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乡村少年 > 《乡村少年》正文 第八百二十五章 灭尽燕子巷
    夜深人静的太液池,黄依依的小楼依然亮着灯。谷肥肥全神贯注目不转睛的玩着cf,一个又一个对手倒地,谷肥肥咧开大嘴尽情的欢笑着。

    黄依依皱着眉头听着电话,偶尔询问一两句,但却脸色苍白的像是大病了一场。

    “完蛋了啊,我做了什么啊”黄依依放下电话,一头栽倒在床上。“甄诚和孙绍波一定恨死我了啊,我不是故意的啊”

    “你说什么?”谷肥肥被黄依依的动作吓了一跳,不舍的放下鼠标,扭头大声的问道。

    “派去的人没看见戴安娜而是搅黄了甄诚和孙绍波的好事”黄依依捂着脸痛苦懊悔的说道,“我完蛋了啊”

    “活该让你得瑟”谷肥肥一点儿也不同情黄依依,相反的,很是为黄依依这种胡乱的关心不值。“现在好了,你的梦可以醒了”

    “不不要啊”黄依依很恐惧,因为甄诚很可能会查到自己,“肥肥,帮我,帮我啊,我不能让甄诚知道啊,不能啊”黄依依脸色苍白,眼中透着绝望和惊慌。拉住谷肥肥的胳膊大声的哀求和摇晃着。

    “你找的不是韩勇叔叔吗?他会帮你善后的”谷肥肥叹了口气,拍了拍黄依依的肩膀轻声的安慰道,“你也不是故意的,你要阻止的是甄诚和戴安娜,即使甄诚知道,他也会原谅你的”谷肥肥很明白一个女人用情最浓时是个什么样子,看到黄依依方寸大乱,实在不忍心再打击挖苦,轻声的劝慰开解着。

    “不是韩勇叔叔啊是太液池保安部下面的一个特勤处处长我刚才打电话没打通,就随便找了一个人帮我查,听说甄诚在酒店,我想也没想就让他去了啊”黄依依满脸的焦急,一边说,一边不住的摇晃着谷肥肥,“怎么办啊,怎么办啊”

    “那他们有和甄诚动手吗?”谷肥肥刚才一直在上网玩cf,没怎么注意听黄依依的电话,冷静了一下仔细的询问道。

    “他们进去检查完身份,甄诚就把他们都打趴下了这下完蛋了,甄诚只要在太液池保安部遇见他们就一定认得出了”

    “甄诚现在还很少去保安部明天我们去找韩勇叔叔,让他帮忙,赶紧把那拨人调走以甄诚的能力,下次遇见他们被识破的几率实在太高了”谷肥肥抬起头看着黄依依说道,“你一定要冷静,如果甄诚问起这件事情,你记住,一定要躲开甄诚的眼睛”

    “为什么要躲开甄诚的眼睛?”黄依依很是不解的问道。

    “信我就别问赶紧联系韩叔叔,越快越好甄诚要是疯狂起来,你知道结果是怎么样的”谷肥肥脸颊微红大声的吩咐黄依依打电话。

    “好,我马上打马上打”黄依依拿起电话就向阳台跑去。

    谷肥肥看着黄依依,眼神很复杂。想想甄诚,谷肥肥的眉头皱的紧紧的。

    甄诚回到四合院的时候,满身的酒气。东倒西歪的直接回了自己的屋子,洗了个澡,倒头就睡。

    甄诚屋子的灯灭了,燕九儿、吴欣、林梦薇、南宫婉儿房间的灯也相继的熄灭。一人在外多人牵挂,这就是甄诚不得不回来的原因。一个男人可以管不住裤腰带,但却永远也不能忘记了自己的责任。

    燕九儿身边的两个孩子可以时刻用啼哭告诉甄诚,你已经是父亲了,即使你花天酒地,但你必须回来看看老婆孩子。

    燕京的九月很少下雨,但不知道为什么,在甄诚入眠不久,燕厩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

    这样的雨夜是不应该有人呆在户外的,这样的雨夜更不应该有两个人不打伞的淋着雨。但怪异的事情就是发生了,就发生在燕京西郊殡仪馆不远处的一处废弃工厂里。

    这个废弃的工厂是龙家收购的一个原来做调味品的工厂。虽然已经停产一年多了,但只要走进来,依然能闻到酸酸的咸咸的味道。

    龙叔从走进这个工厂的时候开始,就明显的感觉到浑身泛冷,感觉到一双像死神般的瞳孔紧紧的锁定着自己。当看见那装在麻袋里,混合着雨水散发着恶臭的十几袋尸体时,龙叔还没来得及激动,就体会到了死亡临近的一种毛骨悚然。

    雨水夹杂着冰冷的寒意顺着龙叔的脸颊滚落,带来的那把天堂涉着风不知道飞向了何处。龙叔抬头努力的观瞧,在这大雨滂沱,漆黑如墨的夜里,只看见两只绿莹莹的眼睛正看着自己。

    “是你们要找我杀人?”一阵冷风拂过,麻衣的老者右衣袖空空,冰冷的像来自地狱的恶魔,声音更像匕首一样肆无忌惮的刺进了龙叔的耳中。

    “是的,尊敬的刀枭前辈”龙叔努力的想冷静一番,但不知道是雨水太冷,还是自己的年龄太大,牙齿居然不争气的打着寒战。

    “杀一人一亿美金”刀枭的声音中带着一股死气,一种不可拒绝的霸道之气。

    “钱不是问题但我们只需要你杀玄阶以上的高手”龙叔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想也没想的说道。

    “都是一刀的事情”刀枭嘴角带着冷笑,不满的看了龙叔一眼继续说道,“你能找到我,就应该知道我们刀枭的办事效率”

    “是,尊敬的刀枭前辈”龙叔很不希望刀枭看自己,因为那是一种被刀子刺处胃的感觉,让人很想呕吐和难受的恶心。“我们需要你消灭燕子巷的所有玄阶以上的高手”

    “好大的胃口”刀枭愣了愣,但也仅仅是愣了愣而已,“先付二十亿美金,我会把他们的人头放在这里让你们来清点杀的人多,可能需要点儿时间”

    “这个没问题哪怕是一年,也没问题这是二十亿美金”龙叔想上前把银行卡送过去,但仅仅抬起了腿,又不得不苦笑着收回来。一种说不出的力量拒绝龙叔向前,哪怕是一步也不行。

    “放在地上以后每隔七天送两具尸体”刀枭的声音依然冰冷,并没有因为得到了二十亿美金而欣喜若狂。

    “是,尊敬的刀枭前辈”论年纪,龙叔要比眼前这个刀枭老者年纪大,但不知道为什么,龙叔每次叫前辈出口的时候都是那么自然。

    “回去吧每隔十天来检查一下,杀够了人,我们两清你应该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刀枭冷冷的警告,那空空的衣袖随风摇摆,龙叔就很自觉的向后退去。

    “清楚”龙叔没敢再多说一句话,急忙后退,转身头也不敢回一下的迅速消失在越来越大的雨夜里。

    雨水就像跟大地有仇一样,肆无忌惮的撕扯着漆黑的天幕。从燕京到黑龙江,这场大雨连着下了整整一夜。

    “下过雨之后,这里的天气好像更冷了一些也不知道甄诚那小子在燕京怎么样了?”甄诚离开了,小鹰们也回了燕子巷,卧虎离山的山洞前虽然多出了一座崭新的山庄,但热闹好像也一下子少了很多。

    燕十二经常在燕大面前提起甄诚,因为只有说到甄诚的时候,燕十二才能让这个喜欢沉默一天也不想讲一句话的大师兄开口。

    “他去哪里,哪里遭殃”下了一夜的雨,脚下有些泥泞,燕大站在一块石头上负手而立看着东方那隐匿在云海深处还挣扎着露出笑容的朝阳。

    “寒芒真是个好名字,你说它将来会不会和龙组并驾齐驱”燕十二有进入龙组的机会,但因为燕子巷的缘故,这成了燕十二终生难以实现的遗憾。

    “一山难容二虎,不存在并驾齐驱的可能”燕大像老僧入定般感受着东方的暖意,异常坚决肯定的朗声说道,“如果时间允许,我赌甄诚这个臭小子赢”

    “我也认为甄诚能赢有时候我真嫉妒他,幸运就像他大姨妈一样,经常会在他大难临头的时候光顾他”燕十二觉得自己这个比喻很恰当,嘴角带着得意的笑容。

    “更可气的是,居然每次来事儿的时候都有人送月月舒给他”燕大的嘴角上扬,想着自己把一对徒弟推开甄诚,甄诚那憋气又窝火的模样。

    “————————”燕十二目瞪口呆,无言以对。

    p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