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乡村少年 > 《乡村少年》正文 第九百零一章 意有所指
    “甄处长,我敬你一杯,感谢你的理解我刘莹虽然是个星色,但我一定会加倍努力来回报你的知遇之恩的先干为敬”换了一套很普通的衣服,声音也恢复了男儿本色,但那唇红齿白的模样,还是看得那样让人赏心悦目。

    “好,干了”从吴欣房间里出来,甄诚有些体力透支,虽然还不至于腿软,但还是有些许的眩晕。看到刘莹如此豪爽,甄诚大笑着一饮而尽。

    “袁师爷怎么还没来呢?”刘莹坐下,看着身边的一个空位置笑着问道,“不会是不好意思,不来了吧”

    “姥姥,我为什么不来?我有什么不好意思?”刘莹的话音刚落,包厢的门就被推开了,袁乐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看也不看甄诚一眼走到位置上坐下。

    “你姥姥的,你还有点儿度量没?我又没主动去抢你女人,别拿那死样子给我看好不好?”甄诚一边给袁乐倒酒,一边笑骂道,“你自己喜欢就去追好了,干嘛把哥们我当敌人,无来由的,你吃个鸟干醋呢”

    “滚一边去我是生自己的气,哪有心情吃你的醋”袁乐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苦笑着解释道,“白灵素我就只能暗恋,这辈子注定都难获芳心了”

    “呵呵,古人云,铁杵磨成针吗,你努力下试一试”甄诚从来没这种烦恼,因为到现在为止,甄诚就没去追求过谁,暗恋根本都来不及,因为没等暗恋的,已经接吻上床了。

    “铁杵磨成针?那可就麻烦了,万一真的磨成针了,那将来传宗接代都成问题了”刘莹出人意料的开着玩笑说道,“要我看啊,袁师爷说的对,有些女人就是只能看,不能摸;只能想,不能付诸行动的,万一弄不好,最后尴尬不说,可能连朋友都没的做。我虽然不了解白姑娘,但就今天面试来看,这丫头心智坚定的算可以了。”

    甄诚点头颔首,很赞同刘莹对白灵素的点评,在当时的情况下,甄诚要不是事先有了防备,也很可能中招。白灵素没任何武学功底居然还能和刘莹唇枪舌剑,那就足够说明问题了。

    “我今天落了个小气和狭隘的印象给两位兄弟,惭愧自罚一杯,先干为敬”袁乐很是脸红,举起酒杯和甄诚、刘莹碰了碰,二两一杯的小烧一饮而尽。

    “慢点儿喝,急个毛啊都是自家兄弟,你至于那么在意吗?我俩也不会给你宣扬出去,只要你以后每周请我俩喝顿酒,说些好听的,我们都会守口如瓶的”刘莹起身倒酒,身上还有若有如无的女儿身上才会有的脂粉气息,一颦一笑,看得袁乐很是傻眼痴迷。

    “刘莹,你还是去做个变性手术吧,不做女人,真是可惜了你这大好的身材了”透过刘莹的脖领,甄诚能看见那因为喝了点儿酒而有雄红白嫩的皮肤,看了眼袁乐,笑着说道,“到时候你嫁给袁乐,这多好”

    “咯”刘莹发出了比女人还更加女人的笑声,抿着嘴笑,看了袁乐一眼,抛了个媚眼。

    “好冷”袁乐被刘莹的一个媚眼恶心的闹手,夹起一大块狗肉塞到了嘴里。“你俩不会这么畜生吧?我都失恋了,你们还落井下石”

    “废话兄弟一般不都是这样的吗?两肋插刀不就这么回事情吗?我插你一刀,甄诚再插你一刀,如果把你插死了,我们再帮你照顾好妻女哈哈”刘莹很健谈,许久以来的不开心因为进入寒芒一扫而空,加上美酒良朋助兴,更是妙语连珠。

    “赞同咱俩为插死这孙子干一个”甄诚端起酒杯和刘莹狠狠的撞了一下,然后豪爽的一饮而尽。

    “两个畜生为什么不是我插你俩刀子啊”袁乐喝得有点儿急了,满脸通红的辩解道,“凭什么我的是妻女,而你们是妻儿啊,难道我们袁家就没子嗣了吗?”袁乐虽然在燕大读了四年书,但却依然很保守,很传统。

    “因为你的铁杵磨成针了啊哈哈————”甄诚和刘莹异口同声的大笑道。

    “啊————畜生啊————”袁乐下意识的伸手悄悄摸了摸,心里稍安,愤怒的大骂道。

    “畜生真tmd的畜生我们辛辛苦苦雇佣的水军居然这么不堪一击”太子放下盛着半杯路易十三的红酒杯,气愤的站起身走来走去的骂道,“难道是太液池那面出面帮的甄诚?”

    “这个可能性很小”顾武看到太子这么沉不住气,端坐在沙发上摇着红酒杯冷声的说道,“可惜这次没杀死龙仙儿,否则就完美了”

    “你师傅也够毒辣的,居然去刺杀龙仙儿,这曲线救国的方式不错”太子站定身形,扭转身看着顾武说道,“我们以后就联起手来对付甄诚,你看怎么样?”

    “就我们两个?”顾武看着太子,咂了一口红酒笑了笑说道,“力量是不是单薄了点儿?”

    “我靠,你是不是被甄诚吓怕了?我们几个人,以前要整谁,什么时候联合过?现在我们两个联合都破天荒了,我就不信甄诚那么难对付炸了我的太子湾,剁了你的手指,这次又差点儿被那畜生玩死,难道我们能放过他吗?”太子坐到一个单人沙发的扶手上,大声的抱怨道。

    “你自己还知道,那是以前如果甄诚是个普通的乡村小子,我随便雇佣个杀手就弄死他了但这方法我们又不是没试过,结果呢?甄诚这畜生是敢于杀人的主,最可怕的是,他tmd的不笨,而且功夫高的可怕连我师傅这种地阶后期的高手,甄诚都随意的拿捏;连蓝梦死这样的老怪物都拿他没辙,你我联合对抗甄诚,那就是个笑话”顾武放下酒杯,习惯的拿起一支香烟点燃,狠狠的吸上一口吐着烟圈,缓缓的郑重的分析道。

    “他再横,难道还敢杀了我们不成?加油站这次他要是想弄死我们,估计就不会打电话提醒了”太子愣了愣,但依然满脸不服气的反驳道。

    “你怎么知道那是甄诚弄出来的?”顾武嘴角挂着冷笑,很是怨毒的说道,“另有其人也不一定呢”

    “不是甄诚?”太子惊恐的站起身,大声的质问道。

    “你小子怎么一提到甄诚就这怂样子呢?坐下,冷静点儿甄诚虽然也有嫌疑,但可能性不大。如果他想杀死我两人,就这种夜晚,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我感觉这件事是另外的人做的,故意嫁祸给甄诚,好分散我们的注意力”

    “我靠,我说怎么感觉不对呢是谁,告诉我,我派人去捏死这个畜生”太子虽然坐下了,但身体前倾,脸上布满着愤怒。

    “其实这件事也好判断你还记得我们四大公子和四大公主吃饭那一晚吗?”顾武看了眼太子,缓缓的问道。

    “记的但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侯耶被甄诚打了黑枪,差点儿变成无鸡公子,现在收敛了很多;如果说特别的,就是江洛有些特殊了,因为只有他没受到甄诚的攻击难道你是说,这一切都是那废物太子弄出来的?”太子很是不屑的说道,“都这么多年了,难道他还想翻身不成?除了欧阳家和他有接触,他身边连个跟班的都没有,他能有什么作为?”

    “太子,你很少搞女人这一点我挺佩服,钟情于黄依依不舍不弃,哥哥我也很是敬仰但也因为这一点儿,你太忽视了女人的能量”顾武看着太子苦笑道,“你这次花这么大力气,转眼间就被对方瓦解,难道你还没想到这事谁做的吗?”

    “杜如烟?卜海桥我靠”太子不笨,虽然在和顾武聊天谈着别的事情,但却一直思考着失败的原因,被顾武诱导到这个程度,如果还不知道是谁,那太子还不如买豆腐自杀算了。“杜如烟居然真的把卜海桥给弄出来了,我靠”太子很是无语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但心潮依然澎湃难平。

    “卜海桥当年被杜家给扔进九十七号,不是单纯的因为他和杜如烟的关系和做了那件令东南亚各国颜面扫地的事情,这个你清楚吗?”

    “这个我问过爷爷,据说这个卜海桥就是华夏国的水军统领网络王者当初卜海桥很是高傲,好像是因为不想为杜家做事,所以才被丢进九十七号的卜海桥出来了,那肯定是杜如烟和甄诚一起搞的鬼我说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瞬间改变了风向呢”

    “对于这件事,你忽略了杜如烟放出卜海桥,肯定是甄诚和太液池那面做的手脚,这么明显的保护和扶持寒芒和甄诚,难道你我联合的力量够用吗?更何况现在要针对你的,还不仅仅是甄诚一个人”

    “为什么是针对我,而不是针对你?”太子很是不解,看着顾武等着回答。

    “因为你是太子,我是顾武这回你明白了吗?”

    “即使这件事是我失误了,那江洛的事情又是怎么回事情?”搞关系之类的,太子自认燕厩第一,但分析形势,太子就弱了很多。本来有韩子那个死鬼帮着自己,但可惜的是,阴差阳错的自断了手臂。看到顾武那故作高深的模样,太子很想骂人,但一时之间又想象不到问题出在哪里。

    “卜海桥的背后有银公主支持,甄诚有素颜公主鼎力相帮,江洛的身后却有欧阳萱儿这个变态的表妹”顾武没提到黄依依,因为那样会刺激的太子发疯的。

    “你是说,加油站的爆炸是江洛捣的鬼?”太子有谐疑的问道。

    “反正不是侯耶让他老爹发射的导弹”顾武的眼中闪过一丝阴谋得逞的笑意,很是不屑的端起酒杯笑着说道,“另外一个怀疑人就是杜如龙了”

    “如果是杜如龙,他没那么好心通知我们离开吧我觉得做这件事的人就是要把燕京的水搅浑,从这个意义上讲,还真是江洛的嫌疑最大”太子深锁着眉头,想了想冷声补充道,“看来我真要找些时间去会一会我的上任了”

    “所以你刚才说,我们联合起来对付甄诚,我说力量太单薄了,现在相信了吧?”顾武看着太子那挠头的样子,心里不由暗暗的发笑,就这样的蠢货也配称得上太子。

    “你有更好的联合人选吗?”太子一时间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满眼求助的看向顾武,“有话就直接说,大家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

    “你觉得龙家怎么样?”顾武看到太子脸上呈现出一种不耐,知道时机到了,收敛笑容郑重的说道。

    “龙仙儿,你不是让你师傅刚刺杀过吗?我们现在再去联系龙家谈合作,你不觉得这件事好笑吗?”太子摆了摆手说道,“你是不是把龙金银当成三岁小孩了”

    “哈哈那我要是说,我师傅去刺杀龙仙儿不是我指使的,你信不信?”

    “不是你指使的?难道还有人能指使动你那牛x师傅?”太子很是惊骇的看着顾武,不敢相信的说道,“你总不会告诉我,刺杀龙仙儿的是龙七吧”豪门恩怨,特别是这种商贾大家,类似这样的事情发生起来仙平常,但发生在龙家的姐妹身上,太子还是很难相信,看着顾武,太子笑着调侃猜测道。

    “恭喜你,答对了”顾武看着太子,大笑道,“这件事还真差不多是这样的,看来太子哥还不是智商为零的蠢货”

    “滚你姥姥的,到底怎么回事情我都jb糊涂了”

    “让我师傅去刺杀龙仙儿的是狼六”顾武不情愿的说出事情真相,“一个乡村的小子”

    “狼六是谁?”太子仔细的回忆,但依然没丝毫的印象,“他杀龙仙儿,能得到什么好处?”

    “龙七的第二任老公如果龙仙儿死了,那你说狼六能得到什么好处?”

    “他们没结婚有个毛用以龙金银的脾气,怎么可能答应这个婚事呢?”太子很是不屑的说道,“搞不好又是另外一个卜海桥罢了”

    “事实婚姻,你懂吗?”顾武一边轻轻的敲着烟灰,一边笑着问道。

    “你是说龙七怀上了狼六的孩子?”太子眼中闪过一丝亮意,笑着说道,“那这个合作还真可以考虑”

    “哈哈,就是一个傻小子要给我们送钱花,干嘛拒绝呢?”顾武掐灭香烟,倒了一杯红酒站起身大笑着倡议道,“为我们新的合作干杯”

    “哈哈,好,干杯”太子想起了马克思他老人家的著名论断——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p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