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乡村少年 > 《乡村少年》正文 第八百四十五章 可怕的警告!
    “甄诚,你就是畜生你tmd的不是说不会跳舞吗?”太子得偿所愿的和黄依依跳了一曲,一瘸一拐的满腔郁闷全都发泄到了甄诚的身上,气呼呼的坐下瞪着眼睛骂道。

    “你还说你没钱呢,谁信?真真假假,不就是交际的真谛吗?我说我不会跳舞,那是谦虚的说法,你懂个屁”甄诚和白灵素跳了一曲,不说技压全场,也算是独领风骚。舞池里穿梭,两人像重回大海的鱼儿一样,自由自在,沉迷陶醉。

    “无耻”黄依依已经嫉妒的快疯了,瞪了甄诚一眼郁闷的不断喝酒缓解怒气。

    “杜如龙,我真是瞧不起你,跳国标,你怎么弄的跟娘们似的,我看下次跳舞,你跳女步算了”顾武离开了,四女五男,谷肥肥被拉出来和杜如龙搭配,两人跳了一半,就跑到边上喝酒了。

    “他就那德行,你还指望他能做什么,阴丝丝的像条蛇一样,躲在墙角里喝酒还差不多”看到杜如龙不吭声,甄诚笑着坐到杜如龙的边上故意嘲讽道。

    “甄诚,咱俩好像没什么深仇大恨吧,你是不是一定要让我咬你两口啊为了一个娘们,你至于吗?”杜如龙知道甄诚为什么处处针对自己,放下酒杯冷冷的说道。

    “哈哈,玩笑了不是?不过,你和姜丽琪还真配”甄诚看到白灵素恼怒的看着自己,补充了一句,免得误会。

    “我杜如龙做事就凭个人喜欢,我又没抢你女人,你处处针对我好像说不过去”

    “这话我喜欢,有个性”甄诚对杜如龙竖了竖大拇指,“但我也是这个个性”

    “那你的意思是说,你一定会在寒芒人选上做手脚了?”忍气吞声的说话,杜如龙很不习惯,本来想缓和一下和甄诚的关系,但如今看来是树欲静而风不止,杜如龙恼怒的声音有点儿大的把话挑明。

    “no,做手脚就不必了我现在就直接告诉你结果,免得你去了丢人尴尬”

    “谢谢了,告辞”杜如龙真后悔自己不会功夫,否则真应该运用全部功力,一巴掌拍死甄诚。“你就是个小人”杜如龙清冷的说道。

    “哈哈,小人总比伪君子强”甄诚端起面前的红酒一饮而尽。

    “甄诚兄弟果然是个秒人,一起干一个”江洛一直没说话,看见杜如龙满脸不高兴的离开,举了举酒杯笑着说道,“还好我没报名”

    “哈哈,江大哥这种人才要是报名,那我一定倒履相迎”甄诚没和江洛碰杯,抬了抬手臂,喝光刚刚倒满的红酒。

    “得,我也识趣一点儿,我放弃了,免得让你为难“太子知道甄诚也会狠狠的打自己的脸,没等甄诚开口,笑着率先表态,“反正在哪里都是混,我还是别去你那里受气了”

    “我本来以为你挺笨呢,原来你这么聪明来,干一个”甄诚喝路易十三就和喝白水一样,一点儿也不优雅,半杯半杯的干。

    “下次不请你吃饭了,你简直就是个瘟神”太子喝光酒,一脸豪放的笑,刻薄的开着玩笑。

    “我刚才的那些人你看到了吧,他们说,以后就把太子湾当成寒芒俱乐部,到时候让你丫的买单”甄诚没想到太子居然是个忍者神龟的人物,很是佩服他的耐打击能力。

    “刚才那些年轻人是寒芒的人?”太子忍着怒气留下来,一方面是为了黄依依,另外一方面就是为了了解一下甄诚的虚实。这次没能算计到甄诚,反而折了顾武的面子,太子有点儿愤恨难平。听到甄诚自报家门,急忙追问道。

    “怎么样?还行吧?今天我就是让燕厩的人先简单了解一下寒芒,寒芒的人可不是谁都能欺负的今天只是小惩罚,等到我们成立了,手里有枪有弹了,那就直接灭杀哈哈”甄诚看着太子的眼睛,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你就不怕弄得天怒人怨,到时候被全燕京的人将你赶出去”侯耶收回打量白灵素的目光,冷冷的插嘴道。

    “这话要分怎么说我虽然是个乡下人,但最讲究恩怨分明,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谁敢对我来阴的,我就玩更阴的谁敢打我寒芒女人的主意,那我就弄断了他的命根子哈哈”甄诚满脸阴险的笑着,看着侯耶的裆部散出了冷冷的杀意。

    白灵素本来已经准备起身离开了,被侯耶那色狼般的目光扫来扫去,白灵素感觉到很是恶心。看到甄诚为自己出头,称自己为寒芒的女人,脸颊不由的有些红,低下头,慢慢的品着路易十三的味道。

    “看来我侯耶还真要在脑子里记下你这号人物了,但我也有自己的行事作风,我想要得到的女人,那是一定会得到的”侯耶恶狠狠的贪婪的看了一眼白灵素,站起身直接向太子湾外面走去。

    “哈哈,一路平安”甄诚脸上的笑意更浓,但只要看上一眼,就能体会到那当中的阴险。

    杜如烟本来想邀请甄诚跳第二曲舞,看到甄诚居然是这种倔强的顽石,低头喝着酒,犹豫着是否应该开口说卜海桥的事情。敢于在一夜之间,开罪三大公子的,这么多年,杜如烟还是第一次见到。寒芒还没成立,甄诚就惹了这么多敌人,杜如烟现在有点儿犹豫了。

    “江大哥,我们也回去吧,时间不早了”欧阳萱儿整晚一直缠着江洛,对于甄诚和其他人的针锋相对从不插嘴,只是看着江洛那沧桑落拓的脸喝酒。

    “也好”看了欧阳萱儿一眼,江洛放下酒杯站起身说道,“今天谢谢太子引荐了,能认识甄诚这个秒人和才女白灵素姑娘,江某不虚此行晚了,回去睡了”江洛嘴上客套,但一边说一边走,等到话音消失,江洛和欧阳萱儿已经在太子湾门外了。

    “我们也回去吧,天色不早了”甄诚看了眼白灵素,站起身温柔的说道,“谢谢太子,让我长了见识”

    “哼”太子很是不满的冷哼一声,心里后悔的要死。一次难得的盛会,因为甄诚的到来弄得不欢而散。原本想好好的羞辱一番甄诚,却未曾想到被甄诚羞辱了一番。如果不是黄依依在场,太子真想毫无顾忌的让洪易关门,然后用机关枪扫射了甄诚。

    “我们也回去”黄依依看到甄诚和白灵素已经向门外走去,站起身,脸颊因为喝多了红酒有点儿酡红,冷声的说了一句,就东倒西歪的向门外走去。

    “再待一会儿啊”看到黄依依的醉态,太子不由的有汹干舌燥,见到黄依依要离开,太子笑着起身劝慰道。

    “死一边去”谷肥肥大手一挥挡住太子,然后冷声的说道,“收起你的小心思,你没机会的”谷肥肥说完,就急忙上前扶住黄依依。

    “给我跟着她俩我要看一看,他是怎么堵车的”黄依依醉了,脑袋靠在谷肥肥的肩膀上,眼角流着委屈的泪水大声的吩咐道。

    “甄诚这个死人就会折磨你你也是的,还喜欢这种折磨,真是冤孽”谷肥肥扶住黄依依,蹲下身子,直接抱起了浑身不断抖动的黄依依。

    甄诚今晚哪里是仅仅伤害了四个男人,他还毫不留情的冷酷的伤害了一个女人。谷肥肥看着甄诚和白灵素那近乎相依偎的背影,叹了一口气,直接向那辆孤独的红旗轿车走去。

    “洪易”空荡荡的太子湾里,只有太子在一杯又一杯的喝着红酒,狠狠的将酒瓶扔了出去,太子大声的喊道。

    “在,请太子吩咐”洪易像是突然间从空气中冒出来一样,话音刚落就满脸笑容的出现在太子的面前。

    “那些拳手怎么样了?”太子虽然郁闷的想发疯,但却没失去冷静。想想顾武弄的那些拳手,太子皱着眉头问道,“弄了一堆废物对付甄诚,也就顾武那sb能想的出来”

    “那些拳手被顾公子的人直接送燕京西郊殡仪馆了”洪易苦笑着说道,“我们被甄诚给阴了,那些人被我们带到仓库不到十分钟就一个个吐血身亡了”

    “砰,哗啦”太子的酒杯没拿稳,虽然掉在了地毯上,还是发出了不争气的碎裂声。

    “说句不该说的话,这种亡命徒,太子你还是不要招惹了你是瓷器,他是瓦罐,不值得他本来就什么都没有,他输得起但我们有更大的目标,和他硬来不值得”

    “处理干净,别留尾巴我想静一静”太子感觉到浑身发冷,想想甄诚的笑容,太子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可怕的警告。

    ps:

    p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