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乡村少年 > 《乡村少年》正文 第八百四十九章 寒芒海选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没想到收拾了一个顾武居然会有了这么好的效果,不错,不错”看着第一天被淘汰的名单,甄诚眉开眼笑的说道。

    “部级以上的高干之子基本都弃权了,不知道这是不是太子他们退出的影响,现在这事情是好,还是坏,还很难讲”袁乐忙活了一天,腰酸背疼的难受,喝了半斤白酒,晕乎乎的说道。

    “省心多了,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这样下来,应该就去掉了三分之一,剩下的那些虾兵蟹将,你该砍就砍,不用给任何人面子”甄诚看到名单上,还有密密麻麻的一大串,也没兴趣继续看下去。

    “这里面有个特殊的人物,你决定是要,还是不要吧”袁乐看了看甄诚,意味深长的说道。

    “说说看”甄诚本来准备起身离开了,听到袁乐说有特殊人物,又坐下泡了一杯茶。

    “燕大的风云人物,卜海桥华夏国年青一代中,it领域的天骄人物”

    “it方面的人才很难招到的,这么牛b的人物,我们这种部门留不住吧再说,这样的人物目空一切的多,我可不想请个爷爷回来”甄诚在寒千市的时候就一直筹备着朱雀的人选,其中it人才方面初定的是杨胜男,但招人受挫,朱雀到现在还没组建起来。袁乐这么提议,甄诚倒是有了些希望,但听一听介绍,甄诚又觉得这有点儿虚无缥缈了。

    “别人或许会认为目空一切,但卜海桥却不同另外,他和你有共同的敌人”袁乐喝了酒,就喜欢穿着拖鞋光着脚。

    “你那臭脚就不能洗一洗吗?”甄诚皱了皱眉头,第一次体会到不洗脚就不让自己上床,南宫婉儿确实做的不过分。“抓紧说,卜海桥有什么不同再熬一会儿,我tmd的先晕倒了”

    “哈哈,不好意思下次一定注意”喝了酒,甄诚也看不出袁乐脸红不脸红。听到甄诚催促,袁乐收敛笑容说道,“卜海桥现在还关在九十七号监狱里”

    “靠无聊”甄诚很想用茶杯砸死袁乐,寒芒选人,囚犯还考虑个毛。

    “别急这只是不同之一这个卜海桥是杜如烟的准老公”袁乐很喜欢这种吊别人胃口的感觉,抬手示意甄诚稍安勿躁,缓缓的继续说道。

    “一次说完”甄诚懒得接口,继续吩咐道。

    “卜海桥进入监狱是杜如龙弄进去的所以杜如龙和杜如烟兄妹并不是一路人”

    “杜如烟找过你,是不是?”甄诚盯着袁乐的眼睛问道。

    “不错今天选人间隙的时候,杜如烟来过我们谈不上深交,但也算认识”被甄诚质问,袁乐不但不生气,反而感觉到释然。不管是主仆,还是朋友,要把怀疑说出来,甚至挂在脸上,也要比深埋在心里好。

    “你倒是想深交,人家让不让你交还是个问题呢”甄诚笑着调侃道。

    “头,我们是谈交往,还是谈呢?如果是后者,那你是大师我到现在可还洁身自好呢”袁乐满脸的郑重,语气很是正经的说道,“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

    “停别和我酸说正经的我暂时没兴趣听故事,说说你的想法”

    “杜如烟尚武,杜如龙尚文杜如龙放弃了进入寒芒,但杜如烟没有她今天本来要找你,但没见到,所以就求我跟你说一下卜海桥”

    “九十七号监狱很特殊吗?卜海桥被判了多少年?”

    “九十七号监狱是燕厩关押神秘犯人的特殊监狱一些政治犯和一些不想为国家效力而且可能会有危害的人都被国安关押在里面。关押在九十七号监狱的,没有一个人有刑罚在身,所以也说不上多少年但据说,每一届大选前夕,这个监狱都会被清理一次”袁乐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苦笑着说道。

    “我们寒芒这次报名也可以有犯人?”甄诚低头想了想,继续问道。

    “今天如果不是杜如烟来说起卜海桥的事情,我也没认真研究过那报名的细则。我今天仔细看了一遍,细则下面的注释还真有这么一条,所以卜海桥报名并不违规”

    “杜如烟还真是细心啊”甄诚明白昨晚,杜如烟为什么一直保持中立不帮哥哥的原因了。

    “杜如烟和卜海桥是燕厩公子公主圈子里轰动的的爱情故事,可以这样说,新一代的年轻人,对爱情有想法的**,都把两人当成了模板”

    “九十七号监狱是杜海涛负责对吗?”甄诚多少了解这些高干家族的婚姻了,杜如龙这样迫害自己的妹妹,那肯定是杜海涛授意的。既然是监狱,那就肯定隶属杜海涛管辖了。

    “这个还真不好说严格意义上讲,九十七号监狱是隶属于国安管辖的直接负责的领导是二号的欧阳家族”

    “欧阳萱儿的爷爷?”甄诚想到了昨晚那个心机深沉,伤人还满脸笑容的傲气女孩。

    “不错作为人大委员长,欧阳家族在人脉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因为后继无人,所以二号这么多年很低调估计是等着退休养老了”

    “欧阳萱儿没报名参与寒芒吧”甄诚笑了笑,不由的想到了江洛。

    “没有欧阳萱儿一直很少在众人面前露面,在燕厩的圈子里,她也算是深居简出的人物。她是燕大政治学院大三的学生,但据说她每年就报道的时候去一次,其他时间都呆在家里自己学习”

    “有点儿意思那你知道欧阳萱儿和江洛的关系吗?”

    “欧阳萱儿的爷爷可以说是官员中的不倒翁在上任一号在位的时候,他就是常委,现在虽然换人了了,他依然身居高位。”

    “那也就是说,江家和欧阳家算是世交了?”甄诚略微明白欧阳萱儿为什么那么迷恋江洛了。

    “嗯是这样的你是不是发现欧阳萱儿追求江洛了?”

    “就是发现她们关系怪怪的追求不追求,我可不敢说”甄诚笑了笑,看着袁乐问道,“难道这又是一个爱情故事”

    “是爱情故事,但却是畸形的恋情”袁乐那张嘴脸上闪过一丝猥琐,看了看甄诚,色色的说道,“她们是表兄妹新版本的贾宝玉和林黛玉,只是这次身份和家世换了而已”

    “靠有意思这燕厩的高干都是沾亲带故的,你没事可以写本械意一下了”甄诚发出一声惊呼,然后站起身,准备离开。想想自己的父母。甄诚对这些高干家族的婚姻连问都懒得去问。

    “那卜海桥的事情,我怎么办?”看到甄诚要走,袁乐急忙起身问道。

    “先缓一缓,看一看再说”甄诚不想急着做决定,虽然卜海桥是个人才,但这弄出来的难度也确实有点儿大。

    “也好初步的筛选估计还要一到两天第二次筛选的时候,你就要参加了”袁乐知道,人事方面的事情自己只有参与权,但却不能贸然的决定,这是一个做秘书的人必须要明白的道理。

    “黄依依来了没有?”甄诚站起身想离开的时候,想起了昨晚被自己伤的乱七八糟的黄依依。

    “还没来”袁乐笑了笑说道,“要不你把她潜规则了,好好检查一下算了这样你俩的故事肯定比杜如烟他们轰动”

    “别乱说死一边洗脚去好了”甄诚骂了一句,拉开门离开。

    “小样,嘴硬心里明明想,但却犹豫”袁乐轻声的说完,转身向洗漱间跑去。这么好的屋子,被自己糟蹋的乱七八糟,满屋子的脚气味道,确实有点儿过分。

    甄诚很后悔提到了黄依依,即使出了袁乐的屋子,甄诚满脑子依然是黄依依哀伤的表情。

    “算了,不想了”甄诚苦笑着哀叹。

    九月下旬的燕厩,一天中的气温温差很大。深夜来临,甄诚感觉到有些寒冷。出了611的院子,甄诚快步向610走去,想想建成的大浴池,甄诚有点儿迫不及待了

    p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