢?”

    甄诚一把抓起黑殇,瞪了虎胆一眼低声说道,“那是你手太凉了““是吗?大概是吧“看到甄诚已经快步向屋外跑去,虎胆急忙跟着出去,很是不解的暗自着嘟囔着自言自语,”我的手什么时候那么凉了?”

    “需要帮忙不?”甄诚从燕九儿的小院出来,还没走到巷子口就看见燕十二满脸通红的从屋子里跑出来,看见甄诚不好意思的说道,“让我将功补过吧”

    “上车再说”甄诚没时间耽搁,一边说,一边快步的冲向了等在燕子巷口的满车泥浆看不清模样并有多处损坏的劳斯莱斯幻影。

    “你别去了呆在燕子巷”燕十二突然对跟在自己身后的虎胆吩咐道。

    “为什么?我是师兄”虎胆年纪要比燕十二大,看到燕十二这个小师弟吩咐自己做事情,很是恼火的责怪道。

    “因为你块头太大,等下回来没位置”燕十二冲进后排,关上门,对站在车窗外的虎胆严肃的说道。

    “哦——那你们去吧”虎胆看看燕十二,再看看自己,觉得燕十二说的很有道理,答应一声,傻笑着挥手和二哥、甄诚告别。

    “唉真愁人啊”虎威也没时间去埋怨燕十二,看着甄诚那满脸焦急的样子,叹了一口气,摇着脑袋哀叹,快速的驶离了车子。

    “啊,不对啊”虎胆看到车子离开,比划了一下自己,在看看坐在车子后排的燕十二,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但到底哪里不对,又想不明白。虎胆转身向燕子巷里走去,在夕阳的余晖下拉出一道长长的思考者般的背影。

    从燕厩到附属的通县需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虽然很想睡一觉,很不想讲话,但心里有事,甄诚也无心睡眠。看到燕十二那抓心挠肝的样子,甄诚半躺在车厢的后排问道:“燕大醒了吗?”

    “醒了但心情不好”燕十二一直等着甄诚说话,听到甄诚询问急不可耐的回答道。

    “他是活得太累了”甄诚苦笑着说道,“估计是想解脱,但却未能如愿,所以心情不好吧”

    “应该是你说的那样但也不全是”燕十二看着甄诚想笑,但却不能笑,满脸通红的看着甄诚,表情很是诡异。

    “他受伤了,还是毁容了?”甄诚被燕十二的表情撩拨的很是好奇,想了想猜测道。

    “受伤到没有,就是被那铁皮的屋子扣住了,肺部功能受了点儿影响。经过一天的调息,已经没事情了”

    “那就是毁容了”甄诚想想燕大这个风骚的俊俏老头毁容,心里很是戚戚然,“那真是可惜了,要是我也会郁闷的”

    “不是的没你说的那么严重,没毁容但是——”燕十二说道关键处又说不下去了,满脸的肌肉抽搐着很是难受。

    “你可真墨迹不就是胡子没了,头发没了,眉毛也没了吗?你至于支支吾吾的吗?”虎威忍不住气愤的大声说道。

    “我可没说,是你说的”燕十二忍不住笑出了声,看着甄诚说道,“你到时候可要给我作证”

    “头发没了?眉毛没了?胡子也没了?我靠那不就是一个洗白了的土豆吗?哈哈”甄诚在脑海中想象着燕大的模样,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老东西,看我下次见了面怎么羞辱他”

    想想自己以后可以在燕大的面前甩着小辫气得对方脸色铁青,甄诚的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

    “我说大师兄怎么不让我们说呢,原来就是提防你小子我可警告你,大师兄已经说了,哪个不长眼的在他面前提到带毛的东西,他就用毁天灭地和对方拼命”燕十二看到甄诚那猥琐的小人模样,收敛笑容警告道,“你下次见大师兄,我可得离远点儿”

    “我才不怕他呢”甄诚笑着回答了一句,想了想又问道,“他是怎么从那别墅里躲过这一劫的?”

    “大师兄心情不好,但是师娘问起的时候,还是详细的讲了事情经过”燕十二看了眼甄诚,突然脸红的说道,“早晨的事情是我不对,你别往心里去”

    “说什么呢大家都是兄弟,你的心情我理解,没事”甄诚严肃的打断燕十二的道歉,然后催促道,快说一说,否则这无聊的路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完”

    “嗯我们昨天上午刚好发现了刀枭,本来打算天黑的时候再围捕他哪里想到他接到一个电话,然后就开始向北郊的方向逃离。我们几个当时分得很开,所以就由我负责跟踪报告。但tmd的刀枭好像知道我们跟踪一样,走走停停,不断的变化路线。一直到零点左右,我们六人才在北郊拦住刀枭。因为我们研究过刀枭的特点,所以我们三人一组相互照应着进攻,但即使这样我们还是费了很大力气才把他弄伤。最后一直追到了别墅里,我们六个人才把他围住”燕十二看了甄诚一眼,然后继续说道。

    “本来你们可以六人轻松灭杀他,但大师兄去在这个时候吩咐你们几个找我,对吗?”甄诚明白燕十二埋怨自己的心情了,借口说道。

    “我们在围捕刀枭的时候,就发现了事情的怪异后来又在打斗的过程中遇见了虎威,这才知道你为了女儿和女人也来了这里前后联系,大师兄可能猜到了这是龙家的圈套,所以才那么急的让我们接应你”

    “嗯后来呢?”甄诚看到虎威的脸红了,笑了笑,也没再继续追问下去。不管到什么时候,自己还是取代不了燕子巷在这些人心里的地位。甄诚有些嫉妒燕王,也希望自己的寒芒将来也能这样。

    “我们后来就一直在富人的别墅区寻找你;但是越找心里越惊讶,因为那周边的所有别墅全是空的找你找不到,回去帮大师兄又怕被骂,一直等到火箭弹爆炸的时候,我们都在一瘸一拐的找你”燕十二看着甄诚苦笑着说道,“你都不知道,我们当时心情有多纠结”

    “我能理解说说大师兄脱困的情形吧”甄诚笑了笑继续问道。

    “那个刀枭真tmd的变态当时我们进入别墅的时候,别墅一楼、二楼加起来有十多具尸体据大师兄说,在我们离开之后,那刀枭居然快速的在那尸体上砍杀,刚开始大师兄没在意,后来发现的时候才明白,刀枭居然是在用尸体补充能量”燕十二就像看见了那场景一样,满脸的紧张,看到甄诚认真的听着,又继续说道:“大师兄的好胜心被撩拨起来了,所以就没急着用毁天灭地,两人纠缠着从一楼打到二楼的时候,第一个火箭弹刚好袭来。当时大师兄很自然的就向一个房间里窜去,刀枭也一样只是幸运的是,大师兄进的房间是一个铁板的房间,而刀枭却没那么好的幸运,直接被炸晕,最后遇见了你”

    “对了那铁皮房子里没其他人么?”甄诚好像想明白了什么一样,突然大声问虎威。

    “我们掀开那个铁板屋子的时候,除了大师兄,还有两具血肉模糊辨不清容貌的尸体,脑浆崩裂,连五官都看不清了,应该是一老一少那铁板有有十多厘米后,当时大师兄是昏迷的,如果我们再晚一点儿,估计就凶多吉少了”虎威知道甄诚想知道什么,详细而又肯定的说道。

    “孙绍波应该没事吧?”燕十二看到甄诚听完虎威的话不说话了,想了想说道,“银狼昨晚遇见我了,孙绍波应该没事”

    “但愿吧”甄诚不能跟燕十二讲孙绍波和罗玉成的关系,关于蛊王的身份更是不能暴露给燕子巷。这也是甄诚为什么不敢让银狼将孙绍波弄进燕子巷的主要原因。苦笑着答应一声,闭上眼思考着等下如何安慰孙绍波。

    p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