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乡村少年 > 《乡村少年》正文 第八百九十三章 流言止于智者
    龙仙儿的腿从车上翻滚着出来的时候撞在了路边的石块上,如今还是淤青并隐隐作痛。因为气愤和震惊,龙仙儿都没发现,自己的那张俏脸上沾染着黑灰。

    看着甄诚的车子不但没减速,反而在不断的加速,龙仙儿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一切都解脱了吧”想想自己的这二十几年,龙仙儿感觉到很悲哀。最爱的父亲和姐姐,想法设法的让自己嫁给不爱的人;自己最想杀死和最恨的人却成了自己的男人,自己也稀里糊涂的为仇人生了一个孩子。如今能死在甄诚的车轮下,这也算是因果循环和报应。龙仙儿等着甄诚的车子过来,想躲开,但一双腿却向灌了铅一样不想再移动一步。

    不到中午的时候出事,到现在天色已经暗下来了。龙仙儿倔强的用这条伤腿从登云路走到了王府井,将近二十公里的距离。龙仙儿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定要来见甄诚,但就是感觉委屈和憋闷,感觉气愤。

    哪怕让甄诚抽自己几耳光,骂自己贱货,龙仙儿也感觉那是一种享受。每天夜里在半睡半醒之间突然醒来,满脑子都是甄诚那恶魔的影子,闭上眼睛又是丑儿想妈妈的情形,龙仙儿快崩溃了。如今龙金银的b婚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大草,龙仙儿觉得,如果自己不来见甄诚,那自己就会死掉,郁闷的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死掉的那一种。

    路虎车的发动机声音已经听得到了,大地在震颤,周围看到的人们惊恐的瞪大了眼睛,而龙仙儿的脸上却带着解脱般的微笑。

    “找死”甄诚的打开驾驶室的车门,眼睛紧紧的盯着龙仙儿。

    周围的人吓的作鸟兽散,龙仙儿周边的人跑的一干二净,但在龙仙儿身后的十米左右,一个黑影却像怒箭一样冲向了龙仙儿,手中那明晃晃的白亮的短剑指向了龙仙儿的后心。

    二十米,十五米,十米,五米,咯吱————被甄诚加速到接近一百五十码的车子突然被甄诚点住了刹车。

    高大的路虎车子非常不情愿的翻了一个身,划出了两米多高的弧线,缓缓的,带着风声划过了龙仙儿的头顶,狠狠的向冲向龙仙儿的黑瘦老者砸去。

    “妈的”脸上罩着黑巾,手中刺出短剑的黑衣老者郁闷的骂了一句。只要再多一秒钟,那么自己的短剑就可以刺穿龙仙儿的心脏,但也正是差这一秒钟,自己必须放弃刺杀而保命。

    “去死”黑衣老者眼中闪过一丝狠辣,手掌轻推剑柄,手中的短剑继续笔直的刺向了龙仙儿的后心。借助这股反震的力道,黑衣老者像侧后方一滚,轻巧的躲开了路虎车那笨重的车身。

    “轰隆————咯吱————”路虎车像是一位笨拙的巨人,狠狠的撞向了那坚硬的路面。原本平静的街面就像被石子击碎的镜子般的湖水,灰尘随着人们的视线迅速的扩散,不断的弥漫。

    甄诚在路虎车翻滚的那一刹那,右臂轻展,迅疾的揽住了龙仙儿那冰冷的娇躯迅速躲开。脚尖轻点怒射而来的短剑,甄诚带着龙仙儿像一枚怒箭一样追向了冲到惊慌失措的人群中逃跑的黑衣老者。

    身后的路虎车还在翻滚、咆哮,仔细听,还有玻璃碎裂的声音和油箱的爆炸声。甄诚没时间去考虑这件事可能带来的后果,追上前面的黑衣人才是甄诚要做的事情。

    也许是清楚甄诚的实力,也许就是甄诚认识的熟人。黑衣老者没有丝毫停留下来的意思,身影迅疾的向王府井大街最热闹的夜市里躲藏,几个起落,黑衣老者冲进了一户人家的窗户,一声惊叫之后,甄诚完全的失去了黑衣老者的身影。

    “妈的”甄诚夹着龙仙儿,脸色因为迅疾的追赶有了些许的红晕,但更多的却是因为对方狡猾的逃脱而气愤。

    “你是不是脑子有病,站在路中间找死吗?”甄诚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将满脸带呆滞和石化的龙仙儿轻轻放下站好,脸色中带着恼怒的骂道,“想死你也离我远一点儿”

    “我为什么要远一点儿,为什么我想死了,你还这么讨厌我,为什么”龙仙儿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说,这好像不是自己想说的话,但不知道为什么,被甄诚这样的怒骂和凌辱,龙仙儿突然感觉心里很难受。眼泪瞬间流了出来,像疯了一样冲向甄诚,伸出拳头狠狠的捶打甄诚的前胸和肩膀。

    “我打死你,我打死你啊”龙仙儿哭喊着,撕打着。

    甄诚没动,也不敢去看龙仙儿那双被泪水模糊了的眼睛。

    看一眼心碎,看两眼心碎一地。

    甄诚没想到龙仙儿的脑海里会有那么多关于自己的记忆,会有那么多怨恨。龙仙儿还是黄阶后期的实力,半年了,居然一点儿也没进步,甄诚很是不解和困惑。

    “呜呜呜,我打,呜呜呜——————”

    “呜呜呜——————”

    不知道什么时候,龙仙儿停止了厮打,整个人软弱无力的瘫软昏迷在甄诚的怀里,一双手却死死的环住了甄诚的脖子不松开。

    甄诚的脸上呈现出一丝痛苦,一丝怨恨,一丝悔恨和恼怒。身体动了动,龙仙儿身体拉长了许多,腹部的妊娠纹依稀可见,两只手臂却依然紧紧的环住了甄诚的脖子不放开。

    “放开“甄诚没低头,冷声的呵斥,“我们没结果的”

    龙仙儿的双手突然松开,整个身体像倾泻而出的水银一样迅疾的像路边的一处污水处倒去。

    “妈的”看到龙仙儿脸色苍白如纸,看到龙仙儿小腿处那殷红的血迹,甄诚急忙伸出右腿,轻轻的向上点了一下龙仙儿的身体,一声轻骂,甄诚迅速的抱起龙仙儿消失在了偶尔有人会经过的街角。

    甄诚带着龙仙儿离开不久,王府井大街就响起了刺耳的警笛声。

    燕厩出现车祸很平常,但今天的这两起车祸都迅速的上了燕京晚上六点四十五分开始的新闻。

    “寒芒还未成立,小子如此嚣张闹事飙车,女孩差点儿殒命”

    “路虎车空翻,甄诚本事了得,追击黑衣怪人,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寒芒?”

    “寒芒很嚣张,闹事飙车不顾百姓死活,这样的部门不要也罢”

    “寒芒的上司是谁,给个说法可好?”

    “差点儿草菅人命,这样的寒芒要不得”

    “事故现场未见甄诚,难道甄诚又是为了博得女人一笑玩杂技?”

    ……

    华夏国的晚间新闻一经播出,几乎所有的网络、媒体都像是吃错药了一样铺天盖地的向甄诚泼着脏水。

    燕厩是一个可容纳八方客的地界,但这一次,全燕厩的人都对甄诚充满了排斥和厌恶。更确切的说,燕京的权贵们看甄诚这个乡巴佬不爽很久了。

    凭什么你一来就进了太液池?凭什么你就要成为神秘部门的开山鼻祖?凭什么你一点儿背景也没有却敢和太子以及四大公子叫板?

    风头你出了,女人你还一堆,你让燕厩的公子顽主们情何以堪?

    嫉妒,一种难以容忍他人迅速走红迅速融入燕厩的嫉妒,嫉妒的想不折手段杀人的那一种。

    消息可以像瘟疫一样的传播,更可以像被化学药品污染过的种子一样的变异。当甄诚路虎车肇事的消息传回寒芒总部的时候,消息已经变成了这样:“甄诚强抢民女,老人下跪哀求,甄诚嚣张的挟制民女飙车逃离,车子撞墙出了车祸”

    “污蔑,裸的污蔑”吴欣脸色难看,气得说不出话来。

    “甄诚哥哥不可能去抢民女的,连公主他都不要,怎么可能去抢民女呢”林梦薇很是愤怒的大声辩解,小手愤怒的拍着结实的木桌啪啪响。

    “谣言止于智者,让他们去闹好了”南宫婉儿冷冷的说道,“最好不要让爷爷知道”

    “晚了,爷爷已经知道了”燕九儿恼怒的看向了谷肥肥这个大嘴巴。

    “爷爷没事吧?”吴欣焦急的问道,万一甄诚不在的时候,爷爷出了什么事情,那到时候自己可就说不清楚了。

    “没事爷爷比我们淡定,也许是经历的多都麻木了吧”燕九儿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气愤,看着吴欣几人表情很复杂。

    “知道那女人是谁吗?”吴欣听到爷爷没事,脸上的神情一松,但转眼间又被愤怒取代,“离家这么近了,他为什么要开那么快?事情真相怎么样,现在还不好说,但可以肯定的是,那女人肯定和甄诚认识”

    “谷肥肥,消息是你弄回来的那你总该知道那女人是谁吧”燕九儿大声的质问道。

    “当时的场面就跟世界末日一样,没人拍下那惊骇的一幕。视频监控只看见车子翻滚和满天的灰尘,其他的什么都看不清楚”谷肥肥满脸通红的说道,“但听目击者描述,那女孩好像被了一样,衣服多出撕裂,连都在不断的流血,你们说会不会是甄诚那畜生做出了令人发指,禽兽不——”

    “闭嘴滚蛋”吴欣气得浑身发抖,大声吼道。

    “你个死老娘们,给我滚回院子里去”血鹰气得钢牙紧咬,大声骂道,“看我晚上怎么收拾你”

    “我还没说完啊,我这是推断啊,推断你们懂吗?”谷肥肥满脸苦瓜的一边向外走,一边大声的抱怨着。

    “想听完整版的,我这里有,不知道大家想不想听”谷肥肥还没走出610的二进四合院,孙绍波居然穿着一身制服满脸严肃的走了进来。

    “孙绍波”燕九儿疑惑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听到燕九儿叫道孙绍波的名字,吴欣、林梦薇、南宫婉儿几乎一起转头,仔细的打量这个喜欢做情人,不愿意进家门的甄诚的女人。

    孙绍波没来的时候,谷肥肥走的很慢,走的很哀怨;孙绍波不请自来的进了吴欣的院子时,谷肥肥却加快了脚步,近乎小跑的快速离开。鹰看了一眼孙绍波,也跟在谷肥肥身后迅速的消失在门口。

    “坐”吴欣欠了欠身,很有大夫人范的说道,“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我也不想虚伪做作,我不欢迎你,但我也不能撵你走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不要绕来绕去的”

    南宫婉儿没说话,看了眼孙绍波,感觉孙绍波穿上制服的样子自己好像很熟悉。猛地想起于悠然,南宫婉儿紧锁着眉头再次打量孙绍波。

    “你穿上制服,和悠然姐真像”自从孙绍波走进了院子,林梦薇就从上到下,从左到右的反复打量孙绍波。看到大家都紧绷着不说话,林梦薇突然开口说道。

    “是吗?”孙绍波刚想坐下去的身子僵硬的停顿了一下,语气中透着无奈的说道,“这样不好吗?”

    “这样有意思吗?值得吗?”燕九儿挨着孙绍波,扭头问道。

    “甄诚救了我的命,在我生命即将终结的时候,甄诚不顾生死的救了我。从这个意义上讲,他就像我的父母一样,你们听见过孩子离开父母的吗?”

    “我们不都离开父母活得好好的吗?”林梦薇反问道,“孩子呆在父母身边是长不大的”

    “问题是,我是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孙绍波今天必须来戳破这层窗户纸,否则甄诚一直在犹豫自己和他的关系,不管是被打,还是被骂,这都是一种认可,没这东西,不放下面子,自己和甄诚的关系很难突破。

    “做孩子还好,就怕你做的是个替代品如果那样,你的梦就是个肥皂泡,结果可能更凄惨”南宫婉儿脸上没有笑容,反而有着些许的同情,看着孙绍波建议道,“现在后悔,你还来得及”

    “将心比心吧如果你们是我,甄诚还是那个甄诚,你们会怎么做?”孙绍波笑了笑,自来熟的拿了一个干净的杯子倒了一杯茶说道,“如果你们敢说放弃,那这杯茶你喝;如果你们没第二种答案,那么我喝”

    二进四合院里很安静,孙绍波端着一杯茶,四个女人静静的看。

    好了上个月的鲜花榜就不说了,全是眼泪加减章方式和以前一样,废话就不说了)

    p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