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乡村少年 > 《乡村少年》正文 第八百八十八章 假面具的好处
    “这痕迹都是大叔大妈拉扯造成的,大早晨的我哪有心情去和年轻女子拉拉扯扯啊”甄诚空着两只手刚走进寒芒的院子,还没来得及解释为什么没买早餐,吴欣这个醋坛子就发飙了。

    “那你身上怎么有少女的香水味呢?”围着甄诚嗅了嗅,吴欣很确定,这是少女身上的气味,“而且你刚才说自己没带钱,那你的口中怎么有馄饨的味道?”吴欣像小黑贝一样的围着甄诚走了一圈,很有吴铁军范的大声质疑道。

    “一个好心的大妈看我挺可怜的,请我吃的总可以吧?”经历过多次的如实招供,甄诚总结出来一个规律,那就是不能胡乱的诚实,有时候也要学会对自己心爱的女人撒谎,像今天这种情况就属于那种打死也不能说类型的。

    “你就编吧薇薇受了惊吓刚刚睡着,你居然就大早晨的出去沾花惹草,你等着受良心的谴责吧”吴欣看到甄诚也挺疲劳的,瞪了甄诚一眼,用肩膀狠狠的撞了甄诚一下,气呼呼的出去买早餐了。甄诚吃完了,但甄老爷子等人还没吃呢,这个每天起来买早餐的活,吴欣可不想让南宫婉儿那妖精抢去了。

    “不用给我买了,我吃不下”甄诚赶到乌云已经飘过了,不知死活的笑着大声说道。

    “你去死好了吃馄饨怎么就不撑死你呢赶紧去修理你的房子吧”吴欣丢下一句话,那窈窕的身影就消失在了甄诚的眼前。

    “房子?房子怎么了?”甄诚一进院子就和吴欣面对面,经过吴欣这么一提醒,抬头环视了一周仔细打量。

    “我靠老东西真tmd狠啊”甄诚看到三间正房,五间厢房,一共八间房子的屋顶上都一个大大的窟窿,除了虎胆居住养伤的屋子,整个院子的房子几乎都被燕王给毁坏了。

    “是燕王做的,我们不敢阻拦”天魁满头大汗满脸灰尘的走到甄诚面前红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找工人修缮一下还好毁坏的不是正房梁,否则整个屋顶都要重新造了”甄诚苦笑着打量一番说道,“放心,那老东西已经留下修理房子的费用了”

    “好,我尽快去办”燕京的秋季虽然少雨,但偶尔也可能会来场大的,房子不抓紧修好,到时候下雨那就麻烦了。

    甄诚看到虎威也在帮忙,走上前去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个不用你们动手,我想和你们几个聊一聊”计算一下时间,虎胆应该醒了,甄诚想和虎家的三兄弟说一说进入寒芒的事情。单纯从眼神来看,甄诚就知道这三位是属于一根筋类型的那一种,不能说是头脑简单,但也不能算是很灵光聪明。

    “好”虎威丢下从屋子里拎出来的一个大纸箱,拍了拍手大声的说道:“我哥和弟弟也等着你呢”

    甄诚没再说什么,点点头,直接向虎胆养伤的房间走去。

    “大哥,我没事你就让我下地溜达溜达吧这样躺着难受死了”甄诚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了虎胆大声哀求的声音。

    “不行你在床上给我老老实实呆着打架的时候你就不能动动脑子,人家用保险箱砸你,你躲开不就完了,傻了吧唧的你用拳头去砸什么。”虎啸的声音中透着关爱,严肃的教训弟弟。

    “我哪知道是那个什么冷傲天的圈套啊,要是对轰,我应该不会受这么大伤的”虎胆很是不服气的说道,“就是甄诚那一掌,真tmd的变态,我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但结果还是被轰晕了,丢死人了”

    “咳咳”虎威咳嗽一声,推开门说道,“甄诚来看你了,别胡说了”

    “这是什么话,我本来就该来的”甄诚满脸笑意,迅速的走到虎胆床前阻止他下床,“好好休息,听虎啸大哥的,不要下地贸然走动看你的情况问题不是很大,养个三五天应该就可以了这次都怪我太莽撞了,让你老吃苦了”实力上甄诚可以做虎氏三兄弟的前辈,但在华夏国当今的时代,还是用年龄来确定辈分的,甄诚还是满脸恭敬的称呼三人前辈。

    “这话说的,听着就舒坦你以后就叫我们叔叔好了,我们年纪估计都比你父亲大了”虎胆咧开大嘴开心的大笑道。

    “胡说,怎么连点儿尊卑都没有了?师傅让我们跟着姑爷,那我们就要像仆人一样的跟随,怎么能长了辈分呢我看就叫大虎、二虎、三虎好了”虎威满脸郑重的纠正弟弟的错误。

    “你辽别丢人了”虎啸感觉老脸微红,看着两个孪生的弟弟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看了眼甄诚,虎啸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我们都是粗人,有什么话,姑爷说好了”从跟随燕王开始,虎氏三兄弟就是拼命修炼,这才有了今天这样的成绩。在外面走动的少,虎啸也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才恰当。

    “你们都是燕王的秘密弟子,我们是平辈关系要不就这样,你们委屈一点儿,我就叫几位大哥吧”甄诚可不敢像对仆人一样的对待眼前这三人,但也不能前辈前辈的去称呼,否则自己岂不是比燕大他们小了一辈?这种暗亏甄诚可不想吃。

    “成那平时的时候,就跟外面的人一样叫你甄处长,私下里就叫你小甄子好了”虎啸感觉还是平辈好一点儿,虽然甄诚年纪轻,管自己叫哥哥有些怪怪的,但人家本事大,那也算是两相平衡了。

    “燕王派你们三人来帮我,有邪我要讲在前面”甄诚看到确定好称呼了,收敛笑容坐在虎胆床边严肃的说道,“既然跟了我,进了寒芒,那么你们三人就要以寒芒为先,以我为先。没我的允许,你们三人不能贸然回燕子巷”

    “这————”虎啸三人脸上一愣,没想到甄诚说变脸就变脸,这个要求看上去简单,但在三人来看却很难抉择。

    “就怕师傅会不高兴”虎威有些犹豫的轻声说道。

    “燕王那里我已经说过了,我给了他三块修炼白玉把你们三人换过来的”甄诚很随意,很自然的说道,“现在就看你们三个人的态度了如果你们不想按我说的那样做,那么等虎三哥养好伤,你们就可以离开了,寒芒你们就别想了,以后我们打架你们也别想掺和了”

    “大哥,有架打,我们还是答应了吧”虎胆听到甄诚说进入寒芒经常打架,忍不住出声劝慰道。

    “既然师傅都把我们三个给卖了,那我们就跟着小甄子好了”虎威听到甄诚给了燕王三块白玉把自己三人换了过来,心里堵得慌,脸上带着些许愤怒大声建议道。

    虎啸被称为大哥,思想上要成熟一些,虽然明白甄诚这样说的目的就是想让自己三人真心归附,但心里却也找不出来更好的办法。看到两个弟弟都想进寒芒,看了眼甄诚点了点头,然后郑重的补充道,“如果寒芒将来要对付燕子巷,我们三人不会执行你的命令。授业恩师就是我们三兄弟的父母,我们不能做背叛师门的畜生事情。”

    “这个你们放心,只要我在寒芒,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的”甄诚想到又有了三个地阶中期高手好用,心里乐开了花,看到虎啸神色黯然而又郑重的样子,甄诚拍着胸脯保证。“那我就先谢谢三位大哥的鼎力支持了”甄诚站起身,郑重的向三人鞠躬致谢。

    “蓬蓬————”虎氏三兄弟和甄诚相互客套推诿完刚刚坐下,门外响起了震落灰尘般的敲门声。

    “妈的敲门要这么大声音吗?”虎威率先跳起身,直接去开门,拉开门之后满脸通红的一句话也不说。

    “吴妈?你来找我有事情吗?”看到吴妈满脸恼怒的看着自己,甄诚疑惑不解的问道。

    “我是来看病的燕后吩咐的是哪个东西受伤了?”吴妈瞪了虎威一眼冷声说道,“好狗不挡道,你死开一点儿”

    “蹬蹬——”虎威很是听话的,像个乖宝宝一样的急忙让开,摸着脑袋,手足无措的满脸通红,看了甄诚一眼说道,“我去干活”

    “是我三弟受伤,你看吧,我不打扰了”虎啸也像是遇见鬼一样,瞄了吴妈一眼,像个害羞的小学生一样的跑开。

    “大哥,大哥,你别走啊”虎胆想下床逃跑,但刚想掀开被子又想起了自己就穿了一条内裤,捂着被子红着脸大声的喊道。

    “你先出去我要检查”吴妈毫不客气的吩咐甄诚离开,声音中透着恼怒。

    “好”甄诚想不明白虎氏三兄弟为什么这样怕吴妈,但看几人的表情,甄诚也猜得出,但可以肯定,吴妈和虎家三兄弟肯定有奸情。

    “啊——————”甄诚刚刚关好门,屋子里就传来了虎胆鬼哭狼嚎的声音。看到站在院子里满脸通红的虎啸和虎威,甄诚走上前疑惑而又小声的问道,“你们认识吗?我怎么感觉你们怪怪的呢?”

    “师傅要把吴妈介绍给我们三兄弟做老婆,被我们拒绝了”虎威很是得意的说道,“我们修炼的功法要童子身效果才好,我才不想为了一个女人坏了大事呢”

    “别胡说都是我们不好,如果我们说的委婉一点儿就好了”虎威不好意思的红着脸尴尬的说道。

    “你们说了什么?”甄诚好奇心大起的问道。

    “我们说,即使结婚也不要剩姑”虎威不以为意的朗声说道。

    “圣姑?圣姑不是挺好的吗?”甄诚没反应过来,不解的问道。

    “是剩下的剩,笨蛋”虎威很是瞧不起的看了甄诚一眼说道,“小甄子,你不会连剩女都不知道吧”

    “剩姑我靠”甄诚无语的看着虎大哥和虎二哥,佩服的五体投地,佩服的头上脚下。

    “大哥,你说那剩姑会不会把老三了啊?”甄诚快步离开的时候,听见虎威很是担心的问虎啸。

    “这个有可能我听说女人憋的时间久了比男人还变态,只要不奸杀就成了”

    “我去”甄诚感觉路不平,心潮起伏的想撞死。甄诚一边向三进四合院走,一边有谐疑,自己用一块白玉换三个地阶高手是赚了,还是亏了

    “对了,燕王这面具我还没试过呢甄诚摸了摸裤袋,一个像面团一样的柔软的东西跳跃着进入甄诚的掌心。“这东西挺好,居然上面还这么干净”在甄诚想来,燕王戴了这么久,估计一些恶心的死皮都沾染上了,但甄诚铺展开之后,却惊喜的发现,面具里面贴向脸的部分干干净净的。

    “我也试一试”看到快接近三进四合院了,甄诚停着,把面具贴到了脸上。“也没个镜子,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甄诚昂首阔步的向燕九儿的房间走去。

    燕九儿一夜也没睡好,送走燕王和燕后就一个人守着两个儿子生气。为了讨好甄诚,昨晚自己是什么事情都做了,结果还是被甄诚给戏耍了,听到妈妈描述爸爸回燕子巷生气的模样,燕九儿决定狠狠的教训甄诚一番。

    “咯吱”卧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一股熟悉的味道飘进了燕九儿的鼻孔。

    “小娘子,小爷我好想你啊”甄诚改变了声音,色狼一样的嘿嘿怪笑着扑向了燕九儿。

    “啊——你是谁”燕九儿回头一看,不由的吓了一跳。

    一张黑不溜秋的普通面庞,看上去四十多岁,但奇怪的是,下巴上却是白白的不是很长的短胡须。燕九儿再迅速的看了眼对方的穿着,就知道眼前的人是甄诚,而人皮面具就是爸爸的。

    燕九儿嘴角上翘,故意假装不知道,然后迅速的揉身而上,厉声骂道,“我打死你,居然敢来惹甄诚的女人”

    甄诚看到燕九儿躲开,正满脸得意的等着燕九儿投怀送抱,哪里想到,燕九儿居然像一只疯虎一样的冲向了自己,那呼呼的风声一点儿也不像假的。

    卧室本来就不大,还有两个大胖儿子在睡觉,甄诚也不好大喊或者和燕九儿对掌,转身惊慌失措的顾头不顾腚的就向客厅跑。

    “去死蓬”燕九儿看到甄诚要逃跑,狠狠一脚踹向了甄诚的屁股,这为了爸爸报仇的一脚踹得结实,踹的解气,踹得甄诚天昏地暗郁闷异常。

    “啊——————”甄诚一声哀嚎,直接向客厅的沙发上扑去。

    p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