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乡村少年 > 《乡村少年》正文 第九百零五章 知音小诗,肝肠寸断!
    “昨晚希尔顿大酒店发生炸弹袭击事件,其中死亡两人,一男一女,男子大约三十八岁,女子三十岁不到。相貌已经完全难以辨认,有失踪人口的家庭,如需——————”

    “这世道,居然住个酒店也会爆炸,真是见鬼了”因为甄诚的飞车肇事案件,林梦薇还没起床,就早早的打开电视,迷迷糊糊的看电视新闻。听见爆炸,爬起身,一边看,一边不住的满脸郑重好看的感叹。

    “还好,就死了两个人你说我们国家公民这素质怎么就不能提高一点儿呢?就发生个爆炸,就因为踩踏和拥挤,受伤了这么一群人,这万一国家发生个战争什么的,不用敌人打,自己人踩自己人,估计一个整编师都不够死的”吴欣没起身,躺着看着天花板,听着早新闻的信息。

    “公民素质的提高,不是一代两代人能解决的不要说那些老百姓了,就是你我遇见,你敢说不慌乱吗?我们国家的百姓,从上到下都缺乏一种安全感”林梦薇看到下面是一个记者采访环节,稍稍的调大了声音,停止了讲话。

    “大叔,你当时看到人们逃跑的情景时,为什么那么淡定的慢悠悠走出来的呢?能说一说原因吗?”

    “淡定个姥姥,我tmd的腿吓软了,走不动死一边去,jjww的”

    “哈哈————”吴欣被大叔的回答逗的哈哈大笑,急忙爬起身,跟林梦薇一起趴在床头,像一对孪生的宠物狗一样,酥胸微露,很是白嫩,很是可爱的,令人抓狂的看着电视。

    “大婶,能说说你赶来救火的时候,所看见的情形吗?”记者年纪不大,但脸皮很厚,对于刚才被大叔打击的事情,丝毫不放在心上,看到一位大妈正侃侃而谈,上前伸出话筒,笑着问道。

    “我觉得你们的消息有问题”大妈收敛笑容严肃的说道,“怎么可能只死两个人呢?应该是四个人,应该是两男两女才对?”

    “大妈,你说这话可要有根据,胡乱说,这可是诽谤啊”记者对着摄像机,很是郑重的引诱道。

    “诽谤个屁你看我的视频,我录下来了昨晚明明还有两个人跳楼的,从七楼跳下来的,难道会没摔死?一个没摔死也就算了,两个没摔死,你信吗?”大妈拿出手机,电视的画面中就传来的一段不是很清楚的画面信息,在烟雾缭绕的现场,一个不是特别受人关注的死角,果然有一男子抱着一个女人,从希尔顿大酒店的阳台上跳了下来,但不知道为什么,在男女两人即将摔落地面的时候,视频没了

    “大妈,你这视频后半段呢?”记者很激动,上前大声的问道。

    “我哪里知道,昨天我想拍一下大火场面,哪里想到回家一打开,居然拍到了跳楼的画面”

    “啊————————”林梦薇津津有味的看着大妈和记者的采访,突然听见吴欣声音很大很尖利的刺耳的声音。“坏了啊,坏了啊”

    “什么坏了?电视不挺好的吗?”林梦薇很是不解的看了眼吴欣问道。

    “不是那个我刚才想起来了,孙绍波就是住在希尔顿大酒店的你记不记得,孙绍波前几天来,忘在桌子上的那包餐巾纸”

    “不会吧,你观察的这么仔细啊”林梦薇调侃道,但仅仅说了一句,就满脸紧张的大声说道,“你是说跳楼那男女就是甄诚和孙绍波”

    “是啊难道你刚才没注意那跳楼的男子脑袋后面有小辫吗?”吴欣拿起遥控板,急忙回放,画面定格在一个由上自下刚跳下不久的一个画面上。那迎风上扬的小辫很是惹眼,很是有特点

    “难道甄诚哥哥昨晚没在家里睡觉?”林梦薇仔细的看了看那黑乎乎的视频片段,除了那小辫,其他的什么都看不清楚。在火光的映衬下,那小辫就像在挑衅一样,刺激着林梦薇和吴欣的神经。

    “快起床,我们出去问一下就知道了”吴欣急急忙忙的起床穿衣服,心里却不抱太大的希望,只要甄诚不在家,那十有**就是甄诚和孙绍波了。

    孙绍波如果受了惊吓,那甄诚这个大色狼肯定要去压惊的,万一真把精给压上了,那自己可就更被动了。

    “欣欣,算了去不去也没什么意思了即使是甄诚哥哥和孙绍波,那我们也说不出来什么人那是见义勇为救人呢”想想刚才记者的报道,林梦薇心里确定,那人十有**就是甄诚。

    因为甄诚跳楼上瘾,白灵素不就是甄诚跳完楼抱回来的吗?从现场的情况来看,那两人一点儿事情都没有的就失踪了,不是甄诚,那也一定是个古武高手。既要是个高手,又要是一对年轻男女,而且还要在希尔顿跳楼,这么多巧合叠加在一起,即使是傻子也能猜到,这对男女就是甄诚和孙绍波。

    但问题是,即使知道又怎么样?上床是早晚的事情,更何况甄诚为了救人而跳楼呢?

    穿上了一只鞋子的吴欣呆住了,因为林梦薇说得对,自己现在跑去吃干醋,有用吗?如果甄诚昨晚真的没在家里住,视频上的男女就是甄诚和孙绍波,事后人家也开方了,自己又能做什么呢?

    “死石头”吴欣气得咬牙切齿,愤怒的捶着床垫。就这么一个晚上大意了,甄诚居然就悄悄的溜到酒店去了,情何以堪啊像林梦薇说的那样,自己见了甄诚问什么呢?

    电视机被林梦薇关了,两人各自穿了一半的衣服,呆呆的四目相对,茫然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

    “要不我们回寒千市吧,我真是受不了了”长长的静默之后,吴欣痛苦的抓着脑袋说道,“跟我一起回寒千市吧”

    “你是不是被刺激傻了?难道你想放弃了?”林梦薇气呼呼的打击道,“你让出位置,那真是让那些后来者偷笑了。再说甄诚哥哥也不会答应你离开的啊”

    “可是这样,我很难受啊我做不到像你们那么淡定”吴欣很痛苦,有邪不好直接说,即使说了,林梦薇也不一定明白。

    “孙绍波的事情也就是早晚的,我们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因为孙绍波,我们已经闹翻一次了,这次就不要再闹了好不好?”林梦薇拉住吴欣,轻声的哀求道。

    看着林梦薇那满脸痴情的模样,吴欣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来安慰这个傻丫头。自己的男人被分了一半又一半,最后轮到自己的时候,还不知道剩下几分之几呢“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啊”吴欣很后悔,后悔当初就不该支持甄诚去黑龙江,那样即使不当官,即使甄诚也有了几个女人,但也不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一趟黑龙江之行,多了一个孙绍波不说,还有一个可能已经为甄诚生下了孩子的龙仙儿。这乱七八糟的男女感情,让吴欣很是心惊胆战,很是无奈的抓狂。

    “不行,我一定要去问个清楚”吴欣穿好鞋子,连脸都不洗,执拗的拢了拢头发,起身直接向门外走去。

    “咯吱”吴欣还没来得及推门出去,甄诚就拉门走了进来,满脸甜美的笑容,一手拿着一份早餐。看到吴欣要出去,甄诚很是惊讶的问道,“这么早,你又要去买早餐吗?”

    “你昨晚去哪里了?”吴欣没接甄诚手里的早餐,很是直接的冷着脸问道。

    “去希尔顿酒店了”甄诚擦着吴欣的肩膀,侧身走了进来,把早餐放到茶几上,关好门,然后很是干脆的说道。

    “然后呢?”林梦薇穿好衣服下床,看到吴欣想冲出门,急忙上前一把拉回来,气呼呼的问道,“是不是抱着孙绍波跳楼了”

    “这个你们怎么也知道了?”甄诚很是惊讶,没想到那么黑的夜,自己跳楼的事情还是被发现了,有些不解的问道,“电视播出来了?”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再然后,你是不是就和孙绍波开房上床了”吴欣气愤的转身,看着甄诚质问道。

    “都知道了啊,那我就省得说了情况就是这个情况,事情就是这个事情”甄诚很是无赖的抱住吴欣说道,“最后一次,好不好?”

    “鬼才信你是最后一次呢,我准备跟你离婚了我要回寒千市去”吴欣的泪水稀里哗啦的全下来了,想想自己几个月来的辛苦,吴欣感觉很委屈。

    “欣欣,别说气话好不好我们一起批判这个大色狼好不好?”林梦薇看到吴欣是真的生气,急忙上前帮着甄诚劝慰道。

    “谁劝也没用我要回家见我爸妈”吴欣很是执拗的捶打甄诚,大声哭泣的吼道,“我想家了,我要回家呜呜呜————”

    甄诚有些手足无措了。本来想死皮赖脸的蒙混过关,哪里想到,在孙绍波这件事上吴欣居然如此执拗。抱着吴欣,甄诚舍不得松手,哪怕吴欣用手抽自己,甄诚也不会放弃自己的第一个女人

    “我和你一起回去,好不好?我们一起回去好不好?我们去旅游,这总可以了吧”看到吴欣说想家了,林梦薇眼圈也红了,甄诚急忙大声的强调和保证着,“我知道你们为我付出的多,是我不好,没管住裤腰带,我也不保证了,再收女人,我就自己解决,直接咔嚓了这总可以了吧”

    “现在就咔嚓了”吴欣满脸的眼泪,气愤的吼道,“哪有你这样欺负人的原来傻啦吧唧一个乡村愣小子,我如花似玉的做了你的女朋友,你可倒好,由一变二,由三变多的。脚踏双舟也就算了,难不成你还要开航空母舰吗?你有本事就建个王国给我,到时候你收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嫔我也不拦着事情没做多少,女人一个又一个的往家里领,你自己说,你对的起我,对得起薇薇和婉儿吗?对得起为你照看儿子的九儿吗?对得起爷爷吗?对得起小黑贝吗?”

    “咳咳”甄诚本来听得很是羞愧的,最后听到吴欣居然连小黑贝都弄出来了,翻着白眼疑惑的小心的问道,“我买回来的小黑贝,还给他弄汤药,应该对得起它吧”

    “对得起个屁爷爷每天一把屎一把尿的伺候着,你以为你花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了”吴欣抹了把眼泪在甄诚的衣服上擦了擦,气愤的吼道,“你顶什么嘴,你就是大黑贝,大色狗”

    “咳咳”甄诚感受着吴欣身体的温度,初步断定,吴欣现在处于高烧的过程中,干脆陪着笑脸,不断的咳嗽着。

    “你刚才说的旅游什么时候兑现?”吴欣感觉自己再闹下去也不好收场了,停止哭泣看着甄诚问道,“你要敢骗我,我就出国去留学。到时候给你领个外国儿子回来”

    “咳咳这个不成”甄诚觉得原则要坚守,急忙大声反驳。

    “干儿子不行吗?你插什么嘴你个大萝卜,无耻流氓大骗子”吴欣骂起人来就跟说英语一样,相当的流利,让边上站着听的林梦薇暗暗的佩服不已,无意中长了很多见识。

    “欣欣,要不我拍他几掌,打残了算了”林梦薇看到甄诚一直抱着吴欣,很是羡慕的上前对着甄诚宽厚结实的虎背伸出了手掌。

    “哎呀,疼啊”看到吴欣不是那么生气了,甄诚配合着林梦薇的小手大声的龇牙咧嘴的夸张的喊叫着。

    “越来越会演戏女人都是这样被你骗到手的”吴欣甩开甄诚的大手,嗔怒的骂了一句,然后气呼呼的走向了沙发坐下。

    “哪里啊,我的女神我就是个演戏的,你才是总导演”甄诚笑的脸上肌肉都快抽抽了,但还是要上前趁热打铁

    “把裤子脱了”吴欣看了眼甄诚,脸色铁青的说道。

    “现在是白天,这样不好吧?”甄诚有些脸红的看着吴欣,双手抓着裤腰带很是痛苦的哀求道,“晚上好不好?”

    “扑哧”林梦薇忍不住笑出了声,看到今天这一幕,林梦薇很庆幸自己和吴欣关系好。如果自己耍性子跟吴欣关系交恶,那不管自己有多爱甄诚,估计日子都很不好过,看到甄诚那窘迫的样子,林梦薇帮腔道,“快脱,否则我去叫婉儿姐和九儿姐,顺便把你那俩胖儿子也弄来,让你好看”

    “脱”吴欣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继续的催促道。

    “脱就脱”甄诚一咬钢牙,嘁哩喀喳的解开裤带,然后坐在沙发上把裤子脱下来,有些生气的说道,“裤衩子要脱不?”

    “你愿意脱我没意见但我不想我男人穿着一条沾染上了肉包子油迹的裤子招摇过市,我丢不起那个人”吴欣拎起甄诚的裤子,示意林梦薇善后。

    “——————”虽然是深秋的早晨,甄诚穿着一条小短裤吹着小冷风不是很惬意,但看着吴欣的背影,甄诚却感觉到心里很暖很暖的有些柔软和感动。

    “甄诚哥哥,你怎么眼睛红了呢?别哭啊————”林梦薇把裤子递给甄诚,轻声的安慰道。

    “姥姥——————”甄诚郁闷的想死,天没亮又被孙绍波搜刮了两次,整整一夜没睡上两个小时觉,眼睛能不红吗?

    “摔碎瑶琴凤尾寒,子期不在对谁弹?春风满面皆朋友,欲觅知音难上难”甄诚穿着三角裤,站起身,风骚的对着卫生间方向赤脚低吟,一步一诗,满面羞愧的无限风骚的大声吼道:“吴欣,我一辈子的知音,我爱你一万年都嫌太短暂”

    “呜呜呜————”屋里屋外传来了连成一线的哭泣声,因为甄诚实在风骚的太不要脸了。不要脸也就算了,居然身体还有了反应,也不知道甄诚的知音到底是上面,还是下面

    p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