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乡村少年 > 《乡村少年》正文 第九百二十二章 渎职之罪
    一场秋雨一场凉,临近九月末的这场秋雨让生活在燕厩的人们体会到了淡淡的冷意。

    天空阴沉的可怕,太液池的上空停着一大朵黑云久久不散

    太液池里的东北角,有一幢红色的二层小楼。平时的时候,这里冷冷清清,只有树叶会被风吹拂着凌空舞蹈;但今天,一个很普通的日子,这里里三层,外三层的聚集了大量的安保人员。韩勇脸色严肃的站在二楼门前不断的吩咐和戒备着,在韩勇身后,中央军部那不是很闪亮的牌子透着神秘,好像也在告诉所有前来的人,你的官职有多大,你身上的责任就有多大。

    走进小红楼,空荡荡的一楼会让每个第一次进入的人生出一种错觉,一种到了一幢毛坯房的感觉。除了直上二楼的宽阔楼梯,整个一楼大厅,一尘不染,什么都没有。

    在国内的军部委员们,在接到军部命令的时候,都放下手头所有的事情迅速赶来。虽然满脸的疲惫,但走向二楼的每一个人都是背脊挺直,满脸正气。

    华夏**队的核心,华夏**队的大脑,华夏国的军队统帅济济一堂。

    临近中午十分,一号的车子停在了红楼的前面。黑衣的安保人员除了阳光和空气,封死了所有的危险角度,扼杀了所以危险。能在这里出现的每一个人都是可以随时用身体来保护一号的忠诚战士,能为军队的首长安全出一份力,即使死,那也是一种幸福;因为一号到来,整个二层小楼的屋前屋后好像一下子紧张的能挤出水来。

    车门缓缓打开,一身戎装,两鬓斑白的一号面沉如水的走下了车子。习惯了这种密不透风的安全保护,一号从容、大度的看了看,缓步向红楼走去。

    “都来了吗?”一号声音很冷,看了等在红楼门边的韩勇一眼,低沉着嗓子问道。

    “到齐了”韩勇紧紧的跟在一号的身后,轻声回答道。

    “戒严”一号说了一句,直接踏进了红楼,声音不大,但却令韩勇一愣。军部不是第一次开会了,但像今天这样的要求,还是第一次听到。

    “戒严”韩勇对着无线耳麦低声吩咐道,看着红楼的门缓缓合上,韩勇的心才渐渐安定。除了这一届的军委成员可以进入红楼,即使韩勇这个护卫队长也进不去。华夏国最先进的dna识别系统,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小红楼。进入这个小红楼,就像进入了一个安全的堡垒,仅仅这样一个二层的小红楼,比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都先进,维护的费用也是一个令人咋舌的天文数字。能进入这个小红楼的,整个华夏国也就十一个人而已。

    华夏国的军部原来有常委设置,因为多年未发生过大的战事,军部从主席到委员一共十一人。

    其中主席一人,副主席两人,委员包括华夏国的国防部部长、总参谋长、总政治部主任、总后勤部部长、总装备部部长、导弹司令员、陆军司令、海军司令员、空军司令员。

    华夏国的老百姓很熟悉的七个国家领导人里面,能够进入军部的有且只能有一人,那就是一号,这是一号的特权,这是登上权力巅峰的体现,这也是华夏国得以长治久安的根本。

    除了一号之外,两个副主席算是曝光率最高的两个人了,其他的人,只有在华夏国的军事专用频道才会经常出现。

    虽然曝光率不高,但没人敢把这些坐在二楼大会议室里的十一个老头子不当回事情。能坐在这屋子里的人,最年轻的都65岁

    枪杆子出政权,这是万古不变的真理。真正掌握华夏国命运的就是这些智谋如狐的高层们。

    会议室大的有些离谱,十一张大到令人咋舌的多功能沙发几乎就是这个会议室的全部,或者说是二楼的全部。如果说整幢红楼是一个安全堡垒,那么这里的每个大沙发就是一个小的飞船。日常所需的东西,在这个沙发的周边都能找到。如果发生什么意外,这沙发就是最好的逃生装置

    一号迈着四方步走近会议室的时候,会议室的门缓缓打开,一声洪亮的起立声响起,整个会议室里恭敬的站着十位脸色恭敬,气场迫人的老人。

    “敬礼”于二狗一声低吼,整个大房间里都一阵抖动。虽然有胖有瘦,有高有矮,但都一身戎装,军姿挺立,十个人都面庞严肃的向缓步走进会议室,面容如水的一号敬着军礼。

    如果是一个普通人走进这个会议室,仅仅那20道利剑般的目光就足以让他两股打颤,脸色苍白而晕厥。

    但走进来的是一号,华夏国的一号,仅仅环视一周,会议室里的每个人面部表情就很不自然。这是一个国家元首的气场,模仿不来,与生具有

    一号很生气,相当生气的那一种,因为在一号的脸上挂着很少见的笑容,这是一号发火恼怒的原因。

    “该坐的坐”一号走到那最大号的沙发前坐下,满脸笑意的冷声说道,“负责的给在座的每个人一个解释”

    会议室的空气有些凝结,每个刚刚收回军礼的人都有些感觉呼吸不畅。看着一号坐下,站立的众人有些惊愕。这种小学班主任才做的事情,一号怎么也采用了呢?

    军令如山,即使年纪再大,只要你官职不够,那就要听首长的命令。一号说的,都是对的;一号让你做的,那就必须执行。

    谷学峰副主席坐下了,什么也没说,后背挺得笔直;副主席兼国防部长王三炮坐下了,看都没看身边的人一眼,就好像这屋里的人,只认识一号一个人似的。

    于二狗总参谋长坐下了,很是优雅从容,很是自然。

    侯勇坐下了,因为昨晚发射的是火箭弹,不是导弹。

    海军司令员和空军司令员也几乎同时坐下,因为昨晚的事情发生在陆地,这事跟自己没关系。

    “这事情我负责”剩余的几人中,总装备部部长魏昌平忍不住了,急忙上前一步,满脸通红的羞愧说道,“是我的工作没做好”

    看到有人负责,也确实和自己没关系的其他人,相互看了看,神情冷峻的纷纷坐下。

    偌大的房间里安静的诡异,温度适中,寂静无声。十人坐着,只有魏昌平一人站着,这份尴尬,比撕掉自己的将星都令人尴尬。从参军入伍到现在,魏昌平还第一次体会到这种受罚的耻辱。

    一号看了看魏昌平,摆了摆手,示意道,“先坐下,把整件事说清楚”

    “是,首长”魏昌平的后背冷汗连连,声音很大,但却明显因为羞愧在颤抖。伸手抹了抹汗,环视了一周,屁股仅仅坐着沙发的最前沿,羞愧的说道,“这是我们部下面的弹药管理处的一个当值副处长做出来的,但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负主要领导责任的”

    “你负责?你怎么负责?万一昨晚的单人发射火箭筒换了方向呢?你知道这是什么后果吗?我们严控军火走私和外流是为了什么?百姓养我们军队为了什么?火箭弹流失到龙家的手上去搞别墅拆迁爆破,你们知道国外的媒体会怎么说吗?”一号看到魏昌平满脸羞愧的不再继续讲下去,连着反问大声的责备道,“是谁给他的权力,可以把军队用的火箭弹卖给龙家的?”

    “我————”魏昌平满脸通红的再次站了起来,想说什么,但却说不出话来。

    “坐下说话那个副部长是谁?”一号气尤未尽的脸色难看的追问道,“给大家说的详细一点儿”

    “是首长”在军委的所有成员里,总装备部部长是最不好做的一个位置。军需采购和分配,这当中的任何一个环节出错,自己都要被追责。下面的装备分配不均或质量有瑕疵自己也会收到来自各个军区司令的投诉。看上去风光无限的一个职位,其中的心酸苦楚只有当了多年的魏昌平自己知道。

    看到一号发火,魏昌平挺直腰杆,朗声说道:“副处长齐罡是上个月刚刚从华东军区调任过来的,主要负责武器销毁这一块。上任的副处长也是因为在武器销毁这环节上出了问题,所以在齐罡上任的时候,分管的副部长还特意的和他谈过,告诉他要严格执行武器销毁规则但没想到,昨晚还是出了这样的事情。昨晚事情发生之后,他就已经停职,现在正在部里接受审查从我们调查的情况来看,主要还是因为一时大意,不了解燕厩的武器销毁条例和其他军区销毁不同造成的”

    “你们怎么看这件事?”一号的怒气消解了很多,环视一周,看着其他的八人问道。

    “魏部长确实也不容易,管理着军需这么重要的要害部门,出点儿错是难免的只是这次火箭弹外流到商人的受伤,这还是我们近十年来从未发生过的事情,还有五天就国庆了,这件事还是要严肃处理的”谷学峰看着魏昌平,严肃的说道,“分管的副部长也是要给予一定处分的,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可以交给一个刚刚调任的副处长来处理呢?”

    “我赞同谷副主席的意见”空军司令员和海军司令员异口同声的说道。

    “于参谋长,你怎么看?”一号看到很多人点头赞同谷学峰的意见,面无表情的看向于二狗问道。

    “咳咳”于二狗没想到一号突然询问自己的意见,愣了一下,清了清嗓子,想了想说道:“我觉得担负首长的驻地安全任务的燕京卫戍区警卫一师师长于震也应该负责任,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一师居然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咳咳”侯勇被吞咽到嘴里的一口温热茶水呛了一下,咳嗽了一声,红着脸,急忙去拿湿巾擦嘴。

    “这和于师长没关系,主要是我们总装的问题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魏昌平看了于二狗一眼,感激的大声将责任揽了回来。

    “别这样揽责任了,事情都发生了,处理一下也就可以了事情的关键不在这里,难道各位不清楚吗?”一号不耐烦的示意又要站起身揽责任的魏昌平坐下,环视了众人一圈冷声说道,“在座的各位为国为民做了这么多好事,即使手下出了些问题,这也是人之常情,严肃处理一下属下,这也就够了现在的问题是,一些手中有些金钱的不法商人乱来。仗着对国家经济发展有点儿贡献就开始蔑视国家的纲纪国法,这些人不处理,类似于昨晚的事情可能还会发生,你们觉得是不是呢?”

    一号的话音刚落,整个会议室的温度好像又降了五度。空气中透着一种紧张和凝重,甚至于十几个人的呼吸声都透着谨慎和小心。

    话外之意,弦外之音实在是太明显了,一号这是要对龙家下手,要杀鸡儆猴啊

    “应该这样做,我支持”洪勇好像被茶水呛了一口,人变得清醒了一样,看到大家闷声不讲话,率先表态道。

    “可以倒是可以但从建设部那面交上来的报告来看,龙家的程序都是合理合法的。我们好像也很难做”副主席兼任国防部长的牛卫国皱着眉头说道,“虽然龙家在这件事情上有着说不清的问题,但在法理上,主要还是我们军方的责任这么多年来,龙家在军队和军民两用上的投资都很大,我们如果做得过火了,会不会寒了一些爱国商人的心呢?”

    “我们当然要按法律的程序来办军队的人不守法,那就处理军队的人商人不守法,那就处理商人我们是为了百姓管理国家,不能有个人的喜怒在里面。龙金银不是小孩子,他难道不知道用火箭弹拆迁是违法的吗?既然知道了,他还敢于钻国家的空子,这次如果我们就这样放任不管,那他以后再做出其他的事情怎么办?”看了牛卫国一眼,一号冷声的驳斥道。

    “开个罚单吧既然是商人重利,那我们就让龙金银肉痛长长记性”谷学峰满脸微笑的建议道,“总装那面把那副处长革职,开除军籍追究法律责任,原来的副部长也调任一下吧”

    “这个主意好”

    “各打五十大板,不错”

    “我没意见”魏昌平踏实的坐在沙发上,脸上有了些许笑容。

    “这罚款给我们海军吧,我们弄几艘航母去保卫哈哈”

    “我们空军需要隐形轰炸机呢,你想的美”

    “哈哈”

    会议室里面的气氛一下子缓和下来了,高高在上的领导人们也像普通的老人一样开起玩笑来。

    一号的脸上笑容越来越灿烂了,满意的点着头,喝着茶水缓解一下自己的情绪。

    “我还有一个提议”看到气氛缓和下来,大家热烈的研究着怎么处理龙家违纪的事情,于二狗很不暗淡很不识趣的环顾了四周一下朗声说道,“就是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额————”不知道是谁发出了一声轻呼,所有人都几乎一起恼怒的看着这个不解风情的老家伙。

    “有不同意见可以讲,大胆讲,我们一起商量一下”一号放下了仅仅喝了一口的茶杯,收敛了笑容,严肃的鼓励道。

    二楼的会议室里再次变得严肃而又安静,欢快的笑声消失了,所有人都等着于二狗这个倔老头放炮。

    “寒芒处长甄诚昨晚有渎职之罪,是不是也应该处罚一下”于二狗很满意这种被关注的感觉,一点儿都不紧张的,满脸严肃的环视一圈,看着一号缓缓说道,“因为甄诚昨晚就在事发现场,但却未制止,也未报告,这成何体统?”

    “啪————”一号的茶杯盖子突然掉到了地上,虽然未摔碎,但却滚了很远很远。

    p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